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两个世界

您是本帖的第 128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转帖]两个世界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809[查看]
积分:54452
注册:2018年1月2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两个世界

除了我,还有谁记得那天晚上?二十多年后,坐在“温哥华大酒店”的包间里,萦绕在我脑海里的竟是这个古怪的问题。当年高一二班的“六人帮”,四个人都在这儿:我、徐丽、王凯和泽超。虽然住在同一个小城里,经常从别处听说各自的消息,偶尔还会在大街上遇见,我们四个却好多年没有聚在一起。另外两个男生则早已去了南方,和我们失去了联系。今晚,大家聚在这儿是为了欢迎从国外回来的小安。

我从未想过还能见到小安。他考上大学后不久,他们家也从县里搬去了市里。尽管市里离县里只有不到一小时的车程,但高中毕业后的二十多年里,我们再也没见过他。他今晚特地开车过来和我们相聚,初见时,我们都显得过于兴奋,甚至有点儿手足无措。餐桌上堆满了菜肴,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酒:葡萄酒、白酒、啤酒。我们点了最贵的生鱼片、酒店的特色烤乳鸽,但小安说他不吃鸽子,也不怎么去夹那些铺在冰面上的生鱼片。他只喝啤酒,让大家不要劝酒,说各自随意喝最舒服。我们都由着他。三个男人还以当年的绰号称呼彼此,但不再以绰号称呼我和徐丽了,可能出于尊重,也可能是因为生疏了。那时,在“六人帮”里,每个人都有绰号。我的绰号叫“马尾”,因为我姓马,喜欢梳高高的马尾辫。徐丽的绰号叫“鸭梨”,这和她长得水灵有关。王凯的绰号是“凯子”,泽超是我们里面年纪最大的,所以叫“大超”。后来我们认识了小安,他的名字原本叫少安,但因为比我们每个人都小一或两岁,所以我们随着大超叫他“小安”。

我不记得当初我们这些人是怎么凑到一块儿的。大超他们几个逃课打架、抽烟打牌,入学不久就成了全年级有名的“混子”。而我和徐丽在初中时就是好朋友,我们都住在县城西边的食品厂家属院。我忘了我们俩是谁先和那几个男生混熟的,然后另一个也自然而然地加入了。我记得那些课前或课间休息的时间,我们六个人常常一起趴在三楼的栏杆上笑闹闲谈,俯视从楼下经过的人。大超他们有时恶作剧地往下扔粉笔头儿、吐唾沫,有好看的女生经过,他们就吹口哨、发出怪声、起哄。有时,我们在自习课偷偷溜出教室,去操场或什么地方溜达,被老师抓住后一起在教室外罚站或围着操场跑圈儿。我们的“道义”很简单,就是一人犯错、其他人都要陪同受罚……我和徐丽当然被其他品行端正的女生抛弃了。我对此无所谓,我本来也看不上那些小心眼儿、假正经的女生,觉得和男生混在一起比较酷也比较坦荡。徐丽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她初中时和一个男老师好过,在好女孩儿们的流言里,她早已不是处女,甚至还堕过胎……虽然帮里这些男生在别人眼里都是混混,但他们对自己人讲义气,在我的印象里,他们从未提起过有关徐丽的传言。

小安并没有加入过“六人帮”,也不是我们二班的学生,是大超介绍他和我们认识的,他俩有一点儿远亲关系。我记得在那个就像俗话所说的“命中注定”的一天,早晨下过一场小雨,天气清凉。在上午第三节和第四节课之间的休息时间里,当我们又一字排开趴在三楼栏杆上俯瞰行人时,从楼道另一边走过来一个男生,穿着牛仔裤和白色的T恤衫。大超说:“来吧,都认识一下……”那男生和凯子他们打招呼,对我和徐丽只是礼貌地笑了下。而后他背倚着栏杆(而不是和我们一样像弯背虾似的上身悬挂在栏杆上)和其他人说话,姿势很潇洒。我记得他走了以后,我和徐丽立即开始说他的坏话。徐丽翻着白眼儿说:“傲什么傲?以为自己了不起啊!”但我知道,我们之所以迫不及待地说他的坏话,是因为我们俩都把他记住了。后来,我们了解了更多的关于小安的事以后,我们才知道,如果不是大超的关系,他也许永远都不会和我们这种人有什么交集。他母亲是县领导,他是老师和教导主任的宠儿,他的照片一直张贴在全级前十名的好学生宣传栏里……他和我们属于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0:51:00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