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原创]短篇小说:猴子与 异乡人

您是本帖的第 7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短篇小说:猴子与 异乡人
谭越森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15[查看]
积分:1775
注册:2012年2月18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谭越森

发贴心情
[原创]短篇小说:猴子与 异乡人
猴子



文/谭越森







一只猴子,逃离了马戏团,向镇南约50里的小风镇逃窜了过去了。


小风镇是一个充满着祥和平静的小镇。生活在镇上的居民们祖辈们都在享受像女人子宫般安全的时光,但他们实际都心知肚胆,这个像子宫般的时光提供方是他们世代以来交税给镇中的谎言机器换来的,他们心疼这个机器,这个机器就是他们心脏,他们的世代之爱和荣光所在。


这样的平静随着一只猴子的入侵全被打乱了。


这只猴子出现在小风镇居民眼中,就是它居然什么都不怕,晃着身子直来直去走在镇的街道上,吸引了一大群孩子,跟在它的后面,也难怪,这只猴子见多识广,几乎可以说到了无所不知的境界了。它知道如何吸引他者的眼球,就像当初它在演戏团做过的事情。镇上很少有突如其来的动物出现在镇子上,更别说这么一个大摇大摆的猴子了。


猴子精力旺盛,昼夜活蹦乱跳在小镇上,孩子们也是如此,小风镇的居民由担扰到恐惧了,有几个居民开始行动起来,捕捉住这只捣蛋的猴子。并把它关在一个小笼子里,集体决定交由谎言机器,由机器处置。


但机器纹丝不动,没有任何“表态”。镇民便提议聚众商议,决定向制造谎言机器讨要公正裁决。


在镇上的所有的奇怪建筑中,可能就属谎言机器最为奇特了。它的外形是相当地奇特生猛,特别像一家报社的建筑,它外表土豪金,直耸苍天,像个阳具。曾经有个工人在大楼做外面清洁的时候,工人师傅在外面擦啊擦,擦擦擦时,就把里面的镇领导喷了出来,当然,这只是传闻而已。


镇民代表进入了谎言机器,不一会儿,谎言机器那金碧灿烂的大楼喷出一个人来,如一枚炮弹直射上天空,然后内脏像天女散花般,成为谎言机器放的人肉烟花。


恐惧笼罩了全镇,在大楼喷出第六个人后,第七个,我们敬爱的镇长飞上了天,他的内脏散落到了镇上的所有的土地上,持久的恶臭经久不息。


镇民害怕了,不敢再提猴子的事。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全镇人民集中在一起,把那只猴子杀死并焚烧成灰,就像真相压根就没有出现过一样。重新选举了镇长,连续几天,家家户户像过节一般,放了烟花,肆意饮酒作乐。小镇又恢复往日的天真祥和的气氛了。









异乡人





小风镇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人,他身材高大,蓬发垢面,衣着破烂不堪,刚开始时,镇上的人对他抱着戒备之心,后来有开始知道他原是一家马戏团来的,像吉普赛人,周游全国,过着流浪和表演的生活。他说在到达小风镇时,车翻了,车上的人都死了,他一个人活着,他顺着公路一直走,走到了小风镇。


他的力气很大,开始给镇上有钱人干活,打零工,因他好使唤,雇佣他的人把工钱也会压低,又加上他是异乡人,不免时不时被镇上一些人欺负,甚至哄骗他干活却不付出相应的报酬,还讪笑他,镇上政府有时修桥修路,他也会报名,与他一块报名的有镇上的几个闲汉,这些汉子往往出工不出力,而他一个人埋头默默地干活。


他也不当作一回事情。这样,愈发让闲汉觉得这人太好欺负了。


有时到镇上的小鲁菜馆里买上一瓶廉价白酒,一个人喝,然后晃着身影走过路灯,走向河边。



后来,他在镇上河边寻觅到一处废弃的小院,他把小院的杂草和牛羊粪便清除,对于小院的两口破窑洞,他铡碎的麦草和上泥,泥上窑,又将塌了的土炕重新修上,找到镇上的王电工,请人家喝酒,又买了烟,王电工给他窑洞引了一根电线,他接上灯后,到入黑的时候,他的小院就亮堂堂,像一户人家了。


春来秋去,不知不觉已经一年了。他做零工挣的钱,似乎可以养活他,并且他修饰自己,剃了胡子后,他愈显修长高大。这时,开始有了传闻,镇上有人说见到每到深夜,河边有虎啸之声,不止一只,是好几只,由低到高,仿若雷鸣,此起彼伏。

  

以前与他打短工的人会拦住他,上下打量,仿佛要在他身上寻找出一只老虎。镇上几个调皮的孩子会对他怒眼而视,——他这么一个没人管的异乡人,居然有老虎在他那破窑院里。



几个爱讨闲话的妇女对他浑身盯着看,眼神能迸出搏杀一只虎的白光。


有传言,镇上的许多人在梦里梦见了自己变成了老虎,也梦见了那个异乡人。


事情终于要来了。有一天,正午时分,他喝着劣质白酒,竟然喝醉了,他晃着身子,走在镇上街道上,与他一起的还有几只吊晴大老虎,其中一只摇摇摆摆走在最后头,肥大的肚腩,被伟哥充大的阴囊——镇民从后面看到那家伙尾巴掉着两个硕大的蛋蛋,大喊——啊,我们镇长啊!



——梦是真的。镇上有人突然喊道,喊了就满脸羞愧。


终于,有一个马戏团来了,接走了异乡人。



自异乡人走后,小镇仿佛换了一层皮,人人变得随和起来,像雨后清新的空气。



镇长见到我们变得羞羞涩涩,因为我们发现他的左脸和右脸一片赤红。


选自谭越森暗黑童话故事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4 17:59: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