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诗歌苑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诗歌苑 →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您是本帖的第 13400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9[查看]
积分:9652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2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钢铁奏鸣曲》(组诗)
  作者:桦明
  《与钢铁对视》
  与钢铁对视我无法不心怀热望与憧憬
  想想钢铁已成为世界的骨架
  它的鸿篇巨制遍及视野
  我便觉得能与钢铁朝夕相伴是我的荣耀
  
  的确  能成为炼钢的人有福了
  至少他身上不缺乏阳刚之气
  你看那操持钢钎于手掌的
  哪个不是红光满面男人味十足
  只因心里激情似火
  他们做人做事从不拖泥带水婆婆妈妈
  连江边垂钓时甩竿的动作都透着力与美
  能和钢铁相伴终生的人
  不可能不对生活充满乐趣
  更不会对理想和明天失去信心
  
  又到了出钢一刻
  取样勺端出的样钢星花扑闪
  迷离不了对视的内蕴
  钢和生命的纯度由此判定
  一种锐利洞彻岁月
  
  与钢铁对视不由得你的目光会坚定起来
  与目光一同坚定的
  还有你对痛苦抑或磨难的态度
  
  《出钢一刻》
  以瀑的姿势飞流直下
  却全无瀑振耳发聩的喧嚣
  出钢一刻天地彤红
  金属的秀色光彩照人
  
  光彩照人
  炼钢的男儿面似桃花
  劳作的身影随热浪起升
  一种沉静的激情呈现得如火绚烂
  
  如火绚烂
  出钢一刻世界蒸蒸日上
  许多岁月的畅想纷至沓来
  未及表达
  滚落的汗滴已将瞩望的神情剪贴得异常
  凝重
  
  《钢铁的祈愿》
  请把我制成一方方端庄周正的工字形道轨吧
  载绿色铁皮车箱昼夜兼程
  让心怀梦想的人们一路平安抵达远方
  
  请把我制成一根根沉稳挺脱的螺纹钢吧
  成为高楼大厦内部的骨架
  让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都居有定所风雨无恙
  
  请把我制成一柄柄锋刃锐利的手术刀吧
  割除人们身体的的癌变
  让一个个恢复健康的生命开始美好的生活
  
  哦 人啊 亲爱的人
  请把我制成你们生活中最最需要的物什吧
  大到一艘万吨巨轮一座钢索斜拉大桥
  小到一架跑步机一块马蹄铁
  抑或是一盒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的图钉……
  
  总而言之把我制成什么都无妨
  就是别把我制成坦克履带大炮炮筒
  或是AK自动步枪射出的子弹
  
  虽然它们常常以正义和公理之名
  显身于世界各个地方
  可我还是希望它们有一天
  像古墓里出土的刀枪剑戟一样
  沦为博物馆的历史陈迹
  因为我相信
  人性的完善最终还是要从人的心灵开始
  
  山东莱芜钢铁集团炼钢厂杨华明(笔名:桦明)写稿
  邮编:27112613156345737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15:45: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9[查看]
积分:9652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2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青春组曲
  
  作者:孙光利
  
  《梦想之夜》

  夜晚他们在用劳动填充着黑暗的虚空
  他们要在八小时内千余此地重复
  ——转身俯身起身一系列的动作
  哦他们必须在今夜赶制出老板已经签约的订单
  这动作算不上优美但连贯而流畅坚毅而充实
  这就是他们从现实通往梦想之路
  是的他们深知在这条路上
  风雨会有雷电会有汹涌澎湃的大海也会有
  那童话故事里的坦途只适合来安抚孩子幼小的心灵
  炎夏酷暑衣衫湿透他们擦拭着额上的汗水
  从容面对这蒸笼般的鬼季节
  他微笑着因为他们
  ——想起了老人的叮咛妻子的牵挂孩子的期盼


  
 《梦中的金苹果》

   他们来自山乡他们带着各自的青春梦想
  汇聚至此
  擦干泪水诀别因年少轻狂而自酿的青涩之果
  从此他们要在这里安身立命重新订正人生的蓝图
  紧咬牙关再不对生活盲目顺从
  也不对困难轻言妥协
  哦一个经过磨砺的梦想又重新展翅飞翔
  通身的汗水因劳动而闪出了金子般的光泽
  青春的身影因梦想而高大坚毅
  一天一天他们在生活中成熟
  一年一年他们在岁月里自觉地承担起某种责任
  而梦想多像山乡里十五的月儿圆圆的亮亮的
  但要比月儿真实清晰
  他们的双手已经触及了那儿时的梦中的金苹果


    
  《青春写照》

  蓝漆白漆如此明显犹如大海的蓝与天空的白
  电机引擎机床发声我们的青春里有疼和喜悦
  
  哧——哧——一声一声
  我们用动力制造着动力
  我们引擎这是中国前进的宣言
  
  我们只是一粒铝屑或者是一只忐忑不安的毛坯
  是否闪亮
  还有待于流水线上那乐曲般有序的传动


    
  《那被刀锋切下来的铝屑》

  那被刀锋切下来的铝屑
  在它落地的瞬间我感觉我与它是多么的相似
  悲哀的命运注定我只能做一粒
  被切下来的铝屑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成为一只检验完毕
  闪着光亮的成品
  多年来我在生活里我紧紧地追赶着
  但还是慢了半拍
  我满含眷恋地落了下来
  期待着大熔炉再一次升温把我溶化

