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

您是本帖的第 12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

那些喝茶的人们离她们渐渐地远了,像变焦镜头里拉远的风景。他们和她们彼此都是毫不关心的过客。如无意外,此生都不会再见。

这园子好不好耍嘛?小林刚才悬起来的心还在跳,却假装若无其事地问依依。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心疼依依平时没地方去,打算帮依依开疆拓土,找个“好耍的地方”一劳永逸。关键要安全,不能总在路边玩。这样也不枉自己放弃了班级聚会和见前任,坐两三个小时车跑来王家河一趟。

忍不住又打开微信,群里有人刚上传了视频。她耐心地下载再打开,三四十秒的画面里,刘赟的脸一闪而过,再退回去看,好像真是他,但胖了许多许多。发际线也往后退了好些,竟有点像刚才林间荒草遮不住的黄泥地。她当年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泯然众人的人的?

更可恨的是这个人还笃定地算准了,她十年来都没翻篇,没忘记他。

依依,你在班上有没得好朋友?

女孩想了一下:有两个女同学耍得还可以。小米,玲玲。

她们住得离你家近不近?

不近——其实我不晓得哦。

回头你可以请她们过来和你一起玩。这里头多好耍。

噢。放学后她们可能没得时间。——我也没去过她们的家。

小林十二岁时根本就没有这么懂事。那次大哭以后,好像稍微改善了一点自己的处境,到后来,也还有两三个要好的同学和她一起上下学,基本都是和她情况差不多的,父母去了外地打工,家里只有老人管。有男生也有女生,放学后没事做,常留在学校里打乒乓球。因为都没父母约束,所以一直肆无忌惮打到很晚。只有一次外婆气急败坏地自己找到学校来:饭菜都热了三五次了,还不肯回家?

记忆中那是个春天的傍晚。天气还冷着,早早就天黑了。她觉得异常没面子——那时候的学生好像都害怕家长暴露在同学面前,尤其是祖父祖母——但也只能当着好几个一起打乒乓的同学的面,低着头被外婆硬拽回家。回去后赌气只吃了半碗冷饭,外婆也拿她没办法。那时更显而易见的问题是成绩差。除了语文还算过得去,其他科目完全一塌糊涂。尤其英语,物理,数学。她上学太早——有个原因是幼儿园的阿姨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和妈妈吵了架,所以只能早早扔到高小去——小学时就跟不太上,到初中更加是不想写作业就不写,早上找好学生抄就是,只要脸皮厚一点肯开口,总归借得到的。放学后除了打乒乓球,还可以去游戏机厅,玩跳舞机。但其实小林不常去这些地方,一是觉得有点太“社会”,二是也没钱,又不好意思总让同学请。外婆每天才给她五块钱,也就只够吃吃早餐,课间买点零食。想租套小人书,都得连攒好几天钱才能交得上十块钱押金。她起初看琼瑶席绢岑凯伦,后来是韩寒饶雪漫郭敬明,到高中就是安妮宝贝和江南,金庸张爱玲也看,但是没那么好读。女生还好,不打游戏,男生一天到晚都在游戏机厅里鬼混,班上同学父母离开武汉的越来越多,也不知道都去哪里发展了。初一班上已经有早熟的男女生恋爱,她年纪小,跟在那些大女孩旁边像不起眼的小跟班——那境况也有点像此刻发育不良的依依。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依依,你有没有要好一点的男同学?

上五年级我们班男生都不和女生讲话了——也有一些女生和男生玩得好的。她们比较成熟。

小林回想起自己的小学五年级都在干吗。那确实是刚意识到性别差异的时候,也刚刚开始对另一个性别感兴趣;但这兴趣通常以男生恶作剧的形式展开。一堆女生打乒乓球,就有淘气的男生飞冲过来捣乱,揪头发,抢乒乓球——非要女生好言相求才肯归还,或者就在背后猛拍一记吓人。跳绳踢毽子的时候也不得安生。一上初中情况就好得多了。除了她这样的留守儿童越来越多之外——那几年家长好像特别流行去沿海地区打工,也有自己下海做生意的——农村考上来的同学也变多了,大都在学校附近租了民房,一天到晚悬梁刺股凿壁偷光,让本市的同学看着看着也压力倍增。幸亏那时父母当机立断让小林留了级,否则上中学再跟不上进度,很可能连大学都考不上。但她至少是武汉本地人,最多不过父母不在身边。那些农村孩子远离父母,其实更苦,老师多半也冷眼相待,一切全靠自觉。

