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

您是本帖的第 10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

原来听李茂林说过,那高胖汉子便是刘威。舞会中场,刘威拎着号子,硕大的身躯压在舞台的小座椅上,看着台下的舞客们随着迪士高乐劲舞。我身上打着颤,汕汕地走到刘威身边,问:缺吉他么?刘威一愣,脸上横肉动了动:怎么,想上?我小声说,是的。刘威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说,我是刘轶的熟人,他是这个。我竖了竖大拇指,又说,他叫我找你。我拣要紧的话说,扯上一个小谎。刘轶可没有叫我找刘威,然而都这地步了,还顾及什么,又退缩什么呢?近距离看刘威,但见他满脸红光,横肉滋生,杀气腾腾。

听见有人夸他弟弟,刘威脸上露出笑容,对我说,别光敲几个和弦完事。这里没有专门的键盘,杨老师是唱歌的,键盘并不熟。我跟胡元庆两根鸟管子老在上面大嚷大叫的,太单调了!你以后可要跟老子争口气,把SOLO接过去挑大梁。

我现在只能弹伴奏呢,我以为……我嗫嚅着。刘威说:你先回去。准备三天时间,来时给你两首生曲子,跟着乐队的指挥一次性视奏下来,即兴弹出和弦——过这一关就留下。说完这话,刘威回过身,从调音台下拾起一大叠谱子,扔给我。

我翻翻谱子。那些谱子只是些简单的旋律,标记了歌名、节拍、调式,谱面没有配置一个和弦。什么《我们是黄河泰山》《知心爱人》,什么《谢谢你的爱》《皇后大道东》之类。于我而言,“皇后大道东,皇后大道西”是可恶的,纵然罗大佑这老炮儿的作品很精彩,但我不愿在舞台上大嚷大闹。

已经与舞台近在咫尺了,真的,沉郁的我有好多好多的心曲。我恨不得现在就跳上去,一边弹着,一边唱着:

——你听,海是不是在笑?笑有人梦做得醒不了……

——给我一盏,昏黄的灯光;给我一个,冰冷的墙角……

我正想象着我在舞台上唱着这些歌儿,象一个生命的过客,一个岁月的休止符。突然,刘威一句话打断我的白日梦:回去罢!三天后下午过来视奏。说完,刘威掐灭手上的烟头,自上舞台去了。

我走下舞台,找个位子坐下看舞客。乐队在刘威的指挥下,一连演奏了《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暗恋》等几首慢四、中四的曲子。红男绿女们紧紧相拥,有的低声地说着悄悄话儿,伴随着沉闷的鼓点,沉醉于并不精彩的乐曲声中;还有几对,两个搂作了一个,黑乎乎的一团团影子在昏暗的灯光下轻轻扭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1:0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终于知道,舞客们只需要乐队奏些温情的旋律,催化他们的共舞,升华他们之间的情感和欲望。纵然秦娜歌媚如花,纵然刘轶、胸毛、袁旺他们相得益彰,纵然刘威、胡元庆他们激情四溢,然而我终将无处倾诉。但我也须自有我的生命力,弄出些花花的旋律,迷醉他们的耳朵,伴随着舞客的情欲共舞,混点银子,填满肚皮,换掉“脚鱼”。

红雨打鼓,你压着节奏唱!

三天后,刘威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轰响。他扔过我一张谱子。瘦高个子号手胡元庆、女歌手红雨跟着刘威一起来到舞厅。

我本以为他们要考视奏,却突然要考视唱。扔过来的曲子也没标曲名,黑压压的一堆阿拉伯数字加一些音符。我抖做一团,张开嘴唱。那声音好似寒蛩在秋风枯草中悲吟,除了压准音高和节奏外,实在找不出更多好处。还没唱完,刘威道:歌就不唱了,你留下来,就弹罢。

听到这话,我的泪差点下来。我终于可以弹了,然而终将不能歌唱。

每晚准时到!刘威说,无论刮风、下雨、下雪,就是下刀子,都不得迟到。工资每晚十元钱,你是新来的,但工资和管子、键盘都一样,他们在这里最少搞了两年。我这个做队长的也不过比你每晚多出两块。认真搞,别跟老子丢脸。我说声谢谢,问,今晚来上班吗?刘威说,是的。我便要回去。刘威道:慌张张地走甚鸟!现在就到舞台上,把吉他电线接起来,把音调准。红雨在刘威身旁,插了一句:是啊,别到了晚上手忙脚乱的,来不及。刘威侧过脸,横了红雨一眼说,你说个卵子,他一听就明白!又转过身,对舞厅场务道:李春海,你去帮他把音响室的门打开!

