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奶奶的铜烟壶

您是本帖的第 55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奶奶的铜烟壶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奶奶的铜烟壶

她收回目光,看向孙子。孙子不再像三四岁那样,见了生人就躲起来,现在他会缠人了。见孙子拿着那个女人的金色纽扣问这问那,她叫他过来。孩子放开,说糍粑起丝丝了。老妇人见碓杵上确实扯起长长的丝线,忙出去把糍粑拿来放在桌上的簸箕里。

今年稻谷扬花期间,风和日暖,水源充足,糯米饱满,黏性好。为了不黏手,她抓了两把粉面撒在簸箕里,快速做了大小差不多的几个糍粑放在簸箕边沿。孩子见圆个圆个的糍粑,耶一声。

“奶奶,”孩子说道,“不是要先行‘挂角礼’么?”

老妇人心一紧,脸一沉。孩子不再说话。老妇人赶快打开碗柜,端出昨天就熬好的芝麻红糖,叫他们吃糍粑。他们没有客气,拿糍粑蘸红糖,有吃有笑,还叫孩子一起吃。孩子没有,今天是打粑节,他知道要行了“挂角礼”才能吃,不然牛儿知道了会生气,不仅耕地不老实,还不会保佑来年的收成。

孩子看着他们吃,小声吞口水,心里默默为他们数着:三个叔叔每人已经吃了两个,那个阿姨一个还没吃完。

老妇人又赶快做了几个递在他们面前,那个戴眼镜的说够了,太甜,道了声谢。另外两个男的各自又吃了一个,女的吃完那个就不要了。吃过后,戴眼镜的看看另外三个,又看看老妇人,说他们是信用社的……

老妇人预料的还是来了。

“同志,稍等一下。”她看看孙子,“来!给你罗婆婆送两个糍粑去,让她尝尝鲜。”

她拣了三个糍粑装在碗里。孩子接过碗,像长有翅膀那样,飞哒哒跑出去了。

等孩子回来,那个阿姨已经来到朝门外的光秃杏树下,而戴眼镜的叔叔刚走出朝门。阿姨和孩子打招呼,叫他要听奶奶的话,还跟他再见。孩子有点不舍,突然头上有只手。是戴眼镜的叔叔,他也跟孩子再见。孩子有点失落,低头转过身,另外两个叔叔也出来了,其中一个端着奶奶的铜烟壶边走边吸烟。路过孩子身旁时,拍一下孩子的肩膀。

“走了。”他的声音高扬。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5: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玛尼村并非行政村,甚至连居民点都算不上:虽然散居着三户藏民,但彼此距离不算近,无法通视,鸡犬不闻。

可即便如此,也总得有个名字以便称呼。乡上的干部便以到那里必须翻越的第二座雪山玛尼指代。

正常情况下,罗春晖是不会去那里的。太远,没有路,高海拔,这些因素在山南都是标配,算不得啥,主要是居民实在太少。三户人家,不值得县长大老远跑一趟,如果不是市委书记许栋梁来县里调研的话。市委书记下县照理主要由县委书记陪同,他是藏族,翻山越岭都不存在高反的问题,但许书记点了罗春晖的将。毫无疑问,此举涵义颇多,考验也好,锻炼也罢,全看你自己的体会理解。

罗春晖从清华大学毕业后,主动报名来了西藏。那时他并没有想那么多,当然也没想到会干这么久,直到十五年后当上县长。这种晋升速度可能超乎你的想象,然而这里是西藏。严格说起来,他还不算最快的,毕竟才是二把手。要是一把手,他的成就感与获得感会更明显些。而那时的他,更浓烈的情绪还是奉献感。

强化奉献感的,是社交软件上的头像与对话。

大学期间罗春晖便开始做小买卖,大三之后再没向家里要过学费。大四下半年实习期间他已经入职中国国旅,每月三千元的薪水,但后来入藏之后薪资数额遭腰斩。当然,他并未把这放在心上。没有谁报名来西藏是为了挣钱,对吧?

早早经商的罗春晖自然会在第一时间启用各种各样的社交软件。QQ、微信、博客、微博之外,甚至还有陌陌和带着陌陌改良痕迹的探探,以及最新的抖音。他当然不会留下真实的职业信息,一直以老东家中国国旅为挡箭牌。这些社交软件是他推介县里自然风光与物产的天然平台。谁让他破格升任副县长后一直分管农业与旅游的呢。再说以中国国旅的职业身份,谈这个也正好专业。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为什么叫山南?

