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挂着竹帘子的堂屋门

您是本帖的第 33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挂着竹帘子的堂屋门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挂着竹帘子的堂屋门

少年离开了小卖部,走出了学校大门。学校大门正对着是一片金黄的麦田,饱满的麦穗让麦子弯下了腰,金色的麦芒在烈日的暴晒下仿佛随时就可以燃烧。紧挨着麦田是一个小村庄,少年每天上学都要穿过这个村庄来到学校。村子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平时似乎并不习惯于锁门。上学路上,少年曾好奇地透过大门往别人家院子里看,他看到过别人家里曾经在水龙头下洗菜、洗碗、洗衣服,哗哗的自来水流了一地,顺着排水沟流到了大门外。他现在脑子里想起那水龙头里哗哗的流水就兴奋不已。少年似乎看到了希望,不禁咽了一下口水,他很奇怪自己现在为什么还会有口水,只是咽下去的瞬间他嗓子里感到了一股灼热的痛。

他走过麦田,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口。大门开着,院子里并没有人。少年轻轻走了进去。

“家里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

“家里有人吗?我能喝点凉水吗?”少年又问了一句。

那挂着竹帘子的堂屋门里头传来一声低沉又含糊的回答。少年并没有听清楚说了什么,似乎像是在说“喝去吧。”

“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少年寻声又反问了一句,等着屋里面的声音再重复一遍,但等来的却是一片寂静。他管不了了那么多了,反正跟人家打过招呼了。他想应该是让他去喝,总不至于讨口凉水也不给喝吧。

水龙头就在院子里。少年看到那个阳光底下晒着的水龙头就像是在茫茫沙漠中忽然发下了一眼泉水。他走了过去,伸手抓着水龙头上面的铁的旋柄,很烫。夏天的烈日把整个水龙头晒得烫手。顾不了那么多,他弯下身子,嘴巴凑到水龙头的出水口下面,右手开始拧动旋柄。干涩的旋柄像是生锈了一样,少年用了很大的力气把龙头打开,他只听到了水龙头里传来了“呜呜”的声音,却并没有流下来一滴水来。

少年站直了身子,看着眼前的这个让他彻底绝望的水龙头。他又扫了一眼院子,竟然连个存水的水缸也没有。他这才明白刚才那个低沉的声音回答他的是“停水了”。

少年失望地离开了这户人家。他明白了,这个村子和学校里面的水龙头是一样的,都停水了。一会快要上课了,他不得不沮丧地往学校走去。

路过麦田,看着那一片随时都可以燃烧起来的麦子,他的嘴里似乎更干了。回到了学校,进了大门,路过小卖部,那黄澄澄的冰水再次考验着他的灵魂。他已经渴得受不了,他如果现在不喝水,不知道下午该会怎么度过。他又一次把手伸进裤兜,翻了翻,又很窘迫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来,摆弄着衬衣的下角,慢慢地迈进了小卖部的门。

老板正坐在货柜里面的椅子上打着瞌睡,一台电风扇正嗡嗡地摇着头,吹得货柜上用一个铁块压着的一沓作业本翻起来又合上,合上又被吹翻起来。少年认识这个小卖部的老板,和他同一个村,40多岁了,在他刚上育红班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小学里开小卖部了。少年除了平时偶尔来这里买个文具之外,其他时间并没有和老板说过话。

少年站在小卖部的门口,他在等着老板醒来。老板似乎很困,并没有听到少年进来。少年敲了敲门,老板闻声睁开了眼,迷迷糊糊中看到了门口站着的这个戴着红领巾的少年。

“我能赊一杯冰水喝吗?”少年怯怯地问道,声音很小,怕是被外面路过的同学听见。

“哦,喝吧喝吧,那有杯子。”老板用手指了指冰水机旁边的玻璃杯,示意他自己去接水喝。

“嗯,谢谢。我今天没带钱,明天给你带过来。”少年说道。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没事,喝吧。”

少年拿起杯子,放到冰水机的接水口,仔细地看着机器上的按钮。

“按着那个按钮不动就出来了。”老板说道。

少年回头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然后拿起玻璃杯接了。橙色的冰水流进了玻璃杯,发出了悦耳动听的声音。少年端着杯子,眼前的冰水正冒着气泡,一个一个的小水珠在杯口跳跃,发出了微微的响声。装满冰水的杯子冰冰凉凉,透过他的手指传到了体内。少年一饮而尽,冰爽的液体通过他干涩的喉咙,流进了他的体内。少年太渴了,整个身体就像是久旱多年已经干涸龟裂的土地,等待着一场大雨的滋润。然而一杯冰水对来来说,只是一场毛毛雨,并没有缓解体内的旱情。

