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诗歌苑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诗歌苑 →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您是本帖的第 13391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4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作者:童斌


焦油太重



我们几个,没有带安全帽
蹲在脚手架包裹的楼房下
那三块五一包的香烟,一支支传递
点火。猛吸一口。吐出。
咳咳,呛的眼泪直流
辣嘴
嘛烟?焦油这样重

我们也向往富士山的洁白
阿拉斯加在电视上也听说过
那个什么岛?听说很美丽
哎!居然连名字也不知道
那天工头给了一支中华
我们几个就在这脚手架下,轮流吸了一口
二狗吸过,咂咂嘴唇
他妈的,还是中华好抽

焦油就像现在的环境
带着的口罩挡不住灰尘的猖狂
鼻孔,牙齿,口腔,都是焦黄的
让我想起大地所受的煎熬
还有被虐杀的野动物们

这烟焦油太重
最多也就呛坏了咱哥们几个的肺
中华能呛倒一座楼
熏倒一座桥
动车的追尾似乎与它也有关

二狗又吸了一口
妈的,还是抽你三块五的踏实
焦油太重,够味







民工的幸福



蹲在墙角
他们赤裸的胳膊有晶莹的汗珠
成小溪 慢慢聚集而下
滴在碗里的稀饭里
滴在手中的馒头上
谈工钱 老婆 孩子
抽着廉价香烟
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他们用第一代的手机
把最简单的话语说给那头的人听
最多的是 工期 回家 孩子 盖新房
看着亲手盖起来的高楼
想着回家可以建砖瓦房了
眼里满是幸福



老板说
把新楼盘都卖了
八千一个平方呢
就给你们发65元一天的工钱
回家盖新房
望着开盘时拥挤的人流
他们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新房在打地基了
无奈地笑着

儿童妇女是夏季工地最美丽的点缀
没有了幽暗灯光下的纸牌 啤酒
都市的公园里
有了一群与时尚不协调的身影
他们在城里人冷冷的目光里
感受着自己的幸福






作者:童斌
邮箱:tteebb@sohu.com
QQ:1670169449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7 17:02: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4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我盯着“劳动”想了很久(外一首)




  文/踏雪




  拆开这两个字的时候
  我看见故乡的天空蓝得耀眼
  土地渴得嗓子直冒烟
  一锄一锄
  亲人们正在用力
  把疯长在心头的杂草除去
  
  父亲蹲在地头
  抽着和禾苗卷得一样紧的烟
  “吧嗒、吧嗒”
  抽的嘴里苦苦的
  他多么希望天边的那片云
  努力地动起来酝酿
  一场透雨庄稼就有了水喝
  村后就会淌一河女人一盆一盆的欢笑
  还有孩子们光屁股的身影
  
  大黄牛喝几口
  仰起脖子吆喝几声
  虽然苦涩总得长几分力气吧
  喝完了咱就下地干活
  
  我在想
  创造这两个字的前辈
  那时一定在感恩
  炎炎烈日下除草、劳作
  他懂得给父辈们戴上一顶斗笠




  迁徙的鸟
  
  春天的小嘴
  啄出第一片绿油油的嫩芽
  他们成群结对的从乡村飞来
  在陌生的的屋檐下
  感受着城市的心跳
  
  一把沙一手泥
  一双粗糙的手
  把城市越来越深的皱纹抹平
  技艺精湛丝丝入扣
  发光的脊背
  随着城市弓向天空
  像一群折断双翼的鸟
  在艰难地觅食
  
  当一幅幅崭新的图画
  在我们面前展开
  又怎么能心安理得的
  紧紧捂住自己的口袋
  说“没有”
  
  就让我们梳理他们凌乱的羽毛
  掸去身上的灰尘
  趁春节的鞭炮点燃之前
  让他们微笑着向家乡飞去
  
  
  姓名:张民
  地址:山东省青州市菜园村北三巷9号
  邮编:262500
  电话:13583662210
  网名:踏雪
  曾在《家园文学》等多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现工作于青州市瑞诺特齿轮有限公司。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7 17:03: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4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龙口摇曳(组诗)