晚上,我早早来到舞厅,将吉他屏蔽线连上音响。那琴是一把国产的美声,一直寂寞地躺在音响室里,满身尘灰,很长时间没人用。下午被我仔细地清洗,换弦,调音。但手感依旧很差,梆硬如铁。和我对手弹键盘的是一位女子。她坐在键盘前,长发倾泄在肩上,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弹着《孤独的牧羊人》的伴奏。昏暗的谱架灯照着她的鹅蛋脸,衬出别样的风雅与神秘。刘威、胡元庆紧挨在女子的右边,昂着脑袋,将两柄小号擎得老高,好象两只朝天椒。他们鼓着腮帮子,把那号音吹得又圆又亮,活象两只打鸣的公鸡。舞台下,踏着踩步的人浪翻滚,转成一个一个情欲的漩涡。一曲刚完,刘威腾地从女子身边站起,从红雨手中接过话筒,对着长发女子喊一声:杨老师,《山楂树》!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1:0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刘威又转过脸,左手举起,对着我打一个“三”的手语,示意《山楂树》是一首三拍子的舞曲。又对着我身旁的李曼,右手使劲上扬着,大声说,记住军鼓和吊镲!此刻,红雨默默地坐到右侧的椅子上。

鼓点响起来了。脚鼓已破,声音沉闷。李曼用力敲着军鼓与吊镲。此刻,我用力敲出和弦,刘威、胡元庆一起吹出过门。杨老师唱道:

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水面上,暮色的工厂在远处闪看光。列车飞快奔驰,车窗的灯火辉煌,青年等我在山楂树旁。

美声!美声唱法!我心中惊呼。那声音宛转,润泽,如白灵鸟在林中欢叫。但见杨老师坐在键盘前,长发飘飘,吐气如兰。我终于明白刘威之所以索性站起的缘故了。胡元庆也跟着站起,我几乎也要站起来,然而琴上却没有背带。我终于不能站起,左手也正钻心地疼痛。键盘时而低吟,鼓声依然沉闷,我们用青春与激情,合力弹出《山楂树》的伴奏。但我终于不能遵守刘威的指辉,重复伴奏如此优美的俄罗斯民歌。趁着乐曲重复到第二遍,杨老师休唱时,我从两把号子中抢过《山楂树》的旋律,用了碎拨的技巧,把这部作品轮奏得烟雨迷离。

啊,《山楂树》!《山楂树》!心中的人啊,你可知道我此刻正激情澎湃?

舞客挤爆了整个舞厅,然而大多数人不会跳快三,坐在两廊下观舞、聊天、喝茶。只有六、七对舞伴跟着欢快的旋律起舞。刘威笑呵呵地道,这才是真正的舞者,其他的都是来泡妞的。他一张胖脸转向杨老师,赞道:这首歌气氛出来了。脸上写满了笑意。

前天市里组织的比赛我唱的也是这首歌。杨老师用音通话幽幽地回答刘威。刘威又侧过头,向我伸出大拇指。

乐曲结束,我抬起左手拼命地甩了几下。看看指尖,深深的弦印还在隐隐作疼。

杨老师坐在我身边。刚才弹唱《山楂树》时,她听我轮出碎拨把旋律抢过去,侧过脸来,有点吃惊地样子,看了我一眼,连忙改弹分解和弦伴奏。一种优雅的隐香扑面而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1:0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带了一点糖,吃不吃一点呢?杨老师那张鹅蛋脸对着我,轻轻地说,眼珠闪闪发亮。

阿!谢谢,不!我低着头说,内心透着一种坚定的清醒。

正当我坐在杨老师身边,沉浸在一种曼妙的情感之中时,忽听刘威扯着破锣似的嗓子骂:李曼,你那个鼓打得个么X名堂!脚鼓破了,叫你把军鼓敲重点,有气无力的!节奏越打越快!