在冈底斯山脉南面嘛。

冈底斯山?

意思是众山之王。青藏高原划分南北的重要地理分界线。北面是高寒的藏北高原,南边是温润的藏南谷地。也是外流水系与内流水系的主要分水岭。撇开这些地理词汇,冈仁波齐与玛旁雍错总知道吧?苯教、藏传佛教、印度教、耆那教经典公认的神山冈仁波齐就是冈底斯山的主峰。三大圣湖之一玛旁雍错就在冈仁波齐附近。

聊天中经常出现这种对话,罗春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已不需要打字,语音张口就来,顺手转化为文字。陌陌的用户虽然都处于地下状态,基本无人敢于承认,但那上面以兴趣正常交友的空间还是在扩大,并非都是干柴烈火。怎么说呢,凶手用菜刀杀人,责任不在菜刀。工具中立。

但罗春晖最终还是删除了陌陌。有个聊友质疑他的身份与动机,说他是放长线钓大鱼,最终还是渔色,他发了现场视频为证,结果反倒成为把柄。

你说你是八零后?我看八十后还差不多。

陌陌的用户以八零后、九零后为主。对方自陈出生于1989年,副教授,单身。二人聊天的主题是历史、文化与旅行。她谈吐不俗,当然长得也挺好看,因而罗春晖对她印象不错。而今突然遭遇指责,他不觉有些蒙。

再看视频中的自己,跟头像的确差距太大。那时的他刚出校门不久,意气风发,里里外外都透着朝气,腹部有清晰的三块瓦。而今呢,身材臃肿得像个县太爷,皮肤又黑得像个庄稼汉。虽说有手机自拍的角度问题,且没有美颜,但那肯定不是问题的关键。

家人不在身边,罗春晖能听到负面评论的机会不多,毕竟已在县里当了多年领导。这番突如其来的批评,有点当头棒喝的意思。臃肿是肯定的。西藏高寒,酥油茶与藏餐的热量因而很高。但那个时刻,罗春晖首先想到的还不是饮食,而是气压。内地援藏的技术人员一年后回去,内脏肥大的体检结果很普遍,他可是已经在西藏工作了十五年。内脏都已肥大,何况外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曾经的运动健将无比失落。刚刚在满怀期待的干部调整中轮空的少壮派县长更加失落。他当然可以表明身份解释原因,但却丝毫没有兴趣,直接退出卸载。

十五年升到县长不算慢,可他付出的代价之大自己都没意识到。要知道,他可不是三流大学的出身,手握的是清华大学的文凭呀。

许书记到山南履新以后强调走基层,市委常委每年至少要在海拔四千三百米以上的地区住一夜。

整个西藏分为二类、三类和四类地区,工资分别是内地的二点二、二点三和二点四倍。可以想象,工资越高的地方海拔越高,越艰苦。像圣湖羊卓雍措,景致美轮美奂,蔚蓝的深沉纯净会触发你内心最深处的柔软,但所在的浪卡子县海拔很高,环境艰苦。然而这里是山南,有六百公里的边境线,边境地区需要的是居民实边,而非后撤下山。

要求别人,自己肯定要先做到。许书记经常下基层爬高山。罗春晖陪同的那一次便是。去的还是边境地区,漫长的无人区。

越是人迹罕至,越是景致独特。他们那次的旅程与王安石的感触可以穿透千年的时空相应和。起初是大面积的高原花卉,色彩斑斓如同仙人织就的地毯,然后青色一点点褪去,石头逐渐裸露,山体变成黑褐色。先前那些丰富的色彩仿佛突然间转移,集中成为一汪汪的蓝色海子。白雪越发宽广,几乎覆盖住大半山体,但近处的湖泊依旧顽强地睁着眼睛。日光强烈,岸边升腾着隐约的水汽,唐古拉点地梅顽强地绽放,点点暗红恰似大面积雪白湖蓝的点睛之笔。寒风吹过,它们只是微微颤抖,因为身材矮小,几乎贴着地面,只向四周生长。

继续爬高,色彩逐渐单调,留下蓝白两色。冰雪环绕蓝色的湖泊。那蓝色是如此深沉,冰也无法封锁。氧气越来越稀薄,而风却越来越大,寒凉的空气粗暴地倒灌口鼻,呼出的气息被阻塞延迟,时常感觉窒息。放眼前方,无尽的茫茫雪山中间隐约可见世外桃源一般的谷地,花红花黄,树木成行,林间遍布葱绿的田地与村庄。