作者:黄树新



徐福与龙口之渡



摇曳公元前219年
徐福手中的桨
像现实中的一块普通的木头
木头的用途广泛
木头成为了桨之后没了选择
像徐福没了选择

龙口之渡
像徐福出生之后离开母亲的身体
第一声的啼哭
第一次呼唤乳名

母亲在船上
渡儿子
儿子一天一天长大
岁月渡上了她的脸
以皱纹的形式种植下来
沧桑渡上了她的手
以桨的方式
弱水的徐福抱住了它
叫出了龙口

母亲
龙口

徐福手中的桨
渡药
药却渡了徐福
渡3000童男童女
至今渡着

徐福手中的桨
把自己渡成了神话
渡成了塑像
一个在日本
一个在中国




南山大佛与青铜



千年之前的青铜
与千年之后的青铜
奔跑着
带着灵魂的水与做梦的树木
围绕南山

南山的呼吸
南山的疼痛

后现代
让累了的青铜坐着

历史的命运就在刀耕火种之中
如同我们的庄稼
拔节抽穗

一炷香
我们的朝拜
绝对不止大佛38.66米的高度
高过一只鸟从故乡带给我们的翅膀
闪亮的翅膀
闪亮的青铜

大佛380吨的重量
我们感动
感动青铜把一个神话的龙口
由232件佛体
108块莲花瓣
302个发髻
共642块铸造

坐着的青铜
做禅
为太阳和月亮在南山找到
去处

鸟语花香
渔歌晚唱




龙口港的船长与他的情书



在中非最大的口岸上
我们的船长
我们的情书
最大的吞吐量把海当信笺
把海水当语言

一行一行
一页一页
多少种贷物就有多少种表达
船长的情书
防潮
未受海冰影响

船长在船上
我们在船上
船上的情书为年轻的我们取暖

给龙口一个海吻
给船长一个拥抱
给我们一个呼吸

太阳
月亮
贴了上去
脱胎换骨
我们看到了人世间最浪漫的邮票



船长的情书
中非口岸
同时邮寄
同时泊位





龙口的脚手架



脚手架
从龙口的地面上架起

一群民工
最干净的想法自己如何脏了
上递
下传
钢筋的铁
水泥的泥

灵魂里有了铁
生锈的是自己

在城市的高处
眺望
他们在童话里与自己孩子捉迷藏

孩子躲在龙口里
读书
写字

脚手架上
从唐诗宋词开始
每一条街道
携手文明
每一幢大厦
把科学戴成安全帽

外语
方言
仅仅一个脚手架
昨天
今天
明天
城市找到了依靠




通联:537200   广西桂平市文化馆   黄树新
电话:0775----3382221   邮箱;1224084943@qq.com



黄树新(笔名:丁桦),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广西作协会员,曾在地方党报任编辑、记者,现供职于广西桂平市文化馆。有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文化报》、《羊城晚报》、《广西文学》、《红豆》、《广西日报》、《文学报》、《诗选刊》、《鸭绿江》等报纸杂志发表。长篇纪实文学《“瑶族经书”手抄传奇》入选2010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7 17:04: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4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共和国的铁柱钢梁(组诗)



                      马红线



本 钢 颂



是谁  用汗珠和热血
在草长鹰飞的土地上
撑起工字钢的脊梁
是谁  用红高粮当火把
在一片废墟里燃起钢铁的火光
翘首与仰望
我们在故乡的霞彩里
看见人参铁  优质钢的光芒



本溪煤矿大暴炸
是一滴黑色的血浆
用白纸黑字写下帝国主义
侵略 掠夺的罪恶与疯狂
本溪煤铁工人大罢工像一只航船
在黄河巨浪的推动下划开胜利的双桨
有一面旗帜叫翻身
有一枚钢徽闪着本钢的历史沧桑
本钢人挥起钢钎和铁锤
敲响咱们工人有力量的钢铁合唱
用出钢的钟声打造一把金钥匙
开启祖国钢铁希望
在中国第一代领导人的笑容里
闪耀本钢工人阶级创造的辉煌



新中国的第一支钢枪
有本钢人智慧的锋芒
新中国的第一门大炮
写满本钢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那亲吻墒情的第一张犁铧
将民以食为天的福祉播种在祖国的大地上



十年浩劫
使泥土失去营养
稗草疯长的季节
疼痛的钢花也在贫血中受伤



钢铁意志濒临崩溃的边缘
出钢的钟声在火焰上呐喊
人民安居乐业需要铜墙铁壁
祖国强大  腾飞需要钢铁翅膀



“四五”二次改造大会战的进军号角
本钢科技之花在十里钢城飘香
军民一家亲亲如鱼水
老工业基地累累果实在钢铁枝头歌唱



“天当被子地当床
渴了喝冷水饿了啃干粮
艰苦奋斗创业绩
本溪有了自己的普通钢”
本钢人振聋发聩的歌声
从黄河壶口飞向祖国万里海疆



改革的春风
复活钢铁绿色的心脏
春天的故事
蕴藏着本钢人的发展和辉煌



主人与责任
为企业注入青春的血浆
我们忽然觉得自己是希望的露珠
闪耀在艳丽的花枝上
为伟大祖国的不谢增长开放



穿越平庸与干渴
我们的汗水一丝丝滋润企业的土壤
改革绿色茎脉绽放大朵的钢花
汩汩的金瀑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流淌



