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诗歌苑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诗歌苑 →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您是本帖的第 13404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7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中国工人(组诗)》
黑马/诗



《送水工人》



为命运奔跑,双腿像飞快的剪刀
剪着时间
送水工把命运安置在一双漂泊的鞋子里
一刻不停息,不舍昼夜
太阳和月亮是您替换的第三只轮子



磨难多舛的鞋子啊,成为您乡愁的卧铺
风吹日晒的日子历经磨难,
洒的是汗,磨出来的是血
陌生的城市被您的脚步一一擦亮了



当风吹进一个人的肠胃,您也许有点饿
但是您很倔,也许您心里想着
跑起来就不饿了
别人十年汗水您一天淌完
别人十年苦难您一天受尽



您跑着步去送水,饱尝艰辛
您把劳动当成了快乐,顶着一个火红的太阳
像顶着一棵美丽的向日葵
您奔跑的脚步,一次次把我的心踩得生疼




《建筑工人》



钢铁的芒,骨头醒来的灵魂
藏在疲惫的胃里,或深浅不一的伤口中
工地上的咳嗽,啼出工业泣血的绝句
那是建筑工人的内心在打桩



工地,安放一个个生锈的词
忽略的睡眠,一颗螺丝钉不停旋转的生活
脚手架和吊车上泛着黄昏的光
一吨的汗水惊醒了秋风中的杜甫



抒情的是汗,屈辱的是血泪
你把青春当给了一座永远不属于自己的城池
不知疲倦的是马达,滚烫
生活像一个老虎钳,扭着着卑微的命运



建筑工人像一截工地上的断章,
散落在新崛起的工业经济开发区中
他们身后是钢铁的广厦
铺在眼前的是三千里阳光和希望的田野




《油漆工人》



油漆工是一块不会流泪的铁
汇入都市的血液,在岁月里隐藏了悲伤
在冰凉的夜里裤管被寒风吹着
乡愁,吹着空旷的脚手架



苍茫的异乡人,泪水已尽
你用油漆刷着这座城市的语法和结构
偶尔抬头望望整齐的雁阵
却无法将自己插入都市的词汇中



在汗水滴答的废墟上,云和列车在奔跑
一个高空作业的油漆工
要建筑骨头上的庙宇
就要忍耐这座都市的冷漠和荒凉



你想起家乡的油菜花开了
含着举目无亲的叹息
兄弟有必要提醒你,悬吊在高空中
你就不要再想天堂的姐姐了




《煤炭工人》

乌黑的煤海,灵魂在拔节
汗水滚出的花瓣
铁锤的喘息,马达的一日千里
早霞晚云,残岩曲折,攉煤的舞姿洗尽铅华

爬满皱纹的井巷,有分娩的阵痛和喜悦
原始的禁锢打开生命的梦幻
开拓者的身影走出力与美编织的日子
沐风栉雨,荡开生命的热流

煤炭里有祖先的血液
有黑色的眼睛,裸露的心灵和图腾
一双勤劳的手何其威严,光泽何其动人
谱写的是工业的华彩和新的乐章

缩身于火焰,以燃烧书写青春
擂动大地的灵魂,铸就一腔精英气魄
从煤炭到宗教是一种历史性飞跃
开采阳光,抵达爱情和信仰

与煤炭站成一行的男子汉
是神的火焰,昭示着世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在眩目的星空下,煤炭的启迪
在笑歌中又有了新的境界




《勘探工人》



我赞美那些行进中的身影
我赞美红色的头盔和风中的旗帜
在沙漠,在荒原,在山野
焕发出日月的光彩
钻塔高耸,钻机的速度带来了闪电的力量
煤炭和石油追逐着时代的步伐



这是时代的超音速和大合唱
图纸,扳手,瓦刀,塔吊,搅拌机
在曙光中组合成一首旷世大诗
用臂膀扛起一座城市与一座城市的梦想
他们在时光中发力
用智慧的探索出新的奇迹



踏遍青山人未老
当一条条勘探者的足迹成为新的航标
当荣耀的光环辽阔到祖国的大江南北
一种精神荡漾在五湖四海
智慧和机遇,引领着时代的浪潮



一连串的闪光的足迹
一次次铭刻在每一个勘探人的心里
那些飞溅的汗水雀跃
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化作露珠般的鸟鸣
那些比云朵优雅的图纸
正爱上了铿锵中的祖国和辽阔的乡愁



在被汗水打湿的宏伟版图上
一口井、一条路、一座桥连成一望无垠的祖国
在那镀金的天空中,你是成为崭新的灯盏
你不是过客,你是自己的远方
勘探工人,探索的眼睛
一次次为祖国的改革开放,提速!




作者简介:
黑马,本名马亭华,(1977.10—)诗人,散文诗作家,曾获第六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著有散文诗集《大风》(江苏省作协“壹丛书”.2010年)、诗集《一个人的村庄史》(2012年),现居江苏沛县。



地址:江苏沛县大屯矿区147队国际贸易部 马亭华(收)
电话:13775917107
邮箱:heimajs@163.com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4 14:51: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7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千秋岁·记厂工会秋钓赛    并序

        金秋九月末,厂工会组织钓鱼比赛。天高云淡,群请踊跃,柳池拂波,锦鳞吹浪。钓手各得其位,长短工具齐下,斩获颇丰。以单尾重为次第准线,决出伯叔仲,情势感人,不可无记。



       蓼花红乱,菽稻秋黄浅。池水阔,涟漪泛。心随苍鹭去,情逐银鸥远。铃响碎,海竿力挑丝纶卷。       渴啜粗茶饮,饥食茅柴饭。乡土气,金难换。斩丰该次第,获少当无憾。时令好,工余重在求闲淡。





             观曙光集团荧光数码管生产线有感




荧光再现雪松园,大气恢弘弥足观。
国产工装成线体,家传技术为渊源。
彩辉追月同行诧,精品如潮客户欢。
雏凤岂容轻慢觑,扶摇万里看鹏抟。


满庭芳·龙口湾赋


                    吕荣健


        矶砪开怀,银沙当岸,一湾欧浪如雪。浪花起处,万吨巨轮越。物货成山叠岭,更有那、油煤盈穴。烟濰路,黄梨园侧,今古客流热。       相传徐福事,方外梦、旷日从未湮灭。况鲁连生性,生就威烈。八表东莱子侄,多应是、一方人杰。因之道,名邦秀国,龙口最堪说!



