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奖·小说区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奖征文文学奖·小说区 → [原创]文学奖征文《龙飞的198年的夏天》

您是本帖的第 10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文学奖征文《龙飞的198年的夏天》
蚂蚁蚂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蝙蝠侠
文章:832[查看]
积分:8974
注册:2010年6月2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蚂蚁蚂蚁

发贴心情
[原创]文学奖征文《龙飞的198年的夏天》

龙飞飞的1982年的夏天

小镇庙会。赶集的人涌来涌去,龙飞悬吊在人们肩膀间向人圈里张望。

“打破头了。”

“谁?”

“还用问。七色流氓!怎?你想试试?”

“瞎胡个嚼啥?七色是你随便说的。让人家听到,撕了你!”

“咚咚嚓”“咚咚嚓”乐曲突然响起,人们向发声处涌去。龙飞被人群裹挟进人圈。人圈内,两青年甩长发挥臂扭腰摆臀跳舞,白喇叭裤绷紧,生殖器凸起,在裆部形成一个凸球,膝盖下散开,抬腿时露出高跟鞋。地上机器两凸圆震动。青年缓慢挪着脚,好像鞋底粘着胶。

“太空舞。”

“球也不懂。这叫迪斯科。”

“屌舞也不是。日哄山里人来啦。录音机倒是个真货。没五百买不了。”

录音机?龙飞感觉有人推他胳膊肘。一长发青年拿军帽向他笑,军帽里散乱着几张纸币。龙飞脑海跳出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龙飞红了脸,兜里就1元钱,他飞快把钱丢进军帽,挤出人圈。龙飞想:我也该买台录音机。可哪找500块钱去?每月32元工资交给家了。去年上班前,爹说:“张老师天天收听广播电台的英语讲座学英语。给你买个收音机,你也听着学哇”。

龙飞在离家30多里的学校代课,周末步行去学校回家。那天种完谷子晚了,黄昏时返校。第二天要辅导早自习。走到寨头村前,龙飞听到山林传出狼嚎声,飞跑起来,掉进路边水涮坑,差点摔死。龙飞央求爹买自行车。供销社凭票销售三大件:缝纫机、手表、自行车。爹是一位教师,求爷爷告奶奶寻票。哪能寻得到呢?爹每年到大同煤矿陪伯父过年,一位在矿医院工作的本家侄女看望伯父时,听爹说想买自行车,她找关系买了辆内部处理的自行车,龙飞才骑车上下班了。当时,全村就李泉有收音机自行车,李泉爹在县里当邮电局长。龙飞想到爹常年穿着伯父给的劳动布工服后背已成絮缕,心酸了下,“自己想办法挣钱买吧,不给爹添烦。”突然,龙飞被撞了个趔趄,掉头看,刚说“屌舞不是”那青年正斜睨他。“看啥看?没见过?”龙飞攥紧拳头,走开。“一定买录音机,让这狗看看。”

下周五课后,本村老师回家了,龙飞赶不回家,窝在宿舍辗转反侧一宿。从同学借?同学们没有有洋相的。从亲戚借?亲戚日子也都紧巴巴的。干脆不当这个破代课教师了。明天进城找工作去。第二天早早起来,到公路等了30分钟车,车没来。龙飞想再等30分钟车不来,命中注定我不该远行。30分钟后,车没来。龙飞心喜了下。莫非我不想出去?

骑车回家,妈说:“你爹还念叨你今儿回来呢。”龙飞心底漫过一道暖流。

又一周五,龙飞趴墙头遥望公路上的车来车往,外出念头蠢蠢欲动,“明儿一定到D市去。”两个穿喇叭裤青年骑车从墙下向小河冲去,头发像奔马马鬃后掠,大腿肌肉条随蹬车动作律动。

“明去哪?”

“没地方去。要不打枪去?”

龙飞想,打枪?刺激!脱口喊:“哎。到哪打枪?我也去!

两青年捏闸,伸腿支住车,穿花衬衫青年说:“去果园吧。”

“你们有枪?”

