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茶叶

您是本帖的第 4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茶叶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茶叶

走进店,里面静悄悄的,一位胖胖的中年男子坐在柜台里面看书,看到有顾客进来,忙站起来招呼,脸上的笑容很热情,厚厚的镜片后面射出来的目光,却带着几分警惕和审视。 

“请问你要什么茶?本店虽小,品种齐全。”店主打量着他,指指货架上摆的满满的茶叶。

“要一盒铁观音,豪哥让我来的,他说认识你。”树根按豪哥交代的回答。

“奥,你等会。”那店主从柜台后面出来,到店外四处看了看,进来给树根点了一根烟,让他先坐会,他又进了柜台后面的一个小门。

树根坐在一张软椅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店里放着的一个大大的鱼缸。里面养着许多各色各样的彩色金鱼,缸底有绿绿的水草,上面一根小水管里冒着一个个亮晶晶的水泡。树根来自山区,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鱼。他想,等他回家的时候也买一个小鱼缸,买几条金鱼,让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大山的奶奶和可爱的妹妹也开开眼,她们肯定会笑得合不拢嘴的。

树根正看得入迷,店主从里面出来了,把一罐绿色的铁观音茶放到柜台上,朝他招呼一声:“这是你要的茶叶。”

树根连忙站起来,店主又从柜台底下拿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把那罐茶叶装进去才递给树根。

“老板,豪哥说钱他以后给你。”树根不知道这一罐茶叶多少钱,买东西不付钱他觉得不好意思,就按豪哥的原话解释。

老板点点头,对树根说了一句:“你拿了茶叶赶紧回去,莫闲转,豪哥急用呢。”

树根回到厂子的时候,豪哥果然在宿舍里坐着等他,看他回来接过袋子看了看,拍了拍树根的肩膀:“兄弟受累了,我赶紧把茶给朋友送过去,改天哥谢你。”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树根觉得这只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也没放在心上。过了几天,豪哥乘没人的时候把树根约出来,到厂子后面一个安静的小湖面,从兜里掏出厚厚一叠钱递给根生:“兄弟,这是上次你干活的报酬。”

“干活?豪哥,我没给你干活啊?”树根看着手上一叠红红的钞票,有些莫名其妙。

“你先把钱收起来,我慢慢给你说。”豪哥催树根把钱揣进兜里,树根有些迷糊,但豪哥既然这样说,他也只能先收起来,再听豪哥解释原因。

豪哥拉他坐在湖边,递给他一根烟,自己也点上一根,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兄弟,我说的兼职就是给一些有钱的大老板跑跑腿,送送东西,他们的时间金贵,整天忙着谈生意,谈成一桩生意就几十万上百万的,那会在乎给我们这几个小钱。不过这事你只能一个人知道,千万别告诉任何人,别人知道了跟我们抢生意,我们就没处挣钱了。”

树根一听原来是这样,总算有些明白了。他在心里感叹,这些大老板出手真是大方,一盒铁观音,只跑路费就给了两千,这世道,还是有钱人好活啊。他们辛辛苦苦在厂子里干一个月,挣的还没给人家跑一次腿多来得多。

树根把钱又掏出来,点了十张给豪哥:“豪哥,托你关照才让我有机会挣到钱,这一半归你,算兄弟的一份心意。”

“你赶紧收起来,让别人看到不好。哥怎么能要你的钱,哥生钱的道道多着呢,不差这点。只要你信得过哥,以后跟着我好好干,保证让你挣很多钱。”

那天晚上,树根失眠了。他把两千块钱藏进包的最底层,准备一到白天休息时就寄回家里。他满怀兴奋,这么容易就挣到两千块钱,以后有机会跟着豪哥多跑几次腿,要不了多久,就能挣够盖房子的钱了。兴奋的他好不容易睡着,梦中都咧开嘴笑。