所以其实小林根本就不怀念她的童年和中学年代。明明惨绿少年风华正茂的年纪,却也是人生中最灰暗破败泅渡得十二万分艰难的青春期。她是成绩不好,性格也不讨喜的丑小鸭。真正的人生也许是从大四和刘赟在一起才开始的:终于有人发现她是值得爱、可以爱、愿意爱的。即便是地下恋情也好,即便是备胎上位也好——那时候刘赟其实刚和一个师妹分手不久。而知道小林暗恋他已经很多年了。

五点了。微信群里彻底安静下来,拍照片视频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传的同学也都消停了。毕业十年,成家立业的成家立业,拖儿带女的拖儿带女,再念旧的人估计此时也感到了聚会最初的热络退去后的疲惫。他们晚上还会一起聚餐吗?还是会分头私聚?刘赟今晚还留在武汉吗?他会和别的女同学一起吃饭叙旧吗?

久违的嫉妒像毒蛇一样嘶嘶地游回小林的心。

没一个人提起小林。不参加聚会是对的。虽然她早就知道,参不参加都一样不会快乐。她拉紧了依依的手:这个寒凉阴湿的冬日下午,她宁愿和这个十二岁的小孩子厮混一起。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能和依依在一起更久,花很多时间陪她玩,无微不至地照顾她,给她最温柔的爱,念很多书给她听——告诉她永远不必因为任何事自卑。更不必压抑自己取悦任何人。如果可以的话,尽量早一点谈恋爱:爱也是需要不断学习试错的一件事。千万不要像自己那样,都三十多岁了,还完全是个爱的门外汉。除了那次被放鸽子的地下恋,能说得上像样的感情,根本没有。

这和从小欠缺爱的教育有没有关系?不过其实这几十年来,大部分中国家庭差不多也都一样。父母只管小孩子的读书成绩,别的什么都不管。环顾四周,同学中正常一点的家庭模式也几乎看不到,基本全是反面教材,出轨的出轨,离婚的离婚,就算天天守在一起的也一多半吵得天翻地覆——有几年,因为暗自羡慕的缘故,她格外留意身边同学的家庭,最后终于被现实情况一点点祛了魅。而她自己父母一年到头都见不了几面,越不见,越生疏。一见就吵,砸锅摔碗。年纪大了回到彼此身边狠狠地磨合了几年,现在终于好些了——可是,那中间白白浪费掉的二十年呢?

她们此刻不知不觉间已走出了那片荒凉的茶园,而天色也不易察觉地暗下来,气温随之骤降。存在感再微弱的夕阳,也依然是太阳。暮色中她们经过了一片路边的小树林,枝头零零星星地开了些花,看花形像桃花,却有着并不像桃子的细小果实。拿出手机用软件辨认,同样地不能确定:55%桃花,20%垂丝海棠,10%海棠,15%以上结果都不是。

好在她们也并不真的需要什么结果。

依依只觉得这个软件好玩,自拍自己的脸反复试了几次,竟然也出来好多不同的植物结果,为之哈哈大笑。而小林只一心纳闷那个什么“龙腾”怎么还没有到。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一只极大的黑白相间的长尾巴大鸟在路边步道蹦跶着,尾巴翘得老高。她们都走得很近了也不避让,继续好整以暇地在地上啄着。只要不在笼里,鸟总是天上地上时刻不停地寻觅着什么可以吃的。怨不得都说鸟为食亡。

依依有点不满地说:这鸟一点都不怕我们。

这鸟聪明,晓得我们不是坏人。

两人从大鸟旁边经过时几乎只差一步就踩到它,鸟却依旧在步道上低头啄食不已。也许是谁经过时撒了一把谷子?地上看上去光秃秃的,实在不像有什么吃食的样子。旁边是一个小山丘,山丘的小树上又零星开了几朵不认识的花,那暮色里的灰粉又格外催生出一点温情来——像艰难时世的强颜欢笑,寒冬腊月的恻隐之心,狗鼻子上最后的一点点余温。突然间,还真有一只小土狗从夹道里窜出来,离那只鸟越来越近,似乎也被这鸟的大胆惊呆了,不敢轻举妄动。观察了好一会,才猛然间立住脚,瞪着它。过一会,又试探性地往前走了一小步,鸟没动。再走一步,还是没动。狗终于受不了侮辱地猛扑过去,鸟这才恍然大悟似的腾飞起来。那感觉更像是在配合狗的愤怒而不是恐惧。

看着鸟飞走小林这才松一口气:之前还以为它翅膀受伤了,飞不动。

要是刚才狗狗扑那只鸟,姐姐救不救?