花衬衫看看另外那个笑眯眯的青年说:“信用社有。”

“几点去?叫上我。”

花衬衫说:“你是老师。敢打枪?明早饭后吧。”

第二天,龙飞早早等在墙边。两青年晃过来了,他翻墙头过去,三人走进信用社。花衬衫喊:“小孙。小孙。”小孙笑眯眯迎出来。花衬衫说:“小孙。打枪去。”

“不行。犯错误呢。不信问小武。”说着向那个笑眯眯青年努努嘴。

“没事。”小武笑笑说,“来时跟我爸爸说了。”

这就是小武?龙飞想。小孙尴尬地笑笑开了保险柜,花衬衫抓起花花绿绿钱上的手枪,瞄准龙飞。龙飞吓得矮下头。小孙说,瞎瞄啥?子弹在这儿呢。

到了果园,小武拉枪栓装子弹,对准土崖上一个洞。“咻---”还没看清子弹喷出,洞口“啪”地炸了。花衬衫说:“去。取鸟去。保准打准了。”

小武递枪给龙飞,“放一枪!别打偏了。”龙飞诺诺不敢接。花衬衫笑,“球也不顶。攥紧枪瞄准洞搬扳机啊。”枪很沉,龙飞举枪瞄洞口,手颤抖起来。

花衬衫抢过枪,“尊重你是老师,先让你打。我放。”“咻----啪”洞口炸了。

5颗子弹打完,小武问花衬衫:“金明,接下来干啥去?”

“要么钻山洞去!”

几人趟河过公路向山上爬,爬到石墙,龙飞惊呼,“长城!”金明冷笑,“咋呼啥。没见过世面!”爬到一山坳,草丛下很多碎石,金明说:“到了。”几人合力挪开洞口石板,金明“扑通”跳了下去。龙飞腿打颤,不想下,想想一人呆在山坳,就硬头皮跳下去,战战兢兢跟着他们走。“咚”头撞在洞顶,洞顶狼牙交错,像怪兽张口吞人。金明笑道:“我带小秀来过。球相,还不如女孩胆大。”“咚咚咚”向洞里跑了,小武喊“等等我。”小孙拉了龙飞的手说:“伸直胳膊摸索着走。”突然,龙飞交腕处撞在石头上。小孙说:“岔路。”打着打火机,看看火焰向左偏,说:“向右走。”走着走着看到火光。听金明说:“我就在这里弄小秀来。”小武问:“好耍不?”金明说:“舒服。”金明掉头看到小孙手里的打火机光线,“哐啷”踢飞一铁皮桶,说:“别跟人说。谁说踢烂谁的头。”

下山,看见小英在街上颤悠着腿笑。金明说:“这条子顺。老师。这点子你训吧。”向小英打了个响指。“嘿。龙老师想认识你。“”小英翻个白眼,甩胯扭腰走了。看着她的细腰圆臀,龙飞下体猛地翘起,赶紧把手塞进裤兜摁住。金明拍拍龙飞裤裆,“硬了?哟----二尾子?没枪!”小英斜睨着龙飞,龙飞下体立马软疲,生气地向学校走,金明哈哈哈大笑。

龙飞趴墙头看公路的车流。想:小流氓也嘲笑我。一定到外面去。突然,一女孩从墙下走过。郑美美。一节课上,龙飞提问她,她手塞嘴里眼神迷离,同桌推她,她才惊醒起立回答问题。龙飞咳嗽一声,美美抬头看着龙飞笑,犹豫一下,快步走进厕所。龙飞闭眼想象她蹲着撒尿样子。“嗦嗦嗦嗦”尿声太美妙了。金明不就是到洞里玩女孩,调戏小英,出我洋相。金明没知识,不知道小英那黑脸是病。小英上个月看电影时攥我的手,我都躲开了。我又不是没摸过女生。一晚自习,玉叫我出教室问题,抓我的手塞进她上衣,她肚皮就像树皮磨手。我赶紧拉出手。我是老师,是正人君子。“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懂得的。嘿。美美喊,伸手让龙飞拉。龙飞心跳如雷。美美嘴唇水灵灵的,“快拉。”龙飞用力拉,美美借力一跃,跳上墙头,笑着跳跌在他怀里。劣质脸油呛得龙飞咳嗽,推开她,回了宿舍,龙飞担心人看见美美来找他,说:“干嘛?”

