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一位老人

您是本帖的第 4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一位老人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一位老人

年丰登去帮石半山老两口劈柴,石半山一直坐在门槛上看年丰登。年丰登干完活,正准备离开,忽然,石半山拉住他的手,对他呵呵笑道:“你真好,谢谢你啦!”年丰登心头一热,惊喜石半山的病情终于有所好转。他正要对石半山说声“客气什么”,石半山又拍拍他的肩膀说:“大锤,你这个干部,咱服气。”年丰登这才知道石半山原来还是在说胡话,他将自己错认成了老支书年大锤。

石半山的老伴儿见石半山的手搭在年丰登肩膀上不肯放下,大声斥责道:“老石头,你不要装疯卖傻啦,耽误人家丰登书记去村部开会。”年丰登对石半山的老伴儿说:“没事,大娘。大爷这不是装疯卖傻,县医院的医生说这叫失忆,学名叫什么‘阿尔茨海默病’。”年丰登见石半山像个孩子似的对自己恋恋不舍,善意地撒谎,说散会就来教他玩手机,这才得以“脱身”。

石半山老两口是空巢老人,家里三个孩子常年在外打工。年丰登是年庄的村支书,除了干好村务工作,对村里留守的老人、孩子,也经常上门照顾。石半山将年丰登错认成年大锤,只要年丰登再去看石半山老两口,石半山总会对年丰登说:“大锤,你这个干部,咱服气。”

年丰登对年大锤很了解。年大锤是老支书,清廉务实,与群众打成一片,村民都非常敬重他。年大锤虽然去世多年,村里的老一辈人依然怀念他。石半山每次将年丰登错认成年大锤,年丰登都会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让自己成为年庄的第二个“年大锤”。

在年丰登的带领下,年庄的各项工作在全乡都处于领先地位。村风文明,村容整洁,邻里和谐。在表彰大会上,乡党委领导让年丰登介绍工作经验,令大家没想到的是,年丰登开口第一句话竟说:“年庄的工作能得到组织认可,咱首先要感谢一位老人……”

一天,年丰登又像往常一样,去为石半山老两口劈柴、打水。年丰登干完活,正准备离开,忽然石半山又拉住他的手,对他呵呵笑道:“你真好,谢谢你啦!”年丰登有些心疼地看着石半山,猜想他又是将自己错认成年大锤了。石半山又拍拍他的肩膀说:“丰登,你这个支书,咱服气。你像大锤一样好!”年丰登惊喜地看着石半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一场大雪,把原本就寒冷的冬天推到了极致,一阵阵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白白茫茫的雪地里,树根裹紧了身上的旧棉衣,深一脚浅一脚踩着厚厚的积雪,向一个小山村走去。

道路坑坑洼洼,脚下时不时打滑,嘴里呼出的一股股寒气,在眉毛上结出了一颗颗小水珠,一双灰暗的眼睛里闪着迷茫的光。

路两边的树木渐渐多起来,远处,一个稀稀落落的小村子出现在视野里。

树根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到了村口。一棵粗壮的老柳树静静地站在路边,如同一个历尽沧桑的老人。树根用手抚摸着粗糙的树皮,像抚摸着自己的亲人。他围着老柳树转了一圈,想起小时候和小伙伴们一起在这柳树下玩耍的情景,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他靠在老柳树上,把目光投向村子里一个土黄色的院落上。

那个破旧的院子孤零零地立在村西头,屋顶上是白花花的积雪,门前两棵高高的白杨树,树梢上有两只喜鹊窝。

一切,还是十年前的模样。

而他,已经不是那个十八岁的少年。

眼前晃动着爹妈久违了的笑脸,耳边,回响着妹妹清脆的笑声:“哥哥,等等我!”他忍不住轻轻笑了,那些无数次在深夜无眠时出现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一个调皮的男孩在山林里跑着,一个扎羊角辫的小丫头紧紧跟在他屁股后面。“哥哥,看,野山楂,我要吃!”男孩捋起袖子,三下两下爬到树上,红艳艳熟透了的山楂,落满了女孩的衣襟。

眼角有泪涌出来,他赶紧用衣袖抹去。

离家整整十年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自从他十八岁那年说要去外面闯荡,揣着家里一口大肥猪卖的几百块钱,背着妈妈给准备好的行李,踏上了这条离村的路,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二)

