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诗歌苑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诗歌苑 →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您是本帖的第 13397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7[查看]
积分:9651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3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擦过心灵的碎片(组诗)


作者:胡善华


工棚里的日历


压缩一年时光的日历
就挂在工棚低矮的墙上
他从家乡来
在城市和我一起闯荡


时间总是那么喜新厌旧
日历,被一页页掀翻 、跌落
甚至抛弃。而我
总是一张张把它捡回来
装进贴身的口袋,离心脏近一些
让它感受我的心跳和体温


冬天的风,寒冷、无孔不入
在工地低矮的工棚
我和一张日历相互依偎着取暖
思乡的时候,摸出一张
卷上爹种的旱烟叶
猛的吧嗒上几口
工棚就氤氲满了家的味道


我的咳嗽日渐加重
墙上的日历越来越薄
在一个个累加的数字身后
只剩下半个腊月的时光
心是懂得迁徙的候鸟
我要在腊月最后一个日子到来之前
带上收获了一年的苦难和辛酸
连同墙上和我身体一样羸弱的日历
一起回家


工地上的遐想


冬天的夜长,城市还在打鼾
床头上的闹钟振铃的声响
比乡下的鸡鸣还要准时
响一遍 , 闭着眼摁一下
响两遍 , 咕噜起床用凉水
把自己从梦里拉回来


在嘈杂的工地 ,风无处躲藏
建了大半的楼房
向上的高度,就像患了感冒
体温表的水银柱一样窜高
我只好用青春和汗水
把一条白毛巾温热
给它敷在滚烫的额头


从上看下去,工地就像
城市即将愈合的伤疤
探照灯让星光暗淡
眼看着脚下的大楼一天天长大
思乡的情愫就像
乡下拔节的庄稼


除了青春和力气换来的票子
抵得上两亩庄稼的收成
我一无所有 。有时
却不得不佩服自己
掺着水泥和沙子的混凝土
一旦浇进大楼结实的躯体
我廉价的汗水
也就在它高贵的血管里汩汩流淌

擦过心灵的碎片


(1)
必须承认, 在我到来之前
那扇门.是紧闭着的
我用青春的钥匙打开时间的锁
找回逝去的岁月
那即将逝去的岁月
就从指缝里悄然滑落
(2)
阳光的彼岸
疯长石头、 金子和郁郁葱葱的愁索
谁用金色的鱼钩
陪伴一生的悠闲
孤独的垂钓一尾滑溜溜的欲望
(3)
在下一个黑夜到来之前
必须提前混入黑暗
才能捡拾明晃晃的诗篇
再用岁月的枯手
在一阵颤栗中欲火重生
(4)
生活像我一样赤裸. 茫然 、不知所措
太多的嘲讽。 中伤和污蔑
都将被时间一层层扒掉衣裳


赤裸裸的不留一块遮羞布
它都羞涩的低下头了
我还能 , 再说些什么呢
(5)
顺着一株高梁的根部,切入土地
寻找父辈的白骨或者嘱托
睡熟了的青春 。欢笑 、劳作的号子
露珠是晶莹的眼睛
在晨曦未来之前 ,最先抵达
灵魂的内核 。那是我的影子
也是父辈的影子 , 重叠、交错
尔后,各自踏上回家的路
(6)
黑夜不需要影子, 就像我
在黑夜里用黑暗
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我枕着影子做梦 。 胡乱的
说着有关黑暗的呓语
心却是明亮的
(7)
很多的时候,命运的另一只手
突兀的伸过来
惊扰另一个醒着的梦
血液沸腾过后的倒流里
思想的马匹长出翅膀
那条缰绳却不攥在我的手中
(8)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伤口
结痂。开出艳丽的花朵
雨滴落水的声音比月光清脆
那些神经末梢都开始变得麻木不仁
干脆抽掉身体最后的一块骨骼
让灵魂融化成故乡的一缕炊烟
(9)
不止一次的想起一壶老酒
在冬天的酒窖发酵了的诗歌
氤氲着粮食的辛酸苦难
在汩汩流淌的血液里
率先进入乡村和城市的心脏
麻醉一些无关紧要的往事


