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绣花单鞋

您是本帖的第 4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绣花单鞋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绣花单鞋

娅把一团花花绿绿的毛线挂在门拉手上,低头看了一眼脚上的绣花单鞋,说:“好看!”说完又一踮一踮的出去了。

爸笑了一下说:“好看?哼,好看不暖和……”

芒儿正在拿一根蜡笔画小树,听到娅和爸的对话,附和着笑了一下:“爸,等过了麦秋,我就该上学了是吧?”

“是。你别净画小人儿了,练着写字吧,写个一、二、三、四——”

“我早会写了,我都写到十了!”

爸乐了。“芒儿,你去,把你娅的棉鞋找出来,让她穿那双紫红色的,鞋口带毛毛的,她稀罕那双。”爸说着,望了一眼娅的背影,“你看她走道儿一掂一掂的,准是又把脚后跟冻疼了。”

“哎!”芒儿应着,一会儿,就把鞋拿来了,“睡觉的时候给娅烫烫脚。”停了一下,又问,“爸,我要是上学了,我娅呢?谁跟她玩儿呀?”

爸慈爱地看了看芒儿:“还有我呢。你好好上学就行了。”

“哎!”芒儿禁不住一连蹦了几个高儿!

晚上,爸烙了层层叠叠的两张饼,炒了细细的、酸溜溜的白菜丝,大米稀饭里还有星星点点的红豆花儿。刚摆好桌子,娅就犯病了。她一下把炕桌踹得一条腿儿悬下炕沿儿,菜汁儿、稀饭撒了一桌子、满炕,一个碗滑落下去,在地上摔成了几瓣儿……

直到第二天深夜,娅才平静下来,慢慢有了意识,肢体也渐渐恢复了伸缩蜷曲。

“喝几口稀饭吧?”爸见娅睁开了眼睛,伏在她耳边问。娅眨了眨眼,脸上现出万般无奈。

芒儿赶紧把温热的稀饭端来。

爸把饭勺送到娅的嘴边,娅却慢慢地扭过脸去,工夫不大又昏昏地睡了,睡得很沉很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6: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夜里,沉睡的芒儿突然觉得自己被猛地推了一下。原来,娅在沉睡中又犯病了。是她踹着了芒儿。娅连着犯病,爸也有点儿慌,连连念叨“怎么回事呢?按说,醒过来了就是醒过来了,怎么又……没这样过呀……”

不幸这个恶魔,总是四处敲门,只看谁家防备不当。芒儿娅就这样不吃不喝抽抽搐搐艰难地熬过了十几天。请来的几个大夫,都摇头叹气拖着沉重的脚步迈出了院子。最后一个大夫竟发现了娅的脚后跟有一处伤口!伤口不大,却很深,而且,整个脚后跟儿都发黑了!

爸不知怎么好了,就像一个上足了发条却失去控制的跳蛙满屋里又是跺脚又是转圈,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嘴里老是说:“闹了半天,她不是冻脚了!我当着……怎么会……”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似的,捡起娅的一只鞋,竟看到一颗锈迹斑斑的钉子还钳在鞋底上!他立马儿像一座坍塌的山一样,“轰!”的往地上一蹲:“唉!我大意了……!”他见大夫要走,“噌!”地跳起来,一把按住医药箱:“你救救她吧……你能救,肯定有法儿……!她是个傻子……她谁也惹不着……救救她……”

邻居们早就都来了,可各个都是一筹莫展,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儿。

天光渐渐明晰起来,芒儿娅又醒了。她一醒,就想坐起来。

芒儿的心就像一盆净水,又浅又清。他见娅醒了,高兴地冲着爸喊:“爸!你看看,我娅不是醒了吗?他“噔噔噔”地跑出去,拿来那个牛角型镜片,递到娅的手里。

芒儿娅现出了一丝苦笑,便艰难地举起手,她想抚一抚自己的眉毛。

一直守在芒儿娅身边的疤婶子,用手给她擦着口水:“你呀你呀,你快好了吧!”一直没哭、好像很有底数的疤婶子这时却泪水涟涟了。她怜爱地把芒儿娅散到脖颈子里的头发一根一根捏出来,理顺,“你一好,我就叫芒儿爸给你买个梳妆镜!这回……就是真的了——叫你撒开了美……!”她越说,嗓门儿颤得越厉害了!