  
  
  作者:孙光利
  地址:(251700)山东惠民县阁西苑经一号楼三单元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15:49: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9[查看]
积分:9652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2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组诗:十二月的工地诗抄(十二)首

  一个建筑工人的等待

  是从十月下旬开始
  他热气腾腾的汗及坚硬厚实的茧
  把红色砖块一层又一层
  收拾得整齐端正
  把站不稳脚跟的钢筋调教得相当垂直
  把一些粗糙的沙子水泥
  也抚摸的格外光滑细腻
  
  从此他就面朝波光嶙嶙的大海
  眺望最初的甜言蜜语
  漂在浪尖上时而沉时而浮
  又从大海迟缓的回到矮矮工棚
  吧嗒着一根劣质旱烟
  吧嗒一些琢磨不透的简单道理
  一圈一圈空空绕来绕去
  
  现在雪花大朵大朵已过两场
  还有三场或者四场……
  腊月的年味早已香透他干裂的唇
  余辉散尽一道银白落在遥望的村庄与原野
  他在很多急躁不安中被自己低头
  深深浅浅踩得格外憔悴


  
  十二月,在都市油柏马路

  摇摇晃晃走过来
  一群皱哩巴叽的夹克衫
  满口麻辣辣冒着热气的四川话
  额前一道道刀锋纹痕
  疯长的乱发
  比疯长的野草还茂盛
  
  还走过来他们
  十二的月北风大雪
  偶尔几个港台戏剧片动作
  间或从几声口哨中吹“嘘”——
  吹嘘出与自己
  有点点暧昧关系的某个骚女人
  大奶子抖得像筛糠


  
  从工地上走过来的这群人

  漠然的眼神还在为大半年工资凹陷
  把他们身边这座城市的
  高楼隐藏很深
  把早出晚归掩埋
  突然那漫不经心的一个回望啊
  是一把锋利刀子
  在笔直凶猛的插进我胸口


  
  遥望

  他正在十层楼之上
  红砖坚硬的铺排之上
  一抹黯然目光
  像乡下黄昏的落日
  滴答滴答流逝在这条高远
  而快速的城市
  多少熙嚷与匆忙
  穿不过皱纹深处的原野
  
  落日在山冈咀嚼青草
  谷穗在秋风中
  悄悄抚摸丰满的胸脯
  这些红砖的坚硬之外不经意
  就在他瞳孔深处
  柔软后发芽开花


  
  一个砌砖的人

  他只是在一张白纸上
  采集:从山村到城市
  多少日月星辰
  把汗水烧制成红砖
  把红砖堆砌成凝望
  
  他的胶鞋与衣裤粘满水泥浆
  两只锋利的爪子
  一个抓住砖块
  一个抓住砖刀
  体内正积蓄推进
  沉寂多年的卑微呻吟
  
  他就只能如此
  黑黝黝把高贵沉压在
  自己建造的墙角
  偶尔只想一盏没有灯芯的油灯
  在一层层血液
  与皱纹之间微闪
  
  一把锐利之斧劈开
  斧刃之上那些细碎的锋芒
  又一次落在故乡


  
  蚂蚁火车

  挺起低压下来酸疼的腰
  从一张沧桑老脸
  到一根毛细血孔
  雕刻出那么多粗糙与黑
  半生不熟的普通话
  夹在两片憨实唇齿间
  咬不断湖北还是四川
  
  他又举起涨鼓的编织袋
  开始缓慢张望移动
  不小心一脚踩着
  比他脸还黑亮的皮鞋
  迎来"臭民工,你他妈眼瞎啊——"
  他一点愤怒挤不出来
  像一只谁都可以
  主宰生死的黑色蚂蚁
  
  手指被一把刀子切割
  或者眼睛被挖走两颗珠子
  那些苍白与血红
  就以如此可怜方式
  从墙脚跟一个缝隙落慌而逃
  瞬间又钻进了
  更深更暗的荒草丛


    
  从工地上掉下来

  一个活生生的人
  是从工地上第十三层楼
  像一架浅灰色战斗机扔下的
  一枚重磅炸弹
  轰——尖叫在这个城市
  歌舞笙平的一杯
  灯红酒绿摇晃中
  
  是以俯冲的优美姿势
  刹那之间掉下来
  四合院老木屋
  暖暖被窝里的爱妻乳香
  女儿白嫩的脚丫子
  在门槛努力翻越
  凹陷的大眼神四处张望
  
  掉下来每天干不完的
  建筑工地桥梁楼群
  推土机挖掘机搅拌机……
  一大叠万元钞票
  在塞进父亲红肿的一生
  而这个人会不会也是
  你曾失散多年的亲戚
  
  还掉下来他一抹静谧夕阳
  披头散发向着山峦
  在得意洋洋倾诉:
  也曾潇潇洒洒去过
  上海深圳北京大连青岛……
  盖过最高最坚实最漂亮的
  大都市摩天群楼