  【双调·风入松】建厂四十六周年感赋


                         吕荣健


        曙光园里意婆娑,前事感怀多。一生半逐云飞过,搔首处须发皆皤。当日千辛万苦,而今笑语欢歌。【幺】自来工厂费张罗,生产若流波。国防民用同争胜,光芒里气壮山河。回想那些年代,心中不尽吟哦。




作者:吕荣健  1943年生于龙口市(原黄县)小孙家村,1964年黄县一中毕业,1968年中央财经大学毕业。曾任国营第七七零厂副厂长、总经济师、曙光电子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曲研究会会员、中华散曲网顾问、湖南视协理事、潇湘散曲社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著有《无争斋散曲集》、《无争斋韵文辑存》等书。



      现住:长沙市万家丽中路一段  新世纪家园A4---107


      邮编:410016


     电话:0731---82615185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8:07: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7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首届“龙口工会杯”工人诗歌大奖赛参赛作品:


我要把他们比作一群运送花粉的蜜蜂(组诗)



/陕西 万世长

《锅炉工人》

请允许我 和他站在一起 在火燃起的地方
就出一些温暖的话题 春天和爱情 关于他的家人
他的生活 我至今一无所知
在菜市场的地下室 他用十一年时间烧火
把水烧开是他要过的日子 一袋泡面 一瓶二锅头
送走最后一个洗澡人 他捏灭火种 坐在门槛上抽烟看天色

看锅炉的每一个螺丝 松动的时候就减减压
再松动的时候就想想浇水的过程 他说
不怕变天 不怕铁掉到火堆里烫伤手 不怕上街捡剩菜
怕就怕 自己老的一天 老板改行
他说这话的时候 我看到他脸上 分明有雨在滴落


《在透明的地方安一扇窗》

给我家装修房子的是 刚二十出头的年青人
他每天骑一辆电动车 从十五里之外的村庄赶过来
划玻璃 打窗边 他很少说话
干活的时候 也不忘把手机的音乐开的响亮
还总在中午通半个小时电话 我每次去看房子
他总笑着点头 眼神里充满紧张和不安
这多像我 刚从农村出来 在一家工地装修房子
见到顾主时的样子 便从心里 挂起一块玻璃

以后的每一天 我习惯站在窗前
听车轮的声音传来 划过玻璃
一直划到 我心内的又一处空白


《路遇一清洁女工》

我得感谢这清晨 不冷不热
上班的路上 我看到 老妇人在清扫前面的街道
没有路人 在她身体弯下去的角落
垃圾捅旁 一个小男孩很仔细在叠一堆报纸
见到我 惊吓和惶恐打破他的童话
还有他紧紧抱住老妇人的躺闪 以及老妇人的不安

还有多少事在她布满皱纹的脸上刻下 风雨的痕迹
扫帚在她手里 细数落叶和日子 那些丢弃的
那些流失的 那些经过她清扫的路 我走着 在清晨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 我唯一能做的
把手中的早报送给孩子 并指给他看头条
读完一个小男孩挣钱养活奶奶的故事 我发现
这个清晨 阳光 格外温暖明媚


《把管道埋在春天的路上》

他们先把土地挖开 通向水源的一头 通向春天
再铺上一节节管道 去接水 去接鱼苗和稻种
他们坐在田坎上的身体就绿了
泥沙是手上的手套 吃饭的时候 双手在衣服上擦擦
这就好比树根沾着土 看到他们
我正坐火车经过山谷 经过越来越高的草场

春天 在一节节传送  看他们的动作
就让我想到蚂蚁打开的洞穴 想到梦里的花朵
抽烟是他们心里的故乡 脚踏入泥里 就能听到有水在身边流动

我爱这些日子 装沙 运水泥
如同爱上一棵树的名节 一直把劳动当主业
连接每一节管道每一节象征的火焰 把春天抬高
我要把他们比做一群蜜蜂 在通往春天的路上运送花粉


《我只想说这些》

不大的饭馆 就开在我家对面
不想做饭的时候 步行五分钟去吃一碗刀削面
时间久了 跟店里的小女孩熟了
从她稚嫩的乡下口音得知 初中未毕业这来这里
经人介绍 在如意饭馆 洗碗 擦桌子
担盘子 所有杂艺都落在她揉弱的肩头
看得出 小女孩很珍惜这份工作 在我面前
她拿这跟乡下的收成相比 还有她父母生病的开支比较
说起那个偏远的村庄 她不忍多提

坐在饭馆里 我只想对她说
回到学校 对她说以后的路 对她说
我从乡村走来的路 看到她忙碌而又瘦小的身影
我想对她说的 她正在经历着



写于:201234



先后在《诗歌月刊》、《绿风》、《山花》、《辽河》、等发表作品。





通联: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江北张岭七组安康市恒力工贸有限公司



邮编:725000



邮箱:byy1977bh@126.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78936934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8:07: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7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在荒原上写诗的人们》
  
  作者:朱丛芳
  
  没有人知道他们姓甚名谁
  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何方
  他们是一群在荒原上写诗的人
  辽阔的荒原是他们驰骋的疆场
  摊开荒原这巨幅稿纸
  谱写荒原四季鲜活的诗行
  
  挺拔的钻机
  旋转的钻头
  支撑着孤单和荒凉
  单薄的身影
  穿透岁月的风雨和阳光
  飞溅的泥浆
  恰似妻儿的亲吻
  轻轻地印在脸上和心上
  淡淡的枯涩掠过脑海
  汗水浸出晶莹的芬芳
  一行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是勘探人默默书写的诗行
  他们一生的骄傲
  就是与石油傾诉衷肠
  
  
  
