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桑葚

您是本帖的第 4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桑葚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桑葚

一阵风吹来,树上的雨点儿“唰——”地落下来,打在芒儿的头上脸上,他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6

娅已经走失好几天了。街坊邻居帮助四处寻找,都没有结果。芒儿和爸每天早出晚归,风雨无阻,把娅可能去的地方都去了,也没找到人。

疤婶子拖着个伤脚,天天为芒儿父子做下干粮,灌上俩瓶水,还在干粮袋里放两根秋黄瓜。嘱咐着:“别光蔫找,得多问,见人就问。”转过身去又自言自语:“要不着我的脚…… 唉!”已经不知道她自责过多少遍了。

每次疤婶子这样说的时候,爸总是安慰她说:“咳,就是该着她离开家几天——她又没有带轱辘的车,走不远。”

爸的这句话也说过好些遍了。乍一听,觉得挺有道理,可渐渐的,就没有底气了。因为,走遍了四周村子,找了一个多月,问了三千八百人,还是没找到。

爸把三轮车停在路边儿,撩起衣襟擦了擦脖颈上的汗。他明显的消瘦了许多,干惯了细活儿的大手,总是不住地发抖。他打开塑料瓶,把水递给芒儿,低声说:“芒儿……你别喊了,不看……把嗓子喊坏了……”

“爸……我不怕……”芒儿瞪着一双渴求的大眼,“没准儿,我喊的时候,娅就蹲在一个旮旯里瞅着我,她故意跟我耍拧呢……”说着,泪水又一次涌出眼眶。

爸半晌没说话,等他把两眼充血的目光从路的尽头收回来时,轻轻地拍了拍芒儿的肩膀,“赶明儿,你就别跟着我了……”又说,“你娅要是回去了,咱爷儿俩都不在家……”

芒儿抹一把眼泪,点了点头。

于是,爸仍然每天出去寻找,芒儿就留在家里,和拄着棍子的疤婶子一块儿,站在门口张望,从太阳升到太阳落。远远地,有人进村了。芒儿轻轻地合上眼:别看,这个人走近了,一准就是娅。芒儿心里默念着,用耳朵数着那人的脚步声……可是,那人走近了,又走远了——他不是娅。没太阳了。芒儿往院里走,他故意不去看娅经常玩儿的地方,他要冷不丁那么一扭脸:哈!娅就在那儿!我们还傻不叽地找呢!

可他期望的游戏没有变成现实。

夜里,芒儿经常醒来,环顾着漆黑的四壁,听见大的叹息,眼前又浮现出娅的影子。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和娅闹别扭的事,心里酸楚楚的。

记得那是初夏时节,桑葚上市了,爸买来之后,芒儿和娅一人一份儿。芒儿吃一些,就把剩下的放进抽屉里。娅也学芒儿的样子,把吃剩的桑葚放进另一个抽屉里。第二天,芒儿就把剩下的吃了。然后,趁娅不在屋,准备接着吃娅的。可娅用的那个抽屉不好用,抽出和推进时都吱吱扭扭的,有时根本就打不开,再用力吧,整个桌子都跟着动了。为了不被娅发现,芒儿把自己用的抽屉抽出来,一只手从侧面伸进娅的抽屉里,一个一个的把桑葚捏出来吃。爸看见了,笑呵呵地说:“替你娅吃呢?”芒儿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但他辩解说:“反正娅早忘了,不吃还不烂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还有那回,芒儿捡来半条废了的拉链,在潮湿的沙土地上印出了许多好看的花边儿。娅看见了,就过来抢,把芒儿印的花边儿踩得乱七八糟。芒儿一堵气说:“给你!”可娅怎么弄也弄不出有规则的花边儿。芒儿在一边看着,赌气不去帮她。娅虽然拿眼看了芒儿好几回,见芒儿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还是不好意思求他,最后竟嘤儿嘤儿地哭起来……

数不清细小零星的回忆渐渐被放大,铺天盖地的懊悔刺得芒儿的心一颤一颤的,泪滴顺着脸颊淌下来,把枕头湿了一片。一翻身,看到墙上那几块剥落的墙皮,想起和娅脑袋顶脑袋地枕着一个枕头,对着墙上像兔子又像羊的图案说悄悄话的情形,芒儿又把一阵呜咽生生咽了下去……