罗春晖竭力抵抗着寒风倒灌的窒息,掏出手机给许书记拍照。他没有提醒许书记摆pose,不断暗拍,希望拍出最好最精神最自然的状态,免得发出来的朋友圈也像是做报告。许书记不喜欢那样。拍着拍着,忽听许书记赞叹道:大好河山,大好河山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1: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罗春晖不觉也是激情喷涌。手机显示,脚下的海拔五千六百米。这声五千六百米以上的由衷赞叹,让他瞬间重回报名入藏的时刻。中学时期疯狂背诵的边塞诗词,一行行地回荡于耳。甘愿舍弃北京三千元的薪水,入藏领半数的工资,只有理想或曰梦想可以解释。

六百公里长的边境线中,许多地段尚未划定国界,只看实际控制。眼前的苍茫雪山与世外桃源般的谷地,便不在我们手中。罗春晖道,许书记,您的豪情让我想到了当年高仙芝翻越葱岭和冰山,长途奔袭,远征小勃律。许书记微笑着指指侧面的雪山:那些地方是我们的,还是他们的呀?罗春晖不觉语塞:许书记,这我还真不知道。我工作不够细致。许书记道你这人还真是实诚。雪山没挂国旗,外表又没有标记,谁能分得清楚?是不是我们的,你去看一眼不就知道了嘛。罗春晖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明白了。下基层爬高山,我们一直在落实。我已经在四千三百米以上住过两夜。回去一定更好地落实。

玛尼村的强巴洛桑到乡里报告,他们家的羊被狼咬死了二十多只。要是过去,他们也许会直接报复,想办法猎杀所有见到的狼,而今可不行,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级别比羊高。不允许猎杀,当然也不能让牧民吃亏,这些损失完全由政府、确切地说是保险公司赔偿。这就有个数目认定的问题。罗春晖听说之后,决定亲自去一趟。照理这种事情别说县长,就是乡长也未必会管。因为都有固定的流程,有专人负责。但此时去玛尼村既是抓实际工作,也是落实许书记的指示。

这一带是雅鲁藏布江中游,罗春晖的车稳稳地沿着河谷开进。高速公路路况很好,路宽车少。藏族司机次仁早已配合默契,因而开得飞快。强烈的风沙在雅鲁藏布江两侧山峰的阻挡下,速度降低沙子落地,河谷中有大面积的沙化地带,之前外观与沙漠毫无二致。最近几十年来,山南组织大量的人力物力防风固沙,植树造林,河滩边柳树成行,景致比起罗春晖初来时已有根本性改观。绿色一刻不停地与黄沙竞争风头。即便到了冬天,残柳枯枝变成红色,依旧不与荒漠同调。

沙化地带过去,海拔不断降低,下了高速,进入国道,仿佛由盛夏回到春季,道路两边出现大面积的野花,以及成片的油菜花。这些会引起游客尖叫的景致,罗春晖早已司空见惯。游人眼中只有风光,县长心中总是边疆。他闭着眼睛假寐,以留下精力体力翻越两座雪山。走着走着,车子突然停下,他随即睁开眼睛。前面不远处停着好几辆车,十几个藏民蹲在路上捡着什么。路况一向很好,地上能有什么东西?不仅罗春晖好奇,几头牦牛与羊也很好奇。主人疏于管理,它们便越过草场来到路上,好像也要看个究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1: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罗春晖不觉也是激情喷涌。手机显示,脚下的海拔五千六百米。这声五千六百米以上的由衷赞叹,让他瞬间重回报名入藏的时刻。中学时期疯狂背诵的边塞诗词,一行行地回荡于耳。甘愿舍弃北京三千元的薪水,入藏领半数的工资,只有理想或曰梦想可以解释。

六百公里长的边境线中,许多地段尚未划定国界,只看实际控制。眼前的苍茫雪山与世外桃源般的谷地,便不在我们手中。罗春晖道,许书记,您的豪情让我想到了当年高仙芝翻越葱岭和冰山,长途奔袭,远征小勃律。许书记微笑着指指侧面的雪山:那些地方是我们的,还是他们的呀?罗春晖不觉语塞:许书记,这我还真不知道。我工作不够细致。许书记道你这人还真是实诚。雪山没挂国旗,外表又没有标记,谁能分得清楚?是不是我们的,你去看一眼不就知道了嘛。罗春晖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明白了。下基层爬高山,我们一直在落实。我已经在四千三百米以上住过两夜。回去一定更好地落实。