  《钻工之歌》
  
  一支流动的歌
  挺进在无垠的沙漠
  钻机使生命的每一秒不停嘶吼
  仿佛要把千年的死寂穿透
  泥浆礼花般沾满衣裤
  我的身体倾斜着
  和理想形成一个最佳角度
  一条测线一口炮井
  一个人生的突破口
  奔腾着幸福的激流
  那积压地底的阳光
  和我们一样渴望献身的自由
  啊,即使青春被狂风掠走
  即使烈日把心儿烤透
  我也要唱起歌立于大风口
  高歌那勘探路上
  艰辛的生活醇甜如美酒
  
  
  
  
  《奔波在石油的四季里》
  
  钻杆没有写出诗的这些日子里
  忙忙碌碌就到了冬季
  
  通向春天的路
  其实很遥远
  要从现代旋到远古
  其间遇到的障碍
  能铲除的都要铲除
  能搬的都要搬掉
  不然石油就会受阻
  有时井喷盛开
  并不打招呼
  
  每深入一片荒凉
  我们不会犹豫
  对于钻探我们常把自己遗忘
  脚下不过是小小荒原
  坚信荒凉那边有美丽的风景
  
  奔波在石油的四季里
  爱情和花朵被我们丢在远方
  我们顾不上这些
  就像顾不上自己的孤独和寂寞
  告别采油树辉煌的部分
  我们又该迁移
  多变的地址
  不变的是一颗追逐石油的心
  
  石油蕴藏在哪里
  我们就会屹立在哪里
  
  
  
  
  简介:朱丛芳,生活在石油部落。爱好文学。并用拙笔为平凡的石油人歌唱。
  通联: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草滩长庆未央湖花园23—3—301
  邮编:710021
  QQ:1203678645电话:13991258932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8:19: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7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中国工人(组诗)》

黑马/诗



《送水工人》



为命运奔跑,双腿像飞快的剪刀
剪着时间
送水工把命运安置在一双漂泊的鞋子里
一刻不停息,不舍昼夜
太阳和月亮是您替换的第三只轮子

磨难多舛的鞋子啊,成为您乡愁的卧铺
风吹日晒的日子历经磨难,
洒的是汗,磨出来的是血
陌生的城市被您的脚步一一擦亮了

当风吹进一个人的肠胃,您也许有点饿
但是您很倔,也许您心里想着
跑起来就不饿了
别人十年汗水您一天淌完
别人十年苦难您一天受尽

您跑着步去送水,饱尝艰辛
您把劳动当成了快乐,顶着一个火红的太阳
像顶着一棵美丽的向日葵
您奔跑的脚步,一次次把我的心踩得生疼




《建筑工人》



钢铁的芒,骨头醒来的灵魂
藏在疲惫的胃里,或深浅不一的伤口中
工地上的咳嗽,啼出工业泣血的绝句
那是建筑工人的内心在打桩

工地,安放一个个生锈的词
忽略的睡眠,一颗螺丝钉不停旋转的生活
脚手架和吊车上泛着黄昏的光
一吨的汗水惊醒了秋风中的杜甫

抒情的是汗,屈辱的是血泪
你把青春当给了一座永远不属于自己的城池
不知疲倦的是马达,滚烫
生活像一个老虎钳,扭着着卑微的命运

建筑工人像一截工地上的断章,
散落在新崛起的工业经济开发区中
他们身后是钢铁的广厦
铺在眼前的是三千里阳光和希望的田野




《油漆工人》



油漆工是一块不会流泪的铁
汇入都市的血液,在岁月里隐藏了悲伤
在冰凉的夜里裤管被寒风吹着
乡愁,吹着空旷的脚手架

苍茫的异乡人,泪水已尽
你用油漆刷着这座城市的语法和结构
偶尔抬头望望整齐的雁阵
却无法将自己插入都市的词汇中

在汗水滴答的废墟上,云和列车在奔跑
一个高空作业的油漆工
要建筑骨头上的庙宇
就要忍耐这座都市的冷漠和荒凉

你想起家乡的油菜花开了
含着举目无亲的叹息
兄弟有必要提醒你,悬吊在高空中
你就不要再想天堂的姐姐了




《煤炭工人》

乌黑的煤海,灵魂在拔节
汗水滚出的花瓣
铁锤的喘息,马达的一日千里
早霞晚云,残岩曲折,攉煤的舞姿洗尽铅华

爬满皱纹的井巷,有分娩的阵痛和喜悦
原始的禁锢打开生命的梦幻
开拓者的身影走出力与美编织的日子
沐风栉雨,荡开生命的热流

煤炭里有祖先的血液
有黑色的眼睛,裸露的心灵和图腾
一双勤劳的手何其威严,光泽何其动人
谱写的是工业的华彩和新的乐章

缩身于火焰,以燃烧书写青春
擂动大地的灵魂,铸就一腔精英气魄
从煤炭到宗教是一种历史性飞跃
开采阳光,抵达爱情和信仰

与煤炭站成一行的男子汉
是神的火焰,昭示着世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在眩目的星空下,煤炭的启迪
在笑歌中又有了新的境界






《勘探工人》



我赞美那些行进中的身影
我赞美红色的头盔和风中的旗帜
在沙漠,在荒原,在山野
焕发出日月的光彩
钻塔高耸,钻机的速度带来了闪电的力量
煤炭和石油追逐着时代的步伐

这是时代的超音速和大合唱
图纸,扳手,瓦刀,塔吊,搅拌机
在曙光中组合成一首旷世大诗
用臂膀扛起一座城市与一座城市的梦想
他们在时光中发力
用智慧的探索出新的奇迹

踏遍青山人未老
当一条条勘探者的足迹成为新的航标
当荣耀的光环辽阔到祖国的大江南北
一种精神荡漾在五湖四海
智慧和机遇,引领着时代的浪潮

一连串的闪光的足迹
一次次铭刻在每一个勘探人的心里
那些飞溅的汗水雀跃
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化作露珠般的鸟鸣
那些比云朵优雅的图纸
正爱上了铿锵中的祖国和辽阔的乡愁

在被汗水打湿的宏伟版图上
一口井、一条路、一座桥连成一望无垠的祖国
在那镀金的天空中,你是成为崭新的灯盏
你不是过客,你是自己的远方
勘探工人,探索的眼睛
一次次为祖国的改革开放,提速!