胡善华  男  1976年生于山东五莲,习诗多年,现居青岛。迄今已在各级报刊发表诗歌近百首。
266100   山东青岛李沧北方国贸大厦  朱学娟收转  
892302839@qq.com
http://blog.sina.com.cn/u/2181535932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4 14:09:00
姜慕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426[查看]
积分:43445
注册:2005年11月30日
3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慕水

发贴心情
皮革厂纪事(组诗)

作者:张守刚

皮革厂

她已经习惯了
用密密的针脚
缝合秘不可宣的心事
习惯了电动机不紧不慢的嗡嗡声
和习惯了主管的谩骂一样
五年工龄 不长不短
刚好淹没她如花似玉的青春
灰色厂服里裹着的不安份
早就没了踪影
也有很多时候
她幻想挎着自己亲手做的
漂亮手袋
走在窗外的阳光下
无拘无束
呵 窗外的阳光
离她这么近
却又那么遥远
她已经习惯了
这些皮革的气味
从气味中能分辨出
皮革的种类 质地
就像习惯了一个人过的
孤独


皮革厂的黄昏

是的 终于静下来了
空气中还弥漫着皮革的味道
谁的叹息声时隐时现
在阴暗的车间里
没有谁能把它
藏得更深
电动机的热还没有散去
那些被机器操纵的手
还没有走远
是哪个女孩在匆忙之中
遗落了卫生巾
那个带血的卫生巾
在黄昏的昏暗里
显得多么刺眼
却又那么无助
皮革厂的黄昏
三十分钟的晚餐
你得分解出无数个自己
排队打饭  上洗手间
咀嚼 吞咽……
哦 不要急于说出:痛
这个夜晚还没有
真正来临


五十三岁的老针车工

如果停下手里的活计
她是否将自己
记得更加清楚
密密麻麻的针脚里
缝合了多少辛酸多少屈辱
不用说泪水
它已随着日子流干
她还记得起
大女儿随着工厂里的一个江西老表
远走他乡 杳无音信
二女儿和她在同一个车间
共同缝合家庭的伤口
还有一个最小的
在老家的一个角落里
隔三岔五向她要
生活费 书本费……
不忍心再说了
她的那个老冤家
木讷的丈夫
在那年深秋的工地上
像一片落叶飘下
就还给了泥土
她的眼睛已经看不清穿针引线
她想随着哼鸣的电动机
走得更远


工业区的热

我不敢轻易说出
阳光里阴暗的一面
工厂里的热
在这个夏天
来得多么透彻
仅仅用汗来抵挡
是不够的
就连主管恶毒的谩骂
也柔弱了许多
好久不下一滴雨了
只能在上洗手间的空隙里
去摸摸亲爱的水
虽然被厂规控制了水龙头
它细小的清凉
也能在瞬间流淌全身
多么像那个二十八岁的湖南妹子
迟来的爱情
不过啊 我们已经
习惯了工业区的热
在深深的无奈里
藏着浅浅的幸福


工伤里的皮

这是来自俄罗斯的皮
细细的纹理中
暗含着莫可言状的高贵
她的手粗糙
按组长的吩咐
得戴上手套
她深深地埋着头
被机器追赶
不敢有丝毫松懈
皮 皮 皮……
她突然想起热恋中男友的温存
想到自己被厂服紧裹的肌肤
还有男友不安分的手
稍不留神
手指上的皮被机器划伤
那张俄罗斯来的皮
浸满了她的血
根据厂规里的某条某款
她被鲜红的罚款单
再次割伤了心


皮革厂的正午

中午的闷热来自你的忙碌
哦 不要急着赶进车间
虽然来不及细嚼慢咽
你哽在咽喉的豆芽 米粒
它们也一样无辜
加班 加班 又是加班
昨晚仅仅睡了三个小时
你枕边残留的梦
在寻找午睡
却被急迫的订单
赶进车间
一个星期连续上升的高温
在皮革厂的正午窜着热浪
摇头晃脑的风扇
呻吟着一样的无奈
你汗湿的上衣
凸现了你骚动不安的青春
你可以暂时忘记爱情
在弥漫着皮革味的生活里
只有每月的工资单
离现实最近
它可以驱逐炎热
甚至半明半暗的
忧伤


