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诗歌苑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诗歌苑 →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您是本帖的第 13373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初评委选稿专贴
姜慕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426[查看]
积分:43445
注册:2005年11月30日
8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慕水

发贴心情
远去的劳动号子〔组诗〕

  作者:李文焕

  是的,一定是煤
  
       煤是什么人种的,什么人栽的,不清楚
  我们不管它。反正我们在采,在采
  我们不在乎春天,夏天
  还是什么别的季节,我们只在乎收获
  脸上的笑,脸上的愁
  都与煤有关。有个幸福的小伙子
  正计算新婚的日子
  有个退休多年的老矿工,老眼昏花
  可心里明镜似的。是的
  我们什么也不在乎。包括矿长,科长
  包括星期天都没空回去
  见老婆孩子的区长,队长,工人
  连外边超市的经理,小酒馆的老板娘
  都不在乎。我们只在乎收获
  这收获与煤有关,与金钱有关
  与我们的朝思梦想有关
  这在乎是煤。是的,一定是煤


  他

  总是谦虚,谨慎,不骄不躁
  一说话,脸上就飘起红色的流云
  身材弱小性格内向的他
  说大伙是普罗米修斯,说大伙
  是地下夜空的星星
  是那么回事吗?大伙说喝酒喝酒
  一喝酒,他脸上的流云开始飞翔
  舞蹈。他还说大伙是
  开采光明的人
  一个干活挺卖力气的小伙子
  有时说的话云里雾里
  他是谁?他是俺采煤队的张来宝
  大伙叫他诗人,煤矿诗人


  一块煤

  在我上班经过的路上
  一块煤,被一位老人检了起来
  这块煤是从运煤车上掉下来的
  这是在煤城,在我生活的煤城
  每年产煤一千万吨
  在运煤车经过的路上
  这种散落的煤块随处可见
  这位老人或许很穷
  这位老人或许是一个很会过日子的人
  这位老人或许仅仅是因为心疼一块煤
  就在老人弯腰的同时
  行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
  这时我就想
  一般人不会心疼一块煤
  就是疼,恐怕也没有勇气
  弯下一次腰


  父亲递给我一支烟

  父亲很亲切地递给我一支烟
  然后返身找火
  我赶忙掏出火机说,我有我有
  可我不想立刻点燃那支烟
  在父亲面前,我怎么好意思抽烟呢
  多少次了,父亲的一些举动
  让我感到陌生
  父亲以前的时候不是这样
  固执,严厉,不近人情
  是什么原因,改变了父亲呢
  香烟在我手上,最终
  我还是点燃了那支烟
  望着父亲略显苍老的身影
  我竟一时想不起要说的话来
  只是感觉那支烟
  有种涩涩的味道


  我和母亲谈论冬天

  这个冬天,母亲显得焦虑不安
  天上飘来飘去的云彩
  时常变幻着她的心情
  而电视里
  气象播报员那标准的普通话
  却一次次让人失望

  无法让母亲明白什么是温室效应
  一队又一队的雪花
  倒在向我们走来的路上
  以前丰满肥硕的冬天
  现在,已消瘦的不成样子

  无法阻止郊外的麦苗
  在母亲的心里生长
  母亲的焦虑是正常的
  而我的焦虑,恐怕吓她一跳

  在这样一个无雪的冬天
  我和母亲的谈话
  便时常笼罩在一片云里
  我实在没有办法
  让老天来一场大雪,或者干脆
  让那片云走开


  远去的劳动号子

  那人突然就喊起了劳动号子
  粗声大气地,豪放不羁地
  突然就喊了起来
  饱满的沙哑嗓音
  在清晨寂静的田野
  就像炸响的阵阵雷声

  似乎把周围大片的庄稼
  都震动的哗哗作响

  看不清那人是什么样子
  在一片玉米地的尽头
  只看见那人被风吹动的头发

  那人一边使劲地喊着
  一边向远处走去
  响亮的劳动号子,就在绿色的田野
  在远山与远山之间
  久久回荡

  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早晨
  许多晨练的人
  注目观望,凝神倾听
  俨然被那人的劳动号子
  唤醒起什么往事
  又像久别重逢了某种事物


  李文焕,男,山东新矿集团汽车司机,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以写诗为主,兼写散文、小说、文学评论等。曾在《诗刊》、《星星》、《时代文学》、《山东文学》、《阳光》、《中国诗人》、《中国诗歌》等几十种报刊发表大量作品。已出版诗集2部、长篇叙事诗1部。曾获诗刊征文奖,数次获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
  
  通讯地址:山东省新泰市新汶矿业集团机关车队李文焕
  邮编:271219
  电话:13953867025
  QQ:973837402
  电子邮箱:lwh827@163.com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wenhuan001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5 22:58: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8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首届“龙口工会杯”工人诗歌大奖赛参赛稿件煤层深处(组诗)