改革与发展
是企业生存的曙光
亮在我们额前的汗珠是企业的灯盏
将百年的钢铁精神照亮



似乎一夜之间  我们的脚步滑入低谷
钢铁的翅膀的双翅在困境中艰难地翱翔
暗礁天险我们傲立于风口浪尖
三年脱困的工字钢仍在肩上歌唱



我们是企业的主人
我们有歌有泪有儿女情肠
我们在最热最脏最累最苦最黑的地方
将心掏出来为夜行中的企业照亮



当轧机映红朝霞
当钢铁喷射阳光
我们感到心血融化在浸染东方的曙色之中
我们的钢铁精神在万丈光芒中闪亮



在汗水中洗浴
滴露的钢花便有了思想
热浪穿过黄褐色的肌肤
为我们擦拭满身的疲惫和忧伤



在汗水中洗浴
洗出一副钢铁臂膀
连企业伤疤
也洗得闪闪发光



我们洗浴后的灵魂是一盏灯
高悬于企业的星空之上
使一支钢铁队伍
在干净的汗珠旁走过人生辉煌



高科技的钢钎撩拨四季火红的心情
用春天的目光擦拭人参铁  优质钢
促销增效是我们的经营理念
用质量和信誉之窗打造钢铁形象



先进设备  科学管理和营销方略
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和食粮
用营销的雨水沐浴效益的果实
和谐月色一次次丰满了妻子的心房



“十一五”的鲜花
绽放芬芳的市场
大型钢铁精品基地
迎来新世纪的曙光



给鱼儿一汪清澈见底的江河
让鸟儿回到青枝绿叶间歌唱
用环保之歌擦亮蓝天碧水
花园工厂明镜般地照亮人间天堂



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是怎样的一种精神使我们生就钢铁脊梁
与时俱进  构建和谐
是什么力量让我们伫立钢铁船头扬帆远航



兵来将挡  水来土淹
面临市场火焰我们都是铮铮作响的好钢
我们用钢钎收获如花的前景
我们用彩霞擦亮轧机的翅膀
我们用好心情构建和谐企业
我们用硬朗的智慧和高科技灯盏
照亮钢铁市场



又见歌声



采矿的跑声  突然从我的梦中划过
划过  让插入云端的大山久久地战栗
这是我少小时跟着外婆漫山遍野采摘阳光
那深入生活的炮声就是山里的钟点
炮声一响  村庄就升起缕缕炊烟



采矿石的硝烟  大山里的蒲公英
乘着希望飞翔
载着铁山人的精神飞升
那朵飘动的祥云
用捷报和微笑  在蓝天不停地擦拭



擦拭啊  天空擦得越来越空
像一面偌大的镜子  
高悬于铁山之颠
一位鬓插野花的女技术员从采石场走过
一缕香气掠过叮咚的凿岩声
掀动一汪秋水



铲车之手  轻轻翻动落地的炮声
大风吹走灰烬  
只剩下掷地有声的方快字
汉字  一粒粒含蓄的音符
是谁  将它谱成共和国的
人参铁之歌



月光曲



静夜里的钢铁企业
从“安”字下面走进不眠的轧机
我看见英俊的师傅  
刚好走进春天
“十八岁姑娘一朵花”
是他舌间漂亮的小曲
飞翔的片片霞光
将夜色染的斑斓



当我
撩开轧机动人的歌声
欲向他行注目礼的瞬间
眼前突然一亮



原来
他擦拭机器的手
触摸到钢铁香气
抖落一地月光



脊             梁



我见到的夕阳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恢宏而热烈
这是出钢口  壮观的场面
像父亲离去的背影
余辉  照亮我们依依惜别的
泪水



我低下来  低下我全部的思维
钢铁  我们难以忘怀的爱
已经溶入到我们的骨骼内部
血  还有肉体
不论我们走到哪里  我们坚强的性格
都是唱在刀刃上的歌
动人而响亮



在履带的反复碾压下
废弃的地下管道被挖掘出来
如锈迹斑斑的往昔
好似我们昨天奋斗的足迹
仍露出最初的辉煌



就连新厂改造工地
那些垮塌在水泥梁里的螺纹钢
也被冒着火星的铁锤  
一一救出  回到
故乡



今天金融危机  
明天企业形势严峻
唯独我们爱岗敬业  强化素质的理念
仍在现代化高科技的转炉中冶炼



面对经济一体化的国际市场
在太阳升起又落下的地方
我们都在聆听黄河壶口的呼唤
兄弟姐妹都是一流好钢
放在那里  都挺直  
铮铮作响的
脊梁



听见钢铁断裂的声音



听见钢铁断裂的声音
在轧机
飞出片片红霞的早晨
我和我的工友在守望日出



如汗珠旁神情专注的人
正用心上的热血  
过滤精品板材
与一些辛苦和往事忍痛割爱



断裂
我听见焊枪在奋力切割
用真诚和信誉
与钢铁内部的缺点一刀两断
是谁在流泪
我的朝夕相伴的女工
在一个清晨  突然离开



火红的焊花  流血的伤口  
就将在钢铁枝头孕育新的希望
我忽然觉得市场在困境中战栗
欲感到一种新的事物
在疼痛中诞生



焊                 花



我和我的工友在焦急地等待着
气喘吁吁  或者屏住呼吸地
等待
不是莅临黄山
也非抵达海岸
极目远眺
心中充满了期盼



这是火力发电厂的一个检修场面
因漏泄而被迫停机的蒸汽管道等待焊接
等待一名技艺高超的焊接女工
此刻的场面  一如神圣的婚礼殿堂
盼望新娘露面  比盼望日出的气氛还要
浓烈