军鼓也破了!你来打试试!早就该叫文化馆的人修修了!一头长发,丰满但却并不漂亮的李曼脸上满是泪。

没打好就是没打好,你辩个么x!刘威暴怒了。

《山楂树》奏完,中场休息时间到了。舞客聊着天,各回各的位子上去。

咚咚!忽听舞台上两声沉闷的鼓响。李曼将鼓槌扔到通通鼓上,站起身,长发一甩,头也不回地走了。他妈的都说不得!说她几句就走了!刘威又吼,红雨你去打鼓!

我又打鼓又唱歌太累了!红雨抗议道。

累什么?我过两天找个鼓手来!刘威的语气不容争辩。

瞬时,大家坐在台上都无语,中场迪士高震耳欲聋,台下红男绿女们舞得正欢。

我心中怅然,刚刚与杨老师说话时那丝甜意瞬间荡然无存,心猛然沉下去,象是深夜中做了一场恶梦,人从悬崖上掉下去一般。

刘威,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我琢磨着。这是一个纯力量论者,你展示出美的力量,他就当面抬你,绝不含糊;倘你不能,他就当面践踏你,绝不留情面。纵然是玩音乐,骨子里他是一个暴力论者。

正思忖着,忽见宋主任带着门卫李春海走上舞台,来到刘威面前,说,不知怎么回事,总有一帮人从文化馆院墙翻进来跳舞。你想个法子挡一下。刘威漫不经心地说,这是你文化馆的事,干我鸟事?李春海说,你办法多,出个主意吧!昨天我在舞厅门前跟电力制杆厂的几个混混打了一架,从大门挤进来的情形好多了,但从侧面院墙翻进来的防不胜防。刘威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宋主任说:你帮个忙罢!舞厅里看似人多,但有不少人是翻院墙进来的,没买票,这票里头还不是含着你乐队的工钱么?刘威眼睛一翻,说,你们晚上把二楼所有小包间窗户关了不就完事了?宋主任说:他们串好了,先叫几个人到舞厅开个包间,然后把其他人从包间引进大厅来。防不胜防。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1:0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刘威低下头想了想,计上心来,他抬起头,脸上露出诡谲的笑容,问,宋主任,你这里有浇菜园的长舀子么?宋主任笑道,文化馆用这破玩意儿做什么?刘威又问,有没有?宋主任摸了半天的脑门子,说股没想起来。刘威哼了一声,对李春海道,没有,跟我找一根过来!舞会结束前给我!

舞会刚结束,李春海拎了根长长的舀子上来,要递给刘威。刘威连忙摇手,道,给我做甚鸟?你拿着,跟着我走!李春海道,跟你到哪儿去?刘威不说话,走出舞厅门,宋主任、李春海连忙跟上去。夜色中,三人一前一后蹩到文化馆一楼左侧院墙,那院墙与二楼舞厅相邻近,连着舞厅的七八个简易包间,伸手即可握紧包间的窗户。院墙下有一个小茅厕。

刘威对李春海道:你辛苦一下。拎了舀子,舀几舀子屎尿洒到院墙上。不可洒太多,要让那帮翻院墙的撮鸟在下面一时之间嗅不到才行。

宋主任骂道:高,实在是高!那帮二混子正是扒这段院墙翻进小包间混进来的。妈的刘威,你这个牛鬼蛇神。

次日晚间,我带着两个效果器,早早来到文化馆,把效果器从吉他串联到大音箱上去。效果器是我上周专程跑到省城买的,一个合唱器,是我预备着演奏《你听海是不是在笑》中那段悠长、缥缈的分解和弦前奏;一个失真器,是预备着用来演奏《巴黎的街头》。我想在舞台上倾诉,这心中的迷梦还没做醒。

刘威看着我眉开眼笑。直接找宋主任,说乐队效果起来了,要长工资。主任答应了,每晚跟乐队加十块钱。

舞会将开场,刘威扔下号子,走下舞台,挤开密密麻麻的人群,来到李春海身边,忽闻到一阵难闻的臭味在大门附近四处飘荡。但见十多个青皮从人群中挤出,低了头要从李春海看守的大门溜出去。

李春海道:刚开场就出去?出去就不能再进来了!