甘肃 任随平


《掘进,在地层深处》



掘开阳光温暖的针芒
掘开针芒遍布的黄土层,掘开
土层掩盖下岩石的冰冷与坚硬
一路掘进。用钻头,用汗水


用内心向下的力量
冬夏春秋
寒来暑往
直到掘出乌金
掘出温暖


从冬天深处
掘出春天的焰火



《一幅照片》



不用翻动,也不用抽取
你的照片就深埋在我恒久的记忆里
当漫天弥黄的尘土,夹杂着冬天干燥的寒冷
席卷而来的时候。你就
从我的内心走出,从
瓦斯炸裂的巨大声响里走出
从那一堆掩埋了泪水和苦难的废墟中走出
从我撕心裂肺的痛感中走出


——你依旧微笑着,皲裂的右手
正了正,给了你二十年护佑的安全帽
那样有力,那样坚决
像是在和前世的苦难说着再见……


不久,你走了
给我留下了这幅照片
给世界留下了温暖和怀念
但这一次,你狠心地
没有跟任何人说再见



《背脊上的黑》


我没有足够的勇气,掩饰
一个矿工,遍布全身的黑:
黑色的脸庞,黑色的皱纹,黑色的
双手紧握的温暖。黑色的微笑里
暗藏的黑色信念……


还有,他那宽阔的背脊
在爬出井口的一瞬
把背负了几近一生的一片黑夜
顺便,抖落在了巨大的光明里



作者简介:
任随平,甘肃省作协会员。诗文散见于《星星》《中国校园文学》《读者》《飞天》《散文诗》《诗潮》《中国诗人》《诗歌月刊》《佛山文艺》《常青藤》(美国)等国内外多家刊物,散文诗入选《2009年中国年度散文诗选》、《2011年中国年度散文诗选》。出版有散文诗集《点亮乡村》。


联系方式:
地址:甘肃省静宁县城关镇东关小学(743400)
电话:18993358056
邮箱:rensuiping@sina.cn
Q  Q: 1059688814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ensuiping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6 8:55: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8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龙口工会诗歌赛 工人是诗

(原创)“龙口工会杯”工人诗歌大奖赛




工 人 是 诗


                     文/李建庆
(外一首)    



焊花飞溅追着月亮转
挥汗如雨撵着太阳升
工人忙碌在厂区里
一年四季轮换
一天三班接力


月亮有诗情
太阳有画意
大地当纸焊枪作笔
蘸着汗水写诗篇

正如
工人是生活热爱者
也是物质文明的创造者
更是一首燃烧的诗




井口旁
黑小伙
接过矿嫂递过来的一杯
出征慰问水
咕噜噜
直往嗓眼倒
喝进心里说声

渴望
煤海擒乌龙


  山东龙口市桑园煤矿有限公司办公室    李建庆
  字数:144
  原创时间:2012年3月4日
  联系电话:0535——88637978863710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6 8:59:00
赵夏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010[查看]
积分:7469
注册:2004年9月16日
8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夏擎

发贴心情

谛听机台的心跳(组诗)
  
  文/翟营文
  
  爱上时光里的油污
  
  我喜欢机台陈旧的味道,在阳光
  照不到的角落散发亲切的光泽
  熟悉的面孔散落在时光里,渐次清晰
  时间这巨大的机器山一样摇晃
  厂房波浪般前行,一些人在转动轴承
  棉花被织成纤维,轰鸣中
  我听见机台在欢快地鸣叫
  陈旧的身体里吐出完美的心愿
  我看见油污裹挟了黑夜的黑
  和磨损的痛,在事物间和谐
  细小的螺丝把持着躁动
  一台机器在巨大的工业中饱含激情
  油污承载着陈旧和消耗
  血液一样,成为钢铁不可或缺
  的一部分,最柔软的部分
  将坚硬的工厂不停的赞美
  
  
  
  
  
  
  从身体里抽出一小块铁
  
  被这无尽的转动裹挟着,轰鸣让
  夜晚猛然醒来,棉花被夜晚吞进去
  被劳作吞进去,在黎明交接班时
  工厂吐出我的名字和乳白的天空
  吐出一小块河流和街道,我单薄的身影里
  除了时间的骨头将一无所有
  棉花注释工业和农业的联系
  我是城市的一枚刺,我希望城市慢下来
  铁在我的内心敲打出声响,我的分量
  比黑夜沉重,我在代替机器行走
  代替一种精神和意志,从我的身体里
  抽出一小块铁,轻轻敲打
  比这周围的浮躁要沉重
  能听到脊梁发出的声音
  
  
  
  
  
  想想与铁有关的言辞
  
  突然就想到你的脾气,坚硬,尖锐
  和你用过的扳手锤子,你的冰冷的疾病
  突然就想到你的眼神,切开虚空
  那么深远,越过工厂高大的厂房和围墙
  就想到机台,那些庞大的躯体里坚硬的伤口
  时间上的疼痛,一些针在缝补
  听到一些人的名字坚硬无比
  寒风敲打着铁轨,那些可爱的纺纱机
  织布机散发着汗水的味道
  漂亮的面孔到一生的幸福都
  寄托在铁上,一群铁
  的言辞闪闪发光,厂房在月光里闪动着
  平和的忧郁,我看见生命是秩序的
  按着善良和忍耐,按着
  青春的摸样,一群铁就不会老去
  铁与铁的摩擦中发出声响,现在
  我是最后一道工序,让血液复活
  按照铁的摸样打造温暖和爱
  在铁的气息中重回完美
  比如:想一想与铁有关的言辞
  
