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打太极拳

您是本帖的第 5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打太极拳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打太极拳

我带着好奇的口气,问他们父亲裱不裱家了。他们说裱,父亲建了个微信群,把那些叫他裱家的人都拉了进来,还让人家帮他宣传。想到父亲灰头土脸的形象像漫山遍野的野草,出现在越来越多人的手机上,我心里怪怪的。

晚上,梦见父亲。他来我家了,带了好多煮熟的玉米。每天早上,他拿着玉米到公园门口,见人就迎上去,送人家一个玉米,和对方讲,加一下我的微信吧。每天早上他都带着好多玉米出去,晚上兴致勃勃回来,午饭也不回来吃。

芒种过后十多天,父亲又发来他的视频。他在锄草。这次他脱下长衫了,却换了件穿过很多年的湖蓝色半袖衫,当初那鲜亮的湖蓝早已褪去,变得发灰,像湖水被大面积污染了。父亲满脸的胡子和头发连在一起,像从草堆里长出来的一棵最高的草。

我气愤给父亲买了那么多件新衣服他不穿,却总是让我转发他邋里邋遢样子的视频,便索性关掉朋友圈,告诉父亲最近加紧写个东西。父亲这次没有多说,给我发了一个竖起的大拇指。

关了朋友圈开始不习惯,总觉得会错过什么,隔段时间就想摸出手机来瞧瞧。但这确实让自己安静了一些,而且时间好像突然长出来了。我想怎样能让父亲摆脱当前这种状态,想了半天,也没有个好办法,就像父亲以前那种状态我没办法一样。

我便想自己,假如我是个成功的人,父亲还会这样吗?不说别的,我要是很有钱,父亲肯定不用像现在这样辛苦种地,更不用考虑怎样去卖东西。他也许会安心地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搬到城里,像周围那些老年人一样,去公园里下下棋、听听戏、打打太极拳,隔段时间报个团出去转悠一下。即使他自己不爱收拾,也可以雇人为他收拾,理发刮胡子洗衣服算个啥事情。再说,他不干活了,人就干净了,我们见过的有钱人里,哪个邋遢?

这样一想,原因竟然在自己身上。我忽然觉得这几年过得虽说辛苦,实际上却还算安逸,并没有狠下功夫去打拼。正想着,女儿放学回来,一进门就喊:“累死了!”却习惯性地打开书包,往出取作业。她每天都这样,早上六点四十从家里出发去学校,晚上八点四十左右才能回来,中午在小饭桌吃点儿饭,休息时还得写作业,晚上回来还得再写两个多小时作业。

望着女儿尖瘦的下巴,我拿起手机把起床闹钟往前调了一小时,调到早上五点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7:04: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第二天闹钟响了,我起床时妻子迷迷糊糊问:“干啥?”我说:“写东西。”“几点了?”“五点。”妻子翻个身继续睡觉。我坐在书房电脑前,有些犯困,进入不了状态,便想起父亲。这辈子,他几乎一直在干活,人们用老黄牛形容勤快的老百姓,父亲就是。他一刷子一刷子裱家,把我供养大,上了大学,给母亲看了病,攒下自己老了的钱,还要种地、做微商……

女儿吃完饭,上学走了之后,我收拾完家里去单位。心想以后每天早上都五点起床,写一小时小说,晚上也要写东西,最起码写到女儿睡觉时。

晚上下了班,一回家就直接坐到电脑前。女儿放学回来看见我在写东西,打招呼说:“爸爸我回来了。”吃完饭,女儿写作业,我继续在电脑前写东西,直到累得不行了,才关了电脑,看书。快十一点钟的时候,听到女儿扣上笔袋,洗漱完上了床,我才去睡觉。

第二天女儿上学前,说老师让她们买几本课外参考书。去了书店,给女儿买好书后,我忽然看到了拼音挂图,想起父亲用拼音挂图练打字。我想自己普通话不好,与别人交流总受影响,为啥不像父亲那样,认真去练,把普通话学好?

女儿放学后,看到书房里挂了张拼音挂图,疑惑地问:“爸爸你买这个干啥?”然后她大声向妻子说,“爸爸返老还童了,在书房里挂了张拼音图。”

我说:“你爷爷用拼音图学拼音。”

女儿问:“你想爷爷了?”

