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传道授业之地 特邀贵宾方能发贴 网友可阅览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社科·大讲坛 → 崔道怡:金蔷薇与方苹果——文学作品的创作与欣赏

您是本帖的第 2423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崔道怡:金蔷薇与方苹果——文学作品的创作与欣赏
陈永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237[查看]
积分:11785
注册:2008年3月3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陈永

发贴心情
崔道怡:金蔷薇与方苹果——文学作品的创作与欣赏


金蔷薇与方苹果——文学作品的创作与欣赏


  感谢给我提供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够在这么一座高雅的殿堂里,跟诸位文学爱好者和习作者会见,共同切磋文学作品的创造与欣赏。
  首先,一点感想。
  早些年报纸上刊载征婚启事,除了介绍个人简历,还要声明爱好文学。那时候,文学修养也是衡量人素质的一项指标。近些年不流行了,要说明的是有房子有车子。无论从审美还是从教化的角度,如今文学都已不再被人看重。
  可是,今天,仍然有这么多热心的朋友,放弃假日休闲,前来听我讲课。这使我很感动,这使我感受到:当此物质欲望膨胀、精神需求萎缩之际,文学在实质上,并没有失去它无与伦比的魅力;而追求着精神境界高尚和美好的人们,依旧矢志不渝。为此,我向大家深表敬意。
  其次,一点表白。
  我不是作家,不是学者,只是一名文学编辑。此前诸位听过作家、学者的课程,曾得到实践的经验、理论的启迪。那些,会对大家有丰富的营养、切实的帮助。我不过是来汇报工作,讲我怎样看取作品,讲我在选稿过程中对文学创造与欣赏的体会。若把讲座比作宴会,作家、学者所讲如同山珍海味,那么我所讲的就是白菜豆腐了。况且,“文无定法”,对于精神产品的评判,不像物质产品那样,有个统一的、明确的衡量标准,而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要讲的,仅只是我个人对文学的粗浅见解。
  第三,一点说明。
  文学编辑沟通作家与读者,是介乎于两者之间的纽带、桥梁。在文学市场上,作家是创造者,读者是消费者,编辑则可以说是检验员、推销员。对于作家的精神产品,编辑进行验收,做出质量检测。作为代表公众的第一读者,编辑把他认为合格的作品介绍给广大读者。那么,怎样才能做到去伪存真,披沙拣金,兼收并蓄,推陈出新,总得有所鉴定,有所取舍,有个尺度,有个规则。虽说“文无定法”,却又不无一定之规。那是贯穿任何类型文学作品中的共同之点,缺少它们,作品将丧失其价值和魅力;没有它们,文学不复存在。
  我讲的就是我在工作实践中自己体会到的那些共同之点,它们涉及“文学的本性”、“小说的特色”、“美学的境界”……


《金蔷薇》的“光芒”