  
  他只是在想

  以乡下泥土生出的
  青草味来亲近
  以比大象鼻子还粗壮
  十倍的胳膊来亲近
  亲近油柏高速马路上
  碎石延伸的希望
  亲近这个黄昏
  霓虹灯在燃烧似火
  亲近缀满在钢筋水泥的
  那些憨厚微笑
  
  多么温柔如怀抱
  这一条满过十层楼顶的
  清亮亮的落日长河


  
  一个建筑工的老婆去买菜

  徒步走到一里多路的菜市场
  瘦弱矮小的个子及花布衬衫
  总是爱在每个菜贩前
  来回软磨硬泡斤斤计较
  翻过鲜嫩的西红柿黄瓜土豆茄子
  最后塑料袋里两颗大白菜
  还是像她的乳房一样不丰满
  
  此刻她又奢侈一回
  盘旋在一个肉滩前
  蜡黄的脸上掺杂着少许猪肉血色
  及昂贵的价格
  小布袋里包裹几层
  并已抚摸数次的珍贵人民币
  在一根根干枯的手指缝发颤茫然
  团团打转潮湿大片掌心
  
  还潮湿了她的干渴嘴唇与心坎
  老公从远在数百里工地
  大半月才回来一次的
  这顿团圆晚餐及幸福呻吟


  
  一辆都市马车

  马蹄阵阵疾驰而过
  凝望着麻花辫子
  从尖到根红黄卷烫
  偷窥到花布衬衣
  从内到外超短低胸
  韵味悠然的一点乡音
  都在冷血的鸟语中
  漠然再漠然
  
  蒙着一层轻盈的面纱
  一辆马车从他身旁
  风儿般的走过
  是因为一层面纱
  还是因为他本身的容颜
  一辆马车急急匆匆
  
  又从城市赶回乡下
  可他为什么还是抓不住
  这个黄昏深处
  一条在胸口上奔腾的河


   
  

  日落余辉散尽
  这又是一次巨大
  而漆黑的笼罩
  霜白硬冻的建筑工地
  还在深入交流
  温度在夜色抵近中
  持续深入下降
  
  推土机轰隆碾过
  探照灯抛出耀眼光芒
  老乡们依然在
  鼓起腮膀打号子
  他们粗糙坚实的
  胳膊与大手掌
  在天亮之前托起
  又一条宽阔的高速路
  
  这一个漫长无尽的
  苍茫之夜啊
  请持续延长他们
  梦中的孤舟蓑笠翁
  他们在独钓寒江雪
  把你当作一生之港


  
  在工地一句话

  听到一句悠悠川音:
  是啷咯搞的嘛
  突然撕开了我耳膜
  揪住了我心房
  在我心房的第五弦
  重重弹拔三下
  
  是从两块砖缝间跳出来
  长时间喘不过气
  在我两排洁白坚硬牙齿缝
  很像跳跳糖不停的
  咯哒——咯哒——


  
  还在工棚

  享受着工棚内的竹床
  乱七八糟组合排列
  一根又一根竹节
  顶得背脊骨梁
  啪啪作响隐隐疼痛
  享受一个小小塑料盆
  盛完了洗脸水
  再盛半盆几十顿水煮白菜
  与一顿大肥肉炒青椒
  
  昨天他们从马路边
  捡来废纸扼成团
  挡住了西面的墙
  今天他们又从马路边
  捡来废纸扼成另一团
  挡住了北面的窗
  可是工棚外大雪簌簌
  北风张牙露爪
  强行钻进瘦削的骨头


  
  创作简历:
  作者笔名:凹汉(实名陈传贵。1976年生于重庆忠县,爱诗写诗多年,一直漂泊于青岛。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发表在《绿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林》《长江文艺》《广西文学》《文学与人生》《草原》《青海湖》《青岛文学《阳光》《岁月》《五台山》《躬耕》《中国诗歌》《江门文艺》《宝安日报打工周刊》《上海诗人》《中国诗人》等纯文学刊物并入选过各种诗文集。接受过《青岛早报》《半岛都市报》媒体的专人采访报道。获得过2010年2011年忠县政府文艺工作者先进称号。)
  
  邮箱:aohan1976@163.com博客httbr://blog.sina.com.cn/chenchuangui
  QQ:176649123地址:重庆忠县中博大道行政中心三楼政协冉玉华转陈传贵收
  邮编:404300电话:0235423891313372740413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15:55: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9[查看]
积分:9652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2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煤:矿工的体温(组诗)
  
  作者:许岚
  
  《煤:中国温度》

  煤,她出生贫寒,散落民间
  一个不曾被人记起的山坳
  像我儿时读书的一棵灯芯草
  她光亮着父亲母亲的黝黑,和我童谣的红
  在煤的怀抱里溺爱
  我渐渐地沉溺下去。一起沉溺下去的
  还有我一背篼,一背篼的诗歌
  