老工人

只有跳槽
她才能阻止自己
在这家厂继续老下去
十年了 身边的工友
去了又来 来了又去
那么多熟悉的面孔
在变得陌生的人群中消失
那么多陌生的人
在同一个厂规的约束下
又渐渐熟悉
可是 她不愿放弃
工资单上的工龄津贴
不愿放弃陪伴她
轰鸣了十年的针车
被她的双手磨得溜光发亮的机台啊
陪她泪过 血过 笑过
她如花似玉的青春
已经被深深地嵌了进去
她的脸上长满二十八岁的青春痘
却掩饰不住有些麻木的疲劳
她常常问自己
是否真的老了
渐去渐远的青春
虚无飘渺的爱情
…………
她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如果跳槽
她是否还会
继续年轻下去


皮革厂的灯光

它的白天是夜晚
它的夜晚是白天
那些迷惘的灯光
常常记不起
白天和黑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那样一直苍白着
苍白地映着它目光下
被流水线追赶的
单薄的身影
还有被那些愤怒的机器
不停谩骂的手
那些疲惫的手啊
摩挲着一张张高贵的皮
裁剪 缝合……
就这样 她们花一样的青春
轻易地从皮革上溜走
从不知白天和黑夜的灯光下溜走
仅仅只留下
一张张苍白的脸
和浓得化不开的乡愁


天黑了

天黑了 她不知道
在工厂密密麻麻的机器声里
她不知道天是怎么黑下来的
这是否预示她的日子
长久地光明
白天和夜晚的灯光
是一样的
谁能将日和夜分得更清
偶尔眨眨眼睛的灯
虚构的白天
在她心里布下了多少阴影
她习惯了机器高分贝的争吵
习惯了锈迹斑斑的乡愁
习惯了主管轻佻的辱骂
可是啊 那个刚满月就离开的儿子
六年了 还是她的儿子吗
他的白天白吗
他的夜晚黑吗
怀揣着撕心裂肺的思念
她更像那台不堪重负的机器
在白炽灯漫长的
漫长的苍白里
身体里长满了黑


张守刚,重庆云阳人,生于70年代。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1994年南下广东打工。在《诗刊》、《诗选刊》、《诗潮》、《诗歌月刊》、《重庆文学》、《作品》、《四川文学》、《中西诗歌》等报刊发表诗歌,有作品入选《现代诗三百首笺注》、《朦胧诗二十五年》、《中国打工诗歌精选》、《中国诗选》、《年度最佳诗歌》(连续7年,辽宁版)等选本。出版有诗集《工卡上的日历》、《徘徊在城市和乡村之间》。
通联:404500重庆市云阳县青龙路青龙梯10号2单元801  张守刚
电话:13251112546    
邮箱:zhangshougang2007@126.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shougang
QQ:286515765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4 22:10:00
姜慕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426[查看]
积分:43445
注册:2005年11月30日
3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慕水

发贴心情
《以卑微的生命说话》
  -----以妻子的名义,写给煤矿工人

作者:离离草

亲爱,你数月未归
屋后的菜园,已经种下雨水
雨水很高,高过孩子的眼睛
高过父母额头的皱纹
却高不过,屋檐下的相思
窗台的兰草,牵住春的衣襟
呼吸,翘首
我把目光埋过去
看见你头上那盏灯
我心上的,永远的月亮

亲爱,你说很快就回来
给我们一份花开时的惊喜
你说你已经攒足了很多的阳光
和生机
要我们无忧无虑的栽花、植树、摘果子
用笨笨的样子呵
着春装,赏秋月
含一口,冬天里的
懒懒的太阳

亲爱,尽管你不提相思
不提落魄和辛酸
我依然感知,你暗夜里的凄凉
长长的,窄窄的巷道
轰鸣的机器
碾过了你身体里无数个流彩岁月
薄如一张纸
只有井口上方的一朵蓝
照见你依旧强壮的骨骼
刻进亲人的微笑,春色的秀美
刻进卑微的生命
以及生命里的每一滴幸福

