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教语文的李老师

您是本帖的第 40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教语文的李老师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教语文的李老师

我的小学老师,最让同学感到害怕的是教语文的李老师。如果没有圆圆老师到来,小学再过一百年也不会让人觉得出奇。她怎么会到这么僻远的小学来,说法多得像稻田的秕谷,让人觉得无聊乏味。较为令人信服的一个说法,是上边的头头想要她那样,她不想那样,没有那样,就这样到小学来了。

因为从城里来,圆圆老师不会本地话,上课讲白话,连平常吵闹的顽孩也给镇住了,乖乖听讲。大家都很欢迎圆圆老师,特别是她表演节日,劲歌劲舞,圆脸甜甜微笑,胸膛一对肥美的兔子火辣跃动,把观众看痴看傻看入魔了。

原本不属于这地方的圆圆老师,在宛垌小学呆了两个学期后,决意要走。但又不能那样,既然来之前没那样,来了之后更不能那样,太没面子。还有什么办法呢?圆圆老师洗澡时,时常望着窗外发愣。

那个时候的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勤工俭学的“五指山”。周三或周四,师生一集队,校长就竹筒倒豆,干脆宣布:“又放假两三天,勤工俭学,下周星期一回来交公。”可做的事情太多了:打柴,捞沙,打石子,捡稻谷,摘茶果,砍扫把枝,等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39: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有一回,我和阿康、阿旺、阿燕、阿虹到十几里外的林场去寻一种本地叫“雾水藤”的藤蔓。藤蔓很易辨认,毛茸可人,一扯就连根拔起。午后两三点钟,每人都扯得七八斤生藤,肚子饿了,吃干粮。吃完口渴,大伙“侦探”一番,爬上林场的李树开“蟠桃宴”。也不知几时,忽然冒出一个握着气枪的阿叔,恶狠狠地把我们押回林场。天很闷热,我们却冷汗淋漓……

后来,李老师赔了十几元钱才把我们“赎”出去。那恶阿叔原先和学校有恩怨,所以等我们吃果吃饱了才现身。李老师安慰说:“事情不要和家里人说,你们得空就去捉知了,集中到我这里,卖给药材铺,得钱还账。”李老师总有法子,他曾教过我们捉田鸡,捕蚱蜢,找竹笋虫,挖泥鳅塘角鱼,甚至用弹弓打鸟雀……他实在喜好野味吧。我们开始捉知了了,上学前、放学后,树枝上、草垛里、灌木丛,用手、网兜、蜘蛛网捉知了,捉到了装在瓶子里,向李老师交公,那是我们最卖力的一趟勤工俭学。

那学期的儿童节前一天,我们又拿着装知了的瓶子找李老师。他神色有点不对,顿了一会说,以后不用捉了。我们不知道原因,李老师不说。但我们获得了解放,一人拿着一个知了瓶,愉悦地望着瓶里的小东西:我们明天要过六一儿童节咯!阿康忽然想出一个主意:各自对各自的知了瓶许愿,完了埋在小学旁芭蕉园的第五棵芭蕉树下,等长大以后,我们再把瓶子挖起来,问问知了我们都有些什么样的愿望。知了知道的,它们整天叫喊知了。可我们毕业不久,芭蕉园的芭蕉就被砍掉,种上了别的果树,再后来就“种”了上房子。我们的愿望最终也像埋在第五棵芭蕉树下的知了瓶,没了踪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39: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从孟姐口中,我得知她和大雷父亲同在清华核物理研究所工作,两人早年被调到甘肃教书,发誓永远留在那里。之后校领导觉得他可恶,大雷父亲被列为肃反对象,用鲁迅的话说,就是犯了“可恶罪”。这下他真的永远留在那里了。大雷出生时父亲挨批,学生把他的大字报贴满院墙,每天必来抄家。只要大雷父亲刚一动身,他的学生就围拢过来,暗中把他挤倒在地,打得浑身血印,神志不清。后面有学生负责丢绳子,孟姐还被抓住头发,压在地上,逼到墙角捆打。从此大雷父亲变得极为孤僻,甚至是自私,对母子俩也不再过问。有次批斗回家,他突然要掐死大雷,孟姐跳下楼去喊人,被救下来时大雷四肢抽搐。