那恐怕还是要救的。小林说。毕竟是条命啊。

那救下了姐姐养不养?

小林摇摇头:养不活的吧。

与其被狗咬死,还不如让我捉回去养呢。

现在狗咬不到它了。就让它这样在外面待着大概更开心吧。

那只鸟儿站在远处稍高的树梢上斜睨她们,对以自己为主角的这场谈论完全无动于衷。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依依看上去有点想要的样子,毕竟还是个守不住诱惑的小孩子啊。小林想。也就是在乡下,城里哪有这么不怕人的鸟。虽然有柏油路面的国道,虽然到处开发得都很像城里,虽然有那么多农家乐和新房子,乡下毕竟就是乡下。依依上学在城乡接合部,不会是什么好学校,成绩还比别人差。连她自己提起来都笑嘻嘻地说:“我的数学成绩好糟哦!”这可怎么办好,如果光是个子矮,成绩好将来也有出息。要么回头可以从网上给她买一点书寄过来鼓励她学习。小林小时候除了去租的那些消遣的书,自己最喜欢的是安徒生童话全集和《窗边的小豆豆》系列,一套七本。当年幸好有这么两套反复被她翻烂的书,她才没有变成一个彻底自暴自弃的问题少女。陡然间,她对依依生出一种很接近母性的热情来。又渴望像《麦田里的守望者》里的霍尔顿,竭尽全力保护那些更小也更无助的生命,在这个到处都充满危险又荒芜无边的世界上。

依依对身边人突然迸发的热情一无所感,只是耐心地等小林用手机拍完路边的花,又抢过手机拍那只目空一切的鸟,拍完说:姐姐我们一起照张相。

就我们俩怎么拍?

自拍啊。刚才我就自拍了,我妈妈的手机还可以美颜,姐姐手机可以不?

可以可以。

依依斜靠在半蹲的小林怀里,两人高度正好,在自拍美颜镜头里笑得非常灿烂,远处有一抹山川黛色,几点桃林粉意,作为背景可以忽略不计,但狼狗暮色却制造出一种笼而统之的色调,让沐浴在这光里的人变得轮廓意外地柔和好看起来。小林一面拍,一边意识到这些照片其实是不太方便给依依的:她还是个儿童,没有手机,更没有邮箱。那一刻她有点遗憾地想:为什么依依不是她的小孩?

这当然完全是痴人说梦。她想有个孩子,就得恋爱结婚,得先遇到一个多少靠点谱的人。孩子生下来,还未必一定聪明健康美丽。就算样样齐全,也可能会遇到从天而降的危险,比如说,马路上飞驰过来的一辆汽车。或者爱上不值得爱的人,在被持续骚扰十年之后,发现那人除了是个家住碧桂园发际线疯狂往后退的胖子外,什么也不是。

小林神经质地打了个哆嗦。趁着还没站起身,飞快地亲了一下依依的额头。大概是走路走久了,女孩细细的额发都被汗打湿了,散发着好闻的儿童的汗酸气。孩子腼腆地完全没躲,小林就趁势又亲一下。——看上去依依仿佛非常喜欢身体接触,她妈妈一定很少抱她。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要是当时和刘赟结婚,孩子大概也这么大了吧?——但这是不可能的。小林立刻冷酷地提醒自己。也幸好不可能。否则他就会背着她给别的女人发信息了。

自拍完又往前走了十分钟,“龙腾”还是没到。又经过一个养蜂场,很多木板盒子堆在油菜花田里,天已经暗得什么都看不清了,旁边帐篷突然钻出一个披着大衣的人:你们找谁?

就是路过看看。小林走近几步,随口问:您在这儿等割蜜啊?过两天油菜就该开花了。

哦,那你们进来看看嘛。

不用了不用了。

依依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落在后面,远远地站在马路牙子上不过去,望着他们。

离开蜂场后女孩说自己来过这里的。

被蜜蜂蜇过所以这么害怕吗?

那个叔叔。依依有点含混地指了指后面,那个像电视剧里的领袖一样披着大衣的人此时早进去了:上次我去看蜜蜂,他也喊我上去玩。

你上去了?什么时候的事?小林猛地又打了个哆嗦,寒毛倒竖。

去了。他还给我吃大白兔。我不吃,他就给我吃蜂胶,甜甜的。嚼久了像口香糖,满口渣子。他教我吐掉,不要咽下去。

后来呢?

