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一个孤单的人

您是本帖的第 31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一个孤单的人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一个孤单的人

是不是能落到河里,其实他并没把握。但他得这么做,这也是他如今唯一能做的。在他的幻想中,白牙屯人早起来河边挑水烧饭,会吃下他排出来的体液……

过程缓慢持久,有时候他甚至希望就这样永远下去。这当然弥补不了什么,挽回不了什么。但人要活下去,就得有个像样的理由。你道时光飞逝,往事如烟,而一些隐痛只会让你越来越活得不堪。老建活着的理由很少,爬竹排山是他少之又少的理由之一。

他凝固似的站在悬崖边,裤门敞开,积蓄了一夜的体液早就排结束了。晨曦的风带着七月湿润的露水气息在越来越亮的光色里醒来,穿过他的裤门,凉意便从那里朝全身弥漫。一个寒战随之而来,老建恍如梦中。这很危险,假如寒战带来一个惊吓,很可能慌了神就一头栽下去了。

一头栽下去!四十年来,这个念头不断模模糊糊闪过老建的意识,就在它一点点将要麻痹并吞噬掉他时,随后突然而至的强烈自责将它猝不及防击溃了。危险的、不断重复的、又不断被击溃的意识。它们像两个老建,几十年来在他的身体里血肉横飞地搏斗,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

栽下去?开玩笑!从那场惨烈的战争里捡一条命回来就是为了从这里栽下去?!愤恨和怒火总是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将他的求生意念一点点拉回他的躯体。

老建从悬崖边慢慢转身,退回到安全地方。那块坐了四十来年的偏平的褐色石头接纳他沉重的肉身。

早些年,老建的愤恨会演变成委屈和干嚎,身体下那块石头承载着从这个汉子身体里流淌出来的忧愤和哀伤,它见证了这躯体经历四季所有的情感变化。在四十来年里,有三只名为开荒、开路、开山的狗追随他来到山顶,在山顶上狗总是很安静,一种高远的气势震慑了这几只与他为伴的生灵。最近五年来,他形单影只,变成一个孤单的人……

太阳破云而出,霞光万丈,晨风缓慢吹拂,灌木丛里开始活跃各种昆虫,草绿色的“菩萨”跳到老建的脚背上,又一跃而起跳走了。虫鸣开始在光亮的天色里喧闹起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老建从恍惚的世界里醒来,他使劲拍了一下大腿,把残存的杂念拍掉,然后站起来。白牙屯上的炊烟多了,他最后朝那个屯子瞥了一眼,转身朝来路返回。在那株茂盛的七色花边,他选择了另外一条下山的路。这条路通常会有不少野物,主要是草蛇,无毒的,倏地从你面前经过,迅速横穿曲折的山路,消逝在就近的一株竹子根里。还有肥硕的老鼠,拖着一条粗尾巴,看起来笨重却极为灵敏,一头扎进竹丛里。这些山货通常不会引起老建的兴趣,前几日下了雨,他觉得覆盖了一层厚实竹叶的地面应该会长出一些山蘑菇。这东西哪怕清汤寡水煮,汤水也能喝出鸡汤的滋味。

果然不少,就在近路的竹丛下,比脚拇指大,雪白而圆润,顶在地面上,像一颗颗硕大的白珍珠。竹林深处应该还有不少,这东西拿到莫纳镇去卖很抢手,能卖五到八块一斤。目前是雨季,就这座山,竹排山,也会让他有几百块钱的收入。这几年,老建都能从这座和他一样孤寂的山中收益不少。只是他花钱的地方极少,卖了蘑菇,正巧在集市上碰见弟弟,留下少许购买生活用品的钱,余下便全给了他。他极少去弟弟家,那是个平凡不过的家庭,稍微有些心计的老婆,已经出嫁的两个女儿。大女儿的两个孩子长年累月托付与父母照管。弟弟其实也是享有天伦之乐的,他的生活并不困窘。