平反以后,父亲没有和大雷在一张桌子前吃过饭。大雷考上人大新闻系,父母离异,他进入新华社做记者,父亲去世。家里没有摆过逝者的照片,大雷就凭着儿时记忆,用钢笔画出父亲的肖像放在书桌上。后来孟姐看到儿子要么是对那副肖像讲上几句话,要么就是低头沉思。再后来她收拾屋子时扔掉一张,大雷就重画一张,而且越画笔触越细。

对于被儿子砍伤这件事,不管孟姐怎么回忆,那天傍晚都是红色的。也就是说,这抹红色每天都蒙在她眼前。当时大雷正在书桌前埋头苦写,孟姐到家换鞋时,脖子开始发热,她解开衣领擦汗,却感觉到汗液在顺小臂流淌。她意识到自己正在流血时,大雷已经要砍第二刀了。孟姐回头去找儿子,却见到他手里握有切菜尖刀。他说听到父亲告诉他,现在必须处决三千万人,只有把你妈砍死才能避免。孟姐夺门而逃,一双光脚却被自己的血滑倒,接着她像是甲壳虫一样,四肢飞快地在楼道爬行。爬到楼梯口时,孟姐再次回头确认,在猩红色视线里,却见到一张恍恍惚惚的脸,正朝她不停挥臂,刀也砍在腿肚子上。

孟姐像是一条沉底的鱼,大头朝下,坠下楼梯,她希望借此能把自己摔醒。可在坚硬台阶上,她的血却比她跑得更快,大雷仍然形影不离地在背上砍了一刀又一刀。当孟姐终于爬出楼门口,儿子也骑到她身上。她用双臂护住脸,刀却像暴雨一样落下。孟姐看到自己的血也溅到了儿子脸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4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后来是小区保安用墩布打走了大雷,孟姐在地上全身绷紧,且布满红色。路灯下,她张大双手,僵在身前,像是一块烧焦的木炭,令周围人不敢靠近。

事后大雷被公安局的精神病院收治,关在怀柔郊外一座荒山下,而且这辈子都不能出去。在那里他和许多犯过人命的病友,一起过着牲口般的日子。所有人准点喂食、准点吃药、准点抽烟,没人管他们是否洗澡,或者送进去的饭是不是臭了。孟姐知道儿子在那地方就剩下等死了,三年里她一边治伤,一边找清华的领导、新华社的领导,死活要把儿子转到我们院。事实上,关在那地方的大雷已被药物俘虏,幻听和精神分裂症越来越重,并且三年里连一次澡都没洗过。

当我在本院接收病人,见到的是一个斜颈、吐舌,青光眼,且不能静坐的怪物,而且比孟姐还显老。大雷那时头顶正中秃了一道子,那是常年用脑袋顶墙造成的。他一双肿眼泡像是被缝上了,而且歪歪扭扭的脸上五官错落,看久了你会有晕车的感觉。很多前辈告诉过我,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眼神和常人不同,我也留意到,大雷不交流时目光总是怔怔发直,甚至带有一点恶毒和阴冷。回答问题时他除了不停地说“烟烟”再不多讲一个字,那点文化人气质早就没了。更离谱的是他身上不仅全是发亮的黑斑,而且脏得已经长鳞了,洗澡时得拿砂纸使劲挫。

