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西北的天

您是本帖的第 3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西北的天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西北的天

芒儿爸的话音刚落,那姑娘就一把抓起了小镜子,同时丢下了手里的塑料花。她转过身去没走几步,就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两手捧着小镜子照开了,一边照,一边嘻嘻嘻的乐。

芒儿爸见她如获至宝的样子,也乐了,说:“嘿,还挺爱美。”

第二天,芒儿爸照常在这里干活儿。姑娘又来了,在一边溜达着玩儿,有时站在一边儿看芒儿爸干活儿。芒儿爸就逗她说:“你的小镜子呢?怎么不照了?”

姑娘就抿嘴一乐,掏出小镜子照,一边照一边乐个不停。

芒儿爸又乐了。

好几天了,都是这样。芒儿爸早上来,姑娘已经蹲在墙根处照镜子了,一边照一边用翘起来的手指一遍一遍地抚着眉毛。直到傍晚收工时,姑娘还在街上玩儿。

暖暖的太阳使背阴处的残雪又瘦了一圈儿,似乎还升腾着些许淡淡的雾汽。姑娘照着小镜子,本该嘻嘻的乐,可不知为什么,她却一脸的不安,继而表现出非常痛苦的样子,紧接着,就“哇”的一声敞开嗓门儿哭起来了!

芒儿爸看了看她,很是纳闷儿。可不一会儿,她又不哭了,蹲在墙角,用呆滞的两眼看着天。

一连三天,姑娘都这样说哭就哭,说停就停。哭的时候,叫人莫名其妙又束手无策;可说个不哭,就“嘎登”一下停了。停了就发呆,就玩儿,就傻乐。有时,她到别处去玩了,芒儿爸仍然能听到她的哭声。

芒儿爸叹口气:“这么重的身子,家里人怎么不跟着呢?”

一天的活儿干完了,凡是修好的活儿,该拿走的都拿走了,同时,又有新的活儿收进来。要干的活儿,还是那么一大推。芒儿爸活动活动屈了很长时间的两腿,把剩下的活儿装进了袋子,搬上了车。他抬头望望西北的天,天上浑浊浊的。起风了。

风刮着细细的沙土,顺着街道跑,跟着一起跑的还有各色的碎纸片儿。印着各种字体的塑料袋儿,鼓满了气,忽高忽低的在空中飞舞。芒儿爸看了看又在嚎啕的姑娘,拍打着身上的土,说:“别哭了,行不行啊?”

“哇哇哇!”

“呜呜呜!”风声比姑娘的哭声更邪乎。

“你看看这街上,连个人都没有。人家都家走了。你也别哭了——不行吗?”

“哇哇—哇哇—哇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呜呜—呜呜—呜呜—”风把姑娘的哭声撕得一丝儿一丝儿的,刮得无影无踪了。

“要不 —— 这凉风冷气的,要不……你跟着我……家走吧。”

“……”又过了一会儿,姑娘不哭了,像只温顺的小绵羊,乖巧的坐上了芒儿爸的三轮车。

4

芒儿已经会喊娅喊爸了。这期间,并没有人来认领芒儿娅母子。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出奇的忙乱与艰辛。但陪伴着艰辛一同到来的,是人世间最珍贵的亲情和温暖。随着时日的远去,艰辛的感觉越来越淡,而随着芒儿的长大,家人之间的亲情更加深厚,这个家里温馨的氛围也越来越浓了。

芒儿爸始终没出门做生意。直到今年春天他才在家门口重新摆起了修理摊儿。

五岁的芒儿已经懂事了。他知道娅有病,但有什么病,他并不清楚。只记得有好几次,他玩儿着玩儿着,身边的大人们就突然的慌乱起来,他们围在一起,悄悄地说着什么。每到这时,娅就不见了,芒儿不知道娅去了哪里。

娅有什么病呢?是什么病能叫娅变傻呢?

又一个郁郁葱葱的夏季来到了。这个季节,地里几乎没有什么活儿。爸每天早早的就把修理摊摆出去,认真地做着手里的活儿。

院子里,一棵粗壮的泡桐树,给整个院子遮着荫凉。芒儿用一张颜色鲜艳的包装纸折成飞机,他追着飞机跑得满头大汗。娅在大的储物间里翻出了一双红色高跟皮鞋,她穿在脚上,在院子里来回的走着,脸上挂着笑,额头上泛着亮晶晶的汗珠。

大做完了手里的活儿,回到院子里,他来拿该做的活儿。一见娅穿了红皮鞋在不停的走,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说:“行了,快给我吧,我给人家修修。”

娅看了大一眼,仍然笑嘻嘻的走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快给我吧,一会儿人家还来拿呢!”

