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奖·小说区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奖征文文学奖·小说区 → [原创]文学奖《蜈蚣》

您是本帖的第 9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文学奖《蜈蚣》
蚂蚁蚂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蝙蝠侠
文章:832[查看]
积分:8974
注册:2010年6月2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蚂蚁蚂蚁

发贴心情
[原创]文学奖《蜈蚣》

       蜈蚣(6421字)



世上没有一次恋爱能代替爱情



——杜拉斯





省教育服务中心,人们像苍蝇钉在报到处,费翔躲落地窗边,看对面皇宫酒店。有人撞了他一下,“对不起”被对方的“哎—你?”堵在喉咙。李佳?



噢—你?奇香漫过来。李佳敞着黑开衫,乳峰顶起黄内衣,嘴角疤痕闪亮。费翔脑海闪过“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诗句。李佳的问话“突突突”射过来:在哪上班?又来当枪手?



还在二中混干粮。不枪了。来参加晋职考试。



没一句正经话,和原来一样样儿坏。李佳嘴唇撅起。报到了?走。聊聊?



费翔说,你也还老样子。挤不上槽。



你才晋副高?嗯。敢告我电话?



费翔牵着嘴角笑。李佳在手机上摁号。一女子拍拍李佳,走了。李佳说,我先安顿住处。等我电话。眼圈就红了。



“咔咔咔咔”李佳高跟鞋底击打地砖声,敲击着费翔的心。



费翔报到,工作人员说,就住这儿吧。这是全省教师的家。



不住!出门时,费翔摇摇头想,跟工作人员生气可不是我的做派。皇宫酒店玻璃幕墙反射过来的阳光照得费翔睁不开眼。费翔想,今儿奢侈一把。



费翔躺在床上。李佳嘴角疤痕在眼前放大。放大。向他压下来。





1998年秋,费翔任教的丰镇中学分配来十几位师范生。他们来自百里之遥的川下,上山不便,周末很少回家。费翔想训个点子,周末也不回家干农活,跟他们到野外游逛,在宿舍攉龙,聚餐。一周末,在李佳与白灵宿舍攉龙,李佳端水过来,马尾辫随步子颤,费翔心跟着辫子颤。李佳两膝并拢,右手搭左手搁膝上坐着,微笑应和人们瞎聊。这女孩传统。费翔想。中午,李佳用电饭锅搅凉粉,熬绿豆稀粥,土豆炖豆腐,麻利弄好,大家大快朵颐。



费翔几乎每天到李佳宿舍。宿舍是火炕,提炭掏灰李佳白灵干不了,就提问题考费翔,答不上来就干活,费翔故意输。



白灵问:英国首相是谁?



加利。瓦尔德海姆。李白。



啥?



你李佳,她白灵。合起来不就李白?白灵伏在枕头上笑,李佳笑得弯腰咳嗽,羊脂般细腰肢一伸一缩。费翔的手蠕动着,想伸去抚摸。“啪”火盖爆裂,惊止费翔蠕蠕的手。费翔看见李佳在白灵身后,夸张地张嘴对做梅杰的口型。费翔的心思像壶中的水沸腾。



两个月后,李佳到省城学习。白灵说,费翔你不能跟我们瞎混。你得考大学。



李佳回来,费翔趁白灵上课,去看李佳。李佳拿出件米色夹克让费翔穿。李佳拉衣下摆,触到费翔小腹,费翔尘根猛地挺起。李佳抬头躲避,磕了费翔下巴。  



哎呀。



咬舌头了?我看看。我看看。



费翔脱下夹克,我没钱。



谁说要钱?



一代课老师能享受得起一在编女教师送衣服?费翔仰头抑制着泪水:李佳。我一定要念大学。到那时,到那时......费翔突然口吃,拉门走了。



第二天,白灵拿出一件紫毛背心,说,试试。费翔下意识看看李佳,李佳扁扁嘴:肯定正好。费翔想,白灵知我喜欢紫色?