亲爱,我亦幸福的心疼
给我吧,你粗糙的手
给我吧,你鬓角滋生的白发
给我吧,你生命里的荆棘与不安
也给我吧,我们一起支撑的
异常卑微的日子
我们的天空不大,这里
有你、有我、有泥巴和青草
也有明天的清新
以及耗不尽的明朗与朝阳


通联: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第一初级中学  石锐
邮编:115100
邮箱:qius_005@163.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5 20:50: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7[查看]
积分:9651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3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我的工人兄弟

作者:钟远景

  (一)转动的阳光

  隔着一堵墙,就有一个太阳
  那些被时间鞭着奔跑的汗水、眼睛甚至
  沙尘,都是一粒火星

  早上的风还没醒,蹲在屋顶的月亮
  就放弃了平静,从一个街口转到另一个街口
  沉睡的云层来不及起身,被一辆推土机举起
  三三两两的铁锹,毫不顾忌的敲击着城堡
  暗夜退却,一群结实得挤不出一滴水分的影子
  扎进时钟里

  我一拧,一个清清脆脆的声音就蹦达出来了
  那群忙碌的身影,依旧圆心一样转个不停



  (二)变了色的浮云

  隔着一堵墙,很近
  但是每一次,当我容光满面地接近他们时
  却发现,我们很远
  我甚至看不出
  他们身上的服装
  是白色还是黑色

  直到有一天
  陪着一个朋友
  到工地上认领一个丢失了四天的钱包
  里面的证件和现金一分不少
  我才清楚,他们的服装
  都是清一色的白
  只不过,一堵墙,给了我们
  一层变了色的浮云



  (三)改不了味的水

  他们很少说话
  很少像我们
  一个钟点踱到另一个钟点
  一杯茶水泡进另一杯茶水

  也许他们并不知道
  龙井和毛尖的差别
  甚至不知道,咖啡其实不是“加”啡
  不是夹了一辈子的煤灰

  但是他们知道,水就是水
  加一个瓶子、一些颜色
  也改不了那个味



  作者:钟远景
  联系地址:湖南芷江侗族自治县罗岩乡汪碧山村
  邮编:419100
  邮箱:zhyjing@sina.com
  qq:350231370
  电话:18791559959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5 21:46:00
姜慕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426[查看]
积分:43445
注册:2005年11月30日
3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慕水

发贴心情
《我的工人兄弟》(组诗)
  
  文/东北浩(黑龙江)
  
  ◇铣床
  
  它具有削铁如泥的本领
  一块铁被它教诲,被打磨成器
  铁屑从它的牙齿里飞出
  成为美丽的花朵
  这个时候,它很平静
  从不居功自傲
  它的操作者更像一块铁
  一块黑色的铁
  眼睛里有铁的光芒
  脸和手有凹凸不平的褶皱
  像被加工过的部件
  一部铣床,高速旋转
  它把时间削成数字
  把那些工人的日子削平
  把他们的影子打磨、加工
  成为机器的一部分
  

  ◇车间
  
  这些以辈分相称的兄弟们
  是这里的主人
  他们个个都身怀绝技
  把笑容泡成浓茶
  把工时变成口粮
  在这个并不算大的空间里
  他们组装了天空
  机器声像潮水一样
  一浪高过一浪
  他们就生活在这样的朝水里
  整个身体被声音淹没
  喘息和咳被淹没
  他们被分散在各个部位
  像顽强的铆钉一样
  把生活的高度
  和紧张的工序
  铆在一起
  

  ◇电焊的火花
  
  这铁的花朵令我兴奋不已
  在开放的一瞬
  我感到了它内心的温度
  看到了它的激情
  多么普通的电焊条
  当需要它燃烧的时候
  它就会光芒四溢
  把生命,用火的形式
  呈现出来
  那个手拿焊枪的人
  蹲在那里,把卷曲的姿势
  和一块块铁焊在了一起
  像钢铁的雕塑
  

