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水流声

您是本帖的第 10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水流声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水流声

很显然,简珊珊出现得非常不是时候。我用手机给她叫了一份生煎馒头配牛肉粉丝汤,我告诉她,我好不容易恋爱了,如果她没有特别大的困难,最好这几天就搬走,免得引起误会。她一边嚼着生煎,一边口齿不清地说:“每次我都是有特别大的困难才来找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些年我一直单身着,要说我对简珊珊没有动过念头,那是假的——一个身材火辣的年轻姑娘隔一段时间到我这里来住一阵,还有着一副狐媚相。但是她有她的恋爱哲学,她觉得恋爱就像是去上长江商学院,她只跟成功企业家恋爱,从而可以近距离地获得言传身教。我远远不够格。我明白她一落魄就来找我,表现得跟我有多熟似的,这纯粹因为她深知我心肠够软。“李瑞,你真是个好人。”她跟我借完钱、借完宿,无数次蹭吃蹭喝之后,总是用这句话跟我撒娇。大家都懂,一个女人看不上一个男人的时候才会说这句话。

事实上,从内心深处我也瞧不起她。我们就在这种彼此鄙视的平衡中做着熟人。

每天跟着方芳一起步行,这逐渐成为我生活中最期待的事情,仿佛每天按程序起床吃饭上班直至等待下班,都是为了得到步行这一两个小时的奖赏。方芳有着极佳的品位,她带我去步行的路线经常不同,每次都有让人惊喜的不同风景。有一回我们看到了整片正在盛放的百日菊,挺直的花茎上浑圆的火红花朵,每一朵上面都顶着细小的金冠,完美精致得简直像人工造出来的假花。

“你说反了,如果要夸赞假花,应该说‘简直像是大自然的杰作’,哪有夸赞真花像假花的呢?”方芳柔声教育我。

有一回我们甚至途经了一片两层楼高的联排红砖老房子,石头门阶,铸铁大门和阳台,就是我们小时候住过的那种。这些房子大多数早已拆除,包括我童年的住宅。我惊诧之余感慨万千,围着那些房子转来转去耽搁了很久,差点掉下眼泪来。

还有一回更加奇妙,我们应该是走在一条闹中取静的商业街上,那时候刚好没什么人。当我跟着她的脚步穿过攀爬着凌霄花的回廊时,她问我有没有听到水声。

那是一个晴朗的月夜,我分辨着耳中隐约的噪声,说实话,始终住在闹市中,我对所有的背景声都已经麻木了,好像耳朵生来就是为了承受这些噪声,并且自动忽略换算为无声。此刻,我从邻街往复不息的车行声中仔细分辨,居然真的听到了潺潺的水流声,不是下水管道的排水声,这水声天然而活泼,无拘无束。当我努力捕捉它,它便越来越响亮起来,近在耳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0:5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这里有一条河。”方芳兴奋地对我耳语。

“这不可能。”我四下环顾,高楼广厦地砖光洁,附近也没有公园绿地,更不可能是自然河道。本城临海,但是数百年间不断填海造地,成为世界市区面积排行前十的大都市,海离这里要多远有多远,这就是城市唯一与自然水域相关的概念了。

“你没看见这条河,并不等于它不存在呀。”方芳的眼睛在月夜中显得非常皎洁,她就这么双眼明亮地看着我,嘴角上扬,与我一起侧耳倾听,我的怀疑并没有干扰她一丝一毫的雅兴。

我掏出手机,打开地图定位,试图在地图上找找附近是不是真有一条河,兴许是房地产商为了抬升房价临时造出一条河也说不定。然而,地图甚至不能正确定位我们此刻的位置,连我们所在的道路都没有显示,轻轻摆动的蓝色圆点显示,我们正身处一整片连续的建筑之间。城市里的地图就是有这个毛病,城中各处总是一刻不停地拆与建,无休无止,说三个月沧海桑田都不算夸张,加上不断更换的店铺,地图更新的速度从来跟不上现实。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哪儿,但是走走就会知道的。”方芳的话令我大吃一惊。她每天带着我走不同的路,我还曾经暗自钦佩她是一张活地图,没想到我们迷路了。