“我再赊一杯行吗?”少年抿了抿嘴角上残留的液体,问道。

“喝吧,喝个够。”老板说完,靠在椅子上眼睛又眯了起来。

少年又接了一杯,这次没有仔细去看那跳动的小水珠,仰起脖子又是一饮而尽。他实在是太渴了,这两杯冰水并没有让他喝饱,他其实还可以再喝一杯,但他已经不好意思再赊一杯了。况且,对他来说,一次喝下三杯冰水未免有些太奢侈了。他喝干净杯子里最后一滴冰水,把杯子放回了原处。

泡桐树那边传来了锤子敲打铁轨的“当当当”的声音,声音每次响三下,很有节奏,这是上课铃声响了。

“我明天再把钱给你拿来。”

临走前,少年跟老板又说了一遍还钱的事。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赊账买东西,也让他体验到了不付钱就可以喝到冰冰凉凉的饮料的感觉。但是他知道,他今天喝下两杯冰水欠小卖部老板的一毛钱,明天一定是要还给他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少年下午上课的时候注意力都不能集中,他心里一直盘算回家该怎么和自己的母亲要那一毛钱。少年身上基本上没有带过零花钱,他很羡慕别的同学可以去小卖部里买各种小零食,但他却很少去买,因为他的母亲基本上不给他零花钱。他也很少问他母亲要钱,只是偶尔需要买铅笔橡皮之类的文具时,母亲才会给他一些钱,买完文具剩下的那一毛两毛才能买一些零食吃。少年曾拿着五分钱一包的酸梅精吃,母亲看到了总是撇撇嘴说道“就这么一丁点东西,都够买一个大馒头了”。少年吃什么零食母亲都会和馒头来对比,在母亲的眼中馒头成了似乎成了货币出现之前物物交换中充当一般等价物的角色。潜移默化中,少年就认为买小卖部的那些零食就真的是乱花钱,肯定会挨母亲骂的,更不用说在学校里赊账买小卖部的冰水喝了。少年绞尽脑汁在想办法,他不知道该如何向母亲开口。

“妈妈,我明天要到学校的小卖部再买四支铅笔,你能给我两毛钱吗?”少年回到家后向母亲问道。他计划着要两毛钱,拿一毛钱买两支铅笔,另一毛钱还小卖部老板。

“别在学校买了,妈前几天上街刚给你批发了一把铅笔,有十多支呢。”

这个答案出乎了少年的意料。他万没有想到母亲已经给他买了铅笔。他还能想到别的什么理由么?说买橡皮,自己文具盒里还有一块崭新的橡皮。说买作业本,他的作业本家里还有好几本没有用。说买零食母亲又会说他乱花钱,如实说赊了小卖部的冰水,他猜测母亲一定会数落他:都学会赊账了?这还怎么了得?少年实在想不出从母亲那里要出一毛钱的合理理由,看来他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少年第二天自然口袋里空着去了学校,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小卖部的老板正在整理着货架上的东西。他停了下来,不敢走过去,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板。他昨天说好的今天要还钱,但他却食言了。少年等了一会,待老板进了小卖部里面,他才绕过小卖部的门快速地走进了教室。

一连三天,少年都不敢靠近小卖部,心中一直惴惴不安。他怕碰上小卖部老板,他怕老板让他还钱,他现在还不上,那可实在是太窘迫了。他有些后悔那天为什么不能再忍一忍,非要去赊账。但事已至此,他只能想办法解决。为了逃避母亲的责备,为了能赶快还掉赊账的钱,他忽然想起了拨浪鼓子老刘。对啊,那个摇着拨浪鼓子的老刘隔几天就会来他们村里收废品,可以找一些废品卖给老刘啊,这样就能换来钱了。想到这里,少年心里开出了一朵花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少年上学路上会经过一个砖窑厂,那里晾晒着码放整齐的一道一道的砖坯,每一道砖坯都有塑料布覆盖。塑料布用久了,就烂了,砖窑厂会定期更换新的。而那些破旧的塑料布大块的会被砖窑厂干活的工人收起来,那些零碎的就会被丢弃在路边。少年知道老刘回收废旧塑料布,他亲眼看到村里的老奶奶拿着一捆塑料布在老刘那里换了一些针线。之前每天上学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这些废弃的塑料布,今天看到了眼睛里都冒光,似乎满地丢弃的都是一张一张的钱。