李佳与白灵错开日子回家。



数九第一天,李佳递给费翔一件银灰色毛衣,说,试试。费翔穿上试,李佳整理毛衣时,费翔见她胳膊赫然刺了个“鹰”字。费翔懵了:女孩还刺青?啥路数?李佳笑笑说,读书时不懂事刺着玩儿。嘻嘻。我鹰你翔,咱合起来飞翔哟。



第二天,白灵悄悄塞给费翔一条紫毛裤。









夜深人静,费翔睡不着。默诵《诗经·周南·关雎》关雎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我的窈窕淑女是谁?李佳?李佳胳膊的“鹰”在眼前飞翔。黑社会的人刺青!白灵避人给毛裤,内秀。鼓励我考大学。费翔心里一暖,爬起给白灵写信。第二天早饭后,费翔给白灵信。白灵眼里满是问号,左右瞭瞭,办公室窗玻璃贴满眼睛。白灵盯着信不接。费翔的手哆嗦着想缩回来。白灵尴尬笑笑,接过信。费翔的心掉进心窝。



两周后,费翔问白灵对他的感觉,白灵在墙上划一下瞭费翔一下,眼神像受惊的兔子蹦开,又划一下瞭费翔一下说:我想静静。



第二天,白灵没来办公室,费翔见李佳上课去了,去看白灵,她围着被子,硬撑着坐起,满嘴燎泡,让费翔吃水果。费翔想,她接受我?



寒假那天,费翔给李佳捆扎行李,说,我高攀不起你!李佳哭着上了车。



除夕头天,费翔去了白灵家,白灵爸正写对联,费翔写了几幅,俩人探讨对联的平仄对偶,白灵爸客客气气。费翔心中没底,白灵送他上车时说,别逼我爸。我家人对谁也客气。费翔窝在车座内想,再追李佳?李佳胳膊上的鹰在眼前飞翔起来。除夕夜,爆竹声中,费翔给李佳写了封言辞恳切的信,乞求原谅。



开学了,李佳嘴角多了块疤痕,眼神怨。费翔不敢问原因。



4月,民师班招生报名。白灵回城给费翔报了名,费翔安心攻读,早晚自习,李佳到费翔宿舍给他做饭,中午费翔吃食堂。



考前周末晚上没电,费翔点蜡学习,李佳煮好荷包鸡蛋面,眼圈泛红,说,大学那么多优秀女孩,交个女朋友吧。费翔抓起栽蜡烛的酒瓶扔向墙角。“呯”酒瓶炸了。我没明没夜地学,为啥?不考了。考住顶球用!李佳抱住费翔,不让他踢腾。费翔身子发抖:滚……滚。李佳急切用嘴唇堵他的嘴。李佳心咚咚撞击费翔心,费翔想,我真是个蠢驴。李佳顶着人们的嘲笑爱我,担心我考上不理她。费翔深吻李佳,嘴唇滑过李佳嘴角疤痕,疤怎回事儿?李佳说,正月我去同学家,弟弟拿你的信回家,爸看了信。午饭时,爸说,市里那几个对象该去相相,都是干部。我说没感觉。爸将信摔我脸上,这个有感觉?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谈个代课教师。我躲闪,嘴唇磕在桌角上了。不相那些对象,我不后悔。但想起你说的“高攀”就心疼。你给我的心留下了一辈子抹不掉的疤痕。你试。她拉费翔的手放她心窝,你试。这个硬块。费翔摸到柔软胸脯,解她内衣扣,李佳紧抱胸脯,绷直身拱费翔,俩人滚到床铺上,李佳吮吸费翔的舌头,费翔感觉舌头断了,疼刺醒费翔:我考不上,与李佳有结果?费翔眼前飞翔着一只鹰。黑社会?费翔松了劲。李佳打着滚哭。费翔抚着她的头发:李佳。我不想伤害你。费翔断然起身,走了。



“咕嘟儿”“咕嘟儿”微信提示音响。有人请求加微信。我是李佳。费翔点了接受。李佳的微信名是:指尖滑过你体温。李佳指尖划过我的体温?



我住皇宫酒店518房间。过来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9/2 15:26:00
蚂蚁蚂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蝙蝠侠
文章:832[查看]
积分:8974
注册:2010年6月2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蚂蚁蚂蚁