作者简介:
黑马,本名马亭华,(1977.10—)诗人,散文诗作家,曾获第六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著有散文诗集《大风》(江苏省作协“壹丛书”.2010年)、诗集《一个人的村庄史》(2012年),现居江苏沛县。



地址:江苏沛县大屯矿区147队国际贸易部 马亭华(收)
电话:13775917107
邮箱:heimajs@163.com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8:20: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7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在荒原上写诗的人们》
  
  作者:朱丛芳
  
  没有人知道他们姓甚名谁
  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何方
  他们是一群在荒原上写诗的人
  辽阔的荒原是他们驰骋的疆场
  摊开荒原这巨幅稿纸
  谱写荒原四季鲜活的诗行
  
  挺拔的钻机
  旋转的钻头
  支撑着孤单和荒凉
  单薄的身影
  穿透岁月的风雨和阳光
  飞溅的泥浆
  恰似妻儿的亲吻
  轻轻地印在脸上和心上
  淡淡的枯涩掠过脑海
  汗水浸出晶莹的芬芳
  一行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是勘探人默默书写的诗行
  他们一生的骄傲
  就是与石油傾诉衷肠
  
  
  
  《钻工之歌》
  
  一支流动的歌
  挺进在无垠的沙漠
  钻机使生命的每一秒不停嘶吼
  仿佛要把千年的死寂穿透
  泥浆礼花般沾满衣裤
  我的身体倾斜着
  和理想形成一个最佳角度
  一条测线一口炮井
  一个人生的突破口
  奔腾着幸福的激流
  那积压地底的阳光
  和我们一样渴望献身的自由
  啊,即使青春被狂风掠走
  即使烈日把心儿烤透
  我也要唱起歌立于大风口
  高歌那勘探路上
  艰辛的生活醇甜如美酒
  
  
  
  
  《奔波在石油的四季里》
  
  钻杆没有写出诗的这些日子里
  忙忙碌碌就到了冬季
  
  通向春天的路
  其实很遥远
  要从现代旋到远古
  其间遇到的障碍
  能铲除的都要铲除
  能搬的都要搬掉
  不然石油就会受阻
  有时井喷盛开
  并不打招呼
  
  每深入一片荒凉
  我们不会犹豫
  对于钻探我们常把自己遗忘
  脚下不过是小小荒原
  坚信荒凉那边有美丽的风景
  
  奔波在石油的四季里
  爱情和花朵被我们丢在远方
  我们顾不上这些
  就像顾不上自己的孤独和寂寞
  告别采油树辉煌的部分
  我们又该迁移
  多变的地址
  不变的是一颗追逐石油的心
  
  石油蕴藏在哪里
  我们就会屹立在哪里
  
  简介:朱丛芳,生活在石油部落。爱好文学。并用拙笔为平凡的石油人歌唱。
  通联: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草滩长庆未央湖花园23—3—301
  邮编:710021
  QQ:1203678645电话:13991258932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16:49: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7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中国工人(组诗)》


黑马/诗


《送水工人》


为命运奔跑,双腿像飞快的剪刀
剪着时间
送水工把命运安置在一双漂泊的鞋子里
一刻不停息,不舍昼夜
太阳和月亮是您替换的第三只轮子


磨难多舛的鞋子啊,成为您乡愁的卧铺
风吹日晒的日子历经磨难,
洒的是汗,磨出来的是血
陌生的城市被您的脚步一一擦亮了


当风吹进一个人的肠胃,您也许有点饿
但是您很倔,也许您心里想着
跑起来就不饿了
别人十年汗水您一天淌完
别人十年苦难您一天受尽


您跑着步去送水,饱尝艰辛
您把劳动当成了快乐,顶着一个火红的太阳
像顶着一棵美丽的向日葵
您奔跑的脚步,一次次把我的心踩得生疼



《建筑工人》


钢铁的芒,骨头醒来的灵魂
藏在疲惫的胃里,或深浅不一的伤口中
工地上的咳嗽,啼出工业泣血的绝句
那是建筑工人的内心在打桩


工地,安放一个个生锈的词
忽略的睡眠,一颗螺丝钉不停旋转的生活
脚手架和吊车上泛着黄昏的光
一吨的汗水惊醒了秋风中的杜甫


抒情的是汗,屈辱的是血泪
你把青春当给了一座永远不属于自己的城池
不知疲倦的是马达,滚烫
生活像一个老虎钳,扭着着卑微的命运


建筑工人像一截工地上的断章,
散落在新崛起的工业经济开发区中
他们身后是钢铁的广厦
铺在眼前的是三千里阳光和希望的田野


《油漆工人》


油漆工是一块不会流泪的铁
汇入都市的血液,在岁月里隐藏了悲伤
在冰凉的夜里裤管被寒风吹着
乡愁,吹着空旷的脚手架


苍茫的异乡人,泪水已尽
你用油漆刷着这座城市的语法和结构
偶尔抬头望望整齐的雁阵
却无法将自己插入都市的词汇中


在汗水滴答的废墟上,云和列车在奔跑
一个高空作业的油漆工
要建筑骨头上的庙宇
就要忍耐这座都市的冷漠和荒凉


你想起家乡的油菜花开了
含着举目无亲的叹息
兄弟有必要提醒你,悬吊在高空中
你就不要再想天堂的姐姐了


《煤炭工人》


乌黑的煤海,灵魂在拔节
汗水滚出的花瓣
铁锤的喘息,马达的一日千里
早霞晚云,残岩曲折,攉煤的舞姿洗尽铅华


爬满皱纹的井巷,有分娩的阵痛和喜悦
原始的禁锢打开生命的梦幻
开拓者的身影走出力与美编织的日子
沐风栉雨,荡开生命的热流


煤炭里有祖先的血液
有黑色的眼睛,裸露的心灵和图腾
一双勤劳的手何其威严,光泽何其动人
谱写的是工业的华彩和新的乐章


缩身于火焰,以燃烧书写青春
擂动大地的灵魂,铸就一腔精英气魄
从煤炭到宗教是一种历史性飞跃
开采阳光,抵达爱情和信仰


与煤炭站成一行的男子汉
是神的火焰,昭示着世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在眩目的星空下,煤炭的启迪
在笑歌中又有了新的境界



