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新人奖·散文区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第二届 文学新人奖征文新人奖·散文区 → [原创]【新征文】暗夜疯狂(散文)

您是本帖的第 313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新征文】暗夜疯狂(散文)
林纾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86[查看]
积分:1886
注册:2011年2月20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林纾英 访问林纾英的主页

发贴心情
[原创]【新征文】暗夜疯狂(散文)
  夜,一分一分的深了,大楼外,暴雨如注,雷电轰鸣,一道道耀眼的电光火弧疯狂的撕扯着厚重的云幕,望不到尽头,看不到有丝毫停止的迹象。人,便由希望到无望,到绝望,到不再挣扎。一切都是天意,属于不可抗力,一切,终归安静。
  夜渐深,门外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不闻。在我封闭森严宽大的办公室里,除了偶尔的从对讲机里传出一两声调度人员声嘶力竭中透着无奈的往来呼叫,四周只有死一般的沉寂。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前,在电脑上漫无目的的浏览着,电脑画面随着我右手的上下动作,在我眼前快速而无谓上的下滑动着,我的内心凌乱,无绪。
  我的眼光散漫的落在显示屏上,不欲固定住滑过眼前的每一个页面,也抓不住任何一个闪光点来兴奋我近乎麻木的神经。灵动的鼠标此时就如我的生活与生命一样,在迅疾的游走,凝聚不了思想,也留不下我在这个世间行走的印记。
  等待,只能这样无奈无聊的等待,等待漫漫长夜渐深,等待时间的流失,等待生命的耗为灰烬时,才进入下一个无妄的轮回。
  在死寂的等待中,有一刻,我把视线落在我那令人可怜的细瘦的胳膊上。于是,我针对她,做了点滴思想。透过薄薄的肌肤,我瞅见了那里的生命迹象,那也许是唯一能够证明我还活着的理由。那浅浅的埋在我皮肤下一条条清晰可见的青色血管里,正忙碌的奔涌着我生命的体液与细胞。它们一个个,在前赴后继义无反顾的向前方奔涌,而前方,就是死亡,他们没有选择。他们如我一样,没有权利取舍命运,他们没有退路,只能任凭天择。此时,我透视到了它们死亡前的壮烈,它们在无望的挣扎,我似乎听到它们在死亡前发出哀哀的,痛苦无比的呻吟,那样的无奈与无助。面对着死亡,我竟有了一丝的快感,有如观看美国那些恐怖与血腥的大片一样,随着演绎的深入,残酷与自虐的疯狂很快的调动了我的兴奋。在电脑的液晶显示屏上,我朦胧的看到我此前无比呆板的脸上在此时现出了一丝残忍与狰狞的笑容。
  时间在分分秒秒被我倒数着,在静寂中,我木然的,泠然的看着我的机体随着这漫漫长夜的纵深,一步步的向生命的尽头挨进。
  