  东北浩,男,本名唐锋锐,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生态诗歌团队成员。大学中文系毕业,硕士学历。迄今为止,已先后在《诗刊》、《绿风》、《中国国土资源报》、《中国诗歌》、《诗潮》、《荒原》、《岁月》、《诗文杂志》、《诗友》、《中国诗歌在线》、《新诗大观》、《江门文艺》、《华文百花》(澳门)、《澳洲彩虹鹰》(澳大利亚)、《诗天空》(美国)等多家刊物发表作品500多篇,多次在各类文学大赛中获奖,作品被入选多部文集。出版诗集《季节的钟声》。
  诗观:自然、乐观、不拘形式,崇尚写实,倡导文学的社会责任感。反对语言垃圾和个人情绪化。
  
  通讯:(152000)黑龙江省绥化市委政法委唐锋锐
  邮箱:dbh999999@163.com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376937761
  手机:13604850866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6 16:51:00
姜慕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426[查看]
积分:43445
注册:2005年11月30日
3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慕水

发贴心情
◎一个工人的想法(组诗)

  作者:郝小峰
  
  我想
  把眼睛闭上
  在机器的轰鸣声里
  做一个与世隔绝的梦
  
  我想
  摘掉那长长的日光灯
  还原成或圆或弯的月亮
  让嫦娥安居
  让玉兔靠依着桂树
  
  我还想呢
  偷偷地从车间的窗
  伸出一双满是油渍的手
  把大地的夜拨弄得
  如水,哗哗地响……

  
  ◎我们常常是被闹钟喊醒的人
  
  在工厂里
  我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工作者
  在厂规的条条框框里遵守
  在每天单调的路线上跳跃
  
  深夜
  我是一个爱打哈欠的人
  窗外的月光
  在天空是那么宁静
  而光明的灯光亮在头顶
  机器的轰鸣
  盖住草丛里的浅唱低吟
  相约的两个人
  十点半后的爱情
  在围墙外的芳草地
  踩出一条弯曲的幽径
  
  在这座繁忙的城市
  我们常常是抓紧时间睡觉的人
  我们又常常是被闹钟喊醒的人
  在无数的夜里
  在无数的清晨
  一辆旧单车
  是我们追赶时间的马匹……

  
  ◎农民工,其实并不丑陋
  
  我回来,父亲要放一挂鞭炮
  我出去,父亲要放一挂鞭炮
  这是入乡随俗的祝福
  
  每次,我只要父母
  送到村口,就回去
  越近越好,喜欢一个人走
  带上尽量简单的行李
  那些我嫌重的
  鸡蛋、花生、红枣……
  母亲怕我路上饿
  总是背着我又悄悄塞进去
  
  从弯弯小路出来
  一条宽阔的大道
  就是远行的出口
  在路口,我有很多次站在路边
  等候从这里经过的汽车
  然后匆匆带着行李
  踏上漫漫寻梦的征程
  
  我不能像一棵树或者一棵草
  停留在父辈耕耘的土地上
  啊,我的心和许许多多的人一样
  无时不充满了挣扎和奋斗
  去打工,其实并不丑陋!

  
  ◎晚安,星星
  
  在故乡的怀里,我喜欢
  仰望夜空,仰望——
  那些一闪一闪的星星
  在那里发光发热
  心里就很温暖
  就会想到,工厂
  那些加班加点的兄弟姐妹
  头上的灯
  又何时才能完全熄灭
  
  你们身在各个楼层里
  仰望,只看见——
  窗口是明亮的
  传出机器轰隆的气息
  你们以朴素无华的青春
  与光融为一体
  在繁忙的流水线上
  化成了源源不断的产品
  习惯把话语埋藏在心底
  把压力和疲劳留给自己
  
  啊,你们——
  是一颗一颗的星星
  充满无尽的力量和智慧
  我仰望,因为
  我也是你们中的一位
  现在,在宁静的夜里
  默默想念你们
  你们是最可爱的人
  晚安,星星
  晚安,我的朋友们……

  
  作者:郝小峰邮编:523835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大岭山镇大王岭运粮街30号
  邮箱:haoxfeng@126.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6 16:54:00
姜慕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426[查看]
积分:43445
注册:2005年11月30日
3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慕水