关于自己“杀妈”这件事,大雷都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这些年任何人都能绘声绘色地把那晚的全过程讲述一遍,而且越讲越兴奋。哪怕是入院多年的患者,也要对大雷另眼相待,仿佛他已不是病人,连人都不是。其实那晚的大雷已经丧失了自我意识,他被脑子里的声音控制,那声音以预示的口吻对他发出越加具体的命令——“拿刀砍死你妈”,像是一个主宰者。对抗这个声音的办法只有吃药,所以很多顶级精神科专家认为,“精分”患者就应该维持药效。可既然要大雷恢复正常,我又得控制他的药量,这样才能每天进行交谈,我才能做针对性的心理治疗。随着大雷出现幻听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又能重新看书、写诗和作画了。他和我谈起王国维、傅雷和老舍,谈起梁漱溟和冯友兰,却闭口不提自己的父母。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4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他说病房里有酒。我说不可能,我不会让我的病人碰酒的。他说他们趁着午休的时候,出去买酒,放进矿泉水瓶里带进来。所以你会发现,他们连裤子都不会提,可随时记住要把瓶盖盖好。再看看他们喝酒的姿势,像抽大烟一样,用手掌托着。这些病人的通感比正常人还要灵敏,他们能听见别人听不到的声音,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在医学科技发展到那个地步之前,你也不知道谁才是对的。想想看,如果他们是对的,而我却在想方设法治好他,真是够讽刺的。可是当我把话引向孟姐,引向他的家庭。大雷说:“大夫,我知道杀妈是不对的。”

如今孟姐也不再介意穿些短袖衣裳,暴露小臂、肌腱和脖子的刀口。她和大雷也可以聊聊天,还会带来零食和烟,那是大雷最开心的时刻。我也为此感到满意,看到那么大的创伤在母子俩身上愈合,这可是绝无仅有的成果。有次探视结束,我送孟姐下楼,提醒她大雷的状况已经可以出院,她终于能把儿子接回家了。但是孟姐一边往外走,一边摇头,那样子好像要甩掉我。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想有朝一日接儿子回家,才把他转到我们医院吗?我下了多大功夫,给他做全国最专业的治疗,才令他变回了人样。”孟姐说:“这我知道,所以把他放在你这才更踏实,我这年纪承受不住惊吓了,再说他的自理状况我也没法照顾。”

眼见孟姐走到楼外,我像要抓住煮熟的鸭子一样,有些气急败坏。我说:“该出院的病人,家属有义务接走,医院不是服务机构,更不能管他一辈子。”孟姐在楼门前的阴影下停住,身上伤口随之被勾出清晰轮廓。她转身看着我说:“再容我些时间好吗?我怎么会一辈子把他放在这。”喘息中,空气里可闻到一股焦味,令鼻子里像是火燎一样。我知道孟姐已失去重新开始生活的可能,不管她是否接回儿子。然而照看病人越久,我的得失心也就越重。我说:“你应该清楚,自打决定把他从山里接出来,你迟早要面对这一天。”孟姐后退一步,把自己暴晒在楼外,她说:“那你能否向我证明,他已经可以适应社会生活,并且不会再伤害身边的人了。”我说:“这我哪儿证明得了?”

孟姐走后,我如同一个被强制退货的售后人员,不仅感到意外和沮丧,甚至还怨恨起她。就连下午出门诊接待病人,我都有些心不在焉。可是我要为自己说两句话,大雷是我最有望出院的病人,我没想到孟姐会拒绝接走自己的儿子,而且还让我给她做什么证明,这是对我专业能力的质疑。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4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们医院之所以远近闻名,主要就在于医生的业务水平高。由于院区占了回迁房的地,开发商为了补偿拆迁户,许诺为本地村民安排工作。所以医院里的大夫、护士和护工其实就是附近的村民,很多还是沾亲带故。而科主任,也是我的导师,他之前是这片儿的协警,主抓赌博和嫖娼。如今他在病房管精神病人,总觉得有些跌份儿,油水也没有了。我是本院唯一有执照的大夫,可是我写的病例他从来不审,他说我给病人开的药量太少,而且缺乏临床经验。于是我被排了很多夜班,晚上我会听见水房里彻夜在哗哗作响,后来才知道这儿的护士用病人给自己家洗窗帘和被罩,他们可以乖乖地洗到天亮。还有大夫命令病人互扇耳光,美其名曰学习自我管理,这样他们好去打牌,或者干点儿别的放松一下。如此一来我能管的人只有大雷了,我盼着他能早日出院,导师和同行也能对我高看一眼。

