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奖·小说区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奖征文文学奖·小说区 → [原创] 羊子的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您是本帖的第 6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 羊子的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苍鹭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贵宾
文章:3108[查看]
积分:22861
注册:2005年7月21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鹭 访问苍鹭的主页

发贴心情
[原创] 羊子的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那一年秋天田野上树木叶子快落尽的时候,羊子从马岭镇法庭调到县公安局工作,很快羊子发现同事们都是警察,而羊子却感觉自己像是个犯人。

  羊子一个人住在公安局院子西边一间红瓦房里,宿舍里一张单人床,被一个漆成桔红色梧桐木的箱子挡着床头。一辆飞鸽牌自行车,一架洗脸盆,简易书架上面一台上海红灯牌咖啡色收录机与床正对着,三抽松木桌上放着书籍和茶杯。墙上贴着两幅世界名画,一幅安格尔的《西斯庭圣母像》另一幅是希施金的《黑麦》。每到夜深人静院子空荡荡的,羊子有些害怕,有月光的夜晚特别好,可以把地上看得一清二楚。羊子一个人常在院子的葡萄架下看月亮,不管月亮是圆还是缺羊子都喜欢,那时院里还有一藤架蔷薇,春夏之交蔷薇花盛开的时候,满个院子里都是蔷薇花的香气。

  刚来那段时间羊子拼命地读书,因为羊子失恋了。进城后羊子去找初恋女友梅,当面梅什么也没对他说,她给了羊子一封。回到宿舍羊子拆开信一看傻了,信写的很短,大体意思羊子是个好青年,他们不合适分手吧!当时羊子特别痛苦,但羊子没掉眼泪,究竟发生了什么至今仍然是一个迷。当多年后羊子写出《琥珀色的贝壳》小说时,羊子才明白梅的初恋对他伤害有多么深!终生难忘。凭直觉羊子和梅之间大概一定有误会,但羊子再也没有去找过梅,他孤傲的性格一直保持到现在,羊子一生从不向女的表白。其实男女之间也不用表白,眼睛便是心灵的窗口,一切都在眼神里,相爱的男女眼神里有一道蓝色的闪电——

  羊子躺在床上回忆着,梅第一次单独去找他时,是1978年夏天的一个傍晚,那年羊子十八岁。梅是一双大眼睛长得宛如葡萄的女孩,又黑又亮,睫毛长长的,个子高高的,皮肤白皙。梅说话时喜欢微笑,洁白的牙齿,黑发垂到腰部,说话声音甜甜的柔柔的,宛如春天微风里的花香,一下子沁入了羊子的心里。

  那个夏夜非常炎热,蝉鸣在法庭西南角的几棵梧桐树上叫的有些烦人,晚上八点天还没有黑,梅和羊子走出法庭大门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巷子。梅向羊子提议朝西走,他俩经过一家居民门前,有一架藤萝在暮色里正盛开着紫白色灿烂的花朵。羊子和梅拐入又一条很长的巷子向北走,巷子的南端是马岭公社党委的院墙,巷子北端是马岭中学的院墙,这些老式的青砖青瓦建筑都是旧时代的商人和地主留下来的宅院。巷子南北走向有三里多路长,一直通向马岭镇北水门上的沂河堰。

  那天晚上梅穿着一件蓝紫色的方格衬衫,乌黑的秀发刚刚洗过,羊子和梅挨着走的时候,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少女体香使羊子有些心慌意乱,羊子第一次从梅的眼睛里看到她情窦初开的火焰,这火焰也点燃了羊子少年蓝色的天空。

  很快在同事中有一个叫瓦格的女孩喜欢上了羊子。其实早在那年冬天瓦格中专毕业到马岭镇法庭实习时,从瓦格的眼神里羊子就知道瓦格喜欢他,羊子不说瓦格也不说,因为那时羊子心里喜欢的还是梅。和梅的初恋结束后,羊子并没有和瓦格建立恋爱关系,羊子一直沉浸在对梅的思念之中,那个时期每听一首邓丽君的歌曲羊子都会泪流面。

  1981年初夏羊子到省城学习两个月,学习结束的时候已进入盛夏。这种短期学习培训班男同学基本都认识,女同学认识熟悉的不多,更叫不出名字。羊子和另一个同事准备去爬泰山,这个消息班长知道后找到羊子,说青岛的两个女同学也去爬泰山,于是他们一个上午共同坐火车前往,抵达泰安后班长给他们安排好宾馆住宿便回家了。

  与班长告别后,他们四人商议看泰山日出,于是下午从泰山脚下的岱庙开始步行登山,在登到南天门那一段陡峭的天梯时,两个女同学累的实在走不动了,他们只好停下来喝水吃点东西休息。