紫气  映红大地的一角
身着橘红工装的女子
气势恢弘中  升起  
她手握的焊枪  滴露的玫瑰  
弧光点点
子夜飘过心海的一缕
香气



艰苦地劳作  希望在汗水中孕育
焦急地等待  爽风将扬起丰硕果实



我和我的工友都在
仰视着  仰视啊
不是不想错过转瞬即逝的景色
而是稍一眨眼  眼泪就会夺眶而出
是她  一个眼睛会说话的女工
用月亮的香气  穿透筋骨  撞击出火花
将工友彼此的依靠和牵挂牢牢地焊接在一起
不经意间
我们的心上有了催不毁拉不断的钢铁情结



抢修焊接  一次成功
她的微笑是喷薄的
日出
我的泪水像大海的浪花
被她一路推搡出来




作者简介:
马红线,本名,马洪宪。祖籍,山东蓬莱。现于辽宁本溪本钢集团公司发电厂工会工作。198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有诗文散见于《辽东文学》、《辽河》、《诗人》、《诗潮》、《诗歌月刊》、《中国诗人》、《星星》诗刊等。2004年出版诗集《青苹果》。先后在《辽河》、《鸭绿江》、《诗人》、《诗潮》、《中国诗人》、《星星》诗刊等发表组诗。有作品在国家及省市诗赛中获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本溪市文学学会理事。
通联:117000 辽宁本溪钢铁集团公司发电厂  马洪宪 04145994341  13604149991
邮箱:mhx88888@126.com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8 7:40:00
雨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48[查看]
积分:28008
注册:2006年2月10日
4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雨兰

发贴心情
冲床:安全操作
  
  作者:李克利
  
  齿轮自由地旋转着青春
  第一次操作,神情紧张
  危险中经常蕴含着希望
  小心翼翼地檫拭冲床
  运转正常,是我们的快乐
  沉默的铁咬住时间
  和冲床对抗是一种灾难
  坚持只是一厢情愿
  车间墙壁的操作须知里
  时刻提醒职工注意安全
  完整的铁被冲成碎块
  展示着内心的冰冷
  我听到骨骼清晰的断裂
  我的脸上是虔诚的忧伤
  世间有没有美丽和哀怨
  这些细节都不容易发现
  我机械地重复劳作
  钢铁冷漠的堆在冲床脚下
  分割痛苦也分割幸福
  在机器的轰鸣声中
  那些铁块纷纷跌落
  总想到炊烟缭绕的温馨
  思绪是蓝天上不安分的云
  飘荡在冲床周围
  因为热爱
  我的眼眶总是潮湿
  
  作者:李克利,男,1971年9月出生于莱西县水集公社李家疃村,现在一家民营企业工作。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业余文学创作,在《中国诗书画》、《中国石油报》、《消费者导报》、《山西文学》、《诗选刊》、《大众诗歌》、《短篇小说》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150多首(篇)。著有诗集《寂寞菊花》。获第三届万松浦文学新人奖。
  通讯:266600/莱西市经济开发区青岛五洲食品有限公司
  手机:13808970666

雨兰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lanxingwang
我的微信公众号:yulanswsh,欢迎搜索关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8 11:28:00
雨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48[查看]
积分:28008
注册:2006年2月10日
4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雨兰