  煤很亲,进入我们的胃,成为我们的口粮
  煤很香,千家万户的灶堂,佳肴扑鼻
  
  煤,深入地下最偏僻潮湿的角落
  她一生用镢收割秋天,秋天却去得迅如闪电
  
  煤,喜欢以十三亿的兄弟姐妹形象
  不舍昼夜的,为中国温度守护真诚
  他高贵的圣火,复苏着春天
  一草一木,以及普通的人与事物
  
  煤,比黑更黑,比光更光……



    
  《落地的声音》

  我分明听到那粒煤落地的声音
  我听到了矿工大哥的咳嗽
  我看到了那粒煤,白白的,饱满的颗粒
  像他儿子刚刚长出的第一颗牙齿
  
  一粒煤落地,声音不大
  却如天籁,让春天竖起耳朵,睁大眼睛
  让饥饿的人追赶,让世界屏住呼吸
  那是大米的声音
  
  我弯下腰,小心的拣起了那粒煤
  那粒饱满的,白白的颗粒
  我拣起了沉甸甸的秋,拣起四季
  也拣起了—矿工大哥,那声长长的叹息



    
  《矿工》

  一场永不谢幕的,中国黑的汇演
  每天都在重复几个动作
  镢刨,打钻,推车,上轨,出坑
  将黑运出几百米,几千米黑暗深处
  去繁殖城市和乡村,夜的白
  
  你有一张我至今见过的,最健康的脸谱
  像包公,扶起羸弱的老人,孩子,妇女
  融化霜冻的山河,房屋,庄稼,生活
  从不需要花时间思考,练习
  
  因为有了你,黑多了几分诗意
  祖国多了几分红润
  所有的方块字,像黑的胸膛煨红的炭
  你的朴实,让火焰的精神,汇成了熔炉
  我再精心的构思,也写不尽对你的情
  我不管走到哪里,你乌黑的热,以及爱
  都时刻奔走在我的前头



    
  《一粒煤的幸福》
  
  一粒煤,当她还拥挤在煤层里的时候
  内心柔软,骨骼松脆,正在成长
  把阳光里的血气,煅打成身体里的铁片
  一粒煤,她童年的眼泪结晶成盐,在齿缝
  和骨头的间隙里,多么光净的身子,通体闪射
  
  一粒煤,当她走出深闺,和成千上万的姐妹
  被装进虬龙蜿蜒的大口袋里
  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新奇。她喜欢绿油油的乡村
  高楼林立的城市。她喜欢地狱之外的世界
  
  一粒煤,当她出现在灶膛,或者熔炉
  她看到灶门里跳动的火焰,铁锅中的沸水和蒸汽
  她兴奋不已。骨头里的钙质,将重新柔软
  她像个调皮的孩子,挤眉弄眼
  第一次炫耀,她幸福的光芒



    
  许岚:70年代出生,四川省西充县人,今仁寿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打工诗歌代表人物,中国民刊《打工诗人》创始人之一,《中国恒泰报》、《千禾人报》总编。
  作品见于《诗刊》《十月》《清明》《山花》《星星》《读者》《南方周末》《四川文学》《山西文学》《福建文学》《鸭绿江》《诗歌月刊》《散文》《散文选刊》《少年文艺》等刊物。
  代表作《流浪南方》获第三届路遥青年文学奖;《地震石》入选四川省委宣传部2010“春回天府”大型诗歌朗诵会;散文《清明忆母》获全国“孝文化”征文大赛文学类一等奖;组诗《薛涛:一轮唐诗浸润的明月》获2010年度薛涛诗歌奖;组诗《民歌的呼吸》入选《中国当代诗库2007卷》;组诗《嘉阳:一座煤艳芳菲的故乡》获《星星》诗刊主办的“嘉阳杯”煤矿工人诗歌奖、第四届东坡文艺奖一等奖;组诗《水晶:中国内心深处珍藏的琥珀》获《诗刊》社主办的首届东海“水晶杯”全国诗歌奖;诗歌《长江之水》入选中国作家协会主编的《“长江颂”全国诗歌精品集》;组诗《黄河很重,也很亲》获得《诗刊》杂志社和宁夏自治区文联联合主办的宁夏“首届黄河金岸诗歌节”诗歌大赛三等奖;诗歌《我和妈祖细碎的呢喃》获得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办的第二届“全球妈祖文化征文大赛”二等奖……
  
  地址: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城南岷家渡恒泰集团《中国恒泰报》编辑部
  邮编:620010     邮箱:xulan_018@163.com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15:58: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9[查看]
积分:9652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2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桃花落在煤堆上》(外2首)
  ——致我的在地层下享受火热生活的工人兄弟
  