发贴心情
费翔感到虫子在身上爬行,到浴室洗澡。躺在浴池,脑海出现李佳裸浴情景。费翔下体硬挺挺竖起。费翔想,来场激情演绎?
小牛的哥哥带着他捉泥鳅,大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手机铃声响了。李佳?费翔起身去接电话,脚一滑,下巴撞在浴池沿。血在水中洇开,像一朵花。血债还需血来还?费翔心收缩了下。眼前掠过李佳嘴唇伤疤。
休息了?
关雎?费翔抹掉眼帘上水珠。呃。呃。洗澡呢。
一天了也不打个电话。让人担心。
3点才到。吃饭报到找酒店,刚住下。这么大的人有啥担心的?
考试准备好了?住哪儿?
皇宫酒店。
明儿考试。早点休息。明儿下午回来?婉转上扬的“来”像鱼刺梗在费翔喉咙:回!孩子睡着了?你早点休息。我再看会儿书。
费翔让服务生找创可贴贴在嘴角,躺在浴床上,我再看会书?啥时候学会撒谎了?李佳嘴角的疤痕闪现脑际。我对不起关雎?
《捉泥鳅》又响起。关雎啥时候变得这么烦?喂。关雎?
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小牛的哥哥带着他捉泥鳅,翔哥好不好咱们来捉泥鳅。李佳唱着。
马上过去捉泥鳅。
费翔打着沐浴液。“咕嘟儿”“咕嘟儿”微信响起。
翔哥。见到你,心花怒放!
上边花还是下边花?啥时放?
你想让她啥时放就啥时放。后面是一颗破碎心图形。
99年9月费翔到大学读书。李佳调回县城。费翔给李佳写信:早起套毛衣,嗅到你的体香,就钻进你怀抱了。你是我的毛衣。李佳回信:祝贺你。你会在大学找到一位添香红袖的。嘴唇有你恩赐的烙印。我永远记得你“潇洒”转身的样子!忘了我!!!
李佳再不来信。费翔一周一信,语言一封比一封诚恳。费翔能想象到李佳看信时的撇嘴。怨愤。眼圈发红。然后把信撕碎,扔进纸篓。费翔想,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要俘虏你。
2000年春天,费翔去看李佳。李佳躲开费翔的拥抱。说,大学那么多美女,还在乎我这烟火女人。眼圈就红了。费翔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大学美女多。我就愿意吊死在你这棵树上。走吧。找个酒店休息休息。李佳白了费翔一眼,不可能。
2001年,费翔回了县二中。报道后,去找李佳。李佳眼圈发红说,我结婚了。费翔突觉自己忒傻。大学那么多女生追,我都拒绝,一心一意等你两年。你竟结婚了!费翔说:祝你幸福美满!转身时,听李佳抽泣。猫哭耗子假慈悲。去你妈的!谁离谁也能活。
半年后,费翔收到李佳短信:已调S市。祝福你。朋友!
朋友?费翔轻触手机屏,拉黑李佳。我的世界没有这样的朋友。
“咕嘟儿”微信声响:翔哥。我等得花儿也要谢了。然后是一朵玫瑰。
费翔写到:想你想疯了。在自慰。找了个小孩脱女人裤子图片发去。
别介。开放时代,我稀释稀释你的疯狂。
暂时的稀释不解决问题。
那你离婚,我也离婚。你娶我!
你娶我!费翔心旌摇荡,套衣服,上楼。
李佳斜躺床上看一本时尚杂志。一见费翔,坐起问,嘴角怎了?我看看。
撞浴池边了。没事儿。费翔舔了下嘴唇。
渴了?
费翔倒水喝。李佳说:还是个死脑筋。费翔被奇香冲得晕乎乎的,扑上去就啜她乳头。我喝你的奶。
李佳挡开费翔,用手试试费翔嘴角,疼不?
不——疼!
贫嘴。李佳眼圈红了。想想我疼不?费翔就吻李佳的嘴角疤痕,李佳撮嘴回啄了下,推开他,好好说会儿话。老婆干啥?
教师。你老公呢?
矿产局。
费翔揉着李嫣的胸脯。这么一座好矿,就得矿产局的人开发!白色幽默!
我与老公关系不好。李佳眼圈又红了。
在一起是缘分。主动爱他。我与老婆就好。
手机存着你老婆和儿子照片?看看。