风凉了,树叶纷纷旋转着落下来。芒儿找了两件娅的衣裳,放在了车斗里。他望着爸远去的身影,眼前浮现出娅着凉时鼻尖儿上挂着清鼻涕的样子。他想象着,爸见了娅,一定是先给她穿上衣裳,再扶她上车……

冬天就那么过去了。春天也悄悄地走了。端午节的时候,开始收麦子了。

这天,芒儿和爸正在路边摊晒麦粒儿,村里的一个小伙子骑着摩托飞驰而来。他不等车停下就喊,“芒儿!芒儿!快叫你爸。”又“咔”的一下灭掉摩托。“叔,我看见婶子了!”

“!”

“?”

“我给孩子去上户口,在派出所看见她了。”小伙子一只脚着地,非常兴奋:“我要把她带回来,派出所的人不让。说叫家里人去领。要不,就等他们给送回来……”

芒儿“咣!”地扔下手里的家什,朝着小伙子来的方向,不顾一切的飞奔而去。不知不觉的,两行温热的泪水顺着腮边淌下来……

爸一边蹬上三轮车,一边在后边喊:“芒儿看车……芒儿靠边儿跑……”

7

回到家的娅仍然挂着一副憔悴的面容,看得出,流浪的日子使她又一次饱尝了正常人想象不到的苦难。芒儿和爸看着她一日三餐总是狼吞虎咽的样子,父子俩心里都漾着酸涩的苦水。

都说娅的这种病,会犯得越来越勤,发病时间也会越来越长,爸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但他无能为力。所能做到的,就是突然的冒出一句:“你什么时候觉得不好受,就赶紧躺下……”

娅却一歪脑袋,撒娇地说:“就不躺!你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爸苦笑了一下:“我躺?我躺下干嘛呀?等着你喂我饽饽喂我菜?”

娅却乐了,又掏出了小镜子。

经过了离别之苦,芒儿深深感受到了娅和自己的相互依恋之情,是什么也替代不了的。这种感受,他以前从来没有细细体味过,更不懂得珍惜。自从娅走失的那一天起,他已经意识到这个傻娅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以前对娅的牵挂是有意的,而现在,是一种情感的升华——对娅的关爱是一种本能,更是一种需要。

爸要给娅洗衣裳了,他从娅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卷子花花绿绿的纸。娅一见,一把抢过来:

“芒儿拿着。”

芒儿眨巴着眼。

“叠飞机。”

娅竟然记得芒儿爱玩纸飞机!这叫芒儿感到心里甜甜的,不自觉的将嘴角咧得大大的。立刻把这卷纸收到一个很牢靠的地方。

爸看在眼里,心头有说不出的好滋味儿。身边有亲人叫你扯依着,真好啊!他想起了还没找到芒儿娅的时候,村里好心人劝他:“找不着也没办法,尽心了,也就对得起她了。你也该省省心了。”

芒儿爸嘴里说“也是也是。”可心里却说:人都长着一颗心,不为亲人操扯,那不是白长了?!

回到家里的芒儿娅依然爱美,对着镜子抚自己的眉毛,总是说起梳妆镜。好在她念叨完了也就忘了,再说起时,还象第一次念叨时一样兴奋。

芒儿不明白,爸为什么不给娅买一面梳妆镜呢,他那么疼爱娅?

这天,爸要到镇上去,娅拉住三轮车的车斗,非要跟上。

“你别跟着。”爸耐心的哄娅,“我买了梳妆镜,怎么带回来呀?你在家等着吧!”

“行!”娅高声儿应着,往后退了几步,给三轮车让出了路。

可爸回来时并没买什么梳妆镜,他只给娅买来了一件花上衣和一条彩珠项链。娅穿上花衣服,戴上项链,美得出出进进地走,一会儿捏捏领子,一会儿抻抻衣襟儿。

芒儿悄悄地问:“爸,你不是说买……”

爸看了看院子里的娅,小声说:“不能给她买。她犯病时候要是砸上去,还不把人扎坏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芒儿明白了。以前娅一直挂在嘴边的梳妆镜,就是这么给糊弄过去的。关于这个敏感的话题,芒儿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这时,娅燕子一样飞进屋来,想起什么大事似的:“凤芝准打听我着吧?”