  作者:八零
  
  我曾凝望过那一堆堆
  刚从历史遗梦中醒来的面容,
  张开黑且亮的瞳孔,
  兄弟一样抱在一块儿
  那时啊是个冬天,这相拥取暖的动人姿态
  让我习惯了冰冷的双眸
  也闪动着晶亮的火花
  是的,春天来了,
  煤,也在开花!
  是谁一路小跑着,升腾,旋舞
  从500米地下探出健壮的额头
  轻触到我的敏感的鼻翼?
  然后,再以旷工一样爽朗的嗓音
  喊上一声“欢迎你呀,
  我的朋友!”
  置身这春天柔媚的笑靥里
  就请暂且闭上双眼吧——
  一如上个月满园待放的桃花,
  那时它们还在积攒盛放的力量
  现在,那些美丽的小女儿
  一下蹿到我的肩头,
  而那些调皮的黑脸庞少年
  则绕着我的脚踝跳起一种
  奇妙的肚皮舞
  是的,我把统将它们称作世间盛开的
  最温暖最能抚慰心灵的花
  在我的鼻翼和胸腔里
  暖暖燃放
  煤有花香,是的,当这个春天
  我独自从矿区火热的生活里穿越
  桃花,落在煤堆上

  
  
  《写在工厂里的情诗》
  
  亲爱的,在那个叫半汤的小镇
  你过的还好吗
  第一场春雨已抵达你
  五楼的帆蓬了吗
  亲爱的,近些日子
  这里雨水一直旺盛
  我始终行走在阴天里
  一想起你,关节便疼个不停
  亲爱的,在我现在的日记本里
  我已习惯将这些
  和工人兄弟们相处的日子
  称为我的“硬币生涯”。
  叮当一声响,
  便开始了新的生活
  从合肥汽车站到大西门
  或从大西门到合肥汽车站
  叮当一声脆响,
  我身子一晃
  这颗乡下土豆就被香蕉菠萝们
  挤了下来
  亲爱的,好在你并不讨厌
  一颗发了芽的土豆


    
  《我的工人父亲》
  
  我父亲在我童年时
  我的工人父亲总将用坏的刮胡刀片
  包在一张白纸里
  然后工工整整在上面写道:
  刮胡刀片。小心划伤
  漂亮的中国字!
  我呀,我总是笑他多此一举
  直到,直到有一天我趴在门缝里
  看见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将我刚刚倒出去的垃圾
  疯狂地翻开。他快速地打开了那个小纸包
  然后慢慢安静下来
  将乌黑的手指对着阳光
  注视好一会
  又重新包好
  像我的工人父亲做的那样——
  将那几个汉字重新读过一遍
  然后放心地扔掉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16:04: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2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青春组曲
  作者:孙光利
  
《梦想之夜》
  
  夜晚他们在用劳动填充着黑暗的虚空
  他们要在八小时内千余此地重复
  ——转身俯身起身一系列的动作
  哦他们必须在今夜赶制出老板已经签约的订单
  这动作算不上优美但连贯而流畅坚毅而充实
  这就是他们从现实通往梦想之路
  是的他们深知在这条路上
  风雨会有雷电会有汹涌澎湃的大海也会有
  那童话故事里的坦途只适合来安抚孩子幼小的心灵
  炎夏酷暑衣衫湿透他们擦拭着额上的汗水
  从容面对这蒸笼般的鬼季节
  他微笑着因为他们
  ——想起了老人的叮咛妻子的牵挂孩子的期盼
  
《梦中的金苹果》
  他们来自山乡他们带着各自的青春梦想
  汇聚至此
  擦干泪水诀别因年少轻狂而自酿的青涩之果
  从此他们要在这里安身立命重新订正人生的蓝图
  紧咬牙关再不对生活盲目顺从
  也不对困难轻言妥协
  哦一个经过磨砺的梦想又重新展翅飞翔
  通身的汗水因劳动而闪出了金子般的光泽
  青春的身影因梦想而高大坚毅
  一天一天他们在生活中成熟
  一年一年他们在岁月里自觉地承担起某种责任
  而梦想多像山乡里十五的月儿圆圆的亮亮的
  但要比月儿真实清晰
  他们的双手已经触及了那儿时的梦中的金苹果


《青春写照》
  
  蓝漆白漆如此明显犹如大海的蓝与天空的白
  电机引擎机床发声我们的青春里有疼和喜悦
  
   哧——哧——一声一声
  我们用动力制造着动力
  我们引擎这是中国前进的宣言
  
  我们只是一粒铝屑或者是一只忐忑不安的毛坯
  是否闪亮
  还有待于流水线上那乐曲般有序的传动
  
  
《那被刀锋切下来的铝屑》
  
  那被刀锋切下来的铝屑
  在它落地的瞬间我感觉我与它是多么的相似
  悲哀的命运注定我只能做一粒
  被切下来的铝屑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成为一只检验完毕
  闪着光亮的成品
  多年来我在生活里我紧紧地追赶着
  但还是慢了半拍
  我满含眷恋地落了下来
  期待着大熔炉再一次升温把我溶化
  
  作者:孙光利
  地址:(251700)山东惠民县阁西苑经一号楼三单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21:00: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2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桃花落在煤堆上》(外2首)
  ——致我的在地层下享受火热生活的工人兄弟
  