没。费翔脑海闪过关雎与小雷的笑脸。
这是我老公和儿子。李佳从手机调出照片伸过来,顺势偎在费翔肩窝,嘴角疤闪闪发亮。费翔心疼了下。这疤因我而发!我得好好补偿她。费翔扒李佳的内衣,李佳一把扯掉内衣,握了费翔尘根,泥鳅。泥鳅。俯嘴在费翔身上游走。尘根像高射炮直戳李佳。突然,李佳停住嘴唇,猛起身:蜈蚣?!又是捂脸,又是跳脚。
费翔头上血管蹦蹦跳,说,刀疤。
李佳眼神透过指缝问,啥手术?
胰腺炎。费翔意识蒙太奇到手术室及病房。关雎。费翔心疼了一下。
前年8月28日,正讲课的费翔腹疼难忍,挣扎到医务室打点滴。半小时后关雎打车赶来,送他到市医院。两天后的手术不成功,主刀医生指示每晚关闭引流管一小时,让胆汁疏通胰腺,让胰腺适应液体。一个晚上,关雎伏病床边读陈祖德的《超越自我》,费翔想象着陈祖德与病魔搏斗情景。脑中像被人攉了一刀,闪过一道光亮,费翔感觉自己飞起来,“啊”。费翔大喊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翔子。醒醒。翔子。醒醒。”朦胧中,费翔感觉手心上有一点一点力挖挠,意识一点一点回应挖挠。费翔感到手心刺疼。关雎的指甲?费翔感到手背上热了下。关雎的泪?费翔手指用力挠挠关雎手心。关雎喊:醒了。就软瘫在费翔身上。
费翔盯着自己腹部刀疤,喃喃:关雎。关雎。猛地推开了李佳。李佳跌倒在地毯上,满眼疑惑与委屈,伸手让费翔拉。费翔看到李佳胳膊上的鹰振翅飞起,呼啦啦冲进他脑袋,抓过T恤胡乱套了,拉门走了。
费翔躺床上,睁大眼睛看着虚空。一闭眼,脑子里就是那只飞鹰。又一次逃脱!高考前从李佳宿舍决然离开,李佳“嘤嘤”哭声。李佳结婚了,决然走开时,李佳的泪眼。刚才决然离开,李佳满眼的委屈。一个个镜头在费翔眼前变幻。我太虚伪了?
《抓泥鳅》响起。费翔摸索着摁死手机。
《捉泥鳅》又响。顽固响着。
费翔接通电话,算了吧。
算了?
关雎?费翔猛地坐起。噢——睡靥了。
爸爸。给我买本《熊大熊二》,我要看光头强。小雷甜甜的声音。费翔心软了下,想,爸爸就是光头强。小雷肯定又在关雎的怀中听熊大熊二。
好。爸爸明天买。
坏爸爸。不早点买。费翔就听到关雎说,别淘气。让爸爸休息。
我真是个坏爸爸?费翔蓦然想起《纯真年代》中艾伦的台词:任何善意的纵容都有可能是自作聪明的火上浇油。我对李佳是不是自作聪明的火上浇油?玩火自焚!关雎是灭火器!换铃声。费翔打开手机设置,搜寻铃声。《真的用心良苦》,李佳用心良苦。不要!《粉红的回忆》,回忆过去等于背叛现实。不要!《平平淡淡才是真》。关雎说过要过平淡生活!
05年费翔与关雎定婚,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海誓山盟。8月婚后,关雎回小镇教书,费翔的思念就像夏天的庄稼疯长,疯长,常不由自主站窗前朝小镇方向瞭望。同事说他站成一株向日葵。关雎就是我的太阳。费翔脑中上演着《关雎》,演员是他与关雎。周末关雎回城,用瓶子擀面条,擀不成,就烙饼。俩人相拥着看电视,读书,谈论工作中的趣事,做爱。
06年夏,满头大汗的关雎紧攥费翔的手,两人满心喜欢忐忑不安地把小雷接到人间。三个月后,关雎上班了,就住在学校宿舍。费翔周末回小镇,关雎夜间给孩子喂奶、换尿布,一冬天没脱衣服睡个安生觉。
新校长安排工作,关雎觉得不妥,说出自己的想法。周末,校长来“兴师问罪”:关雎真厉害!费翔说,她就一死牛头。校长哈哈一笑:要消极怠工,你爱怎安排,他敷衍你,那才坏事儿了。
关雎有天下女人共有的虚荣心。她喜欢对比别人的华美服饰,可看上贵衣物,又念叨这儿需钱那儿需钱,“咱普通人,就得穿普通衣服。”回家试衣服,又嚷嚷:眼瞎了,嫁了个没本事货,没钱买好衣服。
对,瞎眼了。捡了我这么个破烂儿。费翔只好贫嘴。关雎就笑。