后来,豪哥又让他帮着买过一束花,送到一个几十层高的大楼上的某一个豪华的房间。房间的主人是一位长得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子,豪哥说那是一个老板养的情人,花是老板提前定的,他们还是给人跑腿的。事后,豪哥又给了树根两千块。树根心里这个乐啊,恨不得把豪哥当菩萨拜,他以为自己真的很幸运,一出门就遇贵人相助,心许是奶奶每天烧香拜佛给他的好运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第三次,豪哥让他某个蛋糕店取下一个定做的蛋糕,说老板的母亲要过生日,让他按指定的地点送过去。

就在树根提了蛋糕刚要走出店门时,几个警察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直到冰冷的手铐拷住他的双手,他也没明白自己究竟犯了什么法,稀里糊涂被带到了局子里。

他被带进审讯室才知道,他去替人送的蛋糕里面竟然携带着毒品!缉毒处的人说,他们盯着这个犯罪团伙已经很久了,只是他们经常更换取货送货的人和地点,才很难抓到。

树根一头雾水,吓得话都说不明白了,除了交代让他买东西的是豪哥,还有去过的那几个店铺之外,对其他的都一无所知。

警察赶到厂子里,连豪哥的人影也没找到。蛋糕店抓的也是个毫不知情的店员,主犯已经逃窜。茶庄关了门,花店歇业,除了树根做了替死鬼,其他毒贩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切就像一场梦,一场莫名其妙的噩梦。他这个梦里的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被卷入到了黑社会的贩毒团伙。豪哥和那些幕后黑手,一个个都逃之夭夭,树根纵然有千张嘴,也不能为自己洗清罪名了。

在监狱里,他一次次想起自己走过的路,做过的事,除了为自己的年轻无知、断送了自己的青春和前程而悔恨,更多的是对家里父母亲人的担忧和愧疚。他不知道父母和奶奶知道他犯了法被关进了监狱后会不会受不了。他没成为家里的骄傲,没给家人带来好生活,却成为了一个囚犯,给亲人脸上抹了黑,也断了他们对生活唯一的期盼。那些漫长的日子里,他对着漆黑的夜空流过多少泪,劳教的日子吃的苦受的累他都不在乎。他默黙地承受着,心里的折磨却天天加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四)

“奥,打中喽,打中喽!”一阵笑闹声从身后传来。他回头看,是七八个孩子放学回家了。孩子们穿着厚厚的棉袄,戴着帽子裹着围巾,戴着手套的手里,攥着一个个雪球,边走边玩打雪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孩子们的小脸冻得红红的,嘴里呼出一股股白气,笑声却是那么清脆那么欢乐。树根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这条坑坑洼洼的小路,是他们村通向外界的唯一一条路。他们的学校,在离这四五里的一个集镇上。他顺着这条路从小学一直走到初中毕业,他和伙伴们一起打打闹闹,在这条小路上留下多少快乐的笑声。

“叔叔,你到我们村子里来找人吗?我可以给你带路。”一个小女孩在他面前停下来,仰起红扑扑的小脸问他。

女孩大约十岁左右,脸上带着山里孩子特有的红润,一双清澈明净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极了他的妹妹。

她离开家的时候,妹妹十岁,这一晃十年过去了,妹妹都成大姑娘了吧,还能认出哥哥吗?

眼角有些潮湿,他赶紧用手抹去。

“叔叔,你怎么了?”小女孩闪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另外几个孩子也停下来,围着大柳树站着,一双双好奇的目光朝他射过来。

“我没事,风迷了眼。我来你们村里走亲戚,我认识路,谢谢小妹妹。你们先走吧,我自己能找到。”他赶紧解释。他不敢说他是村子里的人,也怕他们知道他是谁。如果他们知道他是刚刚走出监狱的劳改犯,会不会朝他吐口水?唉,身上占了污点,一辈子都觉得抬不起头。在这几个不认识的孩子面前,他都觉得羞愧难当。