  作者:八零
  
  我曾凝望过那一堆堆
  刚从历史遗梦中醒来的面容,
  张开黑且亮的瞳孔,
  兄弟一样抱在一块儿
  那时啊是个冬天,这相拥取暖的动人姿态
  让我习惯了冰冷的双眸
  也闪动着晶亮的火花
  是的,春天来了,
  煤,也在开花!
  是谁一路小跑着,升腾,旋舞
  从500米地下探出健壮的额头
  轻触到我的敏感的鼻翼?
  然后,再以旷工一样爽朗的嗓音
  喊上一声“欢迎你呀,
  我的朋友!”
  置身这春天柔媚的笑靥里
  就请暂且闭上双眼吧——
  一如上个月满园待放的桃花,
  那时它们还在积攒盛放的力量
  现在,那些美丽的小女儿
  一下蹿到我的肩头,
  而那些调皮的黑脸庞少年
  则绕着我的脚踝跳起一种
  奇妙的肚皮舞
  是的,我把统将它们称作世间盛开的
  最温暖最能抚慰心灵的花
  在我的鼻翼和胸腔里
  暖暖燃放
  煤有花香,是的,当这个春天
  我独自从矿区火热的生活里穿越
  桃花,落在煤堆上
  
 《写在工厂里的情诗》
  
  亲爱的,在那个叫半汤的小镇
  你过的还好吗
  第一场春雨已抵达你
  五楼的帆蓬了吗
  亲爱的,近些日子
  这里雨水一直旺盛
  我始终行走在阴天里
  一想起你,关节便疼个不停
  亲爱的,在我现在的日记本里
  我已习惯将这些
  和工人兄弟们相处的日子
  称为我的“硬币生涯”。
  叮当一声响,
  便开始了新的生活
  从合肥汽车站到大西门
  或从大西门到合肥汽车站
  叮当一声脆响,
  我身子一晃
  这颗乡下土豆就被香蕉菠萝们
  挤了下来
  亲爱的,好在你并不讨厌
  一颗发了芽的土豆
  
    《我的工人父亲》
  
  我父亲在我童年时
  我的工人父亲总将用坏的刮胡刀片
  包在一张白纸里
  然后工工整整在上面写道:
  刮胡刀片。小心划伤
  漂亮的中国字!
  我呀,我总是笑他多此一举
  直到,直到有一天我趴在门缝里
  看见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将我刚刚倒出去的垃圾
  疯狂地翻开。他快速地打开了那个小纸包
  然后慢慢安静下来
  将乌黑的手指对着阳光
  注视好一会
  又重新包好
  像我的工人父亲做的那样——
  将那几个汉字重新读过一遍
  然后放心地扔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21:01: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2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工人颂·辉煌历史篇


  作者:孙科


  你在殷商的青铜上
  镌刻下了夔龙凤鸟的飞翔
  炽热的熔水
  浇筑着健硕的臂膀
  你在秦汉的砖瓦上
  烧造出了跃马伏虎的力量
  青黢的纹理
  隐藏着大漠的刀光
  你在六朝的寺龛中
  跌宕出了烟雨迷蒙的雕梁
  亭台轩榭宫阙回廊
  骨骼手茧在那一刻榫卯
  印证着世事的沧桑
  你在盛唐的三彩中
  琉璃出了融贯寰宇的气度
  雍容大气自在吟诵
  音容笑貌在那一刻凝注
  诉说着谪仙的诗赋
  你在两宋的陶瓷中
  浸染出了墨韵纸宣的温润
  纤丽明雅清朗通透
  沉思凝眉在那一刻勾勒
  塑炼着易安的婉约
  你在明清的桌椅里
  打磨出了花梨紫檀的高贵
  端庄秀丽刚柔相济
  雕镂嵌描在那一刻交汇
  流露着典雅的雄伟
  你在抗战岁月的织机里
  纺出了粗棉布帛的朴素
  自力更生足食丰衣
  一丝一缕在那里紧固
  团结出不屈的铮铮铁骨
  
  
  工人颂·风华当代篇


  我是冰雪大庆一双开裂的手
  握紧了拳头
  搅动着热血、拼搏与奉献
  滚滚的石油
  翻涌着铁人信念
  那是我对祖国母亲最温暖的誓言
  我是汹涌长江里坚实的桥墩
  站定了位置
  支撑起嘱托、平安与信任
  奔流的波涛
  再也阻隔不了京津宁沪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我是茫茫戈壁滩上的军帐
  严酷孤独呼啸的走砂
  舍小家为大家
  两弹之花绚丽绽放
  似铁壁胜铜墙
  我是浩瀚宇宙里的东方红
  攻坚克难重复的磨砺
  不抛弃不放弃
  航天精神历史铭记
  众志成城再上新长征
  我是葛洲坝上的一块石子
  无声无息平凡
  每当我倾听着隆隆的电机旋转
  每当我看到家家户户的明亮温暖
  我会心的微笑
  幸福骄傲自豪
  我是青藏高原上的路基
  整齐的枕木像是匍匐肋骨
  我把身躯融入这片土地
  是天路是云梯是千千万滴落的汗滴
  化一朵纯净雪莲花化一袭圣洁白哈达
  
