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剧烈的竞争

您是本帖的第 3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剧烈的竞争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剧烈的竞争

他的那种摇头的动作越来越频繁,像癌细胞一样从夜间转移到了白天。他的那种精神上不对头的症状,已经日益明显,自己都觉得快要藏不住了。

终于一件事把他刺激着了。班主任把他从第二排黄金位置调到第五排李相坤的座位,而他的座位则由李相坤占据了。他知道这是学校不成文的规矩,意味着他已经被淘汰出一线尖子生的行列。但偏偏是李相坤把他淘汰下来,这让他更受不了。李相坤是那种因为学习拔尖而从外县引进的尖子生。这种从外地揳进来的尖子生,总是让人特别不舒服,成天板着脸一声不吭,脑子里仿佛除了学习什么都没装。有时甚至让人觉得他那个脑子就是一部为学习而专门设计的机器,从来体会不到紧张、恐惧和厌倦,甚至连人的基本情感都没有。你看他那一对黄荧荧的眼珠子,就像美国大片里的机器人似的,除了动物式的应激反应,一点人类的情感都看不出来。他一进来,就让席丰羽感受到巨大威胁。那时他使出吃奶的劲头才勉强把李相坤压住,但仍时时感到岌岌可危。如今呢,李相坤已远远把他甩在后面,但真正让他深受刺激的是他们找的那个理由。黄金位置留给一线尖子生,这老规矩都是心知肚明的。他们偏还要找出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是他上课老是晃脑袋,干扰了后面同学的听讲……

他再也不能掩耳盗铃地拖下去了,强忍着巨大的恐惧去翻那本书。结果发现,书中所说的神经症,并不是通常人们所说的神经病。通常人们一说神经病指的就是精神病,即病人已经出现幻想,主客观已混淆的严重的精神类疾病。而他的症状属于神经症的范畴,包括神经衰弱、焦虑、恐怖、强迫、疑虑、抑郁、人格解体等若干种类。病人的神经系统出现一些功能性障碍,如睡眠障碍、注意力集中困难等。但病人主客观未混淆,对自身病况有清醒的认识。

他按照书中的理论和案例进行深度的自我分析,最后判断自己偏重于焦虑。起病原因是所谓的心理冲突。而“越想睡越睡不着”只是一种表层冲突,它是深层心理冲突的表面化的变体。也就是说,表面的、直接的原因似乎是“越想睡,越睡不着”引起的一种焦虑,而实际上真正起决定作用的冲突是,他不愿意面对当前的生活。这种生活以考试为手段,使人与人之间充满了竞争关系。从小到大,他接受的培养和训练,就是让他拼尽全力在竞争中超越别人,从而带来优越感。只有这种优越感,才能带来满足和快乐。一旦被超越呢?那就只能带来自卑和沮丧。在这种剧烈的竞争中,人要么伤人,要么受伤,没有第三种选择。这有点像罗马角斗场里你死我活的角斗,不过是精神上的。长此以往,这种观念渗入了骨髓,一辈子都难以挣脱。不是他一人如此,而是个个都如此。于是人与人之间都是潜在的敌人。每个人都在优越感与自卑感之间载沉载浮。他的那种过度紧张,那种所谓的考场白痴症就是在这种长期折磨下发作起来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5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他有种醍醐灌顶般的彻悟,不由得开始回溯自己不长的人生,从中寻找病根。于是他记起第一次发作这种痛苦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个叫张俊如的女同学,学习突然就超过他了,每次考试成绩都比他高。眼看着这种本来不如你的同学,忽然之间踩着你的肩膀越过去了,心里特别难受,尤其她还是个女的,更添了一种说不出的压抑、痛苦的滋味。张俊如那个小姑娘为人十分张扬自信,这一点在他看来是富于挑衅性和攻击性。她说话总是嗓音嘹亮、指天画地,一走入人堆里,马上就会成为中心人物。渐渐地,他一看见她就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本来与别人聊得挺高兴,她一加入进来,他就不自觉地沉默下来,最后趁人不注意默默离去。发展到后来,他一看见她就觉得特别反感。后来他发现,眼中钉这个词用来形容当年她留给他的感受真是再贴切不过了。他不得不躲着她,但她又十分活泼,事事都有她掺和,到处都有她的声音,他被排挤得几乎无处容身。

那么眼下,他如何从焦虑症中摆脱出来?思想观念上的问题,恐怕一时是改变不了的。短期内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跟考试绝缘,求得一个心理上的疗伤和过渡期。