发贴心情

工人颂 辉煌历史篇


    孙 科


你在殷商的青铜上
镌刻下了夔龙凤鸟的飞翔
炽热的熔水
浇筑着健硕的臂膀

你在秦汉的砖瓦上
烧造出了跃马伏虎的力量
青黢的纹理
隐藏着大漠的刀光

你在六朝的寺龛中
跌宕出了烟雨迷蒙的雕梁
亭台轩榭 宫阙回廊
骨骼手茧在那一刻榫卯
印证着世事的沧桑

你在盛唐的三彩中
琉璃出了融贯寰宇的气度
雍容大气 自在吟诵
音容笑貌在那一刻凝注
诉说着谪仙的诗赋

你在两宋的陶瓷中
浸染出了墨韵纸宣的温润
纤丽明雅 清朗通透
沉思凝眉在那一刻勾勒
塑炼着易安的婉约

你在明清的桌椅里
打磨出了花梨紫檀的高贵
端庄秀丽 刚柔相济
雕镂嵌描在那一刻交汇
流露着典雅的雄伟

你在抗战岁月的织机里
纺出了粗棉布帛的朴素
自力更生 足食丰衣
一丝一缕在那里紧固
团结出不屈的铮铮铁骨







工人颂 风华当代篇


     孙 科


我是冰雪大庆一双开裂的手
握紧了拳头
搅动着热血、拼搏与奉献
滚滚的石油
翻涌着铁人信念
那是我对祖国母亲最温暖的誓言

我是汹涌长江里坚实的桥墩
站定了位置
支撑起嘱托、平安与信任
奔流的波涛
再也阻隔不了京津宁沪
一桥飞架南北 天堑变通途

我是茫茫戈壁滩上的军帐
严酷 孤独 呼啸的走砂
舍小家为大家
两弹之花绚丽绽放
似铁壁 胜铜墙

我是浩瀚宇宙里的东方红
攻坚 克难 重复的磨砺
不抛弃不放弃
航天精神历史铭记
众志成城 再上新长征

我是葛洲坝上的一块石子
无声 无息 平凡
每当我倾听着隆隆的电机旋转
每当我看到家家户户的明亮温暖
我会心的微笑
幸福 骄傲 自豪

我是青藏高原上的路基
整齐的枕木像是匍匐肋骨
我把身躯融入这片土地
是天路 是云梯 是千千万滴落的汗滴
化一朵纯净雪莲花 化一袭圣洁白哈达







工人颂 锐意家乡篇


    孙 科


你我把美丽的家园装扮
昔日的小村岙
如今的赛江南
白墙红瓦 碧水娇花
佛光慈悲祈愿民安
锦绣东海 魅力南山

你我让化学的王国缤纷
昔日默无威名
如今灿若新星
高点定位 披坚执锐
科技创新成就至尊
道义酬勤 恩泽乾坤

你我把鲜美的葡萄臻酿
阳光沙滩 雨露自然
斟一杯琼浆 细细品尝
甘之如饴 沁人心脾
锲而不舍开创绿色有机
矢志不渝发展生态经济

你我把丰富的煤炭挖掘
陆地海洋 煤电油航
黑黑的脸膛 红红的心房
不向艰险妥协
不向困苦退却
这是龙矿人不息的热血

你我把万吨铝材加工
塑一列列和谐高铁
奔驰在千里神州
塑一架架英勇战鹰
飞翔在万里长空
丛林木锦秀
盛世龙飞腾

你我为中外巨轮引航
汽笛声声 劈波斩浪
物流惠世通达四海
崇人兴港聚贤八方
赞的是咱们凝心聚力建家乡
颂的是咱们工人兄弟有力量





作 者:
孙 科,龙口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行政中心221办公室。
电话:8577679    8577879
移动电话:18765071505



雨兰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lanxingwang
我的微信公众号:yulanswsh,欢迎搜索关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8 11:30:00
雨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48[查看]
积分:28008
注册:2006年2月10日
4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雨兰

发贴心情
皮革厂纪事(组诗)
  
  
  作者:张守刚
  
  皮革厂
  
  她已经习惯了
  用密密的针脚
  缝合秘不可宣的心事
  习惯了电动机不紧不慢的嗡嗡声
  和习惯了主管的谩骂一样
  五年工龄不长不短
  刚好淹没她如花似玉的青春
  灰色厂服里裹着的不安份
  早就没了踪影
  也有很多时候
  她幻想挎着自己亲手做的
  漂亮手袋
  走在窗外的阳光下
  无拘无束
  呵窗外的阳光
  离她这么近
  却又那么遥远
  她已经习惯了
  这些皮革的气味
  从气味中能分辨出
  皮革的种类质地
  就像习惯了一个人过的
  孤独
  
  
  
  
  
  
  皮革厂的黄昏
  
  是的终于静下来了
  空气中还弥漫着皮革的味道
  谁的叹息声时隐时现
  在阴暗的车间里
  没有谁能把它
  藏得更深
  电动机的热还没有散去
  那些被机器操纵的手
  还没有走远
  是哪个女孩在匆忙之中
  遗落了卫生巾
  那个带血的卫生巾
  在黄昏的昏暗里
  显得多么刺眼
  却又那么无助
  皮革厂的黄昏
  三十分钟的晚餐
  你得分解出无数个自己
  排队打饭上洗手间
  咀嚼吞咽……
  哦不要急于说出:痛
  这个夜晚还没有
  真正来临
  
  
  
  
  
  
  五十三岁的老针车工
  
  如果停下手里的活计
  她是否将自己
  记得更加清楚
  密密麻麻的针脚里
  缝合了多少辛酸多少屈辱
  不用说泪水
  它已随着日子流干
  她还记得起
  大女儿随着工厂里的一个江西老表
  远走他乡杳无音信
  二女儿和她在同一个车间
  共同缝合家庭的伤口
  还有一个最小的
  在老家的一个角落里
  隔三岔五向她要
  生活费书本费……
  不忍心再说了
  她的那个老冤家
  木讷的丈夫
  在那年深秋的工地上
  像一片落叶飘下
  就还给了泥土
  她的眼睛已经看不清穿针引线
  她想随着哼鸣的电动机
  走得更远
  
  
  
  
  