  工人颂·锐意家乡篇
  
  你我把美丽的家园装扮
  昔日的小村岙
  如今的赛江南
  白墙红瓦碧水娇花
  佛光慈悲祈愿民安
  锦绣东海魅力南山
  你我让化学的王国缤纷
  昔日默无威名
  如今灿若新星
  高点定位披坚执锐
  科技创新成就至尊
  道义酬勤恩泽乾坤
  你我把鲜美的葡萄臻酿
  阳光沙滩雨露自然
  斟一杯琼浆细细品尝
  甘之如饴沁人心脾
  锲而不舍开创绿色有机
  矢志不渝发展生态经济
  你我把丰富的煤炭挖掘
  陆地海洋煤电油航
  黑黑的脸膛红红的心房
  不向艰险妥协
  不向困苦退却
  这是龙矿人不息的热血
  你我把万吨铝材加工
  塑一列列和谐高铁
  奔驰在千里神州
  塑一架架英勇战鹰
  飞翔在万里长空
  丛林木锦秀
  盛世龙飞腾
  你我为中外巨轮引航
  汽笛声声劈波斩浪
  物流惠世通达四海
  崇人兴港聚贤八方
  赞的是咱们凝心聚力建家乡
  颂的是咱们工人兄弟有力量
  
  作者:
  孙科,龙口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行政中心221办公室。
  电话:85776798577879
  移动电话:18765071505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21:10: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2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原动力(组诗)


  作者:王梦灵


  《海港工人》
  一
  那时,一批人纷纷老去。
  它是那些老人的理想、梦幻和时间,
  人世的盐粒、砂土,
  混杂在小城。
  海风在百里处拍打着港口夜色。
  转向,吹入年轻人眼中的世界,
  吹散虚构的栅栏。
  你的身体有无数张嘴,
  每张嘴都含着一颗胆怯而颤抖的果实,
  探及了虚无的心。
  
  二
  每一个散步者都有善变的结构
  当他回首,秘密的生命正在形成,
  人间不是依旧的人间。
  我迟于他的离去,
  暴风雨也携带了不归者的灵魂。
  可你不是人类,
  不能拥有无限凄美的眷恋。
  任由海风嘶鸣着,呼啸着——
  微小的孩子,那些声音留下来,
  你不在……


  三
  当说谎的人都离开,沉默
  她才明白这不是谎言
  是短暂的离别和长久的孤单。
  就像离开海港时
  一道深深的黑暗,
  从父母手中接过的黑暗。
  多少年,你一直把它藏在心中
  而不陷于隐晦的无形。
  当渴望刺出鼓涨的衣衫,
  你打造出雕像的脸,
  练习着开落凋谢。
  
  四
  留下了你的形体,却带走了
  与此相关的真实记忆。
  更多时候,你是沉默的
  一颗堕落深海之果,
  吞咽着时光给予或取走的几何形。
  间或有声音提到你,
  也会有人握着你的手,
  忽然停止夸夸其谈,
  凝视身上的暗斑,
  像抓着那些渐渐消散的灵魂。


  《仰光者》


  他们是投影在地层中的卑微生灵
  没有名字,也无须称谓,
  出没于黑暗之城。和活动的地蜥,蚂蚁同为
  遗忘之族的成员。
  
  在冷光源下,他们隐藏了体温,
  成为融入黑色的一群。
  爆破,掘采,搬运。
  直到埋入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这就是他们存活的方式
  为光,空气,水,树木,岩层滋养
  黑色花在脸庞绽开,
  这黑,原是热血积在心胸,低沉于
  
  那些灵活和自由的飞行
  在大地深处,秘密的逐日工程
  让他们失去,并持之恒久的失去了
  习惯使其逐渐单纯于仰视。


    《黑》


  它生长在一些人劳累的腰间
  和尖锐的矸石撞击
  在黑暗阶梯的裂缝走下去
  到夜色弥漫之处
  一个蒙尘的世界,它们
  和你是对等的。
  有黑色的思想、语言、行动,
  是丢失的品质,
  照耀生命挥发的微暗之火



  《清洁工之味》


  我相信,清洁工
  拥有更为干净的人生。
  他开着车,把垃圾清扫
  到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这是我所认识的人,
  改变了一个词的性质
  行动和呼吸的初始之美
  他拥有比幻想还要早的
  年轻人的身体,和
  蓝色塑料桶边的世界。


    王梦灵,男,1979年8月生于江苏,1994年写作,文学作品700余件发表于《青年文学》、《星星》、《散文》等国内外报刊,导演、编剧有电视作品、大型舞台艺术活动于国内传媒播出或者上演。曾获第31届世界戏剧节展演剧目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万松浦佛山文艺新人奖等奖项,著有诗集《侧面》、《人间秘密》、《倒流》、《暮色》和电视连续剧《情梦敬亭山》。江苏影协会员,连云港市影协理事。
  通联: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朝阳东路66号,市文广新局电视中心222001
  Mail:menglingwang@sina.com
  QQ:15296373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21:14: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3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因为辽阔,所以沉默》
  ——献给无名的矿工
  (组诗)
  