  先从一个故事说起,一个关于巴黎清洁工人沙梅的故事。
  沙梅原是“小拿破仑”军团里的士兵,随法国军队来到北美洲墨西哥进行殖民战争,因为生了病,被遣送回国。团长是个鳏夫,把自己的女儿,八岁的苏珊娜,托沙梅带回法国,交给她住在里昂的姑姑。
  他们乘轮船横渡大西洋,船上都是病号伤兵,没有人能安慰苏珊娜。为了给这小姑娘解闷,沙梅便向她讲自己家乡的逸闻趣事。其中讲到,他家乡有一位老太婆,生活贫困却不肯卖掉家里最值钱的东西——黄金打造的一朵蔷薇花。因为,那是她年轻时她的情人送给她的吉祥物。后来,金蔷薇果然带给了她好运,她的儿子成为一位知名的画家。苏珊娜听得入神,就天真地问:“等我长大,有没有人会送给我一朵金蔷薇呢?”“会的,你总会碰见一个怪人送给你一朵金蔷薇的。”
  回到法国,来到里昂,沙梅将苏珊娜交给了她陌生的姑姑。苏珊娜对沙梅依依不舍,沙梅便劝告她:“忍着吧,苏珊娜,你是一名女战士,士兵不可能挑拣长官。”两人别后,沙梅回到巴黎,成为一名给手工艺作坊扫灰尘的清洁工。
  光阴似水,十多年在贫困中流淌过去。一天清晨,沙梅上班,路过桥头,碰到一位哀伤的姑娘,便上前劝慰,竟意外发现,这姑娘是长大了的苏珊娜。苏珊娜扑进沙梅的怀里,哭着说道:“你还是跟那个时候一样善良……”沙梅喃喃地说:“我的善良对谁有什么好处……我的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原来,苏珊娜是因为跟男朋友闹别扭,负气出走的。沙梅把她接到自己家里,倾其所有,热情接待,同时又向她的男友传递信息。不久,那位男朋友到沙梅的住处来向苏珊娜道歉了。这一对年轻人重归于好,临别时苏珊娜叹息说:“假如有人送给我一朵金蔷薇就好了。”沙梅告诉她:“送给你金蔷薇的不会是这位先生。我不喜欢这种绣花枕头。但你既然按照你的兴趣选择了生活,那就祝你幸福。”
  沉浸在喜悦中的苏珊娜没有在意,还是跟着她那位当演员的男朋友一起走了。
  从此,沙梅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以前,沙梅把从手工艺作坊里扫出来的垃圾统统扔掉,现在,他开始将那些尘土收集起来带回家去。他知道,首饰匠们在工作时,总会锉掉少许黄金。他要从尘土里,筛选出黄金的粉末来。
  这是一件非常艰苦的劳作,需要日日、月月、年年,在孤独中熬过每一天……
  又是十多年在默默地煎熬中过去了,金粉终于积存到可以铸成一小块金锭了。沙梅托他信赖的一位首饰匠把这锭黄金打造成为一朵蔷薇花,然后去寻访苏珊娜。可是,苏珊娜已经移居美国,而且永远不会回来了。得到这确切信息的最初一刻,沙梅甚至感到了轻松——谁需要一个形容憔悴的怪物的温柔呢!但这是他多年的心愿啊,而今竟变成了锥心的铁锈。
  沙梅再也不去打扫手工艺作坊了,他沉默着,他病倒了,最后悄然死去。
  金蔷薇收存在首饰匠那里,后来卖给了一位被这件事感动的文学家。文学家记录下这个金蔷薇的故事,并且在杂记中写道:“每一个刹那,每一个偶然投过来的字眼和流盼,每一个深邃的或者戏谑的思想,人类心灵的每一个细微的跳动,同样,还有白杨的飞絮,或映在静夜水塘中的一点星光——都是黄金的微粒。”
  他还写道,我们文学工作者,用几十年的时间去寻觅那些尘土,收集起来,熔成合金,然后用这种合金来锻造自己的蔷薇花——诗歌或小说。正如沙梅是为了祝福他心目中的苏珊娜,我们的作品是为了祝福人类,以心胸的开阔和理智的力量去战胜黑暗,如同太阳一样灿烂辉煌。移山倒海般的文学洪流,就来自那些珍贵的尘土。前苏联作家巴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头一篇就叫《珍贵的尘土》。
  这个故事启示我们:文学作品犹如金蔷薇,作家便是沙梅那样的人。
  金蔷薇焕发着永恒的光芒,它的创造者沙梅永生在这光芒里。其实,沙梅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一个是他作为清洁工的现实世界,一个是他创造金蔷薇而不辞劳苦的梦幻世界。前者客观存在,后者则只存在于他主观的想像和理想之中。
  一切人无不都生活在这两个世界里,只不过有的自觉,有的不自觉,有的现实性强些,有的梦幻性重些。爱好文学的朋友,大都更看重于梦幻世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9/2 11:38: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快速回复:
崔道怡:金蔷薇与方苹果——文学作品的创作与欣赏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