  
  工业区的热
  
  我不敢轻易说出
  阳光里阴暗的一面
  工厂里的热
  在这个夏天
  来得多么透彻
  仅仅用汗来抵挡
  是不够的
  就连主管恶毒的谩骂
  也柔弱了许多
  好久不下一滴雨了
  只能在上洗手间的空隙里
  去摸摸亲爱的水
  虽然被厂规控制了水龙头
  它细小的清凉
  也能在瞬间流淌全身
  多么像那个二十八岁的湖南妹子
  迟来的爱情
  不过啊我们已经
  习惯了工业区的热
  在深深的无奈里
  藏着浅浅的幸福
  
  
  
  
  
  
  工伤里的皮
  
  这是来自俄罗斯的皮
  细细的纹理中
  暗含着莫可言状的高贵
  她的手粗糙
  按组长的吩咐
  得戴上手套
  她深深地埋着头
  被机器追赶
  不敢有丝毫松懈
  皮皮皮……
  她突然想起热恋中男友的温存
  想到自己被厂服紧裹的肌肤
  还有男友不安分的手
  稍不留神
  手指上的皮被机器划伤
  那张俄罗斯来的皮
  浸满了她的血
  根据厂规里的某条某款
  她被鲜红的罚款单
  再次割伤了心
  
  
  
  
  
  
  
  
  皮革厂的正午
  
  中午的闷热来自你的忙碌
  哦不要急着赶进车间
  虽然来不及细嚼慢咽
  你哽在咽喉的豆芽米粒
  它们也一样无辜
  加班加班又是加班
  昨晚仅仅睡了三个小时
  你枕边残留的梦
  在寻找午睡
  却被急迫的订单
  赶进车间
  一个星期连续上升的高温
  在皮革厂的正午窜着热浪
  摇头晃脑的风扇
  呻吟着一样的无奈
  你汗湿的上衣
  凸现了你骚动不安的青春
  你可以暂时忘记爱情
  在弥漫着皮革味的生活里
  只有每月的工资单
  离现实最近
  它可以驱逐炎热
  甚至半明半暗的
  忧伤
  
  
  
  
  
  
  
  
  老工人
  
  只有跳槽
  她才能阻止自己
  在这家厂继续老下去
  十年了身边的工友
  去了又来来了又去
  那么多熟悉的面孔
  在变得陌生的人群中消失
  那么多陌生的人
  在同一个厂规的约束下
  又渐渐熟悉
  可是她不愿放弃
  工资单上的工龄津贴
  不愿放弃陪伴她
  轰鸣了十年的针车
  被她的双手磨得溜光发亮的机台啊
  陪她泪过血过笑过
  她如花似玉的青春
  已经被深深地嵌了进去
  她的脸上长满二十八岁的青春痘
  却掩饰不住有些麻木的疲劳
  她常常问自己
  是否真的老了
  渐去渐远的青春
  虚无飘渺的爱情
  …………
  她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如果跳槽
  她是否还会
  继续年轻下去
  
  
  
  
  
  
  皮革厂的灯光
  
  它的白天是夜晚
  它的夜晚是白天
  那些迷惘的灯光
  常常记不起
  白天和黑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那样一直苍白着
  苍白地映着它目光下
  被流水线追赶的
  单薄的身影
  还有被那些愤怒的机器
  不停谩骂的手
  那些疲惫的手啊
  摩挲着一张张高贵的皮
  裁剪缝合……
  就这样她们花一样的青春
  轻易地从皮革上溜走
  从不知白天和黑夜的灯光下溜走
  仅仅只留下
  一张张苍白的脸
  和浓得化不开的乡愁
  
  
  
  
  
  
  天黑了
  
  天黑了她不知道
  在工厂密密麻麻的机器声里
  她不知道天是怎么黑下来的
  这是否预示她的日子
  长久地光明
  白天和夜晚的灯光
  是一样的
  谁能将日和夜分得更清
  偶尔眨眨眼睛的灯
  虚构的白天
  在她心里布下了多少阴影
  她习惯了机器高分贝的争吵
  习惯了锈迹斑斑的乡愁
  习惯了主管轻佻的辱骂
  可是啊那个刚满月就离开的儿子
  六年了还是她的儿子吗
  他的白天白吗
  他的夜晚黑吗
  怀揣着撕心裂肺的思念
  她更像那台不堪重负的机器
  在白炽灯漫长的
  漫长的苍白里
  身体里长满了黑
  
  
  
  
  张守刚,重庆云阳人,生于70年代。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1994年南下广东打工。在《诗刊》、《诗选刊》、《诗潮》、《诗歌月刊》、《重庆文学》、《作品》、《四川文学》、《中西诗歌》等报刊发表诗歌,有作品入选《现代诗三百首笺注》、《朦胧诗二十五年》、《中国打工诗歌精选》、《中国诗选》、《年度最佳诗歌》(连续7年,辽宁版)等选本。出版有诗集《工卡上的日历》、《徘徊在城市和乡村之间》。
  通联:404500重庆市云阳县青龙路青龙梯10号2单元801张守刚
  电话:13251112546
  邮箱:zhangshougang2007@126.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shougang
  QQ:286515765