《勘探工人》


我赞美那些行进中的身影
我赞美红色的头盔和风中的旗帜
在沙漠,在荒原,在山野
焕发出日月的光彩
钻塔高耸,钻机的速度带来了闪电的力量
煤炭和石油追逐着时代的步伐


这是时代的超音速和大合唱
图纸,扳手,瓦刀,塔吊,搅拌机
在曙光中组合成一首旷世大诗
用臂膀扛起一座城市与一座城市的梦想
他们在时光中发力
用智慧的探索出新的奇迹


踏遍青山人未老
当一条条勘探者的足迹成为新的航标
当荣耀的光环辽阔到祖国的大江南北
一种精神荡漾在五湖四海
智慧和机遇,引领着时代的浪潮


一连串的闪光的足迹
一次次铭刻在每一个勘探人的心里
那些飞溅的汗水雀跃
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化作露珠般的鸟鸣
那些比云朵优雅的图纸
正爱上了铿锵中的祖国和辽阔的乡愁


在被汗水打湿的宏伟版图上
一口井、一条路、一座桥连成一望无垠的祖国
在那镀金的天空中,你是成为崭新的灯盏
你不是过客,你是自己的远方
勘探工人,探索的眼睛
一次次为祖国的改革开放,提速!


作者简介:
黑马,本名马亭华,(1977.10—)诗人,散文诗作家,曾获第六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著有散文诗集《大风》(江苏省作协“壹丛书”.2010年)、诗集《一个人的村庄史》(2012年),现居江苏沛县。



地址:江苏沛县大屯矿区147队国际贸易部 马亭华(收)
电话:13775917107
邮箱:heimajs@163.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16:55: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84[查看]
积分:96548
注册:2005年5月16日
7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曾经拥有
                      ――谨以此诗献给敬爱的农民工

作者:烛下夜话
  
  前面就是大海
  黄昏,海水有时会吻上我铺的鹅卵石
  这些皇宫般的房子和庭院
  在与大海寂寞相对之前
  我已经来过
  不,是拥有过
  
  每一块砖,每一片瓦,每一粒石子
  握在我手里,多么惹人怜惜
  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朵花
  在我栽下去时,轻轻揽过我的肩头
  
  我把它们打扮的娴静优雅,美丽大方
  我要走了,留下它们
  孤独的翘首
  这
  多像村口我美丽的妻
  
        思   乡
  
  看,朝阳在我们头顶冉冉升起
  晨辉为我们塑像
  我们建造的宫殿一天天接近太阳
  
  看,月亮爬上树梢,伸手可及
  那个梦中的肥臀女人
  是什么时候闯入了月宫?
  
  夜色澄澈,小菜三碟,烈酒几杯
  你,我。不,不论你我
  相互约定,不提家,不提老娘
  不提女人,不提想爹的孩娃
  只是,梦中
  布谷鸟正噙着小麦的香气吟唱
  (注:一般农民工在麦收季节能返乡一次)
  
             我的宫殿
  
  属于我的宫殿在黄河南岸的一个小村庄
  瓦屋三间,鸡舍一间,青菜两畦
  晒衣绳上的被褥鲜花艳艳,铺满阳光
  那个里外忙碌的肥臀女人或唤着拱栏的猪仔
  或掀起衣襟给孩子喂奶
  
  春风刚刚流过村庄
  我便打点好行囊
  世界太大,我的宫殿太小
  放不下我的野心、壮志、幻想和欲望
  世界太小,我的宫殿是多么大
  足以容纳我的疲乏、失意、幸福和悲伤
  
  
  作者简介:烛下夜话,女,一个用文字编织梦想的人。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于《打工知音》、《绿风》、《聊城晚报》、《水城文艺》、《烛光》、《东昌月刊》、《大别山诗刊》等。
  通联:山东省聊城市开发区设计院公寓5111室冯彩霞(收)
  邮编:252000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2002y07z23y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20:35:00
赵夏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010[查看]
积分:7469
注册:2004年9月16日
7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夏擎

发贴心情
<--StartFragment -->
乔兰淇推荐:


建筑工人

作者:祝宝玉
  
  轻轻地着力举起夜空的梦想
  再往前一些,遥望更多的星星
  你是那群星中的一位
  在美丽夜空繁华的一抹
  倘没有你力量的臂膀筑起大厦,那么
  城市将不宏伟
  你洁净的心灵清扫了城市的污垢
  带着乡村早晨的清香
  
  漫天的尘土搅拌着夏日的炎热
  黄昏的余热炙烤着秋后的遗憾
  建筑工人的晨早于黎明前的亮
  忙碌的脚步踩下霓虹
  他们高举着火把寻找着远离乡村的宁静
  
  可爱的故乡远在天涯
  高高的绞手架上捆绑着不停歇的远望
  朝着那美妙的一颦挥手告别
  汗水浇灌一地秋冬之花
  冰冰的水泥地是走不出的一寸天涯
  四十五度的烈酒燃烧胃肠
  一肚子话
  留作无人在乎的夜梦呓语
  
  建筑工人,是一组水彩画
  单纯的灰色一个劲地宣泄
  从头顶到脚下
  在喧嚣的车水马龙声中淹没
  他们的身影
  
  
  
  
  作者通联:236234安徽省颍上县江口中心学校祝宝玉
  电话:13696675987
  简介:祝宝玉,安徽颍上人,80年代人,中学教师。有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诗选刊、散文诗、作家导刊、诗春秋、淮风诗刊、旅馆诗刊、军山湖诗刊等。








《桃花落在煤堆上》
  ——致我的在地层下享受火热生活的工人兄弟
  
  作者:八零
  
  我曾凝望过那一堆堆
  刚从历史遗梦中醒来的面容,
  张开黑且亮的瞳孔,
  兄弟一样抱在一块儿
  
  那时啊是个冬天,这相拥取暖的动人姿态
  让我习惯了冰冷的双眸
  也闪动着晶亮的火花
  
  是的,春天来了,
  煤,也在开花!
  
  是谁一路小跑着,升腾,旋舞
  从500米地下探出健壮的额头
  轻触到我的敏感的鼻翼?
  然后,再以旷工一样爽朗的嗓音
  喊上一声“欢迎你呀,
  我的朋友!”
  