后来他想让我在那个房子里睡觉。我不肯。

他还对你做什么了?

就是把我抱在腿上。亲我,用胡子拉茬的脸使劲蹭我,我被弄疼了,就大声喊。他就放了手。

没别的了?他……没脱你衣服吧?自己衣服也没脱?

没有。依依莫名其妙地看着小林:那个叔叔为什么要脱衣服?他里头就是一件汗衫,臭乎乎的。他让我摸摸他肚子,我不肯,他也就算了。后来我说要回去吃饭,他就让我走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年夏天噻。

以后你再也不要到这边来了。小林浑身的寒战一阵跟着一阵,像打摆子一样。如果在路上遇到这个人,你就赶紧跑。

噢。依依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问:为什么?

小林有点气急败坏地往前走:没什么为什么!那男的肯定是个坏人!走两步想想又不走了,蹲下身子,用力地搂了依依瘦弱的小身体一下,亲亲她的额头:姐姐这样亲你可以。阿姨也可以。妈妈也可以。你们班上的男同学,认识的或者陌生的叔叔,统统不可以。等你再长大一点,和爸爸最好都要保持一点距离。这就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差别,懂不懂?这件事你有没有告诉你爸爸妈妈?

没有。我怕妈妈骂我。

最好是告诉她。但你如果实在不敢和她说,就一定记住姐姐的话。以后这样的情况再也不要发生了,上次幸好没出什么事,好险。

噢。依依这次懂事地没问为什么。但看样子也是似懂非懂。儿童性教育启蒙可以买什么书?靠她父母肯定根本不行。小表舅、小表舅妈都是年轻的老派人,估计从来没和子女解释过他们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大冷天的小林陡然出了一身汗。等鸡皮疙瘩慢慢消退了,秋衣秋裤就冰凉地贴在皮肤上。晚风吹过来,又重新起了一身。

又经过一片疑似桃树林后,终于到龙腾了。原来龙腾就是另一个大一点的火锅城,全名叫“龙腾庭院”。进门的瞬间小林在门口的三色堇花圃里发现一朵紫蓝色的矢车菊,顺手摘下递给依依。依依不敢接。

矢车菊是野花,风吹过来的种子,不是苗圃里的花。

女孩这才不胜珍惜地接过去。轻轻举着,目不转睛地看。

进门的咨客问:你们坐哪?小林镇定自若:我们的人还没来齐。先去厕所。

从厕所出来,小林打湿了一张搽手的纸巾。依依问:你做什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2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小林笑而不答,手上却用湿纸巾轻轻包住花梗:手指温度太高,怕捏着到家就蔫了。

依依贴她贴得更紧了一点。小林心里咯噔一下。是不是不要教会她那么多愁善感比较好?

依依又带她去看抓娃娃机——原来好多娃娃是这个意思。小林问要不要给她买游戏币,她又拼命摇头。那些机器寂寞地闪烁着彩灯,发出呜呜呜的乐声。小林特意仔细看了一下,那些娃娃都不太时髦,就算抓到大概也没什么意思;何况也肯定抓不到。

回去的路上她们又摘了一些花,花茎都好好地一层层裹在湿纸巾里。天已经黑透了。路上的农家乐都点起了灯笼,火光幢幢的。她们又遇到了那只小狗,独自酣睡在草丛里。那只鸟肯定在人和狗都看不到的某处继续蹦跶着觅食。它看上去最为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充满自信,有能力自保,又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这次她们走得很快,没有手拉手。等快到农家乐了依依才突然站住,在黑暗中望着她。

小林由她牵住自己的手,看她要说什么。同时做好了思想准备,就算说要再回去抓娃娃也不是不可以——结果依依只细声说:姐姐,你现在高兴了一点没有?