  作者:王文海
  
  黑色:内心的疆域
  
  打马经过时,没有桃花
  远古的森林遮天蔽日
  更像一种辽阔的孤独
  那些黑,让我想到了徜徉的书法
  那样肆意,又墨守成规
  如同我的江山,我坐骑下
  闻香识道的往事一样
  黑,像是一种寓言
  藏在十月的衰草之下
  众神匍匐,举起无声的赞美
  高度,有时在于下沉的深度
  我只是打马,没看清对方
  只记住那一颗黑痣,夸张地
  遮掩了整个春天
  纱巾后面,是更纯洁的黑
  闪烁的光芒,持久地照亮
  我的黎明,我的歌与泪
  
  风暴之后的朗诵
  
  我们一齐发声,以万物高贵的名义
  用辽阔的沉默来朗诵阳光
  逝者在黑暗中掰开心房取暖
  最后一滴血,妄图酿成刺眼的光
  地下,一切的和声都拒绝假唱
  喉咙破裂,隐忍的春天转过了脸
  在黑暗中开采黑暗,又归于黑暗
  他们黑色的影子占满了枯萎的日历
  张大嘴巴的井口,再也无法合拢
  哲学,在某一时刻找不到真正的涵义
  我们一齐发声,用黑暗的音符
  小心地抚慰黑暗中走动的身影
  
  
    用煤做成的方块字
  
  春天只是一个逗号,生活像榆树皮上的
  老年斑一样,那些黑痣
  如同冷笑话,让你不知所措
  所以每一个错别字都是有意的
  因为每一块煤都带着使命而来
  我们被煤围在中间,呼吸着煤的
  气息,闻着煤的味道,连思考
  也用着煤的方式,我甚至想
  我们的血液里,一定流淌着煤
  它让我写下的句子可以燃烧
  让我忽略整个冬天,让我蔑视
  敌人,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身
  煤的花园,煤的月光,还有煤的
  情人,它挤满了我的日子
  我承认,我怠慢过这些方块字
  如今,它们的愤怒
  成为了我诗歌的愤怒
  
  
    黑色的白桦林
  
  这是我的阵地,我的围墙
  奔跑的白桦林是我唯一的呼吸
  我呼吸,用黑色的琼浆
  用白桦林啸成的黑闪电的光
  用桦树皮写成的诗句
  用诗句里每一个黑色的逗点
  白桦林,长在大地深处
  如利剑般的喘息刺破山河的痉挛
  黑,黑,黑色的白桦林
  雄壮地行走在顶着矿灯的人心中
  有风吹过,树叶上的故乡
  落满月色,落满炊烟的眺望
  无边的桦木露出洁白的牙齿
  照亮了巷道,照亮了端帮旁边
  走思的一位老矿工的笑容
  
  
  我呼喊,用煤的喉咙
  
  我曾经羞于出声,在世俗中
  用伪装的沉默遮掩行踪
  我是煤,我把黑看成心病
  我装作不认识我,我疏远我
  我藏在自卑的角落,我手里抓着
  风筝,却不敢放飞自己的彩色梦
  我是煤,沙哑的声音连自己也听不清
  那一次,烈焰为我喝彩
  燃烧的诗篇歌颂了火红的青春
  我惊讶于我的歌声
  穿透了世纪的风雨和灰尘
  我是一块煤,我大声呼喊
  用热量来描摹大地之下的风景
  那是我的故乡,看不到月亮的
  村庄,我尽然如此地热爱着她
  我呼喊,第一次听到了回音
  用我的声音,用煤的喉咙
  
  
  在我眼前,煤黑得才更像煤了
  
  大地之下,闪电纵横交错
  诗歌的光芒将黑森林举向了天堂
  一千座山峦在暮色中掩藏
  那些黑色的能量催生了太阳
  大地之上,一切都如假设
  我沉默,代表真理的意向
  开花,结果,轮回像逗号一样
  蛰伏的文章才敢纵览天下
  黑海洋,白帆是你燃烧的欲望
  一生隐姓埋名,拒绝抒情
  你的隐忍遮掩不住满世界的才华
  在我眼里,煤黑得才更像煤了
  
  
  高蹈与沉默
  
  一根芦苇的思想也高过天空
  绽开在地心的礼花让哲学倾斜
  我承认,高度有时在于深度
  后弈射落的九个太阳藏在大地深处
  此刻,万物一起沉默
  被安放在高处的黑色拒绝倾听
  星辰的歌舞孤寂寥落
  一盏灯打开春天的书本
  煤与梅花从暗处着色
  芬芳小心翼翼地开始传动
  如果我不是故意来挑亮灯芯
  想看清春的面容,也不会使
  受了惊的梅花一转身,黑帷帐前
  只留下了雪白雪白的黑影
  
  简介:王文海,1972年生,山西朔州人,朔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浙江大学管理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月刊》、《青年文学》、《北京文学》、《读者》等海内外近28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1500多件。共出版有诗文集5部,作品入选60余种选本,曾获第五届全国“乌金文学奖”,2008年《山西文学》年度诗歌奖、2009年《黄河》年度诗歌奖、2009年《都市》桂冠诗人称号、第五届赵树理文学奖等50余项奖项。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
  地址:山西省朔州市平朔煤炭公司车辆管理中心党委(036006)
  E---mail:pstw@163.com
  电话:13994911929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3 21:20:00

 321   10   3/33页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页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