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蓬乱的头发

您是本帖的第 48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蓬乱的头发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183[查看]
积分:46915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蓬乱的头发

翁惠珠不会了解我对亲情的排斥,也不会了解我对这样一个翁惠珠的排斥。她上了车,坦然下来,很快就告别局促,神采飞扬地向我诉说她的感受。她说,这回可好了,有小姑在这,可有依靠了。早就听说小姑能写书,在县里就听说了,就是不认识,没想到,能到大城市来认识。她说小姑夫长得这么好,比小姑年轻,真精神。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很周到的人,生怕夸了我冷落了我的丈夫。可是,我和丈夫谁也没有接话。我丈夫不接话,是因为天生话少,我不接话,除了对追来的亲情没有准备,还有一点,我在担心我的老师不能接受这个浑身散发着热量的女人。

进门后,我赶紧走到厨房往桌子上拾掇饭菜,我当时的心情相当复杂,一方面害怕我的老师相不中翁惠珠,一方面又着急尽快将翁惠珠送给他。似乎无论怎样,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可是,当我把碗筷拾掇上桌,找她吃饭,她却不见了。她的格呢外衣和毛线裙子扔在床上,人却不见了。我东屋西屋到处找她,后来,丈夫示意我,在卫生间。于是,我跟丈夫站在那里,耐心等待。我能听到我丈夫微微的叹息,我也能听到我的叹息比丈夫的叹息更加粗重。我们都背对卫生间,但此时此刻,卫生间在我们心里边似乎特别沉重。翁惠珠吃罢午饭就会离开我家,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心里特别沉重。

整整十分钟,翁惠珠没有出来。后来,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还有哗啦哗啦类似搓衣的声音,她难道带来衣服到我家洗?我和丈夫面面相觑。许久,我走到卫生间门口,我说,翁惠珠,吃饭唉。水流戛然而止,随之,翁惠珠的声音飘出来,你们先吃,我把厕所收拾出来再吃。

如同一个不想搓澡的人被强行摁在了床铺上,我的脸腾一阵一红到脖,随后不久,反抗的愿望便顶上脑门。我猛地揭开卫生间的门,冲她大喊,不——我不需要——可是,当一个与此前完全不同的形象呈现在我面前,我的冲出喉口一半的话瞬间化作了一股轻烟。翁惠珠正大头朝下,撅着屁股,脸因为倒控着,乌紫乌紫,上面挂满了汗珠,被蓬乱的头发簇拥着,恍如童年在乡下见过的野妇。我的心瞬间被一种说不清楚的滋味胀满,我说,我的声音很低,也很柔和,我说,翁惠珠,你是客人,在我家,你是客人不是保姆。

我的柔和的话语,是怎样鼓励了翁惠珠日后对我的打扰,当时我并不知道。事实证明,我之所以容易受到打扰,都因为一被感动就说出温柔的话。我的容易感动,亦可谓性格及命运。翁惠珠听完我的话,重重地叫了声小姑,小姑哇,你能在这么远的城市里想到我,我就是当牛做马,又有什么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15 10:0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183[查看]
积分:46915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那天中午,翁惠珠是在我连拖带拽的情况下,才从卫生间撤出的。她把我的卫生间洗刷得洁白洁净,却把我的心搞得复杂而零乱。如一台已经排好的戏突然冒出一个陌生演员,她接二连三地改变剧情,让剧中人接二连三地不知所措,最终只有面目全非。那一天我真的被她搞得面目全非,我不知道我是谁,她是谁,我们为什么要走到一个屋檐下。你可以是胖女人而不是我想象中的漂亮女子,可是你不该喊我小姑;好,就算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也算亲戚,按辈分算,你该叫我小姑,可是你不可以进门来不问青红皂白就刷下水道;好,就算你保姆出身,打扫卫生成癖,可是,你不可以临走时拿出那样一件东西。那天中午,在她吃罢午饭,就要离开我家的时候,她解开绑在塑料编织袋上的塑料绳,从里边拿出一本书那么厚的纸包,一层层打开,不久,一张早已退色的黑白照片,呈现在我的眼前。照片上的两个人,是我的大姑和大姑夫。翁惠珠亮出照片,就等于亮出一把锁,一瞬间就锁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看着大姑和姑夫的照片,我竟长时间说不出话。(节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15 10:08:00

 2   2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