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湿漉漉的头发

您是本帖的第 6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湿漉漉的头发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601[查看]
积分:4340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湿漉漉的头发

我已两个多月没和人类讲过“环球趣闻”以外的话,更别提近距离端详男人。

“那个——你有没有推荐的、靠谱的短期英语培训课程?”

“来一趟……就为了问我这个?”

“你英语好才问你的。”今晚,要不要把他拽到家里去,我心里斗争着。

“自学吧你,我就是自学。”

“自学?!”我的内心比我的语调还匪夷所思。若能自学成才便不必有今日。

“或者——我教你啊。要不要?”教练一边说,一边扯下头上的包巾,露出湿漉漉的头发。他迅速抬手抓了下后脑勺的头发。我闻到他身上夹杂汗味的混合味道。

要不要。我正要脱口而出我的回答,突然瞥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主任。

我侧过一点身子,让教练的身体遮蔽住我,同时认真地窥看——主任正龇牙咧嘴地挺举着某种我叫不上名的器械。

平素,我只见过办公室里西服革履的主任,对此情此景的他可谓毫无心理准备。主任怎么能穿个深蓝色的及膝紧身裤呢?虽然距离不近,但我看得真切,主任腿上的肌肉绷紧得要绽裂一般。

主任无疑是一切的核心。国际也罢,时政也罢,都在他的掌控之间。瞬间,我心尖一阵突突。

“你忙,我不打扰了。”我几乎没看教练的脸,“先走了——”

教练似乎对我的表现一早便已放弃,并不很挽留。末了,只是隔着几个穿超短运动热裤的女人大喊了声——“你回去先背熟《新概念》第二册!”

“好嘞。”

7

早晨,走到办公室的工位,撂下书包,已是呼哧带喘。

小姬穿印花雪纺裙的身影在前排座位里窸窸窣窣地挪动,我不禁想起那句“亚健康一进入夏天就更难熬”。

屁股还没坐稳,田妮儿的信息就进来了。“叫何麦琪的,你到底给我查了没有啊?”

于情于理是该给她回话的。

“这俩月新闻多,没顾上。你容我再查查。”我点击了发送,心下想了一想,于是又多问一句,“你和万三次,不是已经结束了?”

“中间比较复杂……”对方发来几个示意不好意思的羞赧表情,“今晚还约了一起吃饭的。”

“哦,约在什么高端的地方?”我追问。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3 16:3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601[查看]
积分:4340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随后,田妮儿吐出一个距她家并不远的餐厅名。地方我知道,我曾和她也在那地方聚餐过的。我欲言又止,便也发了一串表情符号。

这时候,她来了。

我起初以为她忘穿裤子。定睛一看,麦琪穿着极短的一条牛仔短裤,裤边是杂乱无序的白色线头。我还惦记着她上周穿的那件橘棕色的裹身一字筒裙呢——惊鸿照影的周三。不想,今日她随意搭条毫无职业感的街拍短裤便踱进写字楼,且上身穿的是一件极淡的樱花粉T恤——没有图案,松松垮垮,显得她整个人体重似乎又掉下五斤。

我盯着那快速走动的细长双腿,感觉那大腿上的淡蓝色静脉都被看得一清二楚。她的腿依然是如冻汤圆一样的糯白色。

她一阵风一般推开玻璃门,闪入了办公室。

不知为何,我心里发紧,于是从包里摸出了烟。揣着烟和火,我一个人走到了花坛附近。

相比开春,那群麻雀飞得迟缓了些,跳跃的时候显得力不从心,而仔细看看,每只似乎都见瘦了。气温攀升得很快,我预想着午后的毒日,并推测着此时此刻的体感温度至少三十二度五。我知道有事要发生了。“嘟”的一声,手机终于收到那声渴盼已久的喊话——

“办公室来一趟,说点事。”

我忙不迭回复说“好”。看着对话框上标注的那几个字母——“M-a-g-g-i-e”。

碾死了烟,我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回了工位。抄起“乐扣乐扣”水壶咚咚咚灌了几口,心跳略有平复。我用力抻了抻短袖衫的衣襟下摆,然后走向那扇玻璃门。

敲门前,我将气归丹田——事情终于要推进了。这次不能木呆呆,机会白送也是送给有备而来的人。要主动、要积极、要争取。

“进。”

听到那娇弱无力的一声命令,我赶紧进屋。

和我想象的毫不相同,她并没惬意地坐在办公桌后的转椅里。此刻,何麦琪正将双臂抱在胸前,如坐吧台高脚凳一样半站半坐在方桌的一角。我注意到她的头发又短了,而那半坐桌畔的姿势则将她白花花的腿无限拉长。这两项相反要素的交叉,奇妙地增进着她周身本就满溢的女人味。

麦琪太漂亮了。万三次才是“睁眼瞎”。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3 16:3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601[查看]
积分:4340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眼前不禁浮现田妮儿那塞进奇形怪状靴子里奇形怪状的腿。面前,那对浅褐色的美丽眼珠在我脸上飞快扫过,我瞬间有点失去判断。

“那个……我周一也本来想找您一趟来着——”

我支支吾吾地说着,试图打开局面。不过还未等我说完后半句干货,麦琪便利索地打断——“上周末到这周,都在和病魔作斗争。差点病死。”

“没事了吧……现在?您要多注意身体——”

在那些句子烂在我肚子里之前,我得说完。把心一横,我正欲张口,却见女上司那肉粉色眼影下的清亮眸子正像某种高能探测仪一样端详我的脸。

“叫田妮儿的女人——耳熟吗?”