老建单单就有些恐惧那天伦之乐。每次去弟弟家回来,抽身离开热气腾腾的家庭气息,他总会好几天回不过神来。所以便少去了。

“哥,你出来吧,家里不缺你这口饭!”额头长着密集皱纹的老弟总是劝他,他比老建年轻五岁,早年养家糊口的艰辛使他看起来才像当哥的。这个民间木匠有颗厚道心,肩膀上总吊着装木匠活儿的工具,游走在莫纳镇周边的村子里找活儿。他的五官酷似老建,都是有堂堂相貌之人,只是个子稍矮,是个对生活没多大野心的人,不过他总是尽心尽力照顾家人。

老建不喜欢弟弟这个话头,他摆摆手,“一大家人,闹得慌。”他装出嫌弃的样子。

……

他折了根细竹条子,把摘下的圆白蘑菇串起来,串了两大串子,挂在手臂上慢慢下山。明亮的阳光透过茂密的竹叶射下来,林子里到处都是从竹叶间漏下来的丝绸般的光线,新鲜湿润的空气里带有竹叶的清香气息。林子里并不寂静,竹叶在微风中沙沙响,鸟鸣虫叫,和一些无法寻到出处的声音,但你会从这些并不算嘈杂的声音里听出更大的安静,像来自人内心深处的安静,你会被这种接近于生命的美好安静突然感动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往年,五年前的往年,每逢草木葱茏,这山上总会传来某个村人粗犷的喊山,人在林子里忙活着什么,忽然直起腰来那么一嗓,很难说那不是一种源于这林子赠予的深刻的情感的爆发。

老建不善于这种情感表达方式,他更喜欢和林子里的安静融为一体,像暮年的生命一样寂静。

他缓慢下到山脚,穿过长满杂草的石板路。一条碎石路,石头缝间也钻出杂草了。他暗暗叹息,再来两场雨水,杂草就该把路淹没了。这几年七八月份这条从山脚进入村子的路总是杂草漫漫。他一个人的脚步,哪怕日夜不歇地走,也阻止不了杂草生长。

沿着碎石路慢慢进入村子。

这个叫百大的小村子四面环山,村人的田地都在半山腰上。往年这个时候,玉米该抽穗了,如今半山腰上的地里长满了荒草,用石头垒起来的田埂依稀可见,不过山腰上再也看不见通往地里的曲折石路了,全被杂草淹没了。面对村子的那面山上,有几株高大的黄皮果,那是黄善家的。绿得发黑的叶子间吊着一串串沉甸甸的黄皮果。早两年黄善夫妻还会在这个月份背着背篓来摘出去卖,这两三年就不再来了。黄皮果在树上由青变黄,然后慢慢脱落。到第二年春天,树底下的地上便钻出好多黄皮树嫩黄的苗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老长不大。略高于村子,也就是在黄善家黄皮果树的后面,有一座颇为高大的四四方方的露天地头水柜,那是国家搞西部大开发时镇上给百大建的饮用水柜。原先那里有一个往下凹陷的石窝子,接住从山上往下流的一线泉水,到了雨季时,山上冲刷下来混着泥巴的雨水总是把石窝子溢满,水便不能喝了,像浓汤一样黄腾腾的。村里人只能冒雨顺着山泉上山到泉眼处背饮用水。

如今偌大的水柜蓄满一池清凉的泉水。老建从镇上买来一条脚拇指粗的白色塑料软管,在软管的一头捆绑当作沉底用的石块,甩进水柜里,软管一头垂挂在水柜外他够得着的地方。每次需要用水,他便用力吸那管子,把水从水柜里吸上来,冲澡,洗衣服,天旱时灌溉种在水柜下方的玉米地和菜地,极为方便。他在水柜下边侍弄了三块颇大的玉米地和两分左右的菜地,地里的收获够他一个人全年的口粮了。他偏爱辣椒,两分菜地靠近水柜的那一角固定种席子大的一片指天椒,余下的种包心菜和香菜。玉米地里套种花生,炒花生米下酒,他的生活实在也没什么指望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清晨真正来临了,明亮的阳光撒在静谧的村子里,他的家在村子中央,地势稍高,一栋以石头为基脚的干栏楼,村里全是这样的干栏楼房。以前屋顶盖茅草,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后,对农村进行茅改瓦工程,茅草屋顶变成了黑瓦屋顶。五年前实施异地安置,镇子里来了庞大的搬迁队伍,帮着村民们搬迁到生活条件更便利的新村去了。为了防备村民回迁,搬迁队伍要把村里的老房子全扒掉。村民们不干了,扬言扒掉房子就不走。破败的干栏楼因此得以幸存。