发贴心情
肖像:我的军工家庭

  作者/周东坡

  一
  我要说一说父亲,说一说
  他压箱底的三张旧车票,四个人生驿站
  从江南水乡无锡出发,梦想一路向北
  停靠在北京,开始一段火红年华
  稍作停留又辗转张家口,娶妻生子
  最后在古长安落户安家
  万里行程,化作长长履历上
  或轻或重的墨迹
  惟一不变的,是他的军工身份
  在隆隆的机床上打磨钢铁
  在三线建设中打磨自己
  那些飞溅的铁屑,堆积成粗糙的日子
  越垒越高,稍一触碰
  就掉落下一层风尘
  像身体里的疾病,反复发作
  却从来没有把他打垮
  最难治愈的一次,来自时间的安排
  60大寿,白驹过隙
  激情燃烧的岁月只剩下一条尾巴
  瞬间催老了属于他的平凡年代
  催老了他浓浓的乡音


  二
  我要说一说母亲,说一说
  她身着工装的模样
  这个塞外女子在嫁给父亲前
  是国营商店的售货员
  1970年随父亲来到位于秦岭南麓的军工厂
  才穿上藏蓝色的工装
  这件工装应该是最适合她的
  无论质地、款式,还是颜色
  她的青春风华
  微微上翘的嘴角,两条粗黑的大辫子
  一个时代的纯净记忆
  那么年轻,朝气蓬勃
  被海鸥牌相机捕捉,插进相册
  以至于后来的每一次翻阅,母亲绽放的笑容
  始终定格在三八年华,崭新如初


  三
  我要说一说弟弟,说一说
  他进厂第一天的经历
  那一年,他19岁,刚刚脱下军装
  还分不清毛抷与精铸件
  劳资员领着他来到三车间一班
  告诉他:从此以后,这是你的车间你的班
  弟弟的脸涨得通红。浓浓的机油味
  刺激了荷尔蒙的分泌
  他看到父亲,一班班长
  走上前来迎接他,第一次握手
  一种庄重的承诺,瞬间在父子间传递
  他不知道,这其实是父亲的请求
  一个老军工的朴素愿望
  献了青春献终身
  献了终身献儿孙
  父亲用他的方式,确认了弟弟一生的职业



  地址:西安市新科路1号东兴大厦12层
  邮编:710043
  电话:13709119232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6 17:07: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3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工人,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首届“龙口工会杯”工人诗歌大奖赛征文)
  陈国强


  记不得多少次
  从塔吊的顶端车工的铰刀以及
  焊工刺眼的弧光中
  我高昂着头颅觉得自己就是
  工字钢感受着那份挺拔和有声有色的幸福


  螺丝钉 工人老大哥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
  我为什么把螺丝钉放在前面
  因为它不仅组装了中国大机器
  也承载着工友鱼水情谊
  连同我们的智慧汗水打向市场的产品
  以及八小时之外敲击诗歌的键盘声


  小梅
  我心尖上的师傅
  钢铁枝头的一点红
  风雪严寒里怒放着
  你总是在不经意间
  焐热友爱枝头的冰冷
  让工友脸上的那片绯红
  在心间悠然游动
  诗意的黄昏里你是一盏灯
  点亮厂区
  凌晨你从梦中醒来
  顶着满天星光走入风雨
  一根被岁月别弯的撬棍
  以朴实真诚纯洁校正着机器
  一把汗水打磨的扳手
  诠释着团结进取奉献的内涵
  让那份动容与圆润
  深入骨髓
  进我的寸寸肌肤


       艰辛汗水激情


  这些个快乐天使
  这些个蓝色精灵
  它们跃过心的滑梯
  在车间上方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于一颗螺丝钉的皱纹里
  生根 发芽 萌动
  