我登时倒吸一口凉气。此刻,女上司半坐在办公桌上的样子显得愈发高大,快要升到半空了。

“啊?咱们公司的吗——”我试图装傻。

麦琪不再看我,开始一根一根整理超短裤边缘的白色线头,似乎饶有兴致。玻璃小办公室中发生了持续半分钟的宁静——她不说话,我不知道说什么。

“不太熟——”我有点撑不住了。

麦琪抬眼。“××大学不是走读的同学?毕业后不是各自在门户网站发展的闺蜜?”

听到那所“联大”的名字,我终于傻了眼,也泄了气。

“我想下……”我依然打算尝试做最后的挣扎。

突然,一声巨响,我感到心脏骤然飞至嗓子眼。猝不及防地,麦琪猛拍了下那木质的桌面,“啪”的一声。

拍桌子了。

我很想转身走,却挪不开步。半晌,只听麦琪故作缓和地说——“我呢,也有个把朋友。他们公司一人,说这人的‘闺蜜’就在咱们公司上班。网上,大学同学录里,你俩名字挨着。”

“说吧,这女的谁?”

是谁你不是知道吗。

“这二逼谁?”她一边冲我嚷,一边又小声自言自语,“根本不是二逼,不配当二逼,就是一傻逼。”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3 16:4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601[查看]
积分:4340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钉在原地,睁大双眼,看着女上司开始在办公桌后逼仄的空间里来回踱步。她骂骂咧咧地运着气,看去与情绪失控的高二女生并无二致。

许久,她终于回到她早该坐定的转椅上坐定,并抓过一件质地细腻上乘的米色空调开衫披上。

“请坐。”

我坐下。

“Sorry啊。”她说,举手投足终于开始像三十四岁的何麦琪——“这是纯私事。没错。但,我需要你帮我这次。”

“而且——”她继续心安理得地说,“我们共事时间也不短。工作,归工作。私人领域,也都是朋友。你也知道,工作上,我一直赏识你。”

她将句子的重音全放在“赏识”二字上。

“我能问问——究竟发生什么了吗?闺蜜真的谈不上。我也是……真不太清楚。”虽然事已至此,我想,至少要做到及时自圆其说。

“我是有丈夫的——这事你知道吧?”麦琪低头抿一口水,像要把水瞬间全部挤压进上颚一般狠狠扁嘴,而后长长地舒了口气。遂用颇凝练的三言两语说清了被插足的事,确切讲,被田妮儿插足的事。

“她没说。”我赶紧撇清。接着,尽量真诚地言之凿凿——“不过,我的确知道她是在谈恋爱。”

也许是末尾“恋爱”二字刺激了麦琪,她又骂起来了。字里行间,确信我那“好事女友”是“有计划、有步骤、蓄意地破坏她的婚姻”。

“七年婚姻要崩,我上周差点病死。都是因为这个人。”

我无言以对,瘫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很想问一句“时政”和“部门调整”,可话实在到不了嘴边了。感觉携夫人款款走下专机的各国政要,如倒带般,又原路各自返回了机舱。

不过,方才她那玫瑰豆沙色嘴唇里铿锵有力的“赏识”二字,却在我脑中不肯散去。上司就是上司,还是马虎不得。

之后,一问一答,她逼问我关于田妮儿的一切,我知无不言。

离开玻璃办公室,我已静静带上了门,门后却突然传出一嗓子——

“有那女的照片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3 16:41: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601[查看]
积分:4340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七、阳阳

阳阳终于镇定了下来。她已接受了母亲做下蠢事这事实。可为什么呢?她实在想不出。

母亲恨林局长夫妇吗?从前,还有现在?在阳阳看来,始终是个谜。

没错,好多年了。小时候,除在人群中远远观望,阳阳并未真正看清过这对夫妇,却不陌生。因父母总吵架,吵架时,他们的存在总是导火索。

那时阳阳简直恨母亲,恨她人前温柔和顺、寡语少言,回到家,却牢骚满腹、怨气冲天。关于林局长一家,最早提起的,其实哪是父亲,倒是母亲自己。比如训她,要提林局长那对双胞胎女儿,说人家姐妹俩如何爱看书,如何总考第一,如何懂事、听话,人见人夸。

跟父亲吵,几乎也都是母亲先起刺、翻脸,抱怨丈夫不看书报,眼里没活儿,心笨口拙,如何没本事,不懂教育孩子,就知当着孩子抽烟、喝酒、胡说八道。不要说父亲心里的滋味,小小年纪的阳阳都认同父亲吵架时说母亲爱攀比。“你就知道说别人,怎么你自己不跟林局长老婆比比?”这是那时的阳阳心里最多、也最清晰的抱怨,却连嘀咕一声都不敢。

具体何时,知道母亲跟林局长林保华家曾经有过特殊关系的?阳阳不记得了,却记得很清楚,这层关系,靠的是林局长的老婆肖萍在维系。

父亲工伤算几级,姥姥入林业医院没空床,阳阳从林场转回林业局,想进最好的一小,全靠母亲去找人家。“算了,要不还是我去找肖萍吧。”每每被逼无法,母亲只此一策。虽然看得出来,如此说时她并不情愿。当然,最不情愿的还是父亲。“你以为你是个啥好东西?”父亲得便宜时没话,过后却常以此开骂,“别给脸不要,总拿人老婆当傻子!”