  置身这春天柔媚的笑靥里
  就请暂且闭上双眼吧——
  一如上个月满园待放的桃花,
  那时它们还在积攒盛放的力量
  现在,那些美丽的小女儿
  一下蹿到我的肩头,
  而那些调皮的黑脸庞少年
  则绕着我的脚踝跳起一种
  奇妙的肚皮舞
  
  是的,我把统将它们称作世间盛开的
  最温暖最能抚慰心灵的花
  在我的鼻翼和胸腔里
  暖暖燃放
  
  煤有花香,是的,当这个春天
  我独自从矿区火热的生活里穿越
  桃花,落在煤堆上

作者:八零,本名杨飞。1980年7月生。安徽宿州市人。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山花》《青年文学》等刊物。入选一些选本。现为教师,就教于安徽宿州9中anhuisuzhou80@163.com
  电话13965306109
  地址:安徽宿州符离法庭转杨飞收邮编:234000





《因为辽阔,所以沉默》
  ——献给无名的矿工
  (组诗)
  
  作者:王文海
  
  
  黑色:内心的疆域
  
  打马经过时,没有桃花
  远古的森林遮天蔽日
  更像一种辽阔的孤独
  那些黑,让我想到了徜徉的书法
  那样肆意,又墨守成规
  如同我的江山,我坐骑下
  闻香识道的往事一样
  黑,像是一种寓言
  藏在十月的衰草之下
  众神匍匐,举起无声的赞美
  高度,有时在于下沉的深度
  我只是打马,没看清对方
  只记住那一颗黑痣,夸张地
  遮掩了整个春天
  纱巾后面,是更纯洁的黑
  闪烁的光芒,持久地照亮
  我的黎明,我的歌与泪
  
  
  
  风暴之后的朗诵
  
  我们一齐发声,以万物高贵的名义
  用辽阔的沉默来朗诵阳光
  逝者在黑暗中掰开心房取暖
  最后一滴血,妄图酿成刺眼的光
  地下,一切的和声都拒绝假唱
  喉咙破裂,隐忍的春天转过了脸
  在黑暗中开采黑暗,又归于黑暗
  他们黑色的影子占满了枯萎的日历
  张大嘴巴的井口,再也无法合拢
  哲学,在某一时刻找不到真正的涵义
  我们一齐发声,用黑暗的音符
  小心地抚慰黑暗中走动的身影
  
  
  
  用煤做成的方块字
  
  春天只是一个逗号,生活像榆树皮上的
  老年斑一样,那些黑痣
  如同冷笑话,让你不知所措
  所以每一个错别字都是有意的
  因为每一块煤都带着使命而来
  我们被煤围在中间,呼吸着煤的
  气息,闻着煤的味道,连思考
  也用着煤的方式,我甚至想
  我们的血液里,一定流淌着煤
  它让我写下的句子可以燃烧
  让我忽略整个冬天,让我蔑视
  敌人,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身
  煤的花园,煤的月光,还有煤的
  情人,它挤满了我的日子
  我承认,我怠慢过这些方块字
  如今,它们的愤怒
  成为了我诗歌的愤怒
  
  
  
  黑色的白桦林
  
  这是我的阵地,我的围墙
  奔跑的白桦林是我唯一的呼吸
  我呼吸,用黑色的琼浆
  用白桦林啸成的黑闪电的光
  用桦树皮写成的诗句
  用诗句里每一个黑色的逗点
  白桦林,长在大地深处
  如利剑般的喘息刺破山河的痉挛
  黑,黑,黑色的白桦林
  雄壮地行走在顶着矿灯的人心中
  有风吹过,树叶上的故乡
  落满月色,落满炊烟的眺望
  无边的桦木露出洁白的牙齿
  照亮了巷道,照亮了端帮旁边
  走思的一位老矿工的笑容
  
  
  
  我呼喊,用煤的喉咙
  
  我曾经羞于出声,在世俗中
  用伪装的沉默遮掩行踪
  我是煤,我把黑看成心病
  我装作不认识我,我疏远我
  我藏在自卑的角落,我手里抓着
  风筝,却不敢放飞自己的彩色梦
  我是煤,沙哑的声音连自己也听不清
  那一次,烈焰为我喝彩
  燃烧的诗篇歌颂了火红的青春
  我惊讶于我的歌声
  穿透了世纪的风雨和灰尘
  我是一块煤,我大声呼喊
  用热量来描摹大地之下的风景
  那是我的故乡,看不到月亮的
  村庄,我尽然如此地热爱着她
  我呼喊,第一次听到了回音
  用我的声音,用煤的喉咙
  
  
  
  在我眼前,煤黑得才更像煤了
  
  大地之下,闪电纵横交错
  诗歌的光芒将黑森林举向了天堂
  一千座山峦在暮色中掩藏
  那些黑色的能量催生了太阳
  大地之上,一切都如假设
  我沉默,代表真理的意向
  开花,结果,轮回像逗号一样
  蛰伏的文章才敢纵览天下
  黑海洋,白帆是你燃烧的欲望
  一生隐姓埋名,拒绝抒情
  你的隐忍遮掩不住满世界的才华
  在我眼里,煤黑得才更像煤了
  
  
  
  高蹈与沉默
  
  一根芦苇的思想也高过天空
  绽开在地心的礼花让哲学倾斜
  我承认,高度有时在于深度
  后弈射落的九个太阳藏在大地深处
  此刻,万物一起沉默
  被安放在高处的黑色拒绝倾听
  星辰的歌舞孤寂寥落
  一盏灯打开春天的书本
  煤与梅花从暗处着色
  芬芳小心翼翼地开始传动
  如果我不是故意来挑亮灯芯
  想看清春的面容,也不会使
  受了惊的梅花一转身,黑帷帐前
  只留下了雪白雪白的黑影
  
  
  简介:王文海,1972年生,山西朔州人,朔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浙江大学管理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月刊》、《青年文学》、《北京文学》、《读者》等海内外近28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1500多件。共出版有诗文集5部,作品入选60余种选本,曾获第五届全国“乌金文学奖”,2008年《山西文学》年度诗歌奖、2009年《黄河》年度诗歌奖、2009年《都市》桂冠诗人称号、第五届赵树理文学奖等50余项奖项。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
  地址:山西省朔州市平朔煤炭公司车辆管理中心党委(036006)
  E---mail:pstw@163.com
  电话:13994911929