大妈婶子们见芒儿娅醒了,都松了口气,也找个地方坐下来,她们实在太累了。

芒儿娅终于把镜子举到了面前。她看着镜子里脱了相的自己,牵动了一下嘴角,微微地笑了,像是不好意思地说:“片儿……片儿汤呢……”

疤婶子一听,一拍两手:“着哇!抻片儿汤!卧俩鸡蛋,大油大醋的!”说着,起身就往外走。

这时,芒儿娅两眼一吊,再次抽搐起来。映着她苍白面庞的镜片,被僵直张开的手抛出去,“啪!”的一下在墙角处碎开。一颗细小的碎屑反射着一丝微弱的天光,滑向角落,许久,才渐渐暗淡下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天阴得很沉,整个世界都沉寂阴郁着。一会儿,雪花飘下来了。

娅直挺挺的躺着。爸瞪着一双火辣辣的眼,抖着两手跟这个说、又跟那个说:“这、这八成……八成就……”

人们商量之后,张罗搭停尸床,婶子大妈们也要给娅净体穿衣。

芒儿双手抱着娅的脑袋,哭着叫人们拆了那个床:“我娅没事!我娅……她没事!她不走……她一会儿就好了……”

疤婶子吸吸溜溜地说:“芒儿呀,给她穿衣服吧,也许……能驱邪……救她……”没说完,她就扭过身,低下头就着衣襟擦泪。再一次燃起了香烛,鸡啄米似的磕起了头,嘴里光是“菩萨菩萨”地叫。

婶子大妈们一边啜泣呜咽,点着了灶火,焐些热水,准备给娅擦洗身子。水焐热了,娅还没有咽气。

菩萨也并没有显灵。疤婶子失望的转来,“吧嗒吧嗒”地滴着眼泪给娅找她平时最喜欢的衣裳。

一切由慌乱徒劳变得理智有序。芒儿爸两手抱头蹲在屋角,浑浊的泪水噼里啪啦落下来。突然,他“噌”的站起身,伸手在娅的胸前试了一会儿,接着他语无伦次的说:“对,心口还热乎着呢,能叫回来……”他转身拉着芒儿的手,“芒儿……芒儿……‘魂走囱道……魂走囱道……’你……你你……你快上房……使劲儿……抱着烟囱……使劲儿……”

疤婶子一下明白了他的意图,大声提醒:“芒儿,你快上房,抱着烟囱叫你娅回来,使大劲叫!”

芒儿即刻明白了。他记得人们说过,人的灵魂都是打烟囱飞走的。人快死的时候,亲人是能抱着烟囱把魂儿叫回来的。去年,二耕的大哥叫煤气熏死了,不就是二耕把他叫回来了吗?

芒儿一步就冲出屋子。他手脚并用爬上屋顶,一下子扑到烟囱跟前。紧紧搂住冒着青烟的、有些发烫的烟囱,使足气力: “娅!你回来——”话才出口,滚烫的泪水已经汩汩而下。

和着泪水一起涌到眼前的,还有那个友善却臭气哄哄的大花脸、那双娅穿在脚上走起来嗒嗒响的红色高跟鞋、那半个弦月形的梳妆镜和那个娅的凤芝、花色的纸飞机、半条拉链、不成形的手影……这一切的一切,不是就在眼前吗?活泼泼的一个人怎么会死呢?怎么能这么没道理呢?娅不会死!不能死!芒儿一定要把她叫回来 !

屋里的人们,眼巴巴的看着炕上安安静静的芒儿娅;屋外的人们,不错眼珠的望着烟囱里冒出的青烟。人们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为这个由艰难和温馨陪伴着一直走到现在的小小的家祈福……

芒儿继续声嘶力竭的喊着:“娅你回来!娅……娅啊!你别走!你回来啊……回来照梳妆镜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红肿的双眼视野模糊,芒儿喊得两腮发涩。朦胧中竟觉得怀里的烟囱仿佛被他抱得软了,绵了,像抱着娅穿着花布棉袄的身子,他合了眼把下巴抵上去,哑着嗓子悄悄话一样的说:

“娅你回来吧,回来。咱、咱去买梳妆镜……!娅,我不舍得你!你走了就回不来啦……这回一走……就回不来啦……”

缓缓飘落的雪花,落在芒儿滚烫的脸颊上,一忽儿就融化了,又和咸味的眼泪一同淌进嘴里。芒儿明明知道自己抱着的并不是真的娅,但他依然怀着一颗切切的心,觉得也许撼动那坚实冰冷的烟囱,把灵魂远去的途径扼制住,就能留下活生生的娅。