老建黄昏时坐在屋门口,山风带着草木的气息从山间吹过,大大小小的干栏楼静默在群山间,他觉得自己像个富有的国王,当然,国王很孤单。他和弟弟一家搬到新村后,在新房里吃了一顿开火饭就回来了。一晃五年。悄无声息地在这个遗落的村子里生活,五天外出一次赶莫纳镇集子,在一些特别的时候爬竹排山登顶。老建没感到任何不适,他不觉得孤独,他早就习惯它了——孤独——那是他的另一个自己。

路过万寿家门时,老建被他家门口一片妖艳的紫红吓了一跳。万寿家有三个女儿,姑娘们总喜欢侍弄花草。她们在屋角和院边上种了不少招蜂引蝶的指甲花。这东西生长极泛滥,院子几年无人照管,它们便蔓延整个院子,花枝招展,快要长到闭拢的两扇陈旧木门前了,从院门外的路边已经无从下脚通到那两扇门前。

那两扇门没挂锁,只是闭拢。老建记得万寿家有一口好火灶,省柴。万寿当初很舍不得家里这口灶,说是他爷爷那一辈筑下的,他和他父亲,以及三个女儿全仰仗这口灶烧出来的一汤一饭养大,五年前他临走前魂不守舍地请求老建久不久过去烧烧他家的老灶,暖暖灶肚。老建觉得这老东西真是老糊涂了。十八户人家,每户人家的堂屋里都摆过神堂,上面曾肃穆地罗列祖宗牌位。活着的人走了,死了的人呢?也许他们还盘坐在荒寂的神堂上也未可知,谁敢突兀进去烧人家的火灶?

从他们家的屋顶上悬挂下来两条长长的丝瓜藤,藤子上已经挂有几个镰刀一样的丝瓜。也不知道丝瓜种子是怎么上到屋顶的。

唉,一个万物蓬勃的七月,天空已经从晨时的灰白渐渐转变成淡蓝色了,又将是一个碧空如洗的好天。早上就这样来临,有如经历过的无数个毫无悬念的早上。四周的群山如此巨大而宁静,老建的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老崔刚开始并未想过这场疫情会跟自己有太大的关系。毕竟自己所在的河北省大城县离武汉太遥远了,他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坚信在各级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努力下,很快就会渡过难关。

老崔“轻敌”了,以至于1月28日局里决定向医院派出警力时,他还有些犯迷糊。他甚至冒出过一个想法,认为上级有点小题大做。

接下来,他为一些细节纠结上了。最闹心的事情是,说是去医院执勤,却缺少应有的防护装备:只有两套防护服,护目镜、口罩都成了紧缺物资。

老崔问自己,怕死吗?当然怕!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不能退缩。他想起兄弟们发过的朋友圈,几乎每一条都会提到一句话,“疫情当前,警察不退”。

该如何选择?正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年纪,上有老下有小,老崔有好多的顾虑。终于,他想通了。

当天午饭,一家四口聚在餐桌前,他试探性地提出,要报名去医院执勤。全家人都闷着头吃饭,谁也不肯率先打破沉寂。

那顿饭吃得异常仓促,可口的饭菜味同嚼蜡。老崔从妻子飘忽不定的目光里看出了她内心的不安。

有位亲戚听说后,给他发了几条语音微信,语重心长地让他也为家里人想想……老崔跟亲戚说,话倒是在理儿,但好在我的儿子都长大成人了。

亲戚急了,说这地球缺了谁都能转,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想哭都找不到庙门。

他跟着解释说,都念着自家那一亩三分地,公家的地就荒了……

亲戚被呛得一愣一愣的,慌不择言地说,就你那个破身体,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话不投机半句多,老崔闹了个大红脸,他自然而然地分析起自己的状况。他不但是个民警,还喜欢写东西,就在去年,自己42万字的长篇小说《满江红》刚刚出版发行。小说反映的是当地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英雄事迹,是靠零星的业余时间完成的,一字一句都是老崔的心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常年熬夜创作,让他身体上出了很多毛病,作为亲人,人家是在牵挂着他。