1关于工棚

作者:王志刚
  
  喧嚣的市镇
  多了一片简易的活动房
  不和谐的风景
  那个地方叫工棚
  
  夜幕低垂
  兄弟们挤在里面
  谈起他们的女人
  
  想像的季节叫`春天
  想像的感觉叫爱情
  想像的花朵叫昙花
  想像的果实叫梦
  可他们的梦很短
  而梦
  却常常被搅拌机搅成碎片
  又被乡愁拾走
  
  钢筋水泥的森林
  连风都压低了声音
  倾听他们的故事
  他们也偶尔迷茫
  犯傻
  涩涩的泪珠掉下几颗
  似在润滑疲惫的眼睛
  
  他们来自四面八方
  不同的工种
  不同的方言
  不同的年龄
  强健的身躯
  古铜的脊梁
  飞扬的青春
  只为同一个目的
  让祖国繁荣昌盛
  为家乡消灭贫穷
  
  这些相同与不同
  都被装进同一个地方
  __工棚
  
  高高在上的住楼人
  仅能以一种遥望的姿态
  亲近工棚
  
  那个勉强遮风挡雨的陋室
  那个兄弟们异乡的身份证
  那个承载泪水滋养童话的天堂
  那道不和谐的风景线
  那方记载祖国日新月异的特殊图章
  
  想写一首关于工棚的诗
  这个念头
  诞生了很久
  却总是
  笔若千钧
  纸薄难承
  
  
  
  
  2蹲在墙角的老民工
  
  那些落满灰尘的建筑物越来越远
  蹒跚在钢筋水泥的森林
  混浊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地穿越逝水的涟漪
  故乡的屋檐半仰的柴门
  还有那把曾经锋芒毕露的镰刀
  如今有气无力地趴在墙上
  一层又一层的蛛网也遮不住斑驳的锈迹
  曾经被磨砺出火焰的声音
  也悄悄地落满尘埃
  
  火烧云逼过来
  嶙峋的胸膛骨痕如刃
  分明的棱角生动了黄昏
  呼呼燃烧的云影里
  有个人抡圆了胳膊
  把日子
  砸扁又砸圆_
  一分一毫地砸进岁月的深处
  最后又磨成一根针
  却忘了淬火
  
  蹲在墙角的那个老人
  试图用明灭的烟袋锅诠释
  一根针被淬火时的豪壮与坚忍
  
  
  

  
  3界
  
  界外我们叫农民
  界内我们叫民工
  徘徊于界
  面对城市说不上热爱却抛洒热血
  面对故土语言卡在喉咙泪水却在眼角汹涌
  界是谁界定的
  一半是我们胆怯的自卑
  一半是城里人犀利的目光
  
  
  
  4暂住证
  
  腥红的钢印
  把消耗着我们青春的土地定格为异乡
  沉重的钢印
  把我们微驼的脊梁压在都市的最底层
  匍匐战栗
  我们的血汗滴落在一张面无表情的表格里
  
  
  
  5靠近
  
  霓虹灯暧昧地眨眼逗我笑
  汽车尾气隔绝了清淡的炊烟
  杂乱的鸣笛像根根利箭刺穿滂沱的雨
  马路边的草坪上赫然长一株家乡的草
  那是我们鞋底上带来的草籽吧
  乌绿中一束耀眼的孱弱的黄
  倔强地发芽坚韧地生长
  蹲下捂住它用仅有的体温
  冥冥中一股大力撞击我掌心的触觉
  它在宣言_
  也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长在石头上也要开出花朵成为剪影
  谎言得天衣无缝
  即使不被接纳也要慢慢靠近
  
  

  
  6搅拌机前
  
  一锨二锨三锨……一车
  骑马蹲裆抄起车把猫腰攒劲
  臂上的青筋瞬间涨大腿肚子崩得像青石
  曾经赶牛的庄稼汉如今自己套上自己
  一车二车三车……一罐
  启动按钮轰隆隆……右三圈半左三圈半……
  搅拌后的混凝土倒进浆车再推上卷扬机
  周而复始……
  沙子堆距搅拌机不足二十米
  搅拌机距卷扬机不足二十米
  曾经一把扳不倒的愣汉子一直走到脊背驼成一座山
  却来不及思考那几张薄薄的纸币同斑白的鬓发越来越不成比例
  
  
  
  7一半儿
  
  汗水
  一半儿在蒸腾化作云飘向故乡的树梢
  一半儿砸在生硬的柏油路滋润着泛黄的草坪
  
  思念
  一半儿迷惘在立交桥的缝隙里打转
  一半儿跳进酒碗里晃得人眼圈发红
  
  梦想
  一半儿随着霓虹灯的闪烁而颤栗
  一半儿翘着脚在麦芒上张望
  
  
  
  8夫妻房
  
  几块儿锈迹斑斑的模板冷漠的夸张
  几条紧绷的花格塑料布艳丽又张扬
  三十多平米的工棚被分割为几个村落
  山东河南湖北河北各自温暖着各自的乡音
  潮湿发霉的红砖地上零落的锅碗盘盆张着大嘴苍白空洞
  一个年轻的女子微黑的脸上泻满阳光
  粗糙的手握着白石笔一笔一划
  在一块模板上教几个孩子汉语拼音
  
  
  
  
 
  简介建筑工地一民工
  通联:天津市武清区南菜村镇粜粮务村王志刚
  邮编:301709
  手机:15822515638
  qq1107002876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ay0zxq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22:26:00
赵夏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010[查看]
积分:7469
注册:2004年9月16日
8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夏擎