可是,灰蒙蒙的天空像是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漫布的乌云,奇迹般在西北角遥远的上空破开一道缝儿,透过来一抹幽幽的天光,简直是为娅敞开的天门!芒儿恨恨的对着它哭叫——

“……娅啊啊啊啊……”

远远近近的几处人家,烟囱里也升腾弥漫着袅袅的炊烟,却似乎比芒儿家的青烟多了什么,又少了什么……偌大的天地,安静得那么无情,芒儿明明喊得愤恨凄厉,那声音却依旧被细风剐成丝,揉成絮,消失在渗着雪味儿的空气里。

屋顶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烟囱周围,融化了圆圆的一圈雪水,湿漉漉的。黑洞洞的烟囱口,无声的吐着淡淡薄烟。那烟一出烟囱口,便迎着下落的雪花,随着风儿萦萦绕绕的飘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办公室的门大开着。

刺骨的北风从走道穿过,直扑屋里,裹进阵阵寒意,柯卫平打了一个冷噤,他搓搓手,站起身,关上南边的窗户,风不再对流,办公室里顿时暖和许多。其实,他只要关上门就OK了,可他没有关。但凡在办公室处理公务,无论是酷暑还是严冬,他都要把门打开,好像只有这样,心里才踏实似的。有人提醒过他,说你一县之长开门办公不好,大事小事都找到你这儿来了,没有一个遮蔽。碰到好沟通的人,几句话就可以打发走,要是难缠的刁民涌来了,那不烦死人了,你还能办公?还能抓政府的大事?他本想回怼几句,但看提醒者并无恶意,便一笑而过了。在他的心里,是极不赞同这种观点的。一县之长,当你敞开办公室的门,没有老百姓找你上访、申诉、反映问题,说明你的工作抓到了位,让老百姓满意。反之,只要还有老百姓来找你,说明你还有事情没有办好。政府的大事是什么?是办好老百姓的事。他知道有人在背地里议论,说他作秀,说他假装正经,还说他哗众取宠,而他根本没予理会,反正自已不改初衷坚持而为就够了,起码图了一个心理安宁。

大多的领导都是把秘书的办公室放在自己办公室的外间,当有人来访时,秘书可以“挡驾”拦一篙子,也可以“探风”为何事而来。就能有“选择”地让领导接见。能见的则让见,不能见的就借口领导出去了。如此这般,让很多来自基层的上访者扫头而去、失望而归。可想而知,经过秘书“过滤”,有选择性地见或不见,根本得不到原汁原味的东西,不仅听不到最底层群众的第一呼声,也接收不到老百姓发出的第一信号,隔断了同群众的联系,你的决策亦好部署也罢,都可能远离实际脱节百姓,那才是最可怕的。因此,他把秘书的办公室放在自己办公室的内头,只要来找县长的,先见面的是他而非秘书。

桌上摞着一大堆待签的文件夹,柯卫平签了一半,揉了揉发胀的眼睛,端起茶杯,喝掉杯里的茶,然后起身到办公室东角,在简易的茶具上,冲泡出一壶茶,倒进茶杯。他没有什么爱好,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唯一称得上爱好的就是喝茶。他觉得喝茶能够清除身体内的毒性污渍,可以淬炼性情纯洁内心,还能让人淡然物外慢下节奏,反正好处很多,他可以说出一百条。

望望门口,寂静无声,柯卫平的脸上顿现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上任之初,他作出这种安排,瞬间,“县长开门办公,敞开接待群众”的新闻轰动全县,一件本该要这么做、再正常不过的举动,却被老百姓传为佳话,也被许多同事同僚冷嘲热讽。他依旧乐此不疲地继续做着这件事情,有时一天要接待群众几十人,说不厌烦不头疼那是假话。然而,有付出就有回报,从那些繁琐纷云、杂乱无序、团团如麻的反映中,抽丝剥茧,他理出了老百姓的需求点,发现了政府工作的薄弱点,找到了抓落实的着力点,让政府在民生领域的工作及时调整了思路,避免了犯错,总之是受益匪浅。

今天是怎么了?时间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一堆文件签了大半,却不见一人来访。不可否认,从最初的门庭若市,到后来的门冷人稀,再到现在的门可罗雀,来访群众数量呈阶梯式递减,说明政府的工作质量得到提升,让群众比较满意,老百姓没有啥事来作反映,这应该是值得欣慰的好事。可是,柯正平感到一种不习惯,似乎已经适应老百姓围着他反映问题提出建议的那个阵势。