可真要上了执勤一线,防护物品还不全,老崔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从这个角度来讲,那位亲戚即便说出再难听的话,也不足为怪。

就这样,老崔内心又开始反复。整整一下午,他都在跟自己较劲。他既不想拖后腿,心里又过不去那道坎儿。警察也是人。

时光悄悄地溜走了,直到太阳西下,整座小县城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散发出温暖的色泽,老崔才真正下定了决心。

他一下子轻松起来,回家的路上,每一步都变得更加有弹性。天边红彤彤的霞光已经让老崔找到了答案。想想也是,《满江红》取的就是“红”的意境,只不过,那个是红色的锦绣江山,而此时的红代表美好的期盼。

老崔的文艺范儿又上来了,他的嘴里念念有词:夕阳落山,这个夜晚过去,明天会更美好。他在心里琢磨,个人作品里的主人公是顶天立地的好汉,自己也不能是孬种。

19时整,他给派出所刘所长发了微信,说自己虽然身体不好,但作为党员,关键时刻不能退缩。他申请跟兄弟们一起上抗疫一线。

刘所长的回答简明扼要:不用你。

次日,他直接去了医院的执勤点,两个儿子都打来电话,问是真的吗。原以为儿子会跟他闹情绪,意外的是,他们嘘寒问暖,还让老崔放心,说是如果疫情再加重,两人也会以志愿者的身份冲上去。

搞写作的人都有些许敏感,闻听此言,老崔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他不好意思地告诉两个儿子,说自己也挺怂的,别看主动请命到医院,但心里面还是挺紧张的。

别说,这番大实话一说出口,老崔反倒不紧张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一直不知道如何描述这个春天的遭遇。站在乱石塔前,我仿佛遇见故人,竟然有些激动。那一霎,只差眼泪没有流下来。乱石塔安静地挺立在还有些清冷的风中,日光镀在塔上,一半金黄,一半阴昧。久违了,年长的智者,我在心里说。很久以来,我愿意把自己的心与它贴近,我更乐意把体己的话说给它听。我们常常在一起交流。一个眼神,一句心语,一瓣意念,足够温暖一个早晨。2020年初,这场要命的肺炎疫情让许多人如惊弓之鸟,一些家庭破碎,一些人作别人间。乱石塔如何?在隔离病毒的日子,我常常在心底描画阳光下的砖石,描画石塔上的花草,有一次我在梦里攀爬,却不慎跌落,惶恐至极,仓忙中幸好抓住了塔上的砖石。石塔无言。许许多多让史册惊梦的血腥事件,在它的指缝汩汩流过,激不起丁点微澜。笑看沧桑,生命在它的眼底只是过客,匆匆作别。

阳光渐渐温暖,复苏的脚步愈来愈明晰,新冠病毒,终于走远了。我站在古塔下,走过来走过去,新春的草芽还挂着水珠。鞋底蹭在草叶上,发出滞涩的声响。满头红的嫩芽已经萌发了,一簇簇,一撮撮,烂漫深沉。对比其他的植物,它是性子急的。但是,我更喜欢它的花色,一层层,一层层堆叠,遮蔽了四围,仿佛看不到空隙,那种红透的热烈把整个季节也染得深沉。虾哥喜欢这样的深沉,他说那是一种境界,触及灵魂的东西,可以让心灵发颤,看过就很难忘却。当然,虾哥也爱茶,爱女色……这一切都不必说了,这个早晨,只适合深深作祈,祝福逝者安息,生者壮硕。