发贴心情

1怀揣一把乡土上路
  
  作者:王志刚
  
  初升的太阳红着脸目光多么柔和
  像你抱着我忽闪的睫毛泄露了体温和心跳
  
  再给东风一点水份再给锄头一些时间
  再给双脚加点负荷因踟蹰
  横生的悲壮
  一种熟稔的气息一小块冻土连同里酣睡的草籽
  被锄头的锋芒移植到我体内
  
  其实早已习惯这样离开
  身后只剩下一些荒草半坡残雪
  试图阻断你的目光
  
  一只断线的纸鸢一路翻着跟头
  栽进二月的额角还拿个大顶
  宣泄着表演欲
  
  怀揣一把乡土上路
  我不说感伤不带锄头和犁铧
  我要用最乡土的方式
  接近麦芒的眺望
  坚守你留给我回忆的方向
  
  
  
  
  2立春开工
  
  打桩机立起来塔吊立起来
  春也跟着立起来
  半车鞭炮的硝烟燃放在未解冻的工地
  一股回流的欲望连同去年所谓的铺垫
  拽住塔吊的长臂指向桃花的方向
  
  还有些水土不服的兄弟扶住南风
  想着一些事取暖那些事
  已被列车拉下很远偎着冻土里小麦的根须
  蠢蠢欲动想着想着
  这个城市就有了春意却被
  “嘿嘿”一声憨笑折断碎了一地
  
  在想象中融入春天成为春天的一部分
  我分明看见轻盈的风吹化工棚顶上隔年的雪
  此时我们不说春花不说春水
  我们只是城市某个角落里望着红绿灯发怵的麻雀
  消耗着瑟瑟的体温和春运一起
  抵达春天
  
  
  
  
  
  3因为在异乡
  
  因为在异乡我才发现那轮镰月
  来自家的方向村庄在酣睡中恸动
  象被什么割伤
  村头那口老井有多深父亲的目光就有多深
  当夜色浓深成一种隐喻依旧
  沉默如铁
  
  因为在异乡我才看清母亲的炊烟
  愈来愈矮田野和村庄蜷缩在一隅
  随着她弯的越来越沉重的腰低过青砖的锅台
  秸秆扑打着冬天顺从她手的指引
  点燃火炕的呼吸
  
  因为在异乡我才明白乡愁的定义
  __就是心里长草了
  而且一旦发芽便开枝散叶一发不可收拾
  城里没有锄头也没有喷雾器草甘霖和百草枯
  只能用酒精麻醉它用尼古丁压制它
  常常饮鸠止渴
  
  
  
  
  
  4冲着风口喊故乡
  
  我的肩头你的泪珠还没融化
  记忆的雪在寒潮蓝色预警下炫耀
  炊烟靠在村庄的肩胛上没精打采
  麻雀并不圆润的啾啾拨亮
  墙根下的烟锅儿
  
  其实春天就在这场沙尘背后
  只差燕尾轻轻一剪一泓春潮
  便浸润我的乡谣那湿漉漉的夕晖
  又将淡化成你守望的背景
  
  冲着风口喊故乡
  才一张嘴越冬的小麦就抬起头
  镰刀还趴在墙上锈迹斑斑的锋芒
  跃跃欲试寻找被打磨的理由
  
  就这么扯着脖子喊从乍暖还寒
  一直喊到
  肋下硬邦邦的钞票被手心的汗焐热的腊月
  喊到桃花提前花期开在站在风雪背后的你的背后
  
  
  
  
  5只有在异乡
  
  只有在异乡我才敢说出我的妒忌
  那个稻草人用裸露无余的傲岸
  支撑沉默不语的时光他的肩膀
  会不会比我的更坚实
  
  只有在异乡我才敢在月光铺就的白纸上
  为你写诗
  用长短错落的句子连接夜的两端
  拖延想你的时间
  
  只有在异乡我才敢于承认
  我曾试图用春天流泪的方式温润你的守望
  却被一朵花暧昧的唇语打断灼伤瞳仁
  险些乱了方寸
  
  
  
  
  6坐在十七层的楼顶上
  
  坐在十七层的楼顶上眺望
  极目处袅袅娜娜是你点的炊烟吗
  是否还在用我离家前预备的柴火
  
  若隐若现风把思念夹在我的诗里
  慰平粗糙的田野却不去碰你的手
  你用诗人钟爱的纤纤玉指爱抚泥土种子农具
  你的眼里麦茬地的燥热连着金色的秋
  
  云霞敛羞余晖里
  你支撑锄头用袖子擦着额角
  你的脸更黑了那是我长久梳理不顺的心事
  城里的化妆品我买了一套花了八百多
  现在我后悔了
  我要你保留这让诗人无处下笔的肤色
  
  虚无的小幸福虽然有点酸涩
  乡关远就远吧霓虹近就近吧
  说着自己的梦话托着梦奔跑
  我固执的认为它能融化成你腮边那颗固执的泪珠
  
  
  
  
  
  7返乡
  
  该丢的丢掉
  比如七十块钱买的黑心棉的被褥
  该装的装起
  比如还不太烂的工作服
  
  当我扛起鼓鼓囊囊的蛇皮袋
  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我相信故乡听见了
  母亲听见了妻子听见了
  
  开拔此刻心跳比脚步更快
  刚从烟筒里窜起的炊烟看见了我
  在风里加速涌来
  燃烧的玉米秸味儿牵引着久违的冲动
  狠狠地捶了车厢一拳
  
  
  
  
  
  8这些年
  
  
  这些年我一直精神分裂
  灵魂游走在异乡的柏油路
  试图亲近霓虹燃烧的诱惑
  心一直徘徊在故乡之外
  试图破译炊烟阻挡的密码
  
  这些年蒸腾的汗水消化了我的青春
  是累累疤痂让我变得坚韧宽容
  却拒绝沉默
  蹩脚的乡音意图丰满诗歌的翅膀
  舒展开却不能飞翔
  
  这些年我学会抽烟喝酒打牌唱流行歌
  学会用白天的疼痛激励夜晚的伪装
  并且习惯了痛并快乐着奔跑
  哪摔倒就把哪砸个坑
  
  这些年我一直在脚手架上抢占城市的至高点
  为了
  汗珠子摔成八瓣时连同卑微的自尊
  凸起成大地上醒目的伤
  
  
  
  
  
  个人简介建筑工地一民工
  通联:天津市武清区南菜村镇粜粮务村王志刚
  邮编301709
  手机15822515638
  qq1107002876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ay0zxq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22:27:00

 321   10   8/33页   首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10页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