玛尼村的强巴洛桑到乡里报告,他们家的羊被狼咬死了二十多只。要是过去,他们也许会直接报复,想办法猎杀所有见到的狼,而今可不行,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级别比羊高。不允许猎杀,当然也不能让牧民吃亏,这些损失完全由政府、确切地说是保险公司赔偿。这就有个数目认定的问题。罗春晖听说之后,决定亲自去一趟。照理这种事情别说县长,就是乡长也未必会管。因为都有固定的流程,有专人负责。但此时去玛尼村既是抓实际工作,也是落实许书记的指示。

这一带是雅鲁藏布江中游,罗春晖的车稳稳地沿着河谷开进。高速公路路况很好,路宽车少。藏族司机次仁早已配合默契,因而开得飞快。强烈的风沙在雅鲁藏布江两侧山峰的阻挡下,速度降低沙子落地,河谷中有大面积的沙化地带,之前外观与沙漠毫无二致。最近几十年来,山南组织大量的人力物力防风固沙,植树造林,河滩边柳树成行,景致比起罗春晖初来时已有根本性改观。绿色一刻不停地与黄沙竞争风头。即便到了冬天,残柳枯枝变成红色,依旧不与荒漠同调。

沙化地带过去,海拔不断降低,下了高速,进入国道,仿佛由盛夏回到春季,道路两边出现大面积的野花,以及成片的油菜花。这些会引起游客尖叫的景致,罗春晖早已司空见惯。游人眼中只有风光,县长心中总是边疆。他闭着眼睛假寐,以留下精力体力翻越两座雪山。走着走着,车子突然停下,他随即睁开眼睛。前面不远处停着好几辆车,十几个藏民蹲在路上捡着什么。路况一向很好,地上能有什么东西?不仅罗春晖好奇,几头牦牛与羊也很好奇。主人疏于管理,它们便越过草场来到路上,好像也要看个究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3: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司机在路边停好车,罗春晖他们走了过去。原来他们都在挑捡毛毛虫。黑色的,粗看像是羊屎蛋,细看才发现是活物,都在蠕动。这是一种飞蛾的幼虫。过不了几天它们就会飞翔,但此刻必须越过公路。这大概是它们与生俱来的习惯,要从北面抵达南面。先前这里没有公路,草场彼此通联,它们可以在花草间悄然完成迁徙,而今适应高寒地区的高强度混凝土路面成了难以逾越的障碍,它们几辈子之前习以为常的平顺旅程,而今充满风险。路面上的点点羊屎蛋,司机怎么会在意?油门一踩,便有无数灵魂无法超度。

次仁不顾县长,蹲下来跟藏民们一起挑捡毛毛虫,用手捧过公路,放进南面的草场,然后再回来挑捡。有个藏民用桶输送,还有个女人直接用扫把将它们扫进塑料簸箕。他们大概是夫妇,是公路北侧草场上那顶帐篷的主人。大家各忙各的,专注而且认真。罗春晖没有参与。确切地说,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录下视频,发布上网。用不了多久,手机便会失去信号,他得抓紧。

路面清理干净,他们再度出发。走了不到十公里,汽车便下了国道,进入乡村道路,最后停在一个村里,换马前行。骑行二十多公里,翻越第一座雪山,抵达一个居民点,把马匹寄存于此,剩下的路便只能步行。

抵达居民点时,大家又累又饿。藏族老妈妈汉语表达能力很弱,但笑容能沟通一切。她立即给大家准备酥油茶和糌粑。此时此刻,这两种粗糙的食物最能应急,也最能应景。顾了体格便顾不上体形,罗春晖吃得很畅快。