自从下定这个决心之后,他就开始千方百计地实施这个计划。也许是被焦虑性神经症给逼急了,他自己都意识不到,他的胆子越来越大,在这条邪路上越走越远。搞试卷的行动挫败后,他并没有死心。那天听了华乃强酒后憋出的这句分班考试非法,要到教育局告状疯话,他竟然动起了搞黄分班考试的大胆念头。

当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短期内无论怎样他不能再参加任何考试,否则他会精神崩溃。

席丰羽目前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尽管这个头衔已经开始让他感到羞耻和巨大的压力,但今天却帮了他的忙。他利用帮班主任李恩培统计分数的机会,进入了他的电脑。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5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清明节过后十多天,气温没有像想象的那样一路走高,而是一连热了几天,寒流来了。人们放进衣橱的厚衣服被翻出来,还有些准备洗的衣服又穿上;许多花开了一半,被冻掉了。

下了班,天色已暗,昏黄的路灯像发蔫的花朵,照在行走匆忙的行人身上,使他们忙碌了一整天的脸显得更加疲惫。我往地铁站走,情绪极度低落。每隔一段时间,毫无规律地,我的情绪就会低落几天,整个人陷入虚无感里,觉得干什么都没有意思。这次又进入情绪低潮期,但和以前不一样的是,这次不是虚无,而是失望,就是你感觉到某种东西的价值了,而且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感觉到了,可是抓不住,这比虚无更让人绝望。

那是半年前,几位朋友吃完饭回家的路上,我忽然意识到:我、我的这些朋友、大街上每个人和每个家庭,都有些问题,这些问题有的别人一眼能看出来,有的看不出来,甚至当事人自己都意识不到,有时还把它当成优点。我把它称作隐疾。我为自己的发现兴奋,当时就和身边的朋友说:“我要写个小说,叫《隐疾》,要是能把它写好,绝对是个突破。”

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我写完这篇小说,可是觉得没有想的那么好,便又断断续续修改了几次,可还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效果。尤其是最近这次,修改时兴致勃勃,认为完全能把握好了,可是改完之后还是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我对自己越来越失望。

这时父亲打来电话。我已经快进地铁站口了,他的电话像是给我的“隐疾”作注释。

我的情绪更低落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父亲一般情况下从来不主动给我打电话,除非喝多了酒。只有一次例外。

那是前年阴历三月十八。那天晚上八点多,我在学校门口接女儿,父亲打来电话,我以为是他要责怪我三月十八没回去。

三月十八是我们镇上每年一次的大集,为了纪念春秋时期的晋国大夫羊舌氏遗留下来的。每年这个时候,镇上挤满了方圆几十里来赶集的人,卖东西的从镇子西头的羊舍寺到东头的奶奶庙,一家挨一家挤得满满的,到处都是圆滚滚的人头和卖东西的吆喝声。

这是父亲以前最忙的日子之一,因为是大集,镇上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亲戚朋友来,家家户户都要提前收拾屋子。父亲作为镇上最好的裱匠,自然忙。

那时,谁家里要是来了城里的亲戚或朋友,会被邻居们羡慕好久。

我去了城里后,开始每年三月十八都回去。那时,母亲还健在。每次回去,父亲都会一早出门去买刚出锅的猪头肉,挑他认为最好吃的猪嘴唇;订好二瞎子的碗托、刘桐的豆腐。中午和晚上,他都会提前一会儿收工,路上逢熟人就和人家开玩笑,不等人家问,就高兴地说:“西西回来了。”回了家,脱下干活的衣服,倒上半盆水,洗头发和脸。为了省钱,他总是用洗衣粉,说洗衣粉洗得干净。洗完涮一次,就急匆匆坐到炕上叫我吃饭,头上未冲干净的泡沫在阳光下五彩斑斓。

二〇〇二年母亲检查出得了癌症,父亲收拾东西,第二天就要去内蒙古打工。我说父亲疯了,不去医院陪母亲,跑内蒙古干什么?父亲说内蒙古挣的工钱多。母亲住了三个多月院,父亲一次也没有来过医院,但是每次医院发来催款单,父亲很快就把钱搞来了。

几个月后,看到实在没希望了,母亲闹着不再住院,我们便顺着她出了院,带上药物,回到老家县城在门诊化疗。父亲也从内蒙古回来,给母亲煎药,收拾家里,还要干活,每天忙得晕头转向。但父亲还是很爱干净,每次带着母亲去县城化疗时,换上走亲戚时穿的衣服,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上飘着洗衣粉的香味儿。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一年之后母亲去世,父亲刚五十出头,顿时变得像被海浪冲到沙滩上的泡沫。他不再用洗衣粉洗头发了,衣服脏了也不再换洗,人变得非常邋遢;也不再到处开玩笑了,与人在一起半天不说一句话。整个人黑乎乎脏兮兮的,看上去比六十岁的人都老。