方芳倒是非常笃定,“只有我们承认自己迷路的时候,我们才是迷路了,不是吗?”这话没错。这让我觉得,在方芳文静的气质之中,其实有着非常浪漫与热烈的部分,我简直越来越着迷。

为此我天天催着简珊珊搬家,我和方芳不能总是只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哪天走路走累了,请她到家里坐坐,没准就能使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我甚至已经想到了跟方芳求婚,两个人一起买房还贷。方芳是我尊敬的那种姑娘,我相信她完全不势利,有一颗真诚的爱心,而且自立自强,是最佳的结婚对象。

一百二十二天前,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方芳与简珊珊决定一起开始创业,为这个城市的居民提供一种叫作“身心步行”的付费服务,服务实行包年的会员制,会员可以每天跟随方芳在这个城市里步行,每两周更新一次步行路线。

为了保证每次步行的幽静环境,参加单次步行的会员不得超过十名,方芳最多一天可以带四次队伍,也就是一天提供四个时间段供会员选择。等生意做大了,她们就招聘更多的“步行师”进行培训,或者干脆实行加盟制,收取加盟费。以后还可以把这个生意做到全国每个大城市,乃至世界各大城市,包括纽约、伦敦、柏林、米兰、斯德哥尔摩、苏黎世……她们甚至已经拟好了广告语:

独辟蹊径,洗肺静心,市中心的步行运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0:5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健康时尚,冥想升级,带您发现这个城市的桃花源。

她们俩在我局促的客厅里宣布了这个雄心勃勃的创业方案,我把方芳拉到一边,小声责问她:“你怎么居然受‘那种人’的蛊惑,跟‘那种人’谈什么创业?”

“什么叫‘那种人’,她不是你的表妹吗?再说我也做了这么多年的‘白骨精’,你就不相信我能创业吗?”方芳用一种凝重的眼神看着我,那分明就是在说,你自己的嫌疑都还没解释清楚,你还好意思对我指手画脚的吗?

这都怪简珊珊。她白天发信息给我,说她已经搬走了,我这才在步行之后请方芳到家里小坐,结果简珊珊就端坐在客厅里等着我们俩呢。尽管她自称是我的“表妹”,还找了个大叔到我家做客,向我们介绍说,这是她男朋友老刘,是个天使投资人。然而方芳是那样一个心思敏感又冰雪聪明的人,她怎么可能没猜出一二分?

简珊珊完全就是蓄意为之。回想之前的好些天,她猫在我家的沙发里,趁着我临时放下手机的时候,自来熟地拿起我的手机刷着玩,刷到照片,她总是大惊小怪地问我是在哪里拍的,是不是去郊游了。这都是我在步行的时候顺手拍的。

“你每天步行经过的不是文艺照片,那都是花花绿绿的现钞啊!”她嘟哝着。估计鬼点子就是那时候想好的。

简珊珊的新男友老刘,一个爱好炫酷运动装束的中年男人,有着演讲家一般光滑嘹亮的嗓音,他为这个创业项目投了一小笔启动资金。简珊珊担任CEO,方芳担任CTO,而我成了COO。简珊珊弄了一个公众号,让我负责图文,她张罗着推广,四处拉会员。

一开始非常不顺利,根本没有人来购买会员包年服务。本来嘛,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是公共区域,又不是健身房,大家想在哪里步行就在哪里步行,不需要花钱。每天钱只见出去的,不见进来的,我们都开始怀疑这个创业项目的可行性了。花钱的那个人倒是最悠哉的,老刘在我的客厅里摆了一套看上去特别唬人的茶具,他一边沏茶一边懒洋洋地说:“比这个项目荒唐一百倍的我都看得多了,没事,慢慢来。”

于是简珊珊更加大刀阔斧地“败家”,她搞了个“返现”的小范围活动,但凡购买会员的,她都全额返还年费,就等于是白送。当然这些免费的会员不可以将“返现”的秘密说出去,而且在免费体验期间,必须在各种社交媒体上至少发三条“身心步行”的亲历图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0:5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有一个“程序猿”小哥发出了一条走心的亲历,他在跟随方芳步行的途中遇见了一位做糖人的师傅,那位老人将挑担摆在一棵大柳树下,凝神静气地在石板上画糖人,一排糖人刚刚做好插在他的担子上,阳光下晶莹剔透,这番情景让小哥蓦然间眼眶湿润。小哥不仅拍下了照片,也写了一段声情并茂的文字,回忆起他的家乡小城、恬静的童年,以及自那时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的糖人担子。