“叔叔再见!”小女孩朝他挥挥手,几个孩子蹦蹦跳跳有说有笑走远了。树根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脚底下仿佛生了根,再也迈不动步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他想起小学时学过的贺知章的那首诗来。贺知章是荣归故里,他却是背着一身的污点回来。他心里的折磨和煎熬,又岂是别人所能体会得到。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他出事的消息,家人早在十年前就知道了。那两个和他一起去的伙伴看他被抓,吓得再也不敢继续上班,都回去了。他们一回去,他的事肯定早就传遍了全村子。从妹妹的信里知道,警察也去过家里了解情况。忠厚老实又胆小的爹妈,见到警察一定吓坏了。听到他犯了法,进了监狱,他们该怎么承受啊!这些年,他一想起这些心就疼得像刀割一样。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他除了自责和悔恨,就只剩下苦苦煎熬了。

入狱三个月后,他接到了妹妹的第一封信。

妹妹说,爹妈和奶奶听到他入狱了,都很担心难过。尤其是奶奶,天天坐在院子外面伸着脖子望,眼睛都哭肿了。妹妹说,他们知道他不会干坏事的,只是不小心受了坏人的骗。妹妹还说,他哥哥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哥哥,他们在家里一起等他回来……

妹妹十岁,刚上三年级。信是写在作文本上的方格纸上的,有不少错别字,信纸上泪痕斑斑。自从进监狱后,他固执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读着妹妹写的信,他只能躲进被窝里哭。他不敢给妹妹回信,觉得在他们面前,他才是真正的罪人。

每隔两三个月,他都能收到妹妹寄来的信。妹妹在信里说家里一切都好,让他保重身体,好好改造,他们都盼着他早日回家。

有时候,妹妹也会说村子里的一些喜事,谁家的小子要娶媳妇了,谁家的闺女考上大学了,村里哪个老人去世了。每封信的结尾都是同一行字:家里一切都好,我们等着你早日回家!

那些信,他都小心翼翼地收藏着,每天晚上宿舍熄灯前偷偷躲在被窝里读上一遍。靠着妹妹这些信,才支撑着他在高墙内度过那么多难熬的日日夜夜。

但他从来都没给家里回过一封信,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悔恨和愧疚像两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连拿起笔写一封信的勇气都没有。

村庄上空飘起了袅袅炊烟,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他想起了奶奶烙的葱油饼,妈妈做的手擀面,他似乎能闻到空气里飘着的各种饭菜的香味。

他终于迈动了僵硬的步子,站得久了,脚几乎冻僵了。既然到了村口,无论如何他都得回家看看,不管迎接他的是热情还是冷漠,是接纳还是排斥,他都得去面对。这就是他必须要面对的生活。

(五)

到了,到家了!这就是生他养他朝思暮想的家。

还是那低矮的院墙,还是那两扇破旧的木门,两张褪色了的年画贴在门扇上,一对拉门的铁环锈迹斑斑。门前的两棵白杨树已经长得很高,粗壮得他都抱不住了。

站在门前,他轻轻摸着冰凉的铁环,却没有勇气去叩响。他不知道这扇熟悉的门打开,出现在他面前的会是哪一张亲人的脸。爹肯定更老了吧,妈妈瘦弱的身子禁得起这一年年的风雨严寒吗?奶奶还在苦苦念着她的唯一的大孙子吧,长成大姑娘的妹妹,还认识他这个不争气的哥哥吗?

“吱呀”一声,门突然开了,树根吓了一跳,赶紧闪到了一边。

出来的是一个女孩,高挑的个子,红润润的脸庞,水灵灵的大眼睛,扎一把乌黑的马尾辫,手里端着一个盛鸡食的铁盆。

这是妹妹小莲吗?十年不见,已经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

女孩看到他,也是吃了一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看得他有些难为情,低下了头。

“哥哥!你是我哥哥树根!哥,你终于回来了!”小莲手里的铁盆落了地,搅拌好的鸡食撒了一地。

“小莲,你都长这么大了,成个大姑娘了。”

“哥,爹妈天天念叨你,我们可把你盼回来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46: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