“耍。”

龙飞想起金明玩女孩,“耍啥?回去。让你爸知道了不是耍的。”

“我爸回家了。吓啥?我能吃了老师?”美美盯着龙飞。龙飞说:“走。到外面去。”两人出院,一学生宿舍门虚掩着,美美伸头看看,跳进门说:“没人。进来。”龙飞鬼催地进去,美美抓住龙飞的手,塞进自己上衣,龙飞手触到鼓鼓软软的乳房,遭电击般缩手。美美解开裤子,攥紧龙飞的手送进个温热的地方,龙飞心跳如雷,脑里嗡嗡响:“使不得。”下体猛挺顶住美美肚皮,美美嘴角涎水流出:“老师。好耍不?”龙飞舒服地哼哼。头脑一惊,“会有孩子的。”死命抽出手说:“出事呢。”龙飞跑回宿舍插了门,凝神谛听,啥动静也没有。真让金明说准了,球也不顶事。想到刚才的舒服:要不耍耍?下体又上挺,龙飞用手玩弄着,射出一股热流。“去耍耍。”拉门时想:有了孩子,她父亲能劈了我。龙飞坐卧不安一晚。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9/9 8:13:00
蚂蚁蚂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蝙蝠侠
文章:832[查看]
积分:8974
注册:2010年6月2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蚂蚁蚂蚁