这十年,他是在监狱里渡过的。

他坐牢的原因,是不慎被拉入到了一个毒品组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运送毒品,被当场抓获。他看到几个拿着枪的警察的时候,顿时吓懵了,不知道该往哪里跑。直到进了局子,才明白原来他替人运送的是毒品,犯了重罪。

因为主犯早已逃窜,他对毒品团伙的情况又一无所知,连立功赎罪的机会都没有。判决下来,十年!听到判决书的那一刻,他抱头痛哭,为自己,也为家里的亲人。

年迈的奶奶,在他离家时还抹着眼泪唤着他乳名:“根儿,到了外面好好干活,挣钱多少没啥,照顾好身子骨。奶奶土都埋到脖子上了,有今儿没明儿的,我娃要早早回来。”

妈妈拖着病弱的身子,不停地抹着眼泪:“根啊,第一次出门干活,别太苦着自己,干不了就回家来,别让妈担心。”

妹妹小莲朝他一个劲地挥着小手:“哥哥,早点回来,挣了钱给我买新衣服。”

树根是和一位高中同学一起南下去苏州打工的,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位同村的小伙,比他们大两岁,已经在那边一个电子厂干了两年。他休假回来,树根就去找了他,毕竟有个熟人工作好找。

到了苏州后,有同乡的引荐,他们都顺利地进了厂子上班,活不是很累,一月能挣一千多块钱。每月发了工资,树根都赶紧寄回到家里。他出门的时候对爹说,以后别去小煤窑干活了,他可以挣钱养家,供妹妹上学。

若不是认识了厂子里的同事豪哥,若不是贪图那两千块钱被诱骗,若不是涉世太浅不懂法律,他也不会成了罪犯。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一失足成千古恨,他用自己的青春,为犯下的罪买了单。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刚进厂子的时候,树根被分到流水线上干活。负责他们那一组的,是个比他大七八岁的青年,大家都称他豪哥。电子厂里的工人,大多都是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娃,厂子里生产的是一些电子小配件。他们每天上八小时班,三班倒,伙食由厂里食堂提供,工资是计件制,除了要多操点心,倒不是很累,每月工资也能按时发到手,树根对这份工作很满意。

豪哥是他们组的组长,对手下的这些小兄弟很关照,每次发了工资,都会叫上他们哥几个出去撮一顿,吃海鲜火锅,去卡拉OK唱歌,给他们发好烟抽。

树根在家的时候是个乖孩子,因家里条件差,上学的时候规规矩矩,从不抽烟喝酒,沾染那些坏习气。来到大城市,走入社会,成天跟哥们兄弟在一起玩玩乐乐,不抽烟不喝酒倒显得不大气,被人瞧不起。树根心高,心眼活泛,他怕别人说他是土包子,也开始学抽烟。当几次被浓浓的烟雾呛得眼泪直流之后,他也能潇洒自如地吐出一圈圈白烟了。刚喝酒的时候,他喝一杯就脸红,辣得直吸气伸舌头,几次都是被同事架回宿舍的。后来喝的次数多了,酒量慢慢见长,练得都敢和别人猜拳行令了。

豪哥和其他年龄大的同事,有时会找来两个陪酒的小姐。那些女人打扮得妖妖治治,嘴唇涂得血红,丰乳肥臀,走起路来一步三扭,说话娇声嗲气,常过来坐在男人的大腿上,风骚得像一只只发情的野猫。

树根他们几个年龄小的哪见过这阵势,那些女人围过来时,头都不敢抬,只好面红耳赤地先狼狈逃窜。

处在青春期的男孩,思想再不开放,可天天看书看电视,对男女之间那些猫腻还是多少懂一些的。树根看惯了山里妹子的保守纯朴,再看看这花花世界,就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但他头脑还保持着清醒,时时想着家里受苦受累的爹妈,正在上学的妹妹,挣的那点钱,除了买几包廉价的香烟,还是会按月寄回到家里去。

(三)

豪哥就是在这个时候搜盯上他的。

直到后来他进了监狱再细细回想,才明白豪哥至所以和他们一起在一个小厂子里混,压根就不是为了工作挣钱,而是为了隐藏身份,像一个猎手,在黑夜里用一双贼眼窥视着,等待捕获自己的猎物,然后把他推出去,成为他们运送毒品的工具。