不过我的导师是个斜眼儿,每次我都要跟着他一起发药。因为他两只眼睛可以分开,所以有时候你以为他在看病人,其实他在看你。有时候他明明面冲着你讲话,其实是在给病人治病。我替他给病人发药,他们排队走到我们面前,吃下去还要把手摊开给导师看,或者把嘴掰开用手电筒照,或者原地蹦高。如果谁身上有药掉出来,那他可就惨了,不仅没有烟抽,还要加大药量。有时即便遇到正常服药的病人,导师也会罚他。我说导师您眼神儿真好,我怎么就看不出问题来?导师说,其实我也看不出谁没吃药,甚至病人是否需要调药也不重要。我这样做是让他们知道,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后来我陪导师上厕所,把辞职信交给他,当时他的手正在忙活,没有空接。也可能是眼睛看不见。我只好把信塞进他白大褂兜里,告诉他我不干了。导师虽然眼睛不好,耳朵还是清醒的,他问你怎么干不了?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啊。我说不是干不了,是不干了。导师把脸扭向我,其实他是在瞄准前面,这样才能尿对地方。可是有张脸对着我,我就尿不出来了,只好憋着。憋着憋着,干脆解释起来,我治过的病人没一个能康复回家的,除了这身子肉,我什么也没得到,再和这帮病人耗下去我这辈子就完了。康复回家?导师一边抖着下面一边咧嘴乐,尿全滴到鞋上。他说即便是那些出院的“精分”,也要终身服药。我从来不对病人说,你已经康复了,你可以停药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4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想起辞职信上写的话,告诉导师当初之所以干精神科,是因为我对人的内心有兴趣。这些走投无路的家伙信任我能帮助他们,我也靠他们来完善自己。如今我只能像在饲养场喂鸡一样治病,眼瞅他们越吃越傻,也不和我说话。就连被体罚也没有反应,那我到底是在治人,还是在害人?

你想让他们反应什么?病人的嘴是用来吃药,不是用来说话的。导师继续抖着,尿居然抖到了唇边,他的脸有点不好看了。小子,你是给我当大夫,还是给病人当妈来了?导师抖完之后把手伸进兜里,拿出我的辞职信,还在上面写了一行字。既然你这么不想在本院发药,我正好有个农疗基地的项目缺人手。你没有家庭负担,不如把这活接了。导师把那张沾了尿的辞职信还给我,我看到上面写有地址。“房子已经租好,期限是一年,我等你的报告。你可以挑个病人住进去,不过他必须符合出院标准,家属也要签字同意。另外你出了医院就和这里无关,一切后果由你个人承担责任。”

“可我已经写了辞职信。”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信放回自己兜里。

“辞职?这么大有赚头的项目,你不会的。”导师面向小便池,这时他是在看我。“就算我接受辞职,可你不干精神科大夫,又能干什么?精神病人都是现实社会的失败者,他们就是因为不堪重负才来找你。如果你也是失败者,那就和他们一样,乖乖地回来,我会给你留好位置。”

