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新人奖·散文区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第二届 文学新人奖征文新人奖·散文区 → *“新征文”散文《塔瑞村之夜》

您是本帖的第 311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新征文”散文《塔瑞村之夜》
瑶婷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81[查看]
积分:3221
注册:2010年5月29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瑶婷

发贴心情
“新征文”散文《塔瑞村之夜》
——我的L城往事
  记忆是不可靠的,唯有影像,当我混迹于摄影人中,依赖于影像时,我应该是对记忆失去了信任。
  
  年初时,我趴在A君的杂物箱理找出不少宝贝,五年前的往返车票、十年前的一张入会申请表、不知年份的个人名片,我甚至还看到了一纸红头文件。这是一份和戏台有关的文件,签发时间是七年前,我听A君讲过那一年他们曾把L城大小的村庄都走过了。
  前年,在A君拥挤的只能放下两张床的出租屋里,他从墙角里找出一些他早年用机械相机拍摄的底片堆在我的面前。他一张张地向我介绍,说话时整个人都是兴奋的。觉得他就象是拿出宝贝和你分享的孩子,有着只对你才慷慨的小快乐。A君的理想是能跟上一个戏班走天涯。这对于我非常地诱惑,真正香车宝马的生活倒不难实现,做个江湖客是难的。再走的远,A君的影像里时刻保留着家乡的温度。我想我关注老街、戏台,甚至拿起摄影机,很大成分上是和A君的理想有关。A君如今是落魄江湖,离开家乡越来越远,远到与我失去了联系。
  
  年后,J城的D君说要来拍摄老戏台,作为东道主,我自己都摸不清戏台的方向。我知道自己该去跑一趟了。
  朋友带我去的第一站是塔瑞村。实际上这个村庄离我的住处仅仅二十分钟的步程。朋友给我带路,前台后台地转,去的头一天阳光灿烂,村庄小广场上挤满了看戏的观众。朋友一路和周围的人打着招呼,他甚至带我上了舞台休息区。这是我第一次打量满屋的化妆箱,来回奔走的演员。我左右张望,我注意到一位白衣的年轻男子总站在帷幕后面,当时我猜测着他的身份。几天后这个乐队手就成为了我的新朋友,并且给予了我很多拍摄上的帮助。
  
  第二次去塔瑞村时是自己一个人扛着简单的摄影器材去的,一不小心就遇上了妈妈的老友,我该称他为叶伯伯。他和几个人也去了塔瑞村,在知道他们准备跑另外几个村庄后,我搭了便车和他们同行。就这样,我看到了魁堡戏台。比起塔瑞村的方正,魁堡戏台依河而建,风明显的比被房屋包围的戏台要猛烈的多。风吹动着幡,高高的舞台上演员的衣裳都在飘动,音质不太好的音箱发出的震动和风声齐鸣。可惜那天下午演出的是一出喜剧。我暗暗揣测:阴郁的天,河岸青青,春光正好,演一出《李十娘》不差吧。
  
  回到塔瑞村,W君正在演出,他在唱《铁马山》。这个男人的声音暗哑古旧,有一份斑驳的美。此前,我不认识他,只是读过一篇他的自述,有个大致的了解。其实对文字,我已经不太怎么信任了,我要看到的是真实的人。W君唱了几十年的赣剧,已是当地的名角了,当我把镜头对准他时,他叮嘱我,每一个人的位置都同样重要的。这句话差点让我爱上这个大度的男人。
  说来也好笑,打的师傅最初把我往塔瑞村的池塘领,他看见摄影架,就误以为我是去钓鱼的。弄的大家都笑话了。在塔瑞村看戏几日,结识了很多人。有教武术的Y师傅,有唱花脸的E君,有敲鼓的P君,他们都待我这个闯入者很热情,我除了冲洗一些舞台照片给他们,几乎无所作为。
  在塔瑞村搭台的最后一日,Y师傅、P君都邀请我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吃饭看晚上的演出。我很高兴接受了他们真诚的邀请。晚饭是村庄准备的,都是村人的盛情。晚饭后Y师傅带我去参观村里一户老宅。和我讲解了不少知识,我只有倾听的份。
  
  塔瑞村的夜晚开始了。台下坐满了观众,前半部分是年长者,后半部分是年轻人。演出非常精彩。掌声不断。我去舞台对面的祠堂二楼阳台拍全景,还有一个人。我知道他是这个戏台筹资重建的牵头人。在整个塔瑞村演出期间,我都能看见他在忙碌着。
  天空慢慢下起了小雨,所幸的是演出过了大半。再后来,雨大了。到最后,依然有撑伞的观众在守候。我喜欢上这个夜晚,因为有了太多的喧哗,有了这收场的雨水。这是属于塔瑞村的夜晚,也归属了我记忆。
  从二月陡峭到十一月的冷寂,塔瑞村之夜如一块摩石安静地置在心头,我想摸清它的温度,却又觉得自己离它的核心很远。当朋友们去拍摄风光和建筑时,我只说我想记录人文,我想看清人们脸庞上的泪水和欢笑。A君、W君,甚至是D君,他们是L城的另一种生活,敏感而优雅,带着时间的忧伤。这和市志上的L城有着不同,更真实,更叫我喜爱。

  外乡人Z君来L城时,聘请了一位塔瑞村的女孩做文秘。我在他们工作的店铺开张时见过一位容貌秀丽的女孩在一旁张罗着。我估计大概就是吧。Z君在手机QQ里里指着其中一个头像给我看,Z君用他地方腔的普通话读,“走不出寂寞,踏不进幸福”。我们都笑起来。一个传统的村庄,如今有了现代的女儿。
  在Z君逗留L城的夏天,塔瑞村的女儿带他去“偷香瓜”,这是Z君得意地告诉我的,我虽然阻止他去模仿孩子的游戏,想想那女孩带他去的总该是自己叔伯家的田地吧。一个夏天下来,偷了三个,被他和女孩一起分来吃了。
   
  虽然L城在发展的路上和所有的中小城市一样很难区分,但在L城,在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个戏台,它们都在继续使用着。L城的心脏在村庄的戏台,在现代的包裹下演绎新意。几天前我还从朋友那里拿了一册画册,看见里面有一张塔瑞村戏台的图片,很正面的角度拍摄的,任何摄影人的个人收藏夹里都有这样一张。在同一个角度拍摄出来的,就不是一个真实的塔瑞村。同样一个夜晚,在不同人的记忆里,都是不一样的。塔瑞村的繁华与寂寞,依旧。
  
  (作者:瑶婷)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30 19:44:00
徐淑红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业余侠客
文章:368[查看]
积分:3160
注册:2008年12月15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徐淑红

发贴心情

呵呵,你还有这雅兴,真羡慕了,虽然我们一直在为乐平古戏台的旅游开发努力和伤脑筋,但我很难对它产生那样发自内心的热情和兴趣


现在摄影技术不错啊


问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30 21:35:00

 2   2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