而树根,就成为了他的目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至于为什么选树根,豪哥也是动了一番心思,一是树根来自僻远的山村,对社会上的一些犯罪现象并不了解。二来他家庭困难,金钱对他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另外也看重他头脑灵活,干活手脚麻利,还有一股子傻乎乎的哥们义气,这样一个初涉尘世的大男孩,更容易利用。

有天树根夜班,白天正好在宿舍睡觉,豪哥提一只烧鸡,外带一瓶好酒,来找树根吃喝。

树根见豪哥这么看得起他,心里颇为感动。豪哥边吃喝边询问树根一些家庭方面的情况,树根也是全盘托出。他觉得,他一个从山沟沟里走出来闯生活的穷小子,能被豪哥看得起,这是一种荣幸。

鸡吃了半拉,酒喝了几杯,树根的话也多了。他斟满一杯酒敬给豪哥:“豪哥,我来到这里承蒙你关照,经常跟着你蹭吃蹭喝,都不好意思了,等这月发了工资,我也请哥撮一顿。”

豪哥端起杯一饮而尽,拍拍树根的肩膀让他坐下。

“树根,不是哥不领情,就你挣的那点工资,请我们出去吃一顿全没了,你还得挣钱养家,就别破费了。”

树根想想也是,每次豪哥请他们出去吃,少说也得好几百,就他那点工资,哪禁得起造啊,不过豪哥也比他们多开不了多少工资,他兜里咋就经常有钱呢?仗着酒劲,树根就把这话也问了。

“就厂子里挣得俩小钱,还不够我花十天呢,实话跟你说吧,我在外面还干别的兼职,挣的比这工资多得多。”豪哥点上一根烟,吐出几个好看的圈圈。

“豪哥本事真大,我初出茅庐,什么都不会,想挣也挣不着。”树根对豪哥,只有羡慕的份。

“兄弟,谁让咱有缘聚在一起呢,你若想干,哥以后带着你。”

“多谢豪哥,可我什么都不会干啊!”树根听到豪哥肯带他去干兼职挣钱,自然高兴,可又怕自己不能胜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兄弟,这个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教你。不过,这事你得保密,谁都不许告诉,这厂子里这么多兄弟,大伙要知道了都来找我,我那帮得过来。”豪哥压低声音,叮嘱树根不能把此事外扬。

树根看豪哥这么仗义,心中满怀感激,连连点头。他觉得自己命真好,一出门就能碰上贵人,以后能多挣些钱,还能帮家里盖新房子呢。村里大部分人家都住上砖瓦房了,他们家还是那破旧的土坯房,他现在是个男子汉了,该把家庭的重担挑起来。

跟豪哥喝完那次酒,树根就等着豪哥给他介绍点活干。他年轻,身强力壮,不怕吃苦,只要能挣到钱,吃苦受累他都不怕。但豪哥却似乎把那话忘了,再也没跟他提过,树根又不好意思催着问,只能耐心地等着。

那天树根上的又是夜班,八点钟回到宿舍,倒头就呼呼大睡,正睡得香呢,迷糊中听到有人在他床前咳嗽了两声。他伸个懒腰睁开眼,看到豪哥站在他面前,他连忙一骨碌翻起来,问豪哥有什么事?

豪哥说,他正上班呢,一个很重要的朋友打电话给他,让他去茶庄买一盒铁观音送过去,他怕下班去买来不及,想让树根替他去一趟。

树根一听赶紧翻身起床,豪哥还答应给他介绍兼职,这点小事找他帮忙,他当然乐意效劳。

“这是茶庄地址,你看看,记清楚了。”豪哥把一张小纸条递给树根看了看,又揉成一团装进兜里了。

“这市区的路你不熟悉,打车去吧,店主是我朋友,你只要说是豪哥让你来买的就行了,不用付钱。”豪哥掏出二十元钱给树根。

那是一家很小的茶庄,位置也很偏僻。树根有点纳闷,买盒茶叶干嘛非要特意跑这么远的小店来呢?但豪哥说这店主是他朋友,估计是照顾他生意,他只是帮豪哥跑个腿而已,也没必要多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3: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