“打听着。”爸回答着,乐了。

“她准说我:‘还那么年轻!’”娅模仿着别人的声音。说完,咪咪笑着,等着爸的回应。

“可不是吗?谁不知道,我们芒儿娅永远都年轻漂亮啊!”爸笑得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在爸的眼里,娅就是一个淘气的孩子。

芒儿看着娅飞出飞进的样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想:什么时候娅的病好些了,一定给她买一面大大的梳妆镜。

结果,没出几个月,娅就真的有了自己的梳妆镜。不过,那只是一块梳妆镜的碎片……

8

殷实的秋天开始卸载了。空气里充斥着各种果实的味道,鼻翼旁流动的空气变得浓郁而香醇。疤婶子孵养的小鸡因出生得太晚,虽然退掉了身上的绒毛,可标志着成年的翎羽尚未丰满,因此,看起来很是丑陋。小公鸡们就像那些不拘小节的男孩儿,满不在乎自己的形象,整天亮着肉乎乎的脊背,钻到牵牛花和枸杞藤蔓缠绕的花棚下,在沁着花香的甘甜秋露和晚暑时节特有的黄绿色光斑里,像卡住了喉咙一样咳咳噎噎地练习发声。它们期盼着在不久的将来以嘹亮而悠扬的歌声加入黎明时分的报晓大合唱,觉得只有那样才不辱使命。

芒儿帮爸把割下的黄豆秧晒在路边,然后就在修理摊儿旁边玩耍。他用爸钉鞋用的小钉子钉了一个小院子,细细的线绳把外圈的钉子连起来,像是陈旧的院篱笆。

不远处,是一个大大的土坑,里面长着各种各样的荆棘和杂树。因为这些树都是随风飘来的种子长成的,没有人特意管理。所以,都长得畸拗古怪。雨季,大雨滂沱,全村的雨水汹涌而至,土坑几乎涨满;白天,青蛙们这边“卟嗵!”一声,那边“卟嗵!”一声,在岸上水下玩着游戏;一到傍晚,便“咕咕呱呱”的开始对歌。眼下,土坑干涸了,树干上留下了一圈儿一圈儿的水痕。坑底,堆积着各种各样冲来的垃圾。

娅就在坑边上溜达着玩。她也有所有痴傻人都有的嗜好,那就是喜欢光顾垃圾场。这时,她已经一步一步地走下坑去了。

爸朝那边望了一眼,“芒儿,看着你娅点儿,别叫她刨垃圾。

“哎!”

一个肩上搭着花格衬衫的年轻人,开着一辆农用车路过。他把几个青玉米放在大的脚边,说是给芒儿的。绿苍苍的玉米棒顶着黄褐色的须儿,很是诱人。

芒儿拿起一个要剥,爸说:“先放屋里去吧,收了摊儿我就煮给你们吃。”

芒儿抱起玉米往院子里走。这时,娅从土坑里一步一步地走上来,一边走一边端详着手里的什么东西。

“娅,你看,糯玉米。”芒儿朝娅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娅一见芒儿,就跑起来。一边跑一边把一块亮晃晃的东西朝芒儿晃了晃:“芒儿,梳妆镜!来!快来照照!来呀!”说着,先跑进院里去了。

芒儿在后边追着说:“你又捡碎镜片去了?爸说不叫你去,怕你扎着!”

娅自当没听见。进院后,就把镜片倚在疤婶子猪圈棚下一个小平台上。 那是一块碎了的镜片儿,有一巴掌宽,弯弯的,一头齐,一头尖,样子像个牛角,也像半个弦月,看得出上面的磨砂花纹是一片牡丹花的叶子。把它倚在小平台上,在灿灿的阳光下照一下,真是亮丽俊美了许多许多!

“好看吧?”娅一边照着镜子一边问芒儿。

“咹。”

“其实,凤芝她们家也没有梳妆镜。后来就有了……”

芒儿看着娅,等着听她继续往下说。

“一照,真好看!”娅转过身,非常肯定的对芒儿说,“我要是有个梳妆镜,准比她还好看!”娅说着,一歪头,下巴微微一翘,“她还牙臭呢!”

芒儿问:“你见过她们家的梳妆镜吗?”

