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一身老旧的灰布棉袄

您是本帖的第 14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一身老旧的灰布棉袄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一身老旧的灰布棉袄

陈志的婚姻简单明了得像一张账单,各项必不可少的要素凑齐,便成为事实:

首先是两个单身男女,然后是两个单身男女的行李搬到了一起;请乡下木匠打了一张双人床、一张写字台和一个小衣柜,自己涂上油漆;托过年回上海探亲的同事给老婆买了一件当时风行的丝棉袄,给自己买了一件化纤面料因而很挺括的中山装——这件中山装几年后遭到一位上海名作家的嘲笑,陈志多年积蓄的几百元也便告罄。为了省钱,也为了省去许多麻烦,对单位说回省城的老家去办婚礼,到了省城又对邻居说已经在县里办了,散了一些糖果,就万事大吉。

住房是一个已经调去市里的人留下的两个后半间,两个前半间人家还占着,除此之外有一小间杂物凌乱的临建。把杂物堆起来,空出厨房兼餐室的位置,用板车拉了煤粉黄泥和成煤饼,就开火过日子了。

陈志对老婆引用了莎士比亚的一句话:

住所是寒碜的,但心是伟大的。

一条小河从房后流过。水草丰茂,鸟雀啾啁。河岸上,单位住户各自开了小块菜地。陈志继承了刚调走的那位仁兄的遗产。

第一次见到黎丁老师就在菜地上。陈志在省上的文学期刊发表了处女作,有一天一个前额光秃,脸色苍白,眯着眼睛的陌生人忽然在他跟前弯下身子:请问陈志是住这里吗?

一身尽是泥巴的陈志仰起脸:

是……我就是……

哦,你好,我是黎丁。我们通过信。

陈志怔怔地看着这位省里大名鼎鼎的诗人,张口结舌。

已经快要入夏,老先生还是一身老旧的灰布棉袄,声音低沉而嘶哑。他没有说太多的话,只说来看看陈志的状况,有没有需要帮助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15 10:0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的女儿甘狄克去帮姥姥挤羊奶,她本应该在中午回来的,却在晚上才到家。

她抱着一个被羊皮包裹的孩子,身上的绿色皮衣落满雪花。她正露出崭新的表情,这令我惊讶——甘狄克在开挖河道的声响中出生,身上总是有种奇异的安稳感。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亲爱的甘狄克,这是什么?”

“额吉,出了一点儿事故。”

我又惊又怕,甘狄克却镇定自若。令人无法想象的是,她在几年前还错把“闭眼睛”说成“关眼睛”,把“鹿”说成“坐”,如今她竟然稳妥地抱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淡定地说着“出了一点儿事故”,行为举止像个大人。

“额吉,现在它是我的孩子了,我要叫它嘎乐①。”

“甘狄克,这不是你的孩子。”

“不,它是我的。”

她抱着孩子坐到了火炉边。甘狄克惹人怜爱,粉嘟嘟的脸蛋在火光的映衬下像甜蜜的糖果。老人们说她的可爱胜过春天,可以融化燕子们的翅膀,令它们坠落在她的私人轨道上。她小时候从来不会弄疼我的乳头,她还会可爱地窝在我的怀里像猫一样呼吸。我爱她,哪怕在如此古怪的场景里,我听到她嘴里传出唤小狗的口号,看到她满脸微笑地注视着怀中的孩子,便也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孩子的手从羊皮里伸出来,握住了甘狄克的衣襟。它手背上厚厚一层辣椒色的茸毛,小小的方指甲是耀眼的人工化的白。嘎乐抿着嘴,睁大了眼,仿佛在不动声色地进行着欢闹的计算。脖子又粗又短,肌肉发达,这理应是动物的脖子,因为它们不得不用肌肉紧实的脖子来保持脑袋在身体的前方。嘎乐的脸上还沾着血,甘狄克用手指轻柔地替它擦拭着。她甚至试图纠正它长得不正的嘴巴。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15 10:09:00

 2   2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