大说着,从储物间拿出了白铁水桶,拧开了水龙头。他看娅还在没完没了的走,就皱了皱眉头:“脱下来吧!你给人家穿坏了,我还怎么给人家呀!”

芒儿也停下来看着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娅显然不高兴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脱下一只鞋,“哐”的往地上一砸!再脱下一只,“嗖”的扔出了老远。

爸没说什么,离开接着水的水桶去捡鞋。这时,芒儿也将另一只鞋递到了爸的手里。

娅早不知自己的鞋丢到哪里去了。她光着脚在院子里走了几步,忽然,身子一挺,整个人就倒了下去!接着,嘴角吐着白沫儿,两手僵直得像枯树枝。

芒儿一惊,“哇!”的一下大哭起来!

爸扔掉手里的鞋:“快去叫疤婶子!”

疤婶子一边大呼着:“呦我的天哪!”已经跑来了。她和爸将娅抬进屋里。又倒了些温水,给娅擦着嘴角的污物。

“芒儿别怕。”疤婶子一边忙活着,一边安慰着芒儿:“你娅她犯毛病了。别怕,一会儿就好了……”

芒儿看到娅的耳朵后面流出了鲜血,哭得更欢了。

爸拿来了一个红药水瓶,用棉花球蘸着,给娅涂在伤口上。

疤婶子关切地问:“伤得深吗?”

“不挺深的。挂在水桶梁儿上了……唉!”每次,爸都是把水倒了就把水桶藏起来的,可今天,水才接满,还没往缸里倒,清澈澈一桶水,静静的映着阳光。

到现在,芒儿明白了,娅的头上有好几处疤,原来都是她发病时落下的。

“芒儿,看看你娅脑后头还有伤没有,她一醒过来,就是有伤也不叫抹药了。”说着,爸把红药水递给芒儿。

芒儿一边抽噎着,一边用手指几根几根的拨着娅的头发,仔细的查看娅的头上还有没有伤。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疤婶子一边用手抚摸着芒儿的头,一边拿扇子怜爱的为娅轻轻地扇风。

过了好大一会儿,娅才动了一下。

疤婶子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醒过来了。我给她做点可口的吃食吧!”她起身离去时,嘴里念叨着“犯一回毛病,就是大病一场……”

爸一直在娅的身边,一会儿拉拉娅的衣角,一会儿又给她理理头发。看娅醒来,脸上才泛出了一丝苦笑,嘴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娅显然听见了芒儿在抽噎。她慢慢睁开眼,就用脚背轻轻地碰了碰芒儿,并冲芒儿做了一个拙笨的鬼脸儿。叫人觉得她有点不好意思。娅翻了一下身,在口袋里掏出小镜子,握在手里朝芒儿晃了晃,一副取悦于人的神情,轻着声儿问:“好吗?”

芒儿忍着哭,点了点头,他的心里热乎乎的。

吃过晚饭,雷雨来了。雷雨一来,全村都停电了。

爸点着了一根蜡烛。蜡烛不怕雷,也不怕闪,“突儿突儿”地跳动着火焰,把芒儿和爸的身影映得奇形怪状。娅靠坐在炕里边儿,被不断作出怪相的芒儿逗得直乐。

爸拿了一张纸说:“看着阿,我给你们演手影戏。”

“什么是手影戏?”

“你看着就行了。”爸说着,剪了一个大箭头。又把尾巴末端折回来,粘在自己的手背上;拿一根筷子,在一头粘个小纸片;并将筷子横握在手指间,举起手臂,略微转了一下角度。于是,一个头戴草帽、手持锄头的农民就被烛光映在墙上了。

爸一下一下地动着手腕,那个农民就一下一下地刨地;爸一边动着手腕,一边配音:“啊呀,今年的地真不好刨,天太旱了!”

芒儿就搭话:“使拖拉机吧!你就甭刨了!”

娅乐得手舞足蹈。

爸把筷子竖过来,那个农民就扛起了锄头。爸说:“不刨了,该家走吃饭了。”他翘起大拇指微微的晃动了一下,那个农民便抬起手臂擦汗。

娅坐直了身子,眼睛追着手影,表现出少有的兴致。她抬着手:“我……”

芒儿赶紧叫爸:“爸,叫我娅试试!”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你试试?”爸见娅还举着手,“来——着!”

大箭头粘在了娅的手背上。芒儿掰着娅的手指把筷子握住。爸握住娅的臂肘,让娅的手影映在墙上——可角度不对,不成图形。

芒儿双手举着蜡烛,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蹦上炕,一会儿又跳下地,为的是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

图像映出来了:大箭头粘歪了;看上去那个农民的肩膀一边高一边低。锄头也朝上仰着。

爸打趣儿地说:“喝!锄头朝上怎么刨地呀?”