还进来个XX!一个青皮背着手吼道,嘴里吐出一串酒气缭绕的字。

喂?你的手怎么了?李春海沉着脸问。

管老子手做么事?几个青皮胀红了脸,正要发作,却见旁边几个花招招展的女子看他们,蒙住了鼻子。青皮们瞬时没了底气,低了头只顾往外挤,留下一股臭气熏鼻。

刘威捂了鼻子,冷笑着,回到演出舞台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1:0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时间很快到深冬,一个下雪的周未,文化馆舞厅那边停一晚。我如常一样,蹭到楚剧团歌舞厅里。当我在乐队里找到李茂林时,他正笑呵呵地拎着号子,和身旁一个抱着萨克斯的胖姑娘聊得起劲。看到我过来,李茂林让我坐下,对那姑娘说,哥们儿林潇。胖姑娘望我微微一笑。

你的胖妹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耳边冒出,我一回头,是刘轶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美女,一双丹风眼向上斜飞。李茂林惊叹一声,啊!歌后驾到。美女看见李茂林,两眼一横,对李茂林甩出一句:好运到了,狮子宫的猛将!

刘轶走上舞台,坐到李茂林身边。李茂林又对刘轶竖大拇指,说,上个月,你和秦娜到河对面的浦口夜总会去了?听说一晚上就是两百?刘轶摇摇头说,妈的,两百元有鸟的用,累成一条狗!晚上八点开始,搞到十点,中间休息一小时,下半场从晚十一点搞到凌晨一点。挣命的血汗钱!李茂林问,那你们晚上怎么回家?刘轶说,晚上坐轮渡过河。李茂林说,都转更了,轮渡还开么?刘轶说,那就搭汽渡回。李茂林拍拍刘轶的肩膀说,那么睌了,要照顾好歌后啊!刘轶丢下手中的烟头说,搞一个月就厌烦了,辞了!

我忍不住问刘轶,剧团里演出任务那么重,跟楚剧团伴奏不也好玩么?刘轶说,有什么好玩的?我早试过了,一副悲腔,就那十几个曲牌,反反复复地伊咿呀呀。听个一两场还行,时间长了坐不住。我说,那就做一些改编,植入现代音乐的元素。刘轶眯眯怪眼,说,我不具备那样的高才,还是等未来真正的戏曲音乐大师吧!我说,那就原汁原味地演些老戏,这抒发的是真情实感。刘轶说,年轻人不大爱看。我说:那就排现代戏。刘轶“哼”了一声,说,下了岗,没工作,老婆讨不到,跑到这里来打捞生活,倘叫你去欣赏那些高腔,看得进去么,听得进去吗?

此刻,我想紧握刘轶的双手。我得承认,我和他跑到歌厅,真的只是打捞生活、拍卖痛苦而已,从这一点来说,我和他是一个人类。

李茂林又坐在一旁问,刘轶,带着这一帮人杀到浦口歌舞厅走场子,拿这么高的工钱,南浦的乐队眼红了吧?于是,我们共同唱起刘轶的赞歌。秦娜在一旁大嚷,刘轶算个狗卵子!从她嘴角里飞出来的词句,粗鲁得象个脚夫。秦娜冷冷地道,是我单枪匹马找舞厅老板谈的。身旁,刘轶微微笑一下,没有说话。

你的胖妹哪去了?秦娜突然问茂林。大家仔细一看,不见了吹萨克斯的胖姑娘。李茂林干笑着说,我哪有什么胖妹?我追得到么?秦娜突然对着大家嗲声嗲气地说一句:拜拜!回过身,返回话筒边。

我们正聊得兴起,除了秦娜以外,都没注意到中场休息已经结束。只听到鼓手“搭搭搭搭”敲出四声提示。在暗淡的灯光下,秦娜迅速走到舞台中央,拿起话筒,唱道:

夜已深,还有什么人,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你若勇敢爱了,就要勇敢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7 11:09: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