忍不住思念,费翔就看关雎大学时的照片。关雎文静,安恬,阳光。想着现在关雎满脸褐斑,发誓要让她过好日子。费翔左腾右挪不能将关雎调身边,觉得自己真是“没本事货”。每每自责,关雎就宽他的心:放心,我不会丢下你跑了。
喔。我这辈子是缠上你了。想跑没门。
那次,费翔一出手术室,关雎紧握他的手,直到他醒来,给他喂水喂饭,接小便,读书报。手术失败,关雎陪他到省城做二次手术。费翔想自己哪世修来的福分,拥有了关雎?回来的火车上,他紧握关雎黑瘦,开裂,粗糙的手,俯唇摩挲她手背上毛刺,嘴唇痒痒舒服:关雎。你付出的太多了,我心疼。
一辈子有人心疼是福分。咱们抵挡诱惑,忠诚过平淡日子就好。
今晚,我差一头发丝就背叛了你。关雎。费翔长长舒口气,睡着了。
晚上10点到家。关雎蜷在沙发看书。费翔掏出书问,小雷早睡了?
刚睡。说等爸爸呢。
关雎倒奶,费翔环住关雎腰肢。
奶撒了。先喝奶。
我要喝你的奶。费翔猛地扳过她的身子拱她胸脯。
咦?疤?关雎推开费翔,奶撒了他一身,做啥坏事了?咹?
洗澡时滑了下,碰浴池边了。
咱们可发过誓。谁背叛婚姻谁变蜈蚣。
蜈蚣?费翔心一凛,仰头喝奶。
两人琴瑟和谐地敦伦后,相拥着睡着了。
哎哟。费翔肚子被人踹了一脚。一激灵醒来。费翔想起自己正撞击李佳,她呀呀叫着踢他小腹。费翔扭头,月光洒在女人雪白胸脯上。费翔想再冲击,拿开胸脯上压着胳膊。关雎?我又睡靥了?关雎微笑着,呼吸均匀。费翔抹抹额头上的汗,我没说胡话吧?费翔撩撩关雎脸上乱发。关雎皮肤松弛,头发干枯,没李佳妖冶性感。想到李佳,费翔下体蹭地挺起。费翔想,决不能玩火自焚。搂了搂关雎,睡了。
《平平淡淡才是真》响起。金黄色阳光刺得费翔睁不开眼。费翔摸摸身边,空的。关雎呢?费翔猛然坐起,满床阳光。酒店?又做梦了?庄生晓梦迷蝴蝶。我是蝴蝶,蝴蝶是我?《捉泥鳅》旋律响起,费翔拿过手机,李佳。费翔脑子里闪现出李佳跳脚大叫“蜈蚣”的情景。费翔挂手机,想起昨晚梦里关雎说的“谁背叛婚姻谁变蜈蚣”,打开百度搜素“蜈蚣”:  
蜈蚣:蠕虫形陆生节肢动物,属节肢动物门多足纲。身体由许多体节组成,每节有一对足,所以叫多足动物……性情温顺,适应性强,生长快。常藏身潮湿墙角、砖块下、烂树叶下、破旧潮湿房屋中。夏天较常见。蜈蚣是肉食性动物,食物范围较广,尤喜捕食各种昆虫。白天隐藏暗处,晚上出去活动,以蚯蚓、昆虫等动物为食。有毒腺分泌毒液,可入药用。《本草衍义》称:“蜈蚣背光黑绿色,足赤,腹下黄。”蜈蚣与蛇、蝎、壁虎、蟾蜍并称“五毒”。位居五毒首位。药性:咸、辛,温。有毒。归肝、脾、肺经。药效:败毒抗癌、息风解痉、退炎治疮。
费翔想,蜈蚣有毒,却可败毒抗癌、息风解痉、退炎治疮。“咕嘟儿”微信提示音响。啊嗬。一晚,“指尖滑过你体温”留了100多条留言。费翔删掉聊天记录。爱谁谁的指尖!爱谁谁的体温!
8:30。要开考了。费翔到卫生间洗漱,《平平淡淡才是真》响起,费翔任凭手机叫着。“噗”地喷出牙膏沫,揩干净手,挂手机,拉黑李佳,做几个扩胸动作,想,这考试都高分,你晋副高吧。哥晋正高必满分!


马道衡:男 60后 省作协会员 山西省大同市浑源五中教师  
小说散文散见于《阳光》《黄河》《都市》《美文》《牡丹》《北方作家》《散文诗》《五台山》《小品文选刊》《山西日报》等报刊。
邮编:037400    微信:mayi8026
Email:saibeihuyang@sina.com tel:18636258026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9/9 9:46:00

 2   2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