我说:“我用拼音图学普通话。”

女儿笑了,她说:“老爸你太搞笑了,用拼音挂图学普通话?想学我教你。”

我让她赶紧写作业去。

我打开电脑,搜索“学习普通话”,一下出来好多网页。选了一个众多网友推荐的视频,跟着学了二十分钟。

学完之后,舌头好像长了,又好像短了,吃饭时还咬了几次。女儿和妻子都笑我。

我又跟着视频学了二十分钟。

只有两天时间,发觉以前有些咬不准的字能说清楚了。也许是心理作用,我决定坚持下去。

慢慢地,妻子和女儿习惯了我对着电脑练习普通话。有时女儿有字不会念了,还问我。

一段时间后,妻子好奇地问:“你最近怎么不出去吃饭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7:04: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反问:“这样不好?”

妻子回答:“好呀!喝上酒臭烘烘的,对身体也不好。”

心一静,关于“隐疾”突然来了灵感。我推倒以前的开始重写。

沉浸在创作中,父亲的事情我不太多想了,反正想也帮不上多大忙。

转眼间到了九月份,天气渐渐凉下来,早晚已经得穿长袖衫。中宣部在浙江大学办了个培训班,我们单位有个名额,安排我去了。

课后大家经常聊天,培训班快结业时有次聊起各自的家乡。我讲到雁门关、滹沱河、抗战,忽然有位同学问:“你们那儿的小米是不是不错?”

我说:“是,我们那儿好多人在坡地种小米,熬上稀饭特别香。小时候我们每天早上喝小米饭,就咸菜,现在我早上最爱喝的还是小米饭。人的胃有记忆。”

另一位同学马上接着说:“小米加步枪,小米很有营养。”

我说:“是啊,小米很有营养,价钱还不贵。我们那儿女人坐月子每天喝小米粥。”

几位同学听了,都想买点儿小米,让我推荐。我犯了愁,小米这东西,老家到处都有卖的,但好喝的和不好喝的差别很大。有的熬上特别恋锅,颜色金黄,最上面还有一层米油;有的寡淡寡淡,颜色发白,也不好喝。我平时都是去超市买,虽然大多时候还不错,但万一给同学们买上不好的……

忽然想到有次父亲好像谈到在种什么“羊粪小米”,给他打电话。父亲的手机意外地占线,等了好长时间,才把电话打进去。我问父亲能不能卖下好小米。父亲大概没有想到我问小米,有些意外,马上回答:“新米刚下来。今年咱家种的是羊粪小米,完全没污染,口感特别好。”

我找到父亲的微信朋友圈,让同学们看视频,但没有告诉他们这是我的父亲。学习时,为了方便,我又开了朋友圈。

耕地。施肥。播种。禾苗长出来了,绿油油的,刚开始只是尖尖的一个头,然后一天一个变化。父亲记日记一样,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谷子成长的过程。几天过去,已经冒出一截儿。然后父亲锄草、施肥,施的是羊粪肥。长出谷穗了,刚开始手指头肚那么大,慢慢变成狗尾巴那么大。突然长出虫子了,父亲对着镜头说:“我们不打农药。”他每天用小刷子蘸着烟蒂泡的水刷谷穗,好半天才刷完一只。刷谷穗的时候,父亲的脸拼命往上凑。我知道他眼花,看不清那些小虫子。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沾着黑一道绿一道的植物汁液。谷子地一眼望不到尽头。

同学们没有把视频看完,就敲定了买父亲的小米,五斤、十斤下了订单。那天帮父亲卖了五十斤小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7:05: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第二天父亲告诉我已经发货了。他说:“西西,你认识的人不一样,以后有机会多给我介绍啊!”

培训班结业后没几天,一位西藏的同学给我打来电话。我有些诧异,他这么快就和我联系?没想到他开口就说:“西西,你介绍的米贵,熬上不好喝。”

我心里咯噔一下,赶忙说给他问一下。

我给父亲打电话,父亲听完后说:“西西,放心,我还能让你丢脸?”