“没有……我不好意思……”娅说着,垂下了眼皮儿,一副哀怨的样子。

芒儿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把青玉米放在灶台上,过来看娅的镜片儿。果然,娅刚捡来的镜片儿和前些日子捡的那块儿一样,形状相同,也是磨砂花纹,不过是同一面镜子的另一块碎片。

爸不是把那些镜子碎片埋了吗?娅又从哪里捡来的呢?

娅捡来第一块镜片儿的时候,是在一个多月之前。

那天,爸煮好了面条,叫娅来吃饭。娅一进屋,就举着一块镜片:“看!梳妆镜!”

芒儿警觉的看了爸一眼。

爸不慌不忙的走近娅,一边拿过她手里的镜片儿,说:“这是什么梳妆镜呀?哪有我这个好哇——”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晶黄晶黄的镯子,上面还有一串钩钩云一样的花纹儿。芒儿清晰地记得:正月里,村里来了一个打首饰的小贩,爸花了两块钱加工费,用十二个五毛钱的钢蹦儿给娅打了一个镯子。这个镯子就一直带在爸的身上,这次就派到了用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娅一见,一把抓过来就往手腕上套,那个镜片儿也就忘了。她举举胳膊又抖抖手腕,那明晃晃的镯子就上上下下的窜动着。中午拌面条儿的时候,她把动作幅度闹得很夸张。还故意吃得很慢,很优雅的样子,总是用眼睛的余光扫着手腕上的镯子。

爸小声对芒儿说:“留心点儿,看她上哪儿捡来的。”

“哦。”芒儿轻轻地应了一声。

爷俩的机警与默契,已经被不同寻常的娅磨练出来了。

一个晴朗的上午,芒儿又发现娅漫不经心的往土坑下走去。过了好大一会儿,还不见回来,便悄悄的跟了去。

原来,坑底很宽敞。只是繁茂葱郁的荆棘和树枝遮挡了视线,屏障似的。芒儿弯下腰慢慢前行,竟看到了一番耀眼的景致——一束束金色的阳光从树的枝丫间射下来,把又清亮又温暖的光线锥到地上。地面上柔软的草上便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微小的光芒,它们跳跃着,在芒儿眼前慢慢融化,化成了一片色彩模糊的光晕。芒儿眨眨眼,再往前走,看见娅就坐在坑坡底部,各式各样的亮晶晶的碎片散落在她身边长着矮草的地面上,扇面形包围着他。每一个碎片都一尘不染,一看就知道,那是娅或是在手掌心,或是拿衣襟角擦过的:暖瓶内胆、镜子、碗碟、玻璃块……原来,那些细碎耀眼的光斑亮点竟是它们折射的太阳光啊!这一幅陡然间出现的画面使原本有些幽暗的小树林变得静谧而温馨。如果芒儿不是肯定中间坐着的人就是娅,他还以为自己走进什么仙境里了呢!

此刻的娅,静静的坐在那儿,全身沐浴着光晖,被灿灿的光晕烘托出一个美丽的轮廓……她大概从未如此忽略过自己的美,只是一味环视身边的碎片、仰头捕捉着枝叶上跳跃的光点,不自觉地享受着常人不曾领略的幸福之中了……

第二天,大趁娅吃饭的时候,偷偷的到坑里把所有的碎片收集起来,深深地挖个坑埋掉了。芒儿注意到,有几次娅又去了那里,返回时脸上都挂着疑惑。但每次都被父子俩的话题岔开,又很快就忘记了。

可现在,娅又找到了一块,这可怎么好呢?

当芒儿把这事告诉爸的时候,爸沉默了许久。最后,爸把镜片四周用胶带缠了好几圈,粘得牢牢的。交给芒儿的时候,还是犹豫了半晌:“也许没事……”又叮嘱芒儿,“千万小心,别扎着你娅,要是扎了,赶紧抹点儿药水儿!”最后又补充,“什么时候想照,就上猪圈棚下边照去,别带在身上。”

9

天冷了,树叶已经落尽了,风再刮过时,呼呼的风声就变成了尖厉的呼哨。爸不去外面出摊儿了,改在屋里干活儿。娅却一刻也不在屋里呆,一趟一趟的来来往往,捡些花布条、广告彩页、包装盒、小石头、碎碗片什么的,拿回来摆列一炕,摆列够了,就收藏在炕席底下,弄得土炕上一个疙瘩一个坑的。

爸看着忙出忙进的娅,又说:“你换上双棉鞋吧,不看又把脚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6: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