某个早晨,我醒过来,忽然发现公众号单篇点击破十万,会员购买的小程序已经被流量冲垮,“身心步行”一夜之间成为网红。感性的故事引爆了公众对于这个城市另一张面孔的好奇,网上到处都在议论,在这片高楼堆砌、灯光耀眼到望不见星辰的闹市中心,是否真的存在着步行通往内心静谧的“桃花源”。

忽略简珊珊在隔壁兴奋的尖叫声与不停进出的脚步声,连一贯安静沉着的方芳也给我打来电话,在电话那头她细小的声音充满了激动,“没准再过一些日子,我就可以不用在老板的压榨下成天画这些烦人的图纸了,我可以自由了,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个城市还真是有奇迹的。”

可不是,我也开始相信奇迹了。为了应付突如其来的客流,我们不得不分班去带会员步行,方芳先确定路线,我们手绘下地图,凭着记忆各自为战,一天从两个时段增加到四个、六个、八个时段,连老刘也不得不上阵带队。

每个新会员都热衷于炫耀他们参与的新时尚,各种风景照片、童年回忆、心灵感悟在网络上不断增多,吸引了更多的会员加入,更多人发出网站热帖和议论,“身心步行”的话题呈几何级数增长。很快我们收到了第一笔广告收入,居然来自最初发帖引爆网络的那个“程序猿”小哥。

“程序猿”小哥名叫程然,精瘦的身材,戴着眼镜,每次跟我们步行的时候总是一声不响。他一周固定步行三次,两次在休息日白天,一次在工作日夜晚,出席得跟钟表一样准确。看得出他工作压力很大,每次出来都是囚犯放风一般的表情,不断用手揉着后脖颈,眯缝起眼睛仰望阳光或星光,苍白的脸上露出短暂的极其安慰的浅笑。

程然这些年有了些积蓄,他筹划在当初看到糖人担子的地方开一家做糖人的小店,这是如今我们“身心步行”的必经路线之一。周围柳树环绕,有半个还未拆除的老公园,水泥长凳,都是这个城市里现在很少能见到的了。他盘下了附近一个濒临倒闭的书报亭,简单装修完毕之后就第一时间来我们的公众号打广告。广告语是: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0: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身心糖人铺,坐落于闹市中心的桃花源,甜入人心。

“还得付一笔商标费,你用了我们的品牌。”简珊珊收钱的时候说。她忙得没空说别的,但是关键的收费她一毛钱也不会落下。

这家糖人铺并没有能招募到糖人师傅,暂且卖着从工厂进货的棒棒糖——人形的、动物形状的,生意莫名火爆,所以也没有继续寻找糖人师傅,这是后话。

谁都没有想到,紧接而来的广告客户完全不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那是一个房地产商,算不得行业内有排名的,但是房地产商于我们而言,都是蚂蚁眼中的大象。那个老板弄了一小块地,盖起了一个颇为局促的小区,名叫“登云墅”。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这个楼盘的地段有点尴尬,虽说在市中心,却恰好在两个商业核心地带的辐射区之外,也不临近地铁站,周围环境毫无华丽可言,连个带英语标志的超市都没有,所谓高不成低不就。

老板是个颇有福相的老太太,银色卷发,唇红齿白,姓宁。宁总在网上看到了一张“身心步行”会员拍摄的照片,照片里有他们家的楼盘,还有一片茂盛的竹林在左近环绕,幽静别致。“宁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这不正是打动文艺白领青年的最佳定位吗?她让助理将我请到售楼处办公室,当场签合同开支票,包圆了“身心步行”一个月的置顶广告。