虾哥,噢,这个清冷的早晨,你在遥远的地方还好吧,想起你的那张瘦刮的脸,和能说的嘴巴。如果你健在,又该呱呱说起新冠肺炎,说起这个胆战心惊的春天,当然,还会唾沫四溅,把这些个悲戚的故事当做笑话、荤话来说,说完不管别人笑不笑,反正你是哈哈大笑了,对,这就是你,虾哥,你这个孩子气的活宝。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2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二十四岁那年的冬天,我的腿已经彻底废掉了。我常常行走在县河岸边。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作这样的行走。内心里,只觉得有一团实物充塞,异常憋闷。我常常要喊出来。有一回我就喊了,不过不是喊,是唱,冲口而出就是样板戏里的唱词,挺英雄气概。这一唱真不是时候,已经是夜静更深。隔日,我的母亲就跟单位的老会计师吵了一架。老会计精于计算,他用一句精短的话语激得我的母亲跳起脚来,接着就是一通臭骂。那句话分明就是坚硬的棍子,指着我的残腿,却恶狠狠地戳在了母亲的心上。从此不唱,从此知道乱唱也是要命的惹祸端的。那个时候我开始了行走。我的行走是乱的,没有规律,白天走,有时候夜晚也走,黑灯瞎火,在河坝上的树林边一通乱走,然后变成一滩泥巴,瘫倒在草地。这时候才觉得胸中的充塞被抽走,块垒没有了,思想轻歌曼舞,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飞鸟,扑腾玄色的翅膀,在夜空掠过来掠过去,有了些快乐。这一霎,我仿佛又回到了我的故乡,柳林河边的那个安静的村庄。那些尘封的记忆纷纷复活起来,尤其亲切,尤其透出熟悉的烟火。要命的腿病让我抑郁得不行,白天,我被父母催逼着穿上西装去上班,我坐在电话机旁,忙手边的事情,大半天不挪窝,我怕人,我怕自己走路的样子被人轻慢 。我像个逃课的学生等待下课,左顾右盼,然后鸟一样慌不择路扑腾着飞出去。我极少喝水,这样可以不上厕所。实在尿急,也要寻找机会,环顾左右,再听听窗外,确信没人,才匆匆解决掉。我端坐在那里,颇有些健全人的模样。这样也是害人的,有一回一个俊秀的小女子到单位找她的同学,看到我她有些迟疑,竟然就此热络起来,共同的话题是水坝。后来她的同学硬是把她拉走了。美好的水坝就这样倒塌。

就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虾哥还有麻雀。

虾哥是剧团的编剧,那时正为他的剧本的青涩苦恼不堪。“北鲲,说实在的,我已经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写作就是这个鸟样,没有丝毫长进,团长说我的作品是死鸟一只,缺少张力,什么是张力你知道吧,譬如有些好作品你看到这里想到了更多的美好的事情,譬如剧本结束了,你久久放不下,还在回味……”虾哥把一大摞稿纸交给我说,你看看,老弟,最好给我提点什么。我知道,虾哥这话是真诚的。这时候我哪里看得懂什么剧本,最多也就是门外汉。但是为了这句真诚的话我真该为他做点什么。我把他的剧本翻过来覆过去地读,先是寻找语病和错误的标点,接着是剧情的合理性,唱词与生活的距离,逐一标记在稿纸上,然后送给他。他挺感动,诚心诚意地说,北鲲你与他们不同,你是真的看了,是用心再看,不像有些人在糊弄。那一天,在虾哥的家里我认识了麻雀。麻雀是不起眼的企业工人,活得不好,自认为有些才华,说话做人吊儿郎当,一双手喜欢斜插在裤子的口袋里,站没站像,坐没坐像。他不止一次跟我说,我麻雀这是龙游浅滩被虾欺,总有一天会飞起来,一定会飞起来。说这话时他抠着鼻涕。于是虾哥笑了,我也笑了。许多年以后我没有见到麻雀,也没有麻雀的消息。后来忽然有一天他在福建打电话给我,才知道他在一家报社干得很有水色。他的文章,尤其是广告软文,点击率到了10万计,真是了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2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遇到虾哥和麻雀,这是我第一次找到文学圈子。我有了自己的快乐。