  夜里
  风儿轻轻地
  把产品婴儿般揽入怀中
  将信誉的火把高高举起
  照亮远方一处处心岸
  让一份份可观的订单
  落户成行
  
  每一次回眸
  我都会感受到一种目光
  清澈 简单 明净
  它是劳动者用淳朴和平凡搭建的心灵平台
  它是工人师傅用理念 品牌 飞翔
  打造出的震撼与律动
  那身沾满汗迹或油污的工作服
  是我灵魂深处的
  一种高度
  一张名片
  一道风景
  作者简介:陈国强,男,1968年10月出生,1986年10月从河南省商水县应征入伍。2000年7月从部队转业。现就职于辽宁省本溪市环保局,干部。诗歌、散文等作品散见于《本溪日报》、《本溪晚报》、《辽东文学》、《辽宁群众文化》、《中国产经新闻报》、《中国诗人》等。辽宁省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本溪市作协会员、本溪民刊《龙韵》编委、副秘书长。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6 19:35: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7[查看]
积分:9651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3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煤矿,那些人性的光芒(组诗)
文/孙庆丰


◎勇气


我该从哪一座煤矿说起,该从哪一块
被你们看得,比生命还要珍贵的乌金说起
该从哪一个带给我们温暖的灵魂说起

头顶的探照灯就是太阳、月亮和星星的结合体
脚下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茫茫苦旅
更多的时候,你们只能在这方狭小的世界
偷偷地幻想蓝天、草原、山川还有广袤的大地

地球真小,小得让一个人随意就能听到它的呼吸
地球又很大,一个煤矿工人钻进它的心脏
渺小得仿佛一只蚂蚁

但地球又何尝知道,那些生活在地上的人们
又何尝知道,一只蚂蚁要撼动一个地球
他的人生需要有多大的勇气

勇气。是的,不仅仅是勇气,还有执着
奉献,甘于寂寞,把幸福深深地
深深地,藏进煤里,然后用煤的炽热
将一份大爱以温暖的方式来传递

我曾无数次下过煤矿,也曾无数次
与你们零距离接触,更曾无数次把自己
想象成是一名煤矿工人,但我无法从骨子里
去体味一个常人未知的世界,那些平凡、默默
而实则伟大、轰轰烈烈的生命们,渴望为另一个
光明的世界,义无反顾地采掘温暖的勇气




◎荣誉


你们当中有市级劳模,省级劳模
甚至全国劳模,如果不是从胸前闪耀的
一枚枚奖章辨别,你们清一色被染黑的面孔
简直就像一块块煤,脸上写着同一个名字

是的,你们的确有着同一个名字
煤矿工人,当代中国骄傲的煤矿工人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群人就像一堆煤
早已成年累月,和谐地融在一起

荣誉不分彼此,因为大爱不分彼此
不论谁是劳模,奖励的都是这个群体
这个无坚不摧,永远充满战斗力的群体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
有的,只是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

父母,妻儿,亲朋,好友
工厂,电厂,街道,社区
你们深爱的伟大的祖国啊
没有任何理由与间隙
让你们停下脚步,喘口粗气

家族的荣誉,共和国的荣誉
这些,都源自一个煤矿工人的荣誉
荣誉让你们忘却幸福,牢记使命
黑暗的征途上没有朝夕却只争朝夕

还有什么,生命中还有什么
比一块块乌金的重见天日
与那些丰盈的物质奖励相比
更能被你们视作至高无上的荣誉




◎温暖


我们知道,一块煤温暖的
不只是一个人的身体,更有人心
以及整个世界的敬意

地上地下。我想到地上那些活着的
行尸走肉,与你们相比是多么一文不值
我想到地下艰难跋涉的你们
此刻,或许就在我的脚底

我不敢出声,屏息静气
寒冷的冬日看着眼前的一块块煤被送进炉膛
顿时就像置身于温暖的春天里

春天里,总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让我们感恩,让我们流泪
眼前仿佛是一座无形的高山,让人仰止
因为山上刻满了无数煤矿工人的名字

你们,如同一轮轮火红的太阳
在流动的温暖里,世界处处流淌着蜜

温暖在心里,甜在我们的灵魂里
我们就这样仰望,仰望
让历史定格,让光阴停止

技艺精湛的画师啊,时光老人允许你们
破例拿起手中的笔,快快描绘这人世间
美妙的丹青画卷,这温暖的场面,感人的绝景
相信世上再价值连城的画作
也无法与这鸿篇巨制相比