饭后稍事休息,立即上路。还要翻越玛尼雪山。海拔更高,路更难走。说是路,其实也算不得路,只有隐约的痕迹,还经常被雪覆盖,因而每一步都要试探一下才能真正下脚。罗春晖越走越感觉高仙芝当年的不容易。葱岭就是今天的帕米尔高原。帕米尔是塔吉克语,意思是世界屋脊。海拔确实高,平均六千米,最高接近八千米。高仙芝行军三个多月,翻越最高的青岭、亦即今天的慕士塔格峰,方才抵达小勃律。攻陷连云堡之后又翻越坦驹岭,展开追击。坦驹岭就是今天克什米尔北部的德尔果德山口,海拔虽然只有四千六百八十八米,远不及青岭的七千五百六十四米,但却是冰川的发源地,基本全部被冰川覆盖。士兵携带装具翻越,即便没有看过好莱坞大片《垂直极限》,也能想象其难度。探险家斯坦因实地勘察过高仙芝的行军路线后,只能发出这样的感叹:数目不少的军队,行经帕米尔和兴都库什,在历史上以此为第一次。高山插天,又缺乏给养,不知道当时如何维持军队的供应。即令现代的参谋本部,亦将束手无策。中国这一位勇敢的将军,行军所经,惊险困难,比起欧洲名将汉尼拔、拿破仑、苏沃洛夫翻越阿尔卑斯山,真不知超过多少倍。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3: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县城和下边虽已入春,但这一带海拔高,前几天还下过一场短暂的暴风雪。攀登玛尼雪山时还能感觉得到。罗春晖一直渴望从军,当年特别想考军校。倒不是稀罕军校的免费教育,主要还是受边塞诗的影响。宁为百夫长嘛,男儿何不带吴钩嘛。可惜他眼睛近视,体检不能过关。这一路都没有边防军的哨所,因无道路沟通两国,不算战略要地。气喘吁吁地爬上玛尼雪山,粗暴倒灌的寒风依旧未能浇灭胸中的激情。学校图书馆那本见过无数次但从未打开过的《高边疆》再度浮现于前。这是美国人写的国家战略方面的书,未曾翻阅但也从未忘怀。起初他以为暗指青藏高原之类,后来才知道是美苏两国在太空领域的军备竞赛。虽然闹了个笑话,但却让他加深了对青藏高原的认识。所以报名来西藏,义无反顾。

猎猎寒风依旧无法抑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进藏十五年,爬山对于他已经不再是问题,在经历了进藏之初那次狼狈的爬山之后。那时他还在乡政府工作。像他这样的大学生,多数留在办公室从事文字工作,写写材料。但他不愿意,向领导表示想干点实际的。那次爬山就是一次实际活儿。干吗呢?帮藏民寻找牦牛。他们的牦牛突然走失,报到了乡政府。那时还没有全面推广保险,牧民很着急,乡上只能出手援助。分管农业的副乡长带着他和两名藏族干部赶紧出发。那是次印象深刻的狼狈。罗春晖终于体味到了何谓强烈的高原反应。那是高海拔上的过度劳累,两名藏族干部都有点受不住,何况他这个进藏不久的青皮后生。不过也就是那次,让他彻底接受了酥油茶和糌粑:好容易终于将牦牛找到送回牧民家里,他们高兴万分,立即拿出酥油茶和糌粑招待。累得要死也饿得要死时,这就是无上美味。

罗春晖知道有人在给他这个县长拍照。大好河山,这的确是大好河山。他一边暗自拿捏动作的分寸,一边由衷地承认,这个全新发现的版权还是属于许书记。在此之前,他从没有想到这一点。氧气都吃不饱,河山怎能大好?他脑海里只有边疆观念。高边疆。他完全没必要在意念中也拍领导的马屁。他是由衷地认为许书记的层次与认识高自己一等。因为这个原因,尽管刚在满怀期待的干部调整中轮空,他对许书记依然颇为敬佩。失望抱怨不能说没有,但含量很低。他觉得自己能理解许书记,当然,也认为许书记能理解自己。

在雪山上还看不到玛尼村。眼前依旧是无尽的大好河山:白茫茫的雪原,点缀着碧蓝碧蓝的湖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3: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县城和下边虽已入春,但这一带海拔高,前几天还下过一场短暂的暴风雪。攀登玛尼雪山时还能感觉得到。罗春晖一直渴望从军,当年特别想考军校。倒不是稀罕军校的免费教育,主要还是受边塞诗的影响。宁为百夫长嘛,男儿何不带吴钩嘛。可惜他眼睛近视,体检不能过关。这一路都没有边防军的哨所,因无道路沟通两国,不算战略要地。气喘吁吁地爬上玛尼雪山,粗暴倒灌的寒风依旧未能浇灭胸中的激情。学校图书馆那本见过无数次但从未打开过的《高边疆》再度浮现于前。这是美国人写的国家战略方面的书,未曾翻阅但也从未忘怀。起初他以为暗指青藏高原之类,后来才知道是美苏两国在太空领域的军备竞赛。虽然闹了个笑话,但却让他加深了对青藏高原的认识。所以报名来西藏,义无反顾。