我立即和孟姐见了个面,在一家面馆里。我叫了两碗猪排面,这是我认为最好吃的食物。她以为我又为接大雷回家的事,显得有些拘谨,面端上来也不吃。接着我见她脖子上挂着银质的释迦摩尼佛头,问她什么时候信佛了?她下意识地用衣领遮掩,淡淡地说是现求的,为大雷回家做做准备。我才意识到她要时间是做什么,于是也不想再令她煎熬。我告诉她,大雷办完出院手续可以先不回家,而是作为实验对象,跟我去一个康复基地。你每周照旧能看他两次,周三和周日。孟姐用手按住脖子上的佛头,像在还愿。他能跟你走真是太好了。她这个反应令我食欲全无,要让我说,现在令大雷不能回家的人反而是她自己。孟姐,恕我直言,一个人如果有家不能回,住在哪里都是监狱。孟姐说,可我每到晚上一想起他的脸,想起他和我住同一个地方,我就会彻夜失眠,大把大把掉头发。我没再言语,写下地址后告诉她,欢迎你去那里看大雷做实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4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至于另外两个对象,其中一个是位少爷。他个子挺高,长一张瓦刀脸,留披肩发,一副永睡不醒的模样,面孔褶皱得像烂菜叶子。少爷16岁考下托福,后来拿到绿卡,父亲是全美顶级汽车设计师,GM公司技术总监,七十多岁老头领导一批美国科学家。由于母亲的遗传,少爷大学期间发作迫害妄想症,总听见FBI的声音要抓捕自己。父亲说你那声音都是假的,并要求他在美国的精神科医院住院,否则就断掉生活费,甚至是父子关系。可是少爷情愿流浪,他放弃名牌大学的学业,每月拿着父亲交的四百美元失业金,开一辆破雪佛兰流浪。少爷平时住在车里,饿了就去超市买一美元一堆的烂水果放后备箱,从东海岸逃到西海岸。就这样流浪十年后,终于他说FBI已经给我定位,就要拿仪器控制我了,爸求你让我回国吧。老人想到祖国已经强大,而且还有强制治疗,立即把他押回北京,救护车把人从机场直接拉回精神病院。在我的病房,少爷整天都在讲述自己周游的经历,讲述FBI怎么监视他。他的见识比我这个大夫还要多,而且精通多国语言,这就造成一个问题,你也不知道他讲的哪部分是真,哪部分是假。

另一位实验对象是个老大哥。他脸是扁平的,两眼间距过远,嘴巴还有点地包天。尽管身板结实,性格却很懦弱。如果走在街上被电动车碰到,他反而会先给对方鞠躬。老大哥一直在他的世界里自得其乐,虽然很少说话,不过内心丰富。他总会无缘无故地很愉悦地笑,对于这种表现,我知道肯定是有症状了。可是如果我问他笑什么,他就回答别问了,不能说。老大哥没有工作,家人也不管他,但是在幻听里,他有一个贤惠的老婆,两人小日子过得还挺不错,这令我又担心又羡慕。我担心的是哪天他突然正常了,不得不从这场梦里醒来。

三个病人都有幻听,家人也都同意他们去农疗基地。我挑选这三位做实验,是出于对他们出院后的生活不放心,同时多少有些朋友的情分,当然最重要是他们都多次问过我,什么时候才能停药。我的目的是教会他们控制药量、独立生活,一年后回家别再被赶出来。我告诉他们,既然出了医院,你们不是病人,我也不是大夫。这一年里你们要跟着我改造思想,见识社会,我只把你们当正常人看。我讲完后,他们没有反应,我只好笑着点头,他们也学我,笑着点头,算是答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4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农疗基地坐落在郊外,西边是别墅区,叫阿根廷庄园,住有国际友人,草坪可延绵到主干道边。东边则是一栋栋拔地而起的回迁房,粗陋、崭新,却也姿态耸立。我们的院子被很多宅基地夹在中间。这里虽然残旧、污黑,贵在一应俱全,牛棚、猪圈、茅坑,红色大门,中央还有一口枯井。房主是个朴实的庄稼人,黑。他看我们四人,像在动物园里看到了狮子狗。他说这附近住着都是使馆人员,还有很多国际学校和回迁户,总之非富即贵,你们要维护好稳定的环境,别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我这才知道他把我们当成坏人,我回头看看他们仨,感觉面相确实不好,而且四个男人住在一起,也不是寻常情况。我回答他,我们是来忆苦思甜、接受教育的,轻易不出大门。房主嘬起牙花子笑,又说宅基地起租期都是十年,你一年一租,我嫌麻烦。我明白他嫌钱少,于是用起对付病人的招数,发烟但不搭茬。房主舔了舔烟,耷着眼皮,又提醒我,这院子还没有煤转电,入冬时要烧火炕。我说四个男人挤在一张火炕上?房主说,不愿意挤滚蛋。考虑到带着三个病人换地方不太方便,而且这又是导师那个孙子安排的,我就不再说什么了。