虾哥的家在河边。那里沿河依高就低建了好些房舍,门楣大同小异,废旧的钢材焊制的铁门,涂上银灰的色彩,实在没有什么特色。但是,院子里的内容却极其丰富。我喜欢那样的寂静。夏日的傍晚,虾哥帮我把大藤椅端到葡萄架下。这样,我们可以安静地在绿荫里坐上很久。夏日的葡萄这样茂盛。水泥葡萄架的空隙已经全然被嫩绿的藤蔓铺盖,整个架子俨然绿的大棚,绿茵茵,蓝幽幽。阳光漏不下来。一地清凉。鸟儿是不怕人的,它们忽视了我们的存在,照例在上面跳跃,时而歌唱,时而啄断葡萄的新枝,胡乱丢下来。绿的藤蔓碎了一地。虾哥的老婆端上茶,我们一边喝茶,一边开心地说笑,从本土作家废名到湘西作家沈从文,从散文诗人泰戈尔到小说家托尔斯泰,五花八门,天花乱坠。忽然麻雀抠了一下鼻涕说,我觉得鲁迅的《伤逝》写的是他自己,子君就是萧红吧,师生恋就不存在吗,他们的情感反正有那么一点纠缠不清。虾哥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说了半天还是没有理清为什么不可能。《伤逝》我是读过的,越读越喜欢,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理解愈发透彻。一开始是拿来阅读,后来年纪大了些眼睛不好,就听朗诵。这分明就是一篇散文,不知道有人为什么把它归于小说。流畅和抒情打动了我。这样感伤的文字,这样深沉的情感,它哪里是在说子君,分明在说梦幻里的我们。

在我们说这话的时候,树上的鸟们也不闲着,磨着喙,唱起来。

有时候就下起雨来。雨点密密的落在葡萄架上,窸窸窣窣,窸窸窣窣,单调而安详。“雨淋不到我们”,麻雀哈哈笑着,继续抠他的鼻子。

是花向着蝶,

还是蝶爱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2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336[查看]
积分:41816
注册:2016年9月13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哪个爱哪个?

请你来回答。

花也向着蝶,

蝶也爱着花。

花蝶两相爱,

一对小冤家。

虾哥给我们唱起了黄梅戏《过界岭》里的男女对唱。唱罢,拉起二胡曲《秋韵》。虾哥拿出他的二胡,用鸡毛帚掸了掸,又用松香在马尾上润了润,一个悠长的过门开启了秋天的旋律。秋空高远,云朵在蔚蓝的天幕游弋,黛色的鸟儿嘹嘹飞过,一抹暗淡的翅影愈来愈近。遥远的田野,隐隐约约的村庄,割倒的稻子,匆忙的农人,构成温暖的画卷。本该是热烈奔放的旋律,却给虾哥演奏得伤感低沉。为什么是这样呢?丰收的时刻,农人该兴高采烈。难道不是吗?虾哥的心里也有憋屈吗?你们别信他,他就这样,狗扯腿,该热他冷,该冷他热,美其名曰别具一格,实际是犟牯牛反着来。他的老婆撇着嘴,嘀嘀咕咕。她叫润芝,身材高挑,面相白净,说话有几分尖刻。她的尖刻表现在说话的不分场合不掂轻重,有一回,我们在虾哥家吃饭,润芝忽然说,现在的文化人已经边缘化,粪土一样没人要,你看,隔壁的那个毛癞痢,他就抓住了机遇,贩卖钢材,进入了社会中心,成为了主流。麻雀纠正说他那是在钢厂的亲戚批条给指标,这叫倒卖。润芝说不管正卖倒卖还是怎么卖,反正他是发了,在乡村建起电影院,放电影当老板。麻雀说,他那个电影院我知道,全村总共就那么两三百人,现在已经没有人看,又把电影院变成了养猪场,养起猪来了。不过猪也没有养成,臭气熏天,村民把他告了。一顿饭不欢而散。

送我们出门,站在街头的拐角处,虾哥嗓子有些发潮。他拉着我们的手说,兄弟,别在意,就当风吹过。

那条巷子有些破旧,脚踩在沙石上,发出寂寞的絮响。走完巷子,回过头来,只见虾哥依然站在那里,形单影只,格外寂寞。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3/17 13:21:00

 30   10   1/3页      1   2   3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