发贴心情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三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第二天一大早,打门声惊醒龙飞,龙飞跳起,美美父亲来了?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老师。去L城不?”小武?龙飞长舒口气,心突地一跳:L城远,刺激。“去啊。”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几人骑车沿简易公路颠簸几里后,上了S303公路,一路下坡,放开车把,手搭左边人肩膀,腿脚控制车向下溜冲,身后汽车喇叭声刺耳,他们掉头嘻哈做鬼脸,司机咒骂他们,他们大笑着猛蹬车射去。野性笑声洒满清澈旷野。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L城不大,绕了几圈,就着格瓦斯吃了黄烧饼,就原路返回。小武与金明像蛇一样在公路扭行,金明在拐弯处撞在迎面驶来的卡车上,摔在路边沟壕。小武捡石头扔向卡车驾驶室玻璃。胖司机跳下车,手操摇把砸向小武,金明刚爬到公路上,伸腿绊倒司机,小武抢过司机的摇把,击胖司机的头,胖司机滚开,摇把在地上击了个坑。一车停下,一瘦子下来举摇把砸小武。龙飞的腿打起抖来。小孙护住小武喊:“别打了!”瘦子揪住小孙胳膊就咬,小孙噢噢叫,龙飞抬腿狠踢瘦子,瘦子松嘴,哟哟叫起来。小武举摇把砸瘦子的头,“想开瓢?来!”龙飞猛蹬瘦子。“还不住手!”小孙抱住小武喊,“别打了。别打了。都放下摇把。”几辆车停下,几人举摇把冲过来。小武摇把抵住瘦司机脑袋,说,“再往前走一步,爷开他的的瓢。”龙飞突然喊:“苟四。”一人愣了下,“当啷”扔了摇把。“龙老师?挨球货们眼瞎了?放下!放下!牛峰你怎打龙老师?”苟四向龙飞作揖,“大水冲了龙飞王殿。这伙灰瘪子整天就谋讹诈人。”金明骑在胖司机身上喊:“***。拐弯不摁喇叭,会不会开车?!”胖司机说:“你往车上撞,想跌爷的皮(讹诈)?”苟四说:“好了。好了。上车,去黄梁口喝酒去。”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黄粱口是三市交汇口,来来往往的货运车司机喜欢在这儿休息喝酒,打架斗殴,解决事端。几人坐定,苟四说:“对不起。龙飞老师。我介绍大家认识认识。龙飞老师是我同学,我们矿长孩子的老师。牛峰是我们销售科长弟弟。”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金明斜睨苟四:“球的销售科长。我长19年了还没怕过谁!”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苟四笑笑:“噢。看在我们都19岁上,别计较了。”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四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从小孙借了300元钱,去D市买录音机。出车站,眩晕起来,都是楼,定睛张望,左手尽头是火车站。龙飞满脸堆笑问身边匆匆走过的人,叔叔。百货公司怎走?人们目不斜视,或翻白眼。白眼洞穿了龙飞的自尊,龙飞心底一凉,“爱告不告。爷还怕你是引爷到黑豆地呢。”龙飞看到一辆公交车从西边开来,停在马路对面,龙飞飞跑过马路,一辆汽车“嚓”地停在他身边。车窗伸出一颗肉头,“找死到别处去。别连累爷。”龙飞点头哈腰笑着说:对不起。对不起。车走过,龙飞在车流中跳着穿过马路。又一辆公交车停下,龙飞登车,售票员问:“去哪?”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百货公司。”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不去!”车门“啪”地关上,夹了龙飞的脚。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夹脚了。夹脚了。”车门哗地展开,龙飞抽出脚。城里人真坏。那么多人上车不问,就欺负乡下人。又一辆公交车来了,门一开,龙飞登车,售票员问:“去哪?”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百货公司。”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到对面等车呢。”龙飞还要上。售票员温婉地说,“这辆车不去百货公司。”后面人说:“连方向都不知,还出门?”售票员笑笑,“到马路对面等1路车。别挤。小心小偷。”龙飞感觉有手塞进自己裤兜,赶忙按住裤兜,那手挪开了。好险。好在自己多个心眼,把钱逢在衬衫口袋了。我还嘲笑爹出门时把钱缝在袄子兜呢。龙飞想,售票员不让我上车担心我被偷钱?可她让我到马路对面坐车呀。龙飞慢慢穿过马路,琢磨站牌上的地名:东风里。皮毛公司。粮油门市部。黄花街。百货公司。噢。1路车。马路对面的车向东走,这面的车向西走。我还过马路对面等车呢。公交车来了,车前涂着大大的红1。龙飞上车买票攥紧,紧张地看着车外。一会儿,售票员说:“东风里到了。下车的旅客请做好准备。”龙飞舒口气,城市真好,车还报站。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下车,进了百货公司,像鱼滑进河,被水带着流。龙飞躲人,担心鞋上的土蹭别人身上。“咚咚嚓”“咚咚嚓”久违的旋律漫过来。龙飞抑制住激动循声走到家电柜台说:“买个录音机。”一女孩问:“啥牌的?”龙飞僵住了。啥牌?不懂呀。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想买多少钱的?”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想自己带了300元,还想买衣服呢。问“最便宜的多少钱?”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二百五。”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脱口而出:“你才二百五!”女孩走开,拿来个录音机说:“进口机。飞利浦。”龙飞仔细看录音机标签:PHILIPS。250元。龙飞满脸通红,想原来她不是骂我。说:“刚才对不起。”女孩递给他发票,指着一个柜台说:“到那交钱。”龙飞交钱拿回发票,女孩给他录音机,递他几盘磁带说:“送你几盘磁带听。”笑笑说:“我也村里来的。”龙飞看卡盒外包纸上的字:李玲玉《粉红色的回忆》。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五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星期一。龙飞一到校,就把磁带放进卡盒,“啪”合上,摁PIAY键。李玲玉婉转歌声从喇叭里流出。老师们涌来听,脸浮现巴结的笑,“好听。”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铃响了。