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猎枪

您是本帖的第 60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猎枪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183[查看]
积分:46915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猎枪

敲门声再次响起,一连串连接起来变成一种鸣响。甘狄克跳了起来!强有力的巨响中,我和甘狄克的心脏猛烈跳动。

“是姥姥吗?”甘狄克问。

“我们应该开门,甘狄克。”

“不,别开门,额吉,姥姥会杀了嘎乐的!”

“不会的,甘狄克。”

“额吉!姥姥恨嘎乐,她会用她的猎枪干掉嘎乐的。”

“我去开门,把一切都问清楚。我们要相信她,她是仁慈的,她不会伤害任何人。好了,现在我要开门了,我的甘狄克,你跟姥姥解释清楚,说说你为什么把孩子带来,然后把孩子还给她。你要听话,我开门了。”

甘狄克连连后退,露出模糊的表情。孩子们总是这样——希望被大人们理解,却又不想被他们彻底看透。

我走过去打开了门。我的额吉走了进来,她的肩膀上已经堆积了雪,我感到歉意。我拥抱了我的额吉,拉她进来,关上了门。她双颊通红,白发飘飘,突出的前额上有长长的皱纹。她瘦削的肩上背着猎枪,逼视着一切的眼睛闪闪发亮。她已经老了,可身体健康,至今没有人能在赛跑中超过她。有谁能说出老人的准确重量呢?他们有时候沉重如铁力木,有时却又轻盈如和纸。

她已经走到屋子正中央了,直勾勾地看着甘狄克和她怀里的孩子。她们的交锋迟迟不能展开。只有嘎乐发出盘旋的尖锐的喊声,几乎是在发泄怒火。甘狄克神情严肃,在胸腔里发出同样的声响,如嘎乐荡起的涟漪。甘狄克和嘎乐已经非常像母子了,她们依偎在一起,享受着天然的爱。而甘狄克谨慎防备的目光令这画面看起来像一则咄咄逼人的广告——“保护好你的孩子!”

“甘狄克,把它给我。”

“我不。”

交锋开始了!

“你真是个小傻子!好好看看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

“是个孩子!是条生命!除此之外它还能是什么?”

“它是个吃人的怪物!它把艾儒翰的手指咬断了,还吞了下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15 10:1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183[查看]
积分:46915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它只咬了一个小口子!您别听他们瞎说。艾儒翰上次还说自己的鼻孔里有毒蛇在冬眠呢,谁会相信他!”

“够了!快把它给我!”

“哦!我不!它是我的。”

“不要总是把‘我的’挂在嘴边,这会带来不幸。甘狄克,把它给我!”

“哦,呜……我不。”

“给我!”

青少年天生恐惧出丑。甘狄克在姥姥命令般的话语中感到一种只属于年少时的难耐和羞耻。她痛苦地睁大眼睛,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甘狄克执拗地抱紧嘎乐,冰冷的话语从她的小嘴里吐出,仿佛世间的愚行令她惊骇:“您会杀了它的!”甘狄克是否把嘎乐当成了一场游戏?一场领养游戏?青少年热衷于游戏,这是他们的天性。你怎么能熄灭游戏之火呢?

姥姥大步走过去,想从甘狄克怀里夺走孩子。我赶忙冲上去阻止她。可怜的甘狄克一直努力维持的“大人”模样土崩瓦解了,萦绕在她心头的那小小的畏惧突然变得庞大起来,笼罩了她稚嫩的心灵。甘狄克发出尖叫,慌忙奔出屋外。我根本来不及阻止,她的衣摆像一只夜蛾在我的眼前飞过,只留下惨淡的绿色。砰!门被风关上,一层浅浅的雪花被吹了进来。室内立刻变得寒冷,火焰在一刹那仿佛被冻僵了,停止了舞动。雪片的噪声飘向角落,喃喃细语,秒针一般微弱的声响,不是寒冷,而是这些声响令我颤抖。

我忙不迭地冲了出去,却只看见白茫茫的雪地和漆黑的天空。黑夜降临得如此之快,像一只沉重的乌鸦坠落了。一阵风吹来,甘狄克的脚印立刻不见了。外面雪花纷飞,雪片大而厚重。我感到它们贴上我的脸,带来一种阴险和渐进、侵骨的冷。

我的孩子!

我忐忑不安,手忙脚乱:“哦,我的甘狄克!您把她逼急了!她抱着一个孩子能跑到哪里去呢?”

“不用着急,那个红毛小怪物一冷就会发出喊声,我们循着它的声音去找。”

“额吉!我们得叫一些人来。”

“哦,小可怜,你吓坏了!外面下着雪,甘狄克能跑多远呢?跑两步她就气喘吁吁了。”

“可是……”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15 10:10:00

 2   2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