◎煤矿,那些人性的光芒


说起煤矿,我不止一次说起人性
说起那些穿透黑暗的光芒
我甚至动用过这世上所有高贵的词汇
崇高,伟大,坚强等等来想要诠释人性
但总是感觉还缺少足够的力量

是的,你们工作在地球的心脏
如果宇宙中所有的星球都有生命
那么所有的星球都会因你们的战斗力
而变得发抖,或者疯狂

你们甚至在心中有着这样的梦想
如果有一天征服了地球
希望能够登上月亮,乃至其它的星球
为人类去开采更多的矿藏
让整个宇宙,到处都散发着中国
煤矿工人特有的人性的光芒

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境界啊,怎样的
一种荡气回肠?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
如果没有这种人性的光芒,我们这些
被乌金呵护,畅享幸福,坐享安乐的人们
如何在美好生活的日子里
去诉说对未来更加温暖的向往





通联:河北省北戴河海滨东三路九号河北省总工会北戴河工人疗养院  孙庆丰
邮编:066100
邮箱:swsj1977@163.com
电话:13833556400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6 21:53: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7[查看]
积分:9651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4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原创]首届“龙口工会杯”工人诗歌大奖赛参赛作品


                 钳工(组诗)


作者:吴 言


他几度春秋打磨生命的光华    
最终被岁月压进三句诗行      
手上的螺丝钉    
就是旋转的词语
拧出一段黄鹂般的吟唱

不知是风太硬
还是我太坚强
从我进厂的那天起
理想就赶着一群白羊
啃食我心田的青草

做为舞台主角的油渍
也渗入我的心灵季节
组成花朵的图案
盛开在勤劳的层层山峦



车 工


从夹杂着腥味的机床上
抖落许多锯下的词语
那一次次的旋转和尖叫
像被风暴击痛的鸟鸣

只有被卡尺卡出密度的眼睛
才能看出产品的精确灵魂
我以一块铁的硬度
在岁月稿纸上写铿锵的诗歌

额头上的汗水
是我不甘平庸的证据
车出的产品
用合格证明我的人格

旋转和飞翔
是我带电的生活
时针和秒针
都在启动我起飞的翅膀



清洁工


从零下二十度的月亮下面
清扫一地苍白的夜色
雪花轻轻地落在他的肩上
让疲惫的衣服不渴

当我们熟睡的时候
他们的身影
被梦的甜蜜错过
扫帚的歌声把黎明唱醒

在大街上
他们每一次抬起的手臂
都化作与整洁的一次相遇
用炽热的情感
刷新城市的一片亮丽



女 工


舞动的灰尘翻阅女工的心事      
像掀开生锈部分的回忆          
更多的铁屑飞溅愈合多年的伤口
迎来一阵阵轻咳的拥挤

选择拉着机器轰鸣声的手
喜欢上一群叫螺丝钉的兄弟
即使孤独时只能和天车聊天
可在青苔眼中你就是万人迷

被汗水渗透的身影
在一年又一年中继续
但磨损的青春
已化成工厂里挺拔的一抹绿意



我们工人的手


我们工人的手                    
似火焰截开河流
手心的干茧
像旋定乾坤的螺丝钉
我们就用这双手
让每一天发出铿锵的回应

2012年握在我的手里
我俯下钢铁的身躯
却向天空飞腾诗歌
我用手里的卡尺
规范中国型号

二十一世纪的手
是创造中国荣誉的手
工人弟兄的手
就是拨动地球的轴心
哥们啊
让祖国发展的花朵
从我们手上轰然盛开吧



作者简介:吴言,笔名晴朗。1983年出生,辽宁西丰人,当过兵,现为本溪市一家国有企业技术工人,系辽宁省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本溪市作家协会会员。2007开始正式发表作品,有诗文散见于《诗潮》、《中国诗人》、《文苑春秋》、《辽河》、《辽东文学》等地方报刊。有作品入选2011年卷《中国散文诗人》、《抒情中国》、《80后文学选》诗歌卷、《本溪市文学作品集》等。
地址:辽宁本溪市明山区紫西街八组三单元
邮编:117000
电话:13842461841
电子邮箱:WYLMLM521@163.com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6 22:15:00

 321   10   4/33页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页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