雨兰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lanxingwang
我的微信公众号:yulanswsh,欢迎搜索关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8 11:33:00
雨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48[查看]
积分:28008
注册:2006年2月10日
4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雨兰

发贴心情

《以卑微的生命说话》
  -----以妻子的名义,写给煤矿工人

作者:离离草

亲爱,你数月未归
屋后的菜园,已经种下雨水
雨水很高,高过孩子的眼睛
高过父母额头的皱纹
却高不过,屋檐下的相思
窗台的兰草,牵住春的衣襟
呼吸,翘首
我把目光埋过去
看见你头上那盏灯
我心上的,永远的月亮


亲爱,你说很快就回来
给我们一份花开时的惊喜
你说你已经攒足了很多的阳光
和生机
要我们无忧无虑的栽花、植树、摘果子
用笨笨的样子呵
着春装,赏秋月
含一口,冬天里的
懒懒的太阳


亲爱,尽管你不提相思
不提落魄和辛酸
我依然感知,你暗夜里的凄凉
长长的,窄窄的巷道
轰鸣的机器
碾过了你身体里无数个流彩岁月
薄如一张纸
只有井口上方的一朵蓝
照见你依旧强壮的骨骼
刻进亲人的微笑,春色的秀美
刻进卑微的生命
以及生命里的每一滴幸福


亲爱,我亦幸福的心疼
给我吧,你粗糙的手
给我吧,你鬓角滋生的白发
给我吧,你生命里的荆棘与不安
也给我吧,我们一起支撑的
异常卑微的日子
我们的天空不大,这里
有你、有我、有泥巴和青草
也有明天的清新
以及耗不尽的明朗与朝阳






通联: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第一初级中学  石锐
邮编:115100
邮箱:qius_005@163.com



雨兰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lanxingwang
我的微信公众号:yulanswsh,欢迎搜索关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8 11:34:00
雨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148[查看]
积分:28008
注册:2006年2月10日
4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雨兰

发贴心情

评委编辑老师好,我的这组诗歌承蒙大雁老师、姜葛水老师的厚爱,已被编入初选。但因为本人的失误,用的是wod文档,不是exe格式,在诗歌的格式排列上有一些差错,影响了阅读和理解,现在重发一次,烦请评委老师,重新点评指正。谢谢




仰望或低首   (组诗)

                □侯明辉(辽宁)                  

◎ 地下28米的高度

是垂直铁梯喘着粗气下滑的高度
是草尖露珠流淌进大山腹地的高度
是汗水滴落到火焰内核的高度
是淬火后矿工挺直脊梁的高度
向下   向下
在地下28米的高度中      
脚步   在一步步向下
灵魂   在一步步上升

乐观的大头鞋和防尘口罩
总是在垂直的铁梯上  或紧或重地踏响
深邃的执着   幽暗的笑声
总是踏响那些原汁原味的繁忙和劳动
站在地下28米的工作现场
仰望   窄小井口的白云
仿佛天空变得更加明亮   洁净
此时  
再读那些轰鸣    那些灰尘
读那燕子一样偶尔划过的龙门吊车的身影
都是那样的亲切和感动
弧光闪烁   扳手飞旋
那一颗颗滚动的汗珠子
凝结成最后的刀锋
一点点切割去我骨缝里的懦弱和胆怯
一点点刻画出地下28米高度   我火热的人生

更换掉所有磨薄的衬板
把所有松动的时间再次拧紧
劳动的细节  工歇的褶皱
总是铭记着汗珠的信仰和忠诚
在地下28米的井下
我坚定的视线   是永不停止的木犁
开垦出了直达未来的诗句
一缕缕阳光种进
就长出了我骨头里的真金
一片片月色浸入
就变成了我灵魂里的纯银


◎ 再长高一些

让暖暖的春色
在胡茬上再长高一些
让高昂的臂膀
在目光中再长高一些
让引擎的轰鸣
在我大声的朗读中再长高一些
让飞泻的岩石瀑布
在漫天的星光中再长高一些
从我的脚底到我的头顶
长高呵    我对排岩机的爱就越来越近
从我的左手到我的右手
长高啊    我对排岩机的爱就越来越深

金色拍打原野   雪花叫醒严冬
站在滚烫的时光里呵
老徐   佳茂   老周   长青
我的好兄弟啊
我们和锤子  扳手  起重机一起
检修着大写的钢铁人生
寒风如箭  岁月如冰
射穿生活炽热的胸膛
却冻不僵我旋转的热泪和感动
卸下那磨损的轴承   油封
包扎好排岩机隐约的伤口和疼痛
校正好我们自己
骨骼深处    火焰的坐标

此时    钢钎像一枚钉子
穿透我无悔的诗行
把我清晰的疲惫   幸福的忧伤
狠狠地钉在了这钢铁机器的墙上
我啮合进齿轮的生命   成了另一道风景
轻抚那熟悉的钢铁
我要把那流逝的热爱和温暖    
好好地收藏
哪怕是一枚螺钉   一根阳光
都是我对排岩机的热爱啊
都是深夜  
击穿我掩卷而读双手的
那声清脆   那声回响