由于房屋很矮,我们进去只能跪着或者躺着,所以把一切安顿妥当后,大伙在院子里,紧闭红色大门,坐地上开起内部会议。我说为了便于你们更好融入社会,房租和伙食费,需要大伙均摊(其实房租导师已经垫付,可我总要有个专项基金吧)。他们没人反对,因为家里为了不让他们回去,花多少钱都愿意。

慢性精神分裂症病人有“始动性缺乏”的表现,社交能力衰退的同时,人也跟着变得行为懒散、情感淡漠。如果我不督促他们,这些实验对象能像木乃伊一样躺上一天。为此我要制定系统的治疗计划。既然是农疗,项目里免不了要有翻地种菜、修缮房屋、洗衣做饭和晚汇报,此外必须由我带队才能出门。大雷闷头不语,听见说话才看我一眼,老大哥依旧和老婆聊天,只有少爷举手反对。他说既然你让我们以正常人状态生活,可是照你的安排,这和在医院有什么分别。我说你闭嘴。少爷说凭什么要我闭嘴,既然我交钱了,在美国我就是纳税人,是有投票权的公民。除非你说服我,否则我要去过真正自由的生活。我说你去吧,出去就让FBI把你抓起来。然后他就老实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4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4913[查看]
积分:49062
注册:2018年1月2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精神病人最怕无事可做,为了他们好,只要出门我就要找根绳子捆在每个人身上,另一头系到自己腰间,这样走上街就不怕他们逃跑了。不过由于我们想去的方向不一致,几根绳子缠成死结是常有的事,有时彼此甚至会撞得鼻青脸肿。终于我们学会了肩并着肩,用小碎步走路,我在中间,他们像是我的仆从围在四周。后来我们在路上撞见一中年妇女遛狗也是这个阵型。至于减药之后的效果如何,我不好评判,总之有一次出去吃饭,结账时谁也没有掏钱的意思。此外他们还成功地把ATM机里吐出的假币花了出去。这些我都写在了报告上,证明我的治疗找对了路子。

不接触社会时,大雷喜欢读书,写读书笔记,他还不知从哪捡来废报纸,用黑色粉笔在上面写字。每张报纸还只写一个字,贴得满院墙都是,像在打补丁。而少爷每天都要问我,FBI是否会找到这里。我告诉他,这是中国首都,他们没有引渡条约,只要你不出去,没人能带走你。要让我说,这三人里只有老大哥还算正常,无论别人怎么折腾,他好像被一个桶,或者被孙悟空画的圈给罩住了。只会和自己老婆说话。不过问题是,我们也要承认他老婆是存在的。比如吃饭时也要给她留个位子,添一双碗筷。白天这倒是没有问题,可到了夜晚,四个男人挤在一张火炕上,他那老婆再贤惠你也不想看见。

当然最令我担心的还是睡着以后,大雷会不会砍我,毕竟他有实战经验,半夜动手我是没有生还机会的。可既然要以常人相待,我就不能把菜刀收起来。为此我选择睡在火炕外侧,一旦有个风吹草动,立刻就能爬到院子里去。有一次大雷想要尿尿,我只好也从火炕爬下来,再跟着他爬到屋门口。这时我们看到银色月光洒向院子,一时忘记站起来。

大雷说,爬在地上的感觉真舒服。

我说,深有同感。

大雷问我,妈妈说,我是不是正常人,你说了算?

我说,岂敢岂敢。

他说,那就是你不让我回家了?

我没敢回答。

他又问,到底什么才算是正常人?

老实讲,我跟他们在一起久了,对这个问题也没多大把握。我只能告诉他,如果你想回家的话,让干吗干吗就对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45:00

 30   10   1/3页      1   2   3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