  办公室厚重的木门,隔绝了室外一切的声音,电脑在长时间的静默中,进入了待机状态,电视监控也因为没有转换镜头,影射的场景依然是三两照射中空旷、寂静森然的大厅,没有生命在其中活动的痕迹。
  所有的一切,都随着夜的深入昏昏!
  在死亡镜像的交错汇演中,沉默了许久的对讲机,冷丁的爆出了警令,将我猛然的激灵。瞬间,我清楚了我的位置,记起了此身的使命,我快速的站起,以最快的速度将装备系在腰间,拾起手边的对讲机,扣上帽子,抵达事发现场。
  现场,一片混乱,有人在撕扯,伴随着尖利的女声谩骂。
  拨开围观人群,我站到了对立人中间。我的出现,暂时的使他们停止了撕扯,而谩骂仍在继续。很快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冲我吼了起来:站开,否则连你一块打。
  我很清楚,按照我的形象,是没有足够的威慑力的。尽管在凶悍的他的面前我显得楚楚而娇小,我依然以凛然与傲然的姿态站在他的面前,我没有按照老男人的要求退出这场,我不会做逃兵。我直视那个老男人,在他的眼里,有一团火在燃烧,血红。
  “这里不许打架,有事跟我到派出所解决。”
  他没有用语言回答我,他却用手狠狠的掳了一下我的胳膊,是那个老男人在向我示威,他试图把我拉离现场。
  我将对讲机天线直直的指向他:“你要袭警?”
  潜意识驱使我把手伸向了腰间。
  就在我解装备的瞬间,一个强悍的女人过来将我胳膊连同我娇小的躯体一起死死的环住,我胳膊动不得,警械抽不出。那个老男人就在这一时刻向我扑了过来。此时,我脑中风快的闪过念头一个:我遇悍匪了,他们果真要袭警,我也许就要为了事业而“英勇”了。
  此时,在我心里,没有丝毫恐惧与退缩的念头,一生活在婉约与柔弱中的我,突然萌生的献身念头使我产生无比的神圣与壮烈。就在这时侯,那个红眼睛的男人被他人从身后捆抱了起来。他也没有能力再挣出捆抱他男人铁箍一样的臂膀。
  那个抱我的女人松开了我,也去帮着约束那个老男人,我凌然听他们述说原委。
  挨打的一方是西装笔挺的三个韩国人。在这场撕打中,我亲眼看到那个老男人在那个年轻的韩国人脸上很响亮的扇了两个耳光。他没有还手,也没有言语,只是被动的躲避。他的两个同伴也默然的看着同伴挨打,不言语,不帮架。
  事情起因很简单,那个老男人喝了酒,在椅子上睡着了,他的女人在他身边也睡着了。尽管大厅内冷气开的很足,却因为暴雨,空气湿闷,气压低,加上长时间无望的等待,使众人疲态尽显。在很多人横七竖八以各种姿态入睡的时候,那个年轻的韩国人,公然的拿出相机,对准国人各色睡相不断的拍照。相机的咔嚓声在静寂的空间里特别清晰,那个女人首先跳起来,揪住韩国人,要求交出相机,事端因此而起。
  韩国人方面,没有人会说汉语。他们的嗯嗯啊啊对我比划着,我不能理解,我示意那个年轻的韩国人与那个女人跟我倒派出所解决问题。
  在往外走的当口,那个被松开的老男人冲了过来,对准那个韩国人白净的脸上就是一拳。我用胳膊架他的当口,他抬起了脚,对准那个韩国人裆部踹去,韩国人躲开了,却踹在我的大腿上。因为不是踢,所以没有感觉疼,只感觉被他的强力推了一下,身体猛然往后坐去,被人从身后扶住,没有跌倒。
  这时,协警来到了现场,将现场主要参与的六个人带到了派出所。
  三个韩国人穿戴很整齐,在三十几度的大夏天,他们依然是西装革履,而我们的同胞,很多人很随意的穿戴着,并且在公共场合不讲究的睡着。这些韩国人估计是要将这些人睡中的形象发布倒国外去,因此引起众怒,引发国人强烈的爱国心。因为那个老男人喝了足量的酒,因此表现的很强烈,对那个拍摄的韩国人大打出手。
  在所里,老男人眼里的红光更盛,我要他在我对面坐下来,他不肯,转到打印机前,对着韩国人破口大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并试图搬起打印机砸向韩国人,我内心里也倾向于他维护国格人格的行为,尽管鄙视他的简单与粗鄙。
  协警将他按在椅子上,我严厉的警告他不许在所里闹事,并准备对他采取约束措施。在我电话向值班局长请示汇报的当口,他竟然恶狠狠的威胁要打我。此时,几名身强力壮的协警站在他周围,我把警绳从腰间取出,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我冷冷的逼视着他,我很希望此时他能对我动手,那样我就可以对他采取约束措施。而他,也许是听到我与局长的对话,尽管醉酒,却明白约束措施对他意味着什么,因此再没有动作,也不再说话,乖乖的红着怯怯的眼睛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向韩国人要过相机,我仔细的审查其中每一张照片,没有看到他们说的关于睡相的照片。据女人说,她亲眼看见韩国人把照片删了。现在,已经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关于被人偷拍的说法,他们于是便要求韩国人将内存卡交出,以防他们回国后恢复照片。我将相机交给年轻韩国人,他不会说汉语,却懂了意思,他很利索的取出内存卡很恭敬的双手递交给我。我收拾起内存卡,问双方还有什么要求,韩国人没表示,那个安静下来的老男人似乎已经酒醒,以相对平和的口气说,既然交出了内存卡,只要不把他们的照片发布到国外就行。然后按照局长指示精神对他们做了安抚调处,双方达成和解。
  因为韩国人的拍照行为确实有辱我国格与他人人格,我内心里也很不忿,就没有因老男人在我执行公务中向我施加暴力的行为,以妨碍公务或妨害司法的罪名来追究他。
  凌晨一点多,雨停了的时候,他们如无事一般,和和气气,一程去了大连。
  一场闹剧收场了,随着他们的出发,大厅里的辉煌的灯火相继熄灭,我退去制服,换上了轻松舒适的便装。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经过一场风波,我睡意全无。不想独自一人穿过星空下的空旷回宿舍,我反锁上办公室的门,继续在办公室里枯坐。我继续想象我的人生,想象我细致的生活,细腻的情感。我又想到了那个粗鄙的老男人,想象他的生活状态。不由得有点羡慕,尽管他粗鄙,他却随心所欲的快乐着,尽情的演绎着他自己的种种精彩。而我,在他们看似无及的精彩里,却怀着诸多的不如,精神萎靡与颓废充斥着我整个的生活,身体与情感相呼应,也与日愈下。
  
  在我站起身的时候,我的腰间有些麻木,很快的,这种麻木伴随着疼痛扩散到了右腿。我想,我本已脱出的椎间盘,挨了那老男人强力的一脚,想必是脱出更重了

笔名:月转妆楼。平生好饮恶操琴,情怅难为旖妙音.萧索愁
思殷寄酒,玉壶金盏付冰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2/22 21:20:00
分分晓晓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29[查看]
积分:1354
注册:2011年12月2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分分晓晓

发贴心情
路过看看。。

[url=http://www.vovokan.com]窝窝看电影[/url] http://www.vovokan.com
[url=http://www.vovokan.com]2012最新电影[/url] http://www.vovokan.com
[url=http://www.vovokan.com]2012最新电视剧[/url]  http://www.vovokan.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8 11:51:00

 2   2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