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原创]微型小说三则

您是本帖的第 6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微型小说三则
曹会双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21[查看]
积分:258
注册:2020年5月16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曹会双

发贴心情
[原创]微型小说三则
微型小说三则  
  
凤仙花  
  
凤仙花,在我们这里叫指甲桃子,至于为啥叫这匪夷所思的名,村里也没个人说明白,就这么指甲桃子指甲桃子地叫。这指甲桃子很皮实,头年撒点花种,以后就不用管了,年年会密密麻麻地长出来,会一朵朵一株株地开,粉的红的像爬梯子,一级一级地,开得很是好看。  
她,嫁到我们村里时,烫了个大波浪头,村里的老老少少都看不惯,暗地里喊她“烫发头”,村里人还说,她为闺女时不正经。说来也怪,她的烫发像是点着了的炮仗,让村里的大闺女小媳妇们,明里暗里地也学她,到理发店里,大波浪小波浪地烫起头来。那些说风凉话的老太太们,那些鼻子里“哼哼”生气的老头们,也相继息了怒,因为他们的闺女和儿媳也是烫发一族了,却说不了管不了。  
这天,“烫发头”来我家借东西,就和我娘啦起呱来,见我在挪栽指甲桃子,就对我说:“这指甲桃子,学名叫凤仙花,开花时,专门摘红色的瓣捣碎,最好放点明矾,把汁水涂在指甲上,晾干后就像涂了指甲油一样。”“指甲油?”我头一回听说这个词。她笑着说:“是啊,不过买的指甲油是好的,我们这是土方法,所以这花才叫指甲桃子。”噢,原来是这样回事啊!  
自那后,我见了“烫发头”,再没有恶感,她总是和我热情地打招呼。  
凤仙花开了,我偷偷地捣碎了想涂在十指上,结果弄得满手都是,娘说我不学好,让我赶紧用胰子水洗了。虽洗掉了,心里却难受得很。  
听村里人说,“烫发头”是个高中生,曾给城里的亲戚看过孩子。之所以嫁到我们村里来,图的是男方是个退伍军人。  
后来,“烫发头”不再烫头了,和村里的妇女一样,剪了短发,忙时还围块毛巾,风风火火地种地,邋邋遢遢地哄孩子。  
凤仙花开开落落七次后,我考学走出了村庄,村里的人和事都远了。  
这天,我在公园里又看见了凤仙花,惊喜地直摇它们的叶子,直握它们的花朵。“这指甲桃子,学名叫凤仙花,开花时,专门摘红色的瓣捣碎,最好放点明矾,把汁水涂在指甲上,晾干后就像涂了指甲油一样。”哦,“烫发头”,早该当奶奶了。  
当年,“烫发头”的话,像股清风,听说了“烫发头”的事后,我萌生了两个念头:我也当个高中生,让知识深一点;想办法到城里去看看,让见识多一点。  
  
  
得意门生  
  
王得意被保送进清华了!  
我的班主任高老师美得神魂颠倒,乐得开怀畅饮,一是挣足了面子,二是本年度的奖金又是厚厚一摞啊!  
王得意还来上学,他只是看看小说,我们有难题时,他很乐意给我们讲解。这天课下,我们闲聊得正高兴,高老师突然进来指着我说:“张落魄,你看你笑着像只海狗似的,人家得意是清华生了,你是啥?”同学们哄堂大笑,我老老实实地回到座位上,假装学习。  
学习一直垫底的我,自是拖了全班的后腿,未进本科线,让高老师失了一份奖金。  
学习酒店管理的我,毕业后在一家三星级酒店当服务生,王得意一毕业就进了市政府。唉,名如其运啊,王得意就是春风得意啊!出门有轿车,进门笑脸一大堆。我张落魄就是一路破败一路跌啊,时不时被房客们投诉,被领导训得不得不研习孙子兵法。  
这天午后,刚被领导骂了个360度无死角,耷拉着脑袋走出办公室,前台的小姑娘笑着问我:“大哥,又挨熊了啊。”我假装生气地说:“小姑娘家,知道个啥。”一扭头,忽看见王得意狼狈地从楼道里出来,他一见到我,拉着我说:“快!快!拦住你嫂子!”他一溜烟不见了。我看见王得意的爱人,和一个年轻女孩边撕扯着边下楼来,她哭诉着:“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要告你们……”在我们这种不算高大上的酒店里,时不时会上演这样的狗血剧。我示意前台的小姑娘,把那女孩支走,并上前一把拦住嫂子,把她拽到一个房间里,苦劝。  
在超市里,碰见了刚退下来的高老师,我恭恭敬敬地喊着老师,高老师抹了抹背头说:“张落魄啊,好好混啊,行行出状元嘛,你看,得意都升为局级干部了,你可要好好努力啊!”我连连说:“是是是,老师,我一定向得意同学学习,争取有点出息。”  
  
  
奖金  
  
年底了,听说下来了一笔奖金。大伙儿鼓动班长赶紧去要,不然,时间稍长,早被领导们一层层扒没了皮。  
班长深深叹了口气说:“这个钱啊,要不了来是个小气,要来了是个大气。”见我们不解,他就说起来前几年也是分奖金的事。那笔奖金不算多,多少是个资金嘛,于是按惯例的1.2:1.0:0.8分的,是说班长分1.2元,副班长分1.0元,小工人呢分0.8元。吵吵嚷嚷地分完了,分得多一点的不满意,分得少点的更是不满意。甩脸子的有,说风凉话的有。忙活了一阵子,弄了个里外不是人的班长,也是一肚子的委屈,要知道,这笔钱一下来,厂里就按2.0:1.6:1.4分剩下的,也就是说大伙儿辛辛苦苦一场,好不容易等来了这笔奖金,结果是被厂里的领导们,吃了肉啃了骨头,又狠狠地喝了顿肥汤后,让小工人们喝的这点汤,是掺了好多凉水的。  
班长又干笑了一下,问我们要不要眼下这笔钱,我们说:“当然要!不要白不要!就是凉汤也要喝,好歹是荤的,不然,连这点钱也会被扒没的。”  
春节前,班长领到了378元的奖金。正月十四这天,我们一班人员一起去喝革命感情的酒。上的菜还行,男的喝白酒,女的喝饮料,大家玩得很嗨,酒杯碰得很响,祝福的话说得很醇香,感情被联络得很浓厚。  
“嘁,你知道吗?昨天那顿饭,一共花了230块钱,剩下的……”“剩下的钱,男的一个人找了一个陪酒的。”“我们班长这伙男人也真是没治了。”“以后,厂里再下来任务,可别下抢着干了。”“是啊,可别那么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7 20:00: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