◎ 一朵绽放的红唇

夜色如海   脊梁如铁的岩石站
日夜演奏着壶口雷鸣般的肺活量
吸进九百九十九块岩石呵
就会吐出一颗闪烁的星光
此时   一朵红唇
正在岩石站天车的悬窗上
轻轻的绽放
肥大的工作装
遮掩不住   乌黑秀发的流淌
咯血的严冬  
敌不住   青春睫毛的光芒
这   飞翔的红唇
是春天  唯一的惊艳  回望

行走   停止  起吊  落放
庞大的钢铁机器
在你的指尖下
行云流水  婀娜奔放
用秀气的中指
你稳稳吊起了我  六十吨的汗珠
用细腻的小指
你把阳光   一根一根
轻轻地吊放在我的肩上
迎春花后面的季节
在这一瞬间的亮度里  止步
在这动感的画面里  热泪激荡

那绿的发疼的叶子
划过了  我月光里掘进的忧伤
那饱满欲滴的露珠
轻轻划过了   我花蕊中搬运的繁忙
那是灼伤谁的回眸呵
划过了我的嘴角
我的胸腔  我的脊梁
把叮咛和祝福  装满了我的左心室
把责任和力量  装满了我的右心房
这  绽放的红唇呵
吊起了我崭新的人生
也把我醒来的爱情
轻轻地吊放在    惊蛰之上



作者简介:侯明辉,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本钢集团公司作家协会主席。2008年以来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有诗文200多(篇)首散见于《绿风诗刊》、《诗潮》、《中国诗人》、《鸭绿江》、《中国诗歌》等文学期刊。
  
地址;辽宁省本溪市南芬区本钢矿业公司炸药厂办公室
邮编:117014
联系电话:0414 —7832560     0414—7832307
          13050211066   18740129097
电子信箱:HOUMINGHUI988@163.COM


雨兰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lanxingwang
我的微信公众号:yulanswsh,欢迎搜索关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8 11:36:00
姜慕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426[查看]
积分:43445
注册:2005年11月30日
5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慕水

发贴心情
船厂组诗
  
  作者:姚崎锋
  
  1、船歌
  
  深入每一块船板
  如同打开一粒谷子的内核
  砂轮磨砺毅志
  焊枪激扬绚烂
  劳动是一种生计
  劳动更是一道风景
  与浪花一起盛开
  日出而作
  月升未息
  在南方的船厂
  他们像一群蚂蚁
  勤劳而执著
  背井离乡的人
  离开妻儿
  为了更拥抱挚爱的人
  远离故乡
  为了更接近可爱的故乡
  
  
  2、打磨工
  
  紧握砂轮,就像战士握紧手中的钢枪
  瞄准钢铁焊缝里的不平与动荡
  要还每一个拼接处原来的模样
  刺耳的噪音、呛人的味道、闪裂的电花
  为你的青春做一次次呼啸的证明
  你们都是全副武装的钢铁战士
  与钢铁作战,这里就是战场
  在你的抚慰下
  这不羁的野马,放下心中的桀骜
  这生硬的无生命体,平息了显露的澎湃
  闪亮的新面庞里,映衬着你的容颜
  在旧体制的整顿中,唯有你
  做得如此绝决,不留遗憾,不留念想
  
  
  2、电焊工
  
  生硬的钢铁在你焊枪的指挥下
  重新回归到一个集体里
  组合成不同的列队
  从一块块零散的钢板
  到一个个的分段、成组
  焊接就是接合筋骨的良药
  你给海上城堡塑起巨大的空间
  它们在你的手中站成一条船最初的模样
  与焊枪为伴,把离乡的思念接在焊丝上
  把背井的愁苦熔在焊焰里
  一枪枪注入这钢铁巨轮的雏形里
  塑成最坚强的生活信念
  
  
  3、涂装工
  
  喷漆枪当作画笔,船体展开画布
  以蓝天大海船坞码头为背景
  你在挥洒斑斓壮阔的色彩与激情
  矫健如燕自由漂移在巨轮上下
  高架车上展英姿,喷漆枪里建功勋
  森森的钢铁丛林里总有你闪动的身影
  当你绘出一艘艘巨轮的容颜时
  生活也在记录着你的光彩
  你的笑脸就像绽放的向日葵
  镜头里,你就是本色的艺术人像
  画笔下,你就是重彩的写生油画
  你在船台上实践彩绘的巨制
  你便是当仁不让的船体艺术家
  你在大海边涂抹美好的生活
  你就成了生活中亮丽的风景线
  
  
  姚崎锋:浙江省舟山市人。市作协会员,微小作品散见于省内各类报刊杂志,极少参与省外的文学征稿。
  通联:13957216734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鲁家峙路169号扬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8 21:36:00

 321   10   5/33页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页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