少年放学后就去捡那些废弃的塑料布,很快就捡了好大一堆。他把这些塑料布整理平整,小心地卷子一起,像是卷起一个铺盖,然后又用一个长条的塑料布拧成绳子一样把这一卷塑料布捆了起来。少年不敢把他带回家,他又怕母亲的责备,怕母亲说他不好好学习,放学不回家,在路上捡破烂没出息。少年拿着塑料布,走到村头,看到路边有一片灌木丛,枝叶葳蕤茂盛。少年小心地扒拉开这些带刺植物,把塑料布藏在里面,然后又小心地把这些枝条复位,把东西隐藏好。少年左右端详,看不出任何破绽,开心地笑了。

又过来两天,是个周末,老刘来了。少年从家里偷偷溜出去,来到村头,把那些塑料布找出来卖了,卖了一毛五分钱。少年接过老刘递过来的三个五分的硬币,那一刻他欣喜若狂,跑着跳着就回家了。他不仅可以还了欠小卖部老板的冰水钱,竟然还多出了五分。他一边跑着,一边盘算着,这多出来的五分钱是买牛皮糖呢?还是买酸梅精呢?

第二天一早,少年兜里揣着三枚硬币去上学。一路上,他都把手插进裤兜里,捏着那三个硬币,生怕走路掉了似的。到了学校,迈进了小卖部的门口。

老板正在里面弯腰理货,不断地把一个纸箱子里面的新批发过来的各种零食码放在货柜上。门口桌子上的冰水机已经打开了,方形的容器里面装着橙色的冰水,被一个管道抽到容器的顶部,喷泉一般冲到容器顶面又顺着外壁流了下来。

少年敲了敲门。老板抬头看了一眼,随口问道: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买什么?”

“我是来还给你钱的。”

“还钱?还什么钱?”

“上个星期我赊了冰水,没有给你钱。”

“哦?有吗?”

“有,那天中午,你坐在椅子上睡觉,我自己接了喝的。”

“哦!许是有这事,有点印象。”

“我喝了两杯,给你钱。”

少年一边说,一边从裤兜里掏出那两个被捏得已经粘满了汗渍的五分硬币,递给了老板。

“想起来了。你别给钱了,那天是我让你喝的。”老板没有接少年伸手递过来的硬币,依然继续往货柜上码货。

“不行,是我赊的,必须得给你钱。”

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把那两杯硬币放在了门口桌子上的冰水机旁边,转身跑了。

“哎哎哎,别跑,来给你个拿个山楂糕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县统计局的吉局长因找不到县长汇报工作急得团团转。眼看省《统计法》执法检查团下周就要来了,怎么接待,怎么汇报,走访那些单位,一样样都需要落实,可从周一到周四,他跟着县长的屁股后就是见不到人,县长不是去外地考察,就是忙着开会,要不就是接待上级领导。这不,一大早听说县长在开常委会,可就是联系不上,眼看都到中午了,县长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正在吉局长焦急万分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老同学程耀金打来的,那带有口吃的声音让他再熟悉不过:“大…哥,忙...啥呢?”

他这个同学,当年就是个混世魔王,上学时打仗斗殴,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干,人送外号“程咬金”。可别看人家初中都没读完,却非常有眼光的早早承包了一个小煤矿,现在是几家煤矿的矿主,成了县里有名的企业家。

“啥事?快说,我这还有急事呢!”吉局长有些不耐烦了。

“咱们老师从…北京来了,要见…你。”

吉局长心头一热,当年要不是老师帮助,自己恐怕早就辍学了,一晃十几年没见,还真有点想,可眼下这档子事还没着落,他越发着急:“你在哪呢?”

“我就在你对面的茶楼,你马…上过来。”

吉局长吩咐办公室主任,继续保持和县长秘书的联系便急匆匆地来到对面的茶楼。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有急事,你开什么玩笑!”说着,吉局长转身就走。

程矿长一把将他拽住:“干…嘛呀,这么大的架子,等我把话说完行…不行?老师来一点不假,但,是明…天,我过来和你商量咋接待,我…可说了你不少好话呢,你这个大秀才可别不给面子,别忘了老师可对你有恩…呐。”

“明天?来得及,我这找县长都好几天了,等着汇报工作呢。”

“就…你们统计局那点儿破事儿有什么可…汇报的,老师一辈子能来几趟,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没有人情味…味了!”