阳阳读小学时,有一年老家贮木厂着了火。大白天,整个小镇黑烟缭绕,太阳都被呛成一个黑红圆点,消防车怪叫不止,跑来跑去,天上时不时会飘下阵阵黑乎乎的木材灰。学校都停了课,恨不能人人上去救火,毕竟木材是小镇职工的饭碗,命根子啊。好在第二天火灭了。几天后,阳阳放学回家,母亲埋怨她不好好写作业时,落下泪来。“咋这么不省心呢,阳,妈跟你说实的,以前,妈杵上这张脸不要,还能去给你找找人,现在,呜呜呜,现在只能靠你自己啦。”

母亲能有本事去求谁?果不其然,没多久,就听周围大人们议论,说大火烧掉好几个当官的官位,最大一个是常务局长林保华。人家说的“内退”“二线”之类,阳阳不懂,却很快注意到,大型集会上,电视新闻里,这对夫妻的身影不见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3 16:41: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601[查看]
积分:43400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起初这是多让阳阳高兴的变化啊,然而这么多年过去,她并不是不努力,却直到现在,还没能摆脱这尴尬。默默看着房中众人,阳阳耳边,又响起上次打电话时母亲的唠叨:“你不知我费多少口舌,人家才答应来这一趟啊,一会儿说岁数大,身体扛不住。一会儿又说人不来,寄钱来。想想也是,光机票就多少花费呢。能来,就够给咱面子的啦。行,来就行!只要来,就好办,我再好好求求他们,务必出席婚礼。这两天呀,我得再好好收拾收拾家,还得上批发市场买点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人家走时,好带上。”

两袋飞鹤奶粉、一礼品装克东腐乳、一小袋富拉尔基温水大米。这是阳阳刚才收拾家时,在大间箱盖上看见的。她知道,这些东西,就跟局长夫妇大老远拎来的那盒桂花鸭一样,都是对昔日情感的表达,是那三个人原本该有一次愉快会面的证明。

“不是亲戚,也是多年老同志、老朋友吧?”警察口吻明显缓和,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没冲着她阳阳,而是冲那两个外地来的姊妹在说话。

“李喜莲女儿下礼拜结婚,你们父母就是专程为这事来的,我跟小刘通了电话,都问清了,档案袋里还有钱呢,不信你们自己打开看看。”

作为李喜莲女儿本人,阳阳却被排除在谈话之外,尽管也急着看个究竟,她也只能按捺住性子,抻长脖子,冷观细瞧。她看见那姐姐在责怪地看妹妹,妹妹则恍然大悟般,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个牛皮纸袋,打开来,掏出个沉甸甸的红纸包,递给她姐姐。她姐姐接过纸包,飞快扫了一眼上面的字,便打开了,果然是一沓钱,干净挺括的一沓新钱,抬头看了一眼众人,姐姐埋头点数起来。

“九千六?”再抬起头,那姐姐的眼里明显有疑惑,可她望向的是警察,警察正点头不迭,“对,对啊,就这个数儿,吉利嘛,小刘也这么说,结婚随礼,不就图吉利嘛!”

八、晓星

晓星很惭愧,其实刚拿到档案袋时,她先于机票掏出的,除父母手机外,便是这沓钱。可惜当时没细看,想当然地以为是父母带的现金。穷家富路,父母年岁大了,对微信、支付宝,甚至信用卡之类的都不习惯,出这么远的门,多带点现金,理所应当。

再扭头看阳阳,惭愧的感觉更深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原来,眼前这女孩子正走向婚姻,这让晓星越发心疼她,望着这个二十八岁,即将开始婚姻生活的女孩。晓星突然想,此阶段,阳阳心里,除了对新生活的憧憬,肯定也会有不安吧?四十六岁,依然待字闺中的晓星,已有好几次在那不安的困扰中败下阵来,才让自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对她如今的生活面目,她至亲的家人,全都不满意,且各有高见。

姐姐曾气呼呼地用指尖直抵晓星的鼻尖,训斥道:“你太要求完美,别给我不承认!你想想,多少年了,哪年换季你没让我陪你去逛街?我们是一样的年纪。结果呢,回回都是陪你去的我,长衫短褂,买回一堆,你倒好,这个颜色艳,那个料子透,反正有一堆理由让你自己维持现状,你看看你,连发型,你都十几年如一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3 16:42: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