我劝父亲和我一起到城里,城里到处搞建筑,凭父亲的手艺,找点活儿不成问题。可父亲坚决不肯来。他继续待在村里干着裱匠营生,拼命攒钱,每次我回家,父亲总要有意无意唠叨自己攒下多少钱了。有次我听着不耐烦,便说:“你一个人攒啥钱,吃得好点儿,穿得好点儿,就相当于攒下钱了。”父亲听了脸色一变:“现在这世界,没钱哪里行?你妈要不是没钱……”确实,母亲的病我们认真带她看了,还是去的省城三甲医院,但我后来才知道,看病和看病不一样,三甲和三甲也不一样,在北京的大医院,有更先进的治疗办法。我们去的是省城的三甲医院,转弯抹角通过亲戚认识了一位泌尿科的大夫,母亲得的是贲门癌,是他帮着母亲化疗、放疗的……

父亲一直独自待在村里。

我结婚时,朋友一半村里的,一半城里的。在城里办时父亲没有来。

我有了孩子,父亲没有来城里看过一次。虽然每次回了老家,父亲总要对孩子说:“你想要啥爷爷给你买。”孩子因为和父亲打交道少,总是摇头说:“啥也不要。”

好多次,我和妻子担心父亲的身体,劝他搬到城里和我一起住。父亲总是说,住在村里好好的,去城里干什么?

我租了多年屋子,终于买下楼房。搬家的时候,按照当地风俗,要请老人先在里面住几天压房。给父亲打电话,父亲说:“我这几天正忙,走了没人看门。”

父亲用这个借口一直搪塞我,至今不知道我城里的家在哪里。

渐渐地,三月十八我回去得少了。因为有时三月十八不是星期天,我不想为了赶集请假;有时即使是星期天,忙着也回不去;关键是和父亲待在一起太闷,他的状态也让我不舒服。但是每年这时候父亲仍然希望我回去,一到时间就给我打电话。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6:5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那次我琢磨该怎样和父亲解释时,父亲说:“我用的那台小收音机坏了,你给我买个新的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父亲打电话总是这样,从来不寒暄,有啥说啥,说完就挂电话。我站在马路牙子上,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在此之前,父亲从来没有问我要过东西,即使每次回家我主动给他带点儿烟酒食品、衣服或钱,父亲不仅拒绝,还经常数落。

我回想父亲口中坏了的小收音机模样,想了半天,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一群一群的学生从我面前走过,沙沙的脚步声像风吹动树叶在飘,我没有想到这是放学了。

忽然有个声音飘过来,说:“爸爸。”

我一看,女儿已经站在了我前面。

我愣了愣说:“你爷爷让给他买台小收音机。”

“小收音机?为啥不给爷爷买台电视机呢?”女儿好奇地问。

“为啥不给爷爷买台电视机呢?”我心中重复了一下这句话,叹了口气。

关于给父亲买电视机的事情,我和妻子提过好多回,父亲总是拒绝,他说怕干活不在时被贼偷了。我不知道父亲是真的怕被偷了,还是心疼钱,与妻子商量,她也拿不准。

有一次,我们回到老家,父亲正好不在。妻子说:“咱们给爸把电视买下吧,先装上,爸回来看见装好了还能不要?”我觉得妻子说得有道理,我们便打了出租车专门跑到县城,挑了台电视机让人家送回来安装好。父亲以前只要看见我们回来了,不管事先干什么,见到我们总是满脸堆上笑容。这次一回家,笑容堆起了一半,看到电视机,马上笑容收敛脸就黑了,他说:“我说过不要这玩意儿,你们买来干啥,给我招贼啊!装下你们用吧!”说完就要走。我拉住他问他要去哪儿,父亲哆嗦着说:“你们不听我的话,我去哪儿不用你们管。”妻子气哭了,说:“不值钱个东西,偷就被偷了去。”父亲看见妻子哭,有些慌,口气软下来,他说:“给人家退了吧。咱们后院那户人家经常没人在,锅还被人偷了,弄个电视不是把我拴在家里了?怎样做营生?”父亲这样说,我们只好把电视机退了,来往打车钱,差不多一百块,父亲不算这个账。

女儿看见我叹气,说:“那咱们给爷爷买台好收音机。前几天我在文具店看到一种小收音机,特别漂亮。”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7:00: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