她什么都知道。她比自己还要像个大人。她怎么可以这么好。小林可以放心了,她将来能够保护自己。

暮色像渔网缓缓下沉,几乎遮挡了一切,也包括在黑暗里泪如雨下的小林的脸。

吃饭时小林用半个文旦柚子皮精心做了一个花器,把沿途所得的野花都插在里面。总计一朵矢车菊,一朵波斯菊,一小把油菜花,放在一起却有着惊人纤弱而摇曳多姿的美。依依在一旁默默地,目不转睛地看着。一旦回到院子里,那种一路共谋和游戏的氛围就奇怪地彻底消散了。大人们问:依依带姐姐出去了好久噻,都去哪里玩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21: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她们谁都懒得回答。如果小林希望依依能一直记得这个下午发生的事,这当然是奢望。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

酒足饭饱后小林妈妈和小林爸爸提出要告辞。而院里始终没有开灯——本来也没装灯,只在院子中间用柴火点起一堆篝火——因为主人挽留得实在太热情,最后只好又额外多待了半个小时,就这样一大群人围着篝火闲话家常,小林远远地看过去,像回到远古部族的时代,原始人钻木取火,抵御夜晚的野兽。白天所有吃剩的瓜子皮花生壳甚至零食塑料包装都被一股脑儿扫进火里当了辅助燃料,她还来不及阻挡,就发现那个柚子皮做的花器之前放在桌上,此刻也毫不留情地随其他垃圾一起扔进去了,包括那些一路上小心翼翼地包裹在湿纸巾里带回来的矢车菊,波斯菊,油菜花。

依依一样地根本来不及阻止。她们对看一眼,不约而同地没发出任何声音,好像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事。

大人都在热热闹闹地告别。一些认识的村里人也赶过来相送,果然又拉拉扯扯带了好多回礼上路。哎呀真的得走了,再不走就没有公交地铁了,下次再来,你们留步,留步。——小林最后随爸爸妈妈出门前,一直徒劳地在人群里找那张被红色眼镜挡住的小脸,却怎么也没有找到。不知什么时候依依就悄悄离开了人群,独自躲到了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去。

就和没出来接一样,她也没有出来送。

十二岁已经足够理解离别了。而三十多岁了,就更应该。小林想。

时间是晚上八点半。聚会肯定早就散了。刘赟多半已经在回广州的路上。他生的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她希望是后者。像野花一样美丽脆弱的,小女孩子。他待她自己并不好,但应该会待女儿好一点。这样他就会明白一个女孩子慢慢长大有多么难,多么伤心。男孩子也难,但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得到的总归要更多些,或许。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21: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54[查看]
积分:4084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就这样坐着,想自己毕业前的欢脱劲头,可以经济独立啦,还可以和男友同居。然后呢,分手了,谈了一个同事,又分手,于是被另一些同事孤立。这两年我到底干了什么,加过多少班,挨过多少骂,吃了多少外卖,又存下几个钱?悲从中来,雨水将我感染了,突然想起几位大半夜红着眼睛来敲门的好友,我终于也走到这一步了。但我不愿对任何人诉苦,三十了,谁没有呢。我并非没见过他们哭完骂完,倒在满地空瓶里,第二天起来接着做前一天的事,面色无异。只希望此时身边能来只落汤猫狗,不哭不叫,彼此垂怜。但最终,只有一股烟味沾着水汽向我飘近,闷闷地吊住鼻子。我回神一惊,很久没来车了,还是发呆错过了?看一眼电子栏,820到站时间:--:--。这个世界是这样不确定。

又等一歇,毫无动静,隔壁的烟味却不曾断过,一支接一支送过来。我想提醒那人,按照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此处禁烟,这一点小学生都学过。但我没有,烟味是此刻唯一提神的工具。又过一歇,仍不见车,我才想起手机地图,点开,×你妈?下一班早晨六点半?脑血回流,冲撞我空荡的五脏六腑,一时间我竟想不出自己在车站待了多久,一整夜?看手表,明明才八点。再一查,浑身热血凉透,原来末班车是每晚七点,田林人民没有夜生活的吗?雨忽然大起来了,我才记起伞留在包里,只好点开叫车软件, 25人排队。我看了看旁边那人,一声不吭,拱着腰抽烟,心想你抽吧,抽完一整包也等不来820。24人。我又盯了他一会,越看越像小区里的傻子,早出晚归,游来荡去,挺可怜的。

我走过去,他穿一件黑色T恤,正面印着著名的Pink Floyd棱镜彩虹,心想这傻子还挺有品,只是这种优衣库短袖早就烂大街了。我说,喂,820没了,别等了。

待我走回,他开口,我知道,没在等。

我他妈好心告诉你,你他妈早知道没车你不告诉我?!急火攻心,我杀回去劈头大骂,伸手夺过他指间刚点的烟,踩到脚下碾碎。就他妈一班公交,我在这半天,我他妈不等820还能等什么?!我意识到身体里的鬈毛阿姨吃过饭,在我最虚弱的时刻冲出来了。

我以为你在等另一部啊,他说。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21:00

 30   10   1/3页      1   2   3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