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嘎乐的啼哭声

您是本帖的第 51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嘎乐的啼哭声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183[查看]
积分:46915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嘎乐的啼哭声

我为她的可爱和认真醉心,凑过去亲了一口她的嘴唇,抚摸她小鸡茸毛一样柔软的短发。当甘狄克还是小甘狄克时,她的头发少得可怜,以至于我给每一根头发都起了好听的名字。哪怕在冬日,她的头发和头顶都是热乎乎的,让人心软。甘狄克温顺地仰头亲吻我。

“它看起来快要两岁了……甘狄克,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额吉,你认识姥姥家的那只公羊吗?它叫吉·拉克申,没有牙齿,耳朵上挂着红色的耳标。”

“我当然认识,亲爱的,你姥姥是那么尊敬它,不忍心杀死它,希望它老死。”

“是的额吉,姥姥不想杀死它,可是吉·拉克申最近总是在人们要处理羊的时候跑过去,缠着刀子不放。”甘狄克的眼中倒映着我悲伤的面容,她接着说,“于是大家决定要杀了它。他们在吉·拉克申的肚皮上切开一个小口,一个男人将右手伸了进去,然后他尖叫着抽出了手。我们赶忙问他怎么了,他指着手指上的齿痕,说被羊肉咬了一口。我们立刻就听到嘎乐的啼哭声从那个小口里传出,大家切开吉·拉克申的肚皮,发现了它。”

“可是,吉·拉克申不是公羊吗?也许羊吃草时不小心把孩子吃进去了。甘狄克,孩子是不是在羊的胃里发现的?”

“我不知道,额吉。”

甘狄克的嘴唇一张一合,话语很快填满了我们的房子,溢出了墙壁。我担惊受怕,反复检查门窗有没有关好,怕这可怕的故事传出去令草原褪了颜色。嘎乐在羊皮里狠狠蹬着腿,试图挣脱出来。它张大嘴呻吟,舌头果然如甘狄克所说的那样——像个球,随着它的喘息左右摇摆,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哪怕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看到如此可怕的孩子也是会做噩梦的,更别提这种风雪交加、没有月亮的夜晚了。我抚平皮肤上冒出的鸡皮疙瘩,骨骼也为之战栗。我颤抖着坐在了火炉旁,想让自己暖起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15 10:0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183[查看]
积分:46915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额吉,我必须把它带回来,否则他们会杀了它的。所有人都怕它,不敢接近它。姥姥肯定也恨着嘎乐,认为是它害死了吉·拉克申。我不想让它死去,它也是个生命。况且——吉·拉克申不是也决定救它一命了吗?嘎乐咬所有碰它的人,但它不咬我,我想……”

“你在想什么,我的好孩子?”

“嘎乐是爱我的,它选择了我。”

“甘狄克,它不属于你。没有什么是属于你的,你只有你。”

“可是,额吉,嘎乐都不咬我。”

“它不属于你,甘狄克,被你饲养不是它的命运。”

“额吉!这不是饲养!这是养育!我要教它读书写字。”

“甘狄克,你糊涂了,你太爱幻想了,你……”

“不!额吉……”

砰砰!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甘狄克的话,我们向门的方向望去。甘狄克抱紧了孩子,大大的眼睛里欢乐之泉已经干涸,追逐着那稍纵即逝的声响。她吓坏了,我赶忙凑过去,轻拍她的头,安抚她的情绪。甘狄克仰头望着我,黄蜂一样小巧可爱的嘴巴一张一合,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吞吞吐吐。

砰砰!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15 10:10:00

 2   2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