娅已经乐出了眼泪。芒儿呢,两个腮帮子都酸了。

芒儿一边乐一边指着墙上那个歪斜的身影:“看!还没干活呢,他就累垮架子了……”

“咯咯咯……”

“嘻嘻嘻……”

“哈哈哈……”

雨停了,屋檐上的积水还在滴滴嗒嗒地落个不停。屋角处的柴垛上,一片翻卷着的柴叶蓄满了水,颤颤巍巍的像是一钵凉粉。当又一颗大大的雨滴落进来时,它终于坚持不住了——积水从缺损处一下突涌出来,整个柴叶也就顺势摊展开, 伴随着一连串“嘟噜噜噜噜……”的乐声灌进柴垛下面同样蓄满雨水的罐子。之后,柔韧的柴叶又恢复了原本卷曲的样子,像洒出净水后观音的手掌,优雅且从容。

5

葡萄已经澥黄儿了,不但由原来的硬实变得柔软、透明且有弹性;也由原来的酸涩而变得多汁甘甜。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天一夜,庄稼、花草树木的每一个骨节、每一片叶子都蓄足了水。傍晚时分,太阳露脸儿了。几道清爽艳丽的霞光映在西边天上。爸拿把铁锨在院子里排放积水。芒儿蹲在地上,用小树棍儿把一只误留在地面的蚯蚓埋进土里去。疤婶子拿着一把小笤帚,弯腰从猪食槽子里往外绰水。她一下一下地把水撩出老远,吓得老母猪哼哼着,躲在旮旯里,一边眨巴着小眼睛,一边儿用大鼻孔吹气。

娅来到葡萄架下。她抬头看了看一嘟噜一串的葡萄,伸手在一个葡萄粒儿上捏了捏。一阵雨点落下来,落了疤婶子一后背。

疤婶子直起腰:“你想吃葡萄哇?等着,我给你摘!”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爸停下手里的活儿,两手拄着铁锨说:“过几天孩子们都回来再吃吧!”

疤婶子却说:“他们在城里什么也不缺。咱该吃了就吃!”说着,她拿来一个小板凳,蹬上去就掐了一串葡萄。可当她回转身时,小板凳的两条腿儿陷了下去,疤婶子身子一扭,就坐在了地上。

爸和芒儿赶紧跑过来搀扶她。可疤婶子怎么也站不起来,一会儿,她的脚腕儿就肿得老粗了。

“别乱动,准是骨节错位了,得上卫生院!”爸说着,推出三轮车,架着疤婶子坐上去。

卫生院在镇上。芒儿家住在村子的最北端,要先经过很长的一段泥泞路,才能到达村子的主街,主街才是水泥路面。刚刚浸透了雨水的泥土路,走上去一步一滑。爸刚走几步,鞋子就被烂泥粘掉了。车轱辘和刮泥板之间也塞满了泥,一点儿都不转了!芒儿追出来,用一根棍子清理了车轱辘上的烂泥,又撅起屁股用力在后边推车。

娅站在院门口,手里捧着那串葡萄,茫然的朝他们望着。

“回去吃葡萄吧!”爸朝娅摆了摆手,叫她回去。

芒儿也朝娅大声说:“娅,我一会儿就回来!”

虽然疤婶子一再催促芒儿回去。芒儿还是清理了几次车轱辘上的烂泥,将他们送到水泥路上。

爸叮嘱说:“别叫你娅玩儿泥,弄得怪脏的。”

“哎!”芒儿应着,转身回家了。

可是,娅不在院门口。

芒儿心想:“进屋吃葡萄去了”。芒儿进屋,娅也不在屋里。

芒儿觉得:摘葡萄比吃葡萄好玩儿,娅准在疤婶子家的葡萄架下。可葡萄架下只有那个小板凳静静地歪在那儿。

“娅!”芒儿喊了一声,没有动静。“娅!”芒儿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动静。芒儿跑进屋里,跑进茅厕,跑进大的储物间;疤婶子家也找了个遍。都没有娅的身影。

“上哪儿去了呢?”芒儿的心一下下地跳得猛烈,他几乎能听到胸膛里“咚咚、咚咚”的响声。他握着两手冷汗,蹬蹬蹬地跑到这儿、跑到那儿;慌里慌张地看着每一处犄角旮旯。他突然觉得这个小院变得又空又大了,陌生得令他晕眩!最后,他爬上了疤婶子家的猪圈墙,裂着嗓子喊:“娅,快来摘葡萄吧!”

“……”

“我摘的葡萄……甜着呢!……娅你出来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4: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