“我怎么从来没发现这里还有一片竹林呢?要是谁最近给种下的,我倒是还得去谢谢他,不能亏待了人家。”老太太自言自语地说。

此前我特地去看过那片竹林,老竹遒劲,幼竹挺拔,根系盘绕在一起,泥土上还落满陈年的腐叶,幽深得很,显然不是新种下的,有年头了。我顺便还去“登云墅”转了一圈,思忖着再过一两年,如果这个创业项目真的进行得顺利,没准我就能住进这里了。买一套像样的公寓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住的那套公寓位于一栋陈旧的多层建筑里,窄小寒酸,还是当年老房子动迁时的安置房,可怜巴巴地挤在几座崭新华美的高层住宅楼之间,就像住在井底,四季晒不到太阳。而且据我对这个城市拆建速度的估计,没几年,很可能这栋多层楼房又会被动迁。

可是就这么个小破地方,简珊珊还成天跟我挤在一起,惹得老刘隔三岔五坐在我客厅里喝茶喝个没完,把我这公寓干脆变成“身心步行”的办公室了。

而自从我们的事业开始腾飞,我和方芳就丧失了每天一起并肩步行的可能性,倒不是因为必须带着一串活生生的“电灯泡”,而是体力的问题。我们每人一天带两次队伍,加在一起每人就是十公里;要是相互陪伴一起走,那就是二十公里。况且我们俩都还没辞职,还得上班。要是简珊珊不赖在我的公寓里,我和方芳至少还有个二人世界的空间可以相处,现在这简直是棒打鸳鸯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0:5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一到家就质问简珊珊,都有老刘做男朋友了,为什么不干脆搬到他家里去住?

简珊珊正忙着在她新买的“生产资料”——那台苹果手提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接单打字,她头也不抬地回答我:“他还不够有钱,我怎么能为了个免费住宿就以身相许呢,是吧?”

这话有道理,她也免费住我这里,也没对我以身相许。

我建议她那就正经租个办公室,住到办公室里去得了,反正创业项目已经挣钱了。

简珊珊立刻驳斥我:“项目正在发展阶段,正需要大投入呢,不能随便浪费钱。”她盘算着不再问老刘追加投资,用我们赚的钱回购更大比例的股份,这样将来ABC轮融资以及IPO的时候,我们才能有更多的空间。

方芳唯一跟我见面的时间就是交接班,我们仿佛接力跑的选手,只有在交付接力棒的时候惊鸿一瞥,没有时间温言软语,她筋疲力尽地问我:“李瑞,你说我现在要不要辞职啊?”

幸好方芳还没辞职,就在她打算提交辞职信的前一天,我们的项目出了大问题。有个名叫“人工智能”的网友发布了一组照片,是半年前拍摄于真实南路上的。这组照片拍摄的是一整片新建的四层仿罗马式建筑。底层、二楼是商铺,面向街道,三楼、四楼是办公楼。建筑外立面挂着招租的字样,商铺周围是光滑可鉴的大理石地面和寂寥的街灯,一切都是簇新的。

在这组照片边上,“人工智能”复制了多张“身心步行”会员发在网上的照片,也是拍摄于真实南路的,这是我们上周更新的路线,方芳意外发现的景观算得上最新路线中的华彩篇章。这里存留着小半个古老的广场,废弃的石井边有两棵大槐树,树干庞大难以合抱,地面居然还是两百多年前的青石板,石板磨蚀,还能依稀辨认出一些字迹。根据这些文字,有热心网友考证出那是历史上本城早年的海产品市场。这一带仿佛被市区改建遗忘已久,附近并没有什么现代的商铺。

然而这两组照片的对比显示,崭新的商铺和这个古老的广场根本就存在于同一个地点,尤其是“人工智能”特意排列在最上面的两张照片,凑巧是从完全相同的角度拍摄的,画面上都带有同一块“真实南路”的路牌,连路牌上的涂鸦都是一模一样的。

“人工智能”攥着这个铁证,宣称“身心步行”项目根本就是一个骗局,网上所有的美誉度都是水军的胡编乱造,所谓的“桃花源”不过是我们雇人将一些图库里的风景照和本城的背景PS在了一起。

一时间网络沸腾,数以万计的质疑辱骂,使我们的公众号不得不暂时关闭评论功能,由此引发了网上更多的恶评。简珊珊几乎二十四小时在处理会员退费,她的手机响个不停。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1:00: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