几天后,西藏的朋友又打来电话,他说:“我错怪你介绍的那位卖米的大爷了,是我们这儿的水有问题。以后我就吃他家的小米。”

我不清楚父亲怎样处理的,忙去问。

父亲说:“咱的米能有啥问题,我自己种的还不知道?肯定是他的水出了问题。我给他又寄了三斤小米,同时寄了三瓶矿泉水。我告诉他说你熬的米不好喝,可能是水的问题,这次你用矿泉水熬上,不要拿你们的水,要是不好喝就是我的米有问题。”父亲笑了一下,“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水土,他们那儿和咱们的水土不一样。一用矿泉水熬上,他就告诉我好喝。”

我心里叹服父亲能想到这么个点子,说以后有朋友要小米,我就给介绍。

父亲说:“我不光卖小米,还有核桃、蜂蜜、酸枣、荞麦、胡油、土鸡蛋。需要啥有啥,质量绝对没问题。”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7:05: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年丰登去帮石半山老两口劈柴,石半山一直坐在门槛上看年丰登。年丰登干完活,正准备离开,忽然,石半山拉住他的手,对他呵呵笑道:“你真好,谢谢你啦!”年丰登心头一热,惊喜石半山的病情终于有所好转。他正要对石半山说声“客气什么”,石半山又拍拍他的肩膀说:“大锤,你这个干部,咱服气。”年丰登这才知道石半山原来还是在说胡话,他将自己错认成了老支书年大锤。

石半山的老伴儿见石半山的手搭在年丰登肩膀上不肯放下,大声斥责道:“老石头,你不要装疯卖傻啦,耽误人家丰登书记去村部开会。”年丰登对石半山的老伴儿说:“没事,大娘。大爷这不是装疯卖傻,县医院的医生说这叫失忆,学名叫什么‘阿尔茨海默病’。”年丰登见石半山像个孩子似的对自己恋恋不舍,善意地撒谎,说散会就来教他玩手机,这才得以“脱身”。

石半山老两口是空巢老人,家里三个孩子常年在外打工。年丰登是年庄的村支书,除了干好村务工作,对村里留守的老人、孩子,也经常上门照顾。石半山将年丰登错认成年大锤,只要年丰登再去看石半山老两口,石半山总会对年丰登说:“大锤,你这个干部,咱服气。”

年丰登对年大锤很了解。年大锤是老支书,清廉务实,与群众打成一片,村民都非常敬重他。年大锤虽然去世多年,村里的老一辈人依然怀念他。石半山每次将年丰登错认成年大锤,年丰登都会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让自己成为年庄的第二个“年大锤”。

在年丰登的带领下,年庄的各项工作在全乡都处于领先地位。村风文明,村容整洁,邻里和谐。在表彰大会上,乡党委领导让年丰登介绍工作经验,令大家没想到的是,年丰登开口第一句话竟说:“年庄的工作能得到组织认可,咱首先要感谢一位老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7:05: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院落里的人们此刻都希望天空中厚厚的云朵里能积蓄一些尖利的石头,狠狠地砸下来,砸在小春这个狗日的头上,砸死他让他去阴间陪伴他刚刚死去的婆子。

那些愤闷的心情弥漫着,积聚的云层一阵比一阵低,比他们居住的屋子高不了多少;住在楼上的人们能一眼看到西边货场上堆积如山的石头,以及扬起的尘埃一直抵达云层的最下面。

小春并不在乎这即将来临的坏天气,风在他的裤管下尽情地鼓舞着。

小春住的屋子原先是单位的门卫室,平房,单家独户,左边的墙外临着一条公路,后面的墙抵着一个预制构件厂,一个大约两层楼高的水泥散装罐子正好耸立在后面,至于有多少年,只有小春知道。

院子里唯一的自来水龙头对着前面的那扇窗子,大约有十来步的距离。再过去一点是一栋五层的楼房,住着和小春年龄相仿的老职工。

小春的屋子除了两张床和一件老式的柜子之外,便没有什么像样的家什,另外还有一辆板车保养的十分完好,那是小春病退之后从单位借的,并且打了借条,不过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天此时已黑得像井,小春分明像一只掉进枯井里的蛙。

小春的手还是不停地在自来水哗哗的声音里没完没了地上下颠个不停,间歇着膀子十分吃力而不由自主地扯动,像扯动着他年轻时候种下的痨伤,还不时伴随一阵阵微痒,他的喉咙十分干涩地咳嗽着,他总是说在他脖子和肩膀的交汇处,养育着无数只虫子,撩拨着他,蛀蚀着他,就像虫子蛀蚀他的扁担是一个原理;但是他一直都不相信扁担,不相信扁担居然会断裂,摔碎了他两担蜂窝煤,他看着断裂的扁担,有些不解和伤心。

而院子里始终没有人能搞清楚,他为何如此殷勤洗刷他那双黑乎乎的充满老茧的手,而且有如此长时间费心费力的冲刷。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8/1 17:06: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