一句话说得吉局长心里“咯噔”一下:“那你说咋办?”

“钱一分不用你…出,你…统计局那点儿经费还不够我打一场麻将的呢,花公款你又没那个胆儿,都包在我身上,你就捧个人场,让…老师看看他这个当局长的学生还没把他忘…了。”

一席话说得吉局长心里热呼呼的,别看这个土财主平时飞扬跋扈,可关键时还挺仗义:“我这几天事多,我尽量抽时间。”

“不就是找县长吗?我要是把县长给你约…出来,你明天就听我的。”

“你?”

程矿长拿出手机,竟然真的拨通了县长的电话。

吉局长先是一愣,将信将疑的看着他这个同学。

只见程矿长翘着二郎腿,十分亲密的和县长唠着:“大哥,忙啥呢?我…就在你们政府对面的茶楼,有空过来坐…一会儿。”

撂下电话,程矿长吩咐:“小姐,来一壶武夷山的大...红袍,快点!”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不多时,县长真的出现在了茶楼门口。一进屋,见有吉局长,县长一愣。

程矿长拍着县长的肩膀:“大哥,知道你...忙,挺长时间不…见,挺想大哥的,吉局长是我同学,正好他有事找…你。”

没想到进门时还高高兴兴的县长,脸一下沉下来,对吉局长说:“有什么大不了的,汇报个工作还要把矿长扯上了!”

听得出县长是在怪罪自己,吉局长忙解释:“不是,县长,我们就是在这碰上的。”

“算了,把材料给我吧。”县长接过吉局长递过来的材料看也不看,就和程矿长唠起来,根本无视他的存在。

过了好一会儿,县长站起身,拍着程矿长的肩膀:“老弟,我正在开会,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转身对吉局长说:“具体事情和我秘书联系。”二话没说转身走了。

程矿长一脸的自豪:“怎…么样?你的事办完了吧,走,我领你放松…一下。”

看着县长的背影,吉局长心里有说不清的滋味。

正在这时,吉局长的手机又响了,一看不认识,但,那声音似曾相识:“大哥,忙啥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5岁的小强坐在门前,呆呆的望着天空。

马队长和事故回访民警抬着食用油和面粉走进屋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家伙。小强的奶奶慌着抹板凳倒开水,千恩万谢的的接待他们。

前不久,小强的爸爸妈妈开着三轮车去卖苹果,在驶上公路的一瞬间,一辆大货车撞来,将三轮车碾在车轮下。妈妈当场毙命,爸爸至今还在床上躺着,大货车逃逸。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的民警叔叔经过20多天的排查,锁定肇事者,将其绳之以法。事故处理完了,但是交警叔叔们没有忘记奶奶和小强,他们来看望她们来了,并且要尽力地帮助这个不幸家庭渡过难关。

小强一下子再也见不到妈妈,很失落,很难过,他已经习惯了妈妈的拥抱亲吻,那是多么幸福的感觉啊。他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要他了。当他哭闹的时候,奶奶哄他,妈妈去了很远的天堂。每天,小强就坐在门前的木墩上呆呆的望天,他不知道天堂有多远,但他希翼妈妈有朝一天会回来看他。

马队长看望了病床上的小强爸爸,又和奶奶拉着手谈了很多话,临走的时候,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奶奶:“大娘,有什么难处尽管打我的电话,我们会尽可能地帮助您的。”

奶奶送马队长们到门外,小强怯怯的问:“叔叔,妈妈还回来吗?”

这一瞬,所有人都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才能不伤害一个幼小的心灵。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听筒里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叔叔,天堂远吗?我好想妈妈,我想去看妈妈,您说过要帮助我们的。”

马队长迟疑了一下,但他马上明白过来,他斟酌着词句:“你是小强是吗?是的……天堂很远很远,可是,那里现在还不通车……”

“妈妈不要我是不是因为我不听话?妈妈一定是生我气了,妈妈一定很伤心,我以后一定会听学校阿姨的话,好好学习,还要听奶奶话,做个好孩子。可是,天堂这么远,我又不知道妈妈的电话,怎么让妈妈知道我很听话?”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7 17:59:00

 30   10   1/3页      1   2   3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