  再次往上登山时,青岛有个叫羽的女孩主动伸出手让羊子拉着她登,那一刻羊子从她眼神里看到的不光是求助还有爱幕。被人爱无疑是幸福的,尽管她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她头发有些自然卷曲,鼻梁两侧有些小雀斑,但她气质优雅,声音非常甜美柔和,她的声音让羊子想起梅的声音,其实梅也是随父亲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女孩。

  羽也喜欢文学,尤其喜欢唐婉和李清照的词。泰山之行结束后羊子和羽保持两年的通信友谊,彼此并没有表白过爱情,但羊子知道羽心里是喜欢他的。

  1982年深秋羊子出差去青岛,当羊子抵达时晚霞正在黄海酒店的楼顶上灿烂着,晚上羊子在海滨大道的法桐树下散步。路灯特别亮,照得柏油路面闪闪发光,羊子在沉思中走的比较慢,突然空气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的名字,羊子停下来朝马路对面望过去,只见一个女子站在路灯下手扶着一辆自行车正朝他这边张望。然后她推着自行车朝他走过来,当她走到路中间时,羊子才看清楚她是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相遇是羊子一直盼望的,羊子从酒店出来散步时就有一种预感,今晚也许会遇到她,现在看来这就像是上帝安排的一种缘分。

  当羽走到羊子面前时,羊子感觉仿佛在梦境中一般,羽说整个晚上她都一直心神不安呢,她将自行车调整往海边的方问。抬头凝视着羊子,从她的凝视中羊子感到眼神里充满了一种倾慕的爱,羊子低下头来心有些乱。他和羽在自行车两旁慢慢地走着,脚下的落叶不时发出响声,空气中充满了一股海藻咸腥的味道,羽说他们到海边去坐坐,好的,羊子回答说。

  羽和羊子走到海岸边上的几棵松树下,海风扑面而来,吹乱了他们的头发,羽把自行车停在一棵松树下,两人走到海岸的一块礁石上,面对着大海的涛声并肩坐下来。羽说她回来后,把羊子的情况给爸妈说了,他们不同意,可她说心里就是喜欢羊子,羊子仍然沉默着不说话。羽说她知道自己不漂亮长的配不上羊子,羊子长的帅气又有才华,可她忍不住,老是想爬泰山的时候多美好呀!他拉着她的手,她就感觉一点也不累了。

  美好的东西早晚都会失去,我们不可能的,一个在城市,一个在小城,有很多差异,羊子对羽说。之后是他们长时间地沉默,就那样不知坐了多长时间,只有大海的涛声依旧在海面上咆哮着,夜已经很深很深了,海风吹的他们的身子彼此都感到有些寒冷,羊子提议返回,羽说第二天要请他吃饭但羊子回绝了,羊子知道他们的缘分已经尽!当羊子和羽握手告别时,在法桐树下的灯光里,羊子看见羽的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

  从青岛和羽分别返回县城后,瓦格和羊子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一种关系。直到1983年春天,羊子生病做了一个小手术,两支胳膊不敢动,得一周才能康复,单位派一个警察男孩伺候羊子,瓦格每天都来看他,从她眼里羊子能感觉到瓦格爱他的那种炽热的眼神。

  在羊子手术快好的一天上午,瓦格提了一兜苹果来看羊子,她坐羊子的三抽桌前给他削了一个苹果,然后她一只手拿着苹果送往嘴里给羊子吃。她身上散发出的少女的体香,使羊子再也控制不住了,苹果还没吃完羊子伸出一只手趁势把瓦格揽在胸前,羊子吻了瓦格的香腮。瓦格用娇嗔地眼神望着他,顿时满脸红得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她微微地喘息着,鼻尖上浸出针尖状的汗珠。瓦格静静地坐在羊子的床沿上,他俩彼此深情地望着谁也不说话,室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过了大约不长时间,瓦格把身子凑到羊子胸前,问他胳膊还疼吗?羊子说不疼快好了,当瓦格把发烫的脸颊从他胸前抬起来时,羊子看到瓦格眼睛里浸满了泪水,羊子的心仿佛瞬间被电流击了一下,他也流下了泪水。瓦格用手给他揩脸上的泪,于是羊子和瓦格开始了第一次初吻,他们的嘴唇彼此笨拙地吻着对方的舌尖,伴随着甜蜜的汁液和泪水。这样的吻和泪水给以后他们的爱情结局埋下了苦果,许多年之后羊子在一首诗中写道:

  在春天相爱注定就是/一种不幸,宛如桃花/和一场流逝的雨水/夏天的蝉鸣如期而至。/初恋能从一颗草莓递过来吗/当苹果成为一筐筐静物/被菊花运往北方的爱情集市。/不要问我为什么如此孤独/也不要问风中思考的芦苇/落日黄昏最后的幻像。/将在黑夜阅读燃烧的星群/以及我灵魂寂寞的骨头/和被冬天埋葬的月亮/让乌鸦在梦中驮回一场大雪。

  从此,羊子和瓦格开始了相恋,如果说梅是羊子的初恋,那么瓦格也是他的另一种初恋,两种初恋都是美好的。梅和羊子只有一个夏天月光的夜晚,羊子送梅的时候和梅连手都没有拉过,那一年羊子对男女之情什么也不懂,梅比他大她也没教他,多年后他只能这样自嘲!但梅的那幅青春形像永远埋羊子在心里,一生挥之不去,其实初恋的蓝最终都是自己的。

  不久单位派一批年轻人到市里一周培训法律知识,羊子和瓦格也在其中。第一个晚上羊子和瓦格先去东方红电影院看电影,电影的内容多年后羊子早已记不清了,羊子只记得看电影时瓦格的手一直握着他的手,电影结束后他们步行返回招待所。在柏油路的法桐树下羊子和瓦格一路相拥着走,他们走的很慢,瓦格的体香使羊子在法桐树下不停地和瓦格接吻,吻的刻骨铭心,死去活来。瓦格说羊子你吻的我舌头都疼了,但羊子放开瓦格之后,瓦格很快又自动地把嘴唇凑上来再和羊子接吻,那种青春之吻,真是动了羊子生命中一种骨头里的东西,使羊子沉醉不能自拔,那个夏夜是羊子和瓦格最幸福永恒的一个夏夜。

   羊子与瓦格相恋一年之后,羊子和瓦格公开了他们的关系,于是瓦格每天早晨开始公开给羊子买早饭,瓦格晚上偷偷瞒着父母出来和羊子约会。当有一天瓦格把她和羊子的关系告诉父母之后,遭到了她父母的强烈干涉和反对,瓦格被她父亲用关系调到县城的另一个单位。羊子永远忘不了第二年早春的一个傍晚,瓦格来找羊子提出分手的事。瓦格对羊子说,她妈说那怕羊子有一张中专文凭,她家也会同意他俩的爱情,就这样一张文凭毁了羊子和瓦格一生的爱。羊子趴在枕头上痛哭起来不能自制,瓦格看到他那样也很痛苦,她怕羊子出事,于是瓦格走到床前抱住羊子也痛哭起来,然后他们在痛苦中吻着,这种即将告别的接吻没有一丝辛福可言,但可以暂时舒缓彼此心灵的痛苦,羊子知道瓦格是爱他的,也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拥抱。泪水濡湿了他们的上衣,半个小时后,羊子对瓦格说你走吧!他不会有事的,瓦格说为了她一定不要出事,如果他出事她一生也活不安宁。

  瓦格走之后羊子趴在床上又痛哭了两个多小时,然后羊子走到东边一条小河边上坐下来望着河水里的青苔发呆,那天夜晚也有月光,羊子不幸的爱情总是和月光搅一起。他抽了一盒烟,想跳进河里自杀了事,但羊子想起把他养大成人的祖母,想起瓦格说她将一生会良心内疚过不安稳,于是羊子忍住了。他对自己说从今往后绝不允许再哭,男人就该忍受人间的一切痛苦——

  虽然在一个县城,羊子和瓦格分手后再没联系过,但羊子和瓦格的妹妹关系一直不错,瓦格的妹妹当年非常支持他和瓦格的爱情。2015年夏天的一个上午,瓦格的妹妹突然打电话告诉羊子,说瓦格得了癌症正在市肿瘤医院住院手术治疗。当羊子去看瓦格时她的头发已经全都白了,多年以后瓦格见到羊子之后,她让病房的其他亲友出去,当病房中只有羊子和瓦格两个人时,瓦格突然趴在羊子的肩头大声痛哭起来--

  瓦格说她的病不知道能不能治好,羊子说能手术之后就没事了。看到瓦格痛哭的样子,羊子极力控制着自已的情绪,过了一会等瓦格平静下来,羊子说他该走了,瓦格说吃了饭再走吧!羊子说还有事,便和瓦格告别。羊子不知道这一别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走出病房时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羊子在雨中撑着伞一个人慢慢地走着,他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当年那个黄昏分手时瓦格的样子,不由地泪水从眼睛中涌了出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10/6 9:31: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