猎猎寒风依旧无法抑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进藏十五年,爬山对于他已经不再是问题,在经历了进藏之初那次狼狈的爬山之后。那时他还在乡政府工作。像他这样的大学生,多数留在办公室从事文字工作,写写材料。但他不愿意,向领导表示想干点实际的。那次爬山就是一次实际活儿。干吗呢?帮藏民寻找牦牛。他们的牦牛突然走失,报到了乡政府。那时还没有全面推广保险,牧民很着急,乡上只能出手援助。分管农业的副乡长带着他和两名藏族干部赶紧出发。那是次印象深刻的狼狈。罗春晖终于体味到了何谓强烈的高原反应。那是高海拔上的过度劳累,两名藏族干部都有点受不住,何况他这个进藏不久的青皮后生。不过也就是那次,让他彻底接受了酥油茶和糌粑:好容易终于将牦牛找到送回牧民家里,他们高兴万分,立即拿出酥油茶和糌粑招待。累得要死也饿得要死时,这就是无上美味。

罗春晖知道有人在给他这个县长拍照。大好河山,这的确是大好河山。他一边暗自拿捏动作的分寸,一边由衷地承认,这个全新发现的版权还是属于许书记。在此之前,他从没有想到这一点。氧气都吃不饱,河山怎能大好?他脑海里只有边疆观念。高边疆。他完全没必要在意念中也拍领导的马屁。他是由衷地认为许书记的层次与认识高自己一等。因为这个原因,尽管刚在满怀期待的干部调整中轮空,他对许书记依然颇为敬佩。失望抱怨不能说没有,但含量很低。他觉得自己能理解许书记,当然,也认为许书记能理解自己。

在雪山上还看不到玛尼村。眼前依旧是无尽的大好河山:白茫茫的雪原,点缀着碧蓝碧蓝的湖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4: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大年初五的后半夜,冯铁睁开眼睛,感到心比夜黑,黑的是一点缝儿都没有。

赵丽不在身边床上,也不在床边的轮椅里。他急切地寻找手机,荧光刺痛眼睛,触目惊心的数字则直击心头,尤其看到北京有一名9个月大的女婴确诊新型冠状肺炎的消息,冯铁的心停跳了两拍。

好像是冷不丁响起的闹钟把他一吓,这才回了魂,冯铁赶紧关掉声音,竖起耳朵听听头顶没动静,这才摸索着出了被窝,顾不上穿衣服,却不忘从枕边摸出口罩来郑重其事地戴上。这个赵丽啊,跟她说了多少遍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在家里也要时刻戴上口罩才保险,睡觉当然也得戴。自己每晚都是戴口罩入睡的,醒来一看准没了、准没了!

他轻手轻脚登上两级木梯,眼前顿时一片光芒,仿佛沐浴在银色月光中一般,他的一颗心瞬间融化了。睡在上铺的女儿六岁多了,上一年,看起来却比实际年龄小得多,外人总是猜她最多只有四岁,都以为她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冯铁一点也不介意这些,女儿在他心里原本就更小。爸爸看女儿,仿佛她永远都是需要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小珍宝。

那熹微的光芒正是来自女儿冯珍宝。此刻,小珍宝银白色的长发流淌在被子外面,就像夜空中的银河一样梦幻,雪白的脸蛋是永恒的月盘,细霜一样的眉毛和睫毛自带熠熠星光。搁在相安无事的平日冯铁会尽情亲吻她、揉搓她、一连声地喊她白雪公主、冰雪女王,再把脸埋在女儿温热的胸口没完没了地听她心跳,把她弄醒也在所不惜。小珍宝会咯咯笑、嗷嗷叫,扑进爸爸怀里打滚、撒娇,父女俩度过美好的亲子时光。但是近期以来,他只敢像抚摸蝴蝶翅膀那样轻轻用大拇指的指肚蹭蹭女儿的脸蛋,然后摸索到床尾去隔着口罩亲那双白得像玉一般晶莹剔透的小脚丫。女儿翻了个身,给他眼眶上踢了一脚,他乐得屁颠颠地跳下木梯。

冯铁立在厨房门外看赵丽,她正架着双拐忙活,肥大的睡裤掩饰住了她腿骨的严重变形,略微佝偻的背和蓬乱的头发让她的背影看起来有点像自己的母亲,这让冯铁心里特别暖和。谁能想到赵丽是在包饺子,一个人和面、拌馅、捏剂子、擀皮、外加花样翻新包出各种形状的饺子来,干得得心应手。就这,在厨房灶台一堆家伙什中间,竟然还立着平板电脑,赵丽不时用沾满薄面的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一会儿扑哧扑哧笑,一会儿又哎呦哎呦的叹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2/18 16:04:00

 31   10   1/4页      1   2   3   4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