终于来人了。一个小个子男人闪身而入后,把门关上,像做地下工作的一样,只是没对暗号。来人轻言细语道,“柯县长,你们一直在查找排中河的污染源头,其实我这里就有。”一边说一边递给柯卫平一张画着图的纸片。

柯卫平接过纸片,看过一眼后,问道,“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来人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悄声建议道,“柯县长,按我画的示意图,肯定能找到排中河的污染源头,只是您得亲自督阵。蓝光化工一般是在排中河水体丰盛时,偷偷排放。”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190[查看]
积分:50716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柯卫平正要倒一杯茶给这位不速之客,并与他坐下细说一番,哪想到他话一说完,没打招呼,轻悄悄地拉开门,小跑着溜了。

排中河的污染被老百姓举报了几年,可一直没能解决,往往上级来查的那些天,河水检测没啥大问题,可检查组一走,依然如旧。很多人怀疑,蓝光化工是排中河的污染元凶,县里派环保执法大队的执法人员去检查,却查不到排污口。加上蓝光化工是流口镇的利税大户,每年缴税将近五千万,可谓镇里的“钱袋子”,当然不希望它关停,只要有风吹草动,书记镇长出马,到处说情,四处灭火,让蓝光化工一直保持正常的生产经营。今年十月,有群众向国务院环保督察组直接举报,蓝光化工是排中河的主要污染源。督办函下来,让县里彻查、整改,他正愁无处下手,却意外地收到这张示意图。柯卫平仔细地将示意图看过几遍,瞧出了一些不寻常。他把政府办公室主任唐江波叫来,将示意图递给他,吩咐道,“你马上抽空去流口镇跑一趟,按照示意图,把周边方位弄清楚。”唐江波拿过示意图,看了一眼,蛮有把握道,“我对这块太熟了,地形地貌、建筑方位了然于胸。”柯卫平笑着叮嘱道,“再熟悉你也跑一趟,算是跟我打前站。隐秘一点,不要惊动任何人。”唐江波愉快地接受下来。

柯卫平继续签批着文件,突然,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一个老板派头的中年人,没讲什么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在柯卫平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柯卫平赶紧从茶壶里用纸杯倒了杯茶,搁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你有什么事么?”

“当然有事。”老板派头的中年人面色难看、语含怨愤,他端起纸杯,重重地往桌上一蹾,“人都快急死了,谁还有心情品茶喝水?”

“有事慢慢说。”柯卫平笑着降火道。

“我是金晟公司的赵天禄。”老板派头的中年人终露峥嵘,理直气壮地诘问道,“柯县长,金晟公司开发的‘皇家公馆’项目,楼盘已经封顶,预售证去年就已经发了,现在卖得正火,为什么要被叫停?”

“被叫停必定有其原因,赵老板。”柯卫平极其平静地回应道,“我想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吧。”

“不错,我们的楼盘是超了一点容积率,可在宁阳,超容积率的楼盘多了去了,不都是罚钱了事么?为何偏偏要拿‘皇家公馆’开刀?凭什么呀?”赵天禄好像很有道理似的,连珠炮式地发问道。

宁阳县城的开发乱象触目惊心,种房子滥开发的比比皆是,超容积率挤占公用面积的楼盘层出不穷,以往的做法,都是罚款交钱,盖章通行,以致这种行为禁而不止野蛮蔓延,老百姓有意见,全社会有舆论。去年底,县人大就此项工作询问过住建规划局。住建规划局于今年1月出告文件,县政府给了批转,但却处理不严督办不力,歪风没有压下来。在人大委员的半年测评中,不满意率超过半数,县人大只能启动质询程序。住建规划局局长林佳斌这才慌了手脚,拿出了整治开发乱象的方案,提出从“皇家公馆”楼盘入手,再大面积铺开。方案几易其稿,前几天报给了他与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张冰清,三个人曾有过一次合计,没有人提出异议,只等本周四的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后开始实施。看来,有人提前给赵天禄泄露了,他想在上会之前阻挠这件事。得知赵天禄来的目的,柯卫平就知道如何应对了,他以公事公办的口吻道,“赵老板,你问我凭什么拿‘皇家公馆’开刀?我郑重告诉你,凭你们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规则违规违建,政府有什么问题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18 16:27: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