,老师们去上课,出门见校长慌张走开。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第二天早饭后,教师们正听歌,校长进来说:“这是学校。怎听靡靡之音?呃------”斜睨龙飞的眼神弥漫着可怜。老师们纷纷出门。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周五下午,校长叫龙飞:“公社副书记想用用你的录音机。”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的笑凝固在脸上。不让听音乐的是你,用我的录音机讨好公社书记的也是你。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不给用?”校长恼了。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嚅动嘴唇:“给。给。”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到城里开会的李回来了,讨好龙飞,“借回套《笑傲江湖》,明天别回家了。咱看吧。”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想,李以前不这样。呵呵。爷一定远行!让你见识见识爷的本事!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放学后,金明来了说:“明天上山耍女孩去。”龙飞心突地一跳,跟着乐曲晃着的身子说:“明天看《笑傲江湖》。”金明疑惑地弯了弯腰,走了。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第二天,李巴结,“你看第一集,我看第二集?”龙飞说:“你看第一集哇。”中午,李带龙飞回他家吃饭,下午继续看书。傍晚,龙飞起来找吃的,血从鼻子喷射而出。龙飞看着褥上的血扇面,恍惚那是令狐冲一剑刺瞎15位高手眼睛喷出的血。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学校推荐老师到县里参加教学能手赛,龙飞心痒痒想,这可是个到城里探路练胆的好机会。跟校长说,校长朝他翻了个白眼。老师们嘀咕了几天,没人报名。最后期限,校长对龙飞说:“你去。得个奖回来。”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星期六,龙飞摸黑乘车,车怒吼着爬行在山路上,左是望不见顶的土崖,右是深不见底的沟。龙飞心悬在空中。到了县二中,磨蹭到9点进学校找到教务处,老师们抬头,眼神在龙飞头发上定了会儿,捋着龙飞身体下行,定在龙飞鞋上。龙飞往后挪挪脚,盯着脚尖。鞋覆着尘土看不出本色了。龙飞瞟瞟别人的鞋,黑鞋面干净白边醒目。一位笑眯眯老师说“抽题吧”,将他从尴尬中拽出来,龙飞抽张纸条,上面写着:Have been 与have gone句型区别。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站讲台上长呼口气,看看学生,看看教室后坐着的老师,蹦跳的心平息下来。学生对答如流,一会儿就懂得了两短语的区别。龙飞瞄眼胳膊上借来的手表,讲了30分钟,龙飞安排学生自设情景互动,瞥了眼老师们,老师们昂头笑。嘲笑?龙飞慌乱起来,接下来怎办?山里孩子一节课学不会这两句型的区别,龙飞得反复讲解。龙飞额头渗出汗,参与学生的互动,不断偷瞄手表,盼着快点下课。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下课了。龙飞不敢到教务处与老师们交流,赶到商店,买了条军绿纤维喇叭裤,一双黑幸福呢面料黑塑料底高跟鞋,路过手表柜台问售货员:“英格多少钱?”“ 120元。”呀!得四个月的工资。龙飞逃离商店。车1小时后出发,龙飞赶到县一中给同事孩子送生活费,按同事说的门号找到宿舍,推门进去,床上探出几颗鸡窝脑袋,“高阳在吗?”鸡窝脑袋挨着缩进被筒。“人家在教室学习”。龙飞听出话中的嫉妒,心里一酸一悲。那位洗衣服同学笑笑,“到第一排中间教室去找哇。”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推开教室门。啊。空荡荡的教室一人孤零零伏案写着什么。龙飞胸中猛地刮起风暴,激荡起排山倒海气势。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敲敲门,孩子缓缓转头,眼神没离书本,嗯?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看看孩子跟同事眉脸一样,“高阳?你爸给你捎了钱来。”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高阳腼腆笑着接过钱。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笑笑,“我走了。你学习吧。”龙飞流着泪,疾步走向车站,心慌慌地想,我为啥流泪?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六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放假会上,校长给龙飞发奖状:H县教学能手龙飞。奖金100元。



line-height:20.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龙飞接过奖状,心底涌出暖流。夏天几个月的画面哗哗闪过脑际,龙飞咬牙,睁大眼睛忍住泪水,空荡荡教室里高阳伏案读书的画面定格在脑海。脑海刮起风暴。我一定好好学习,远行!



line-height:18.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



蚂蚁  (马道衡) 省作协会员  山西大同市浑源五中教师,小说散文散见于《阳光》《黄河》《都市》《美文》《牡丹》《北方作家》《散文诗》《山西日报》《小品文选刊》等报刊。



邮编:037400  TEL:18636258026  微信:mayi8026  Email:saibeihuyang@sina.com



line-height:18.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9/9 9:48:00
蚂蚁蚂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蝙蝠侠
文章:832[查看]
积分:8974
注册:2010年6月2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蚂蚁蚂蚁

发贴心情
编辑老师好。这个文章出现乱码。请您后台把乱码删掉。好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9/23 14:55:00

 3   3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