  
  
  
  
  
  你看那些机台多像一群奔跑的羊
  
  机台此刻淹没在白色的棉花里,绿色的
  身子被一点点吞没,一群白色的羊在时光中起伏
  我站在高处,疲惫的身子是另一台机器
  我必须把这群羊赶到生命的深处
  更广阔的时光里,我必须忘掉自己
  甚至像一块铁忘记锈迹斑斑
  借助一片月光辨认自己,我高粱的头颅
  河流的面庞,被风吹乱的头发
  此刻朝向黎明。我曾经的诗歌
  就是此刻机器的歌唱,无比雄浑的
  嗓音里有着工业的厚重
  我和一群羊一同奔跑,春天永不会落下
  而当那些羊慢下来,孤单和单调
  离我是那么遥远,我曾在
  震耳欲聋的寂寞里
  体验了工业时代的惊心动魄
  
  
  
  
  简介:翟营文,1988年以来先后在《鸭绿江》、《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潮》、《诗林》、《散文诗》、《岁月》、《辽河》、《中国诗歌》、《中国诗人》、《香稻诗报》等报刊发表诗歌多首。曾获诗刊社等单位举办的“新靖江八景”诗歌大赛、“鲅鱼圈杯”全国新诗大赛、“曹禺杯”全国诗歌大赛、全国冶铁文化诗词曲赋大赛、“南岳杯”全国新诗大赛二、三等奖。入选《2008中国优秀网络诗人》、《中国网络诗歌精选》(2010—2011)、《2009—2011中国最佳网络诗歌》、《2010年爱情诗歌年选》,《21世纪最佳诗歌》(2000—2011)等年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协会员,营口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营口市文艺理论家协会理事,营口市诗歌学会常务副会长。辽宁省作协第二届中青年作家研讨班毕业。
  地址:辽宁省营口市西市区文萃路金牛山派出所
  邮编:115004
  邮箱:jnszyw2008@126.com
  电话:13840780356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ay0zxq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7 22:11:00
赵夏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010[查看]
积分:7469
注册:2004年9月16日
8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夏擎

发贴心情
我可爱的兄弟们(组诗)

  文/元业

  ◎黑鸟

  他是一只黑鸟,比乌鸦还黑的鸟。
  从头,颈,直到身体,手脚,都是黑色的。
  他在黑色的隧道里,把一座煤矿的地图,装进了我的内心:
  他张开双手,解放地平线下禁锢的爱,就有了火焰燃烧的力度。
  他是一位少女内心深处的篱笆。从矿井升起
  借助镐、锹、探照灯,借助150多万双黑色的手
  以及150万双黑色的眼睛。
  揭开遮掩身体的裙衣,逐渐露出晶莹的躯体
  温暖着沸腾的眼眸
  上升到地平线的高度,上升到燃烧的高度
  上升到太阳的高度
  他曾在800米深处潜伏、滑翔,种植青春
  和梦想
  翅膀下的低氧、潮湿,窒息
  曾使她一次次仰望周身紧裹的泥土,天空。
  仰望阳光、鸟语、花香
  仰望800米厚度的向上的阶梯
  现在,他携带着自身的风,燃料,光明,温度
  从矿井口汹涌而出、喷薄而出、轰轰烈烈而出。
  借自己憨笑的姿势,弯腰努力的姿势
  借一朵朵芬芳桃花绽放的姿势
  借一辆辆推车的力度
  点燃这个春天所有的奉献
  成为火焰的代言人,飞向天空
  飞向许多人牵挂的内心
  
  
  
  ◎煤矿兄弟

  这是我千百万个兄弟中的一个
  面孔黝黑,内心鲜红
  装满火焰的热情,装满温暖的火炉
  他曾和我一道在煤矿
  拉着小铲车抗着铁锹和十字镐
  深入矿道
  把一车车乌黑的煤块拉倒煤场
  我们,曾在黝黑的矿道
  曾吸过一枚烟巴子、曾用过同一个牙膏
  曾对着一瓶玻璃装的互助二曲
  同饮过一瓶酒
  我们,曾谈过女人、拉过家常、憧憬过未来
  我们的内心,那时候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如果那段时间煤矿老板没有卷钱跑掉
  如果我们没有在那个漆黑的夜晚
  央求坐载一辆装满煤的大车车厢逃跑下来
  如果我们没有把那一天的夜晚
  看成我们最后的告别
  我会相信,我现在还是一位
  在煤矿的农民工
  还是一位拿了大学毕业**
  却在比格尔木更遥远的煤矿
  打工的煤矿工人
  后来,我们分开了
  我想,直到现在,没念过几年书的他的内心
  比黑夜还渺茫。但我坚信
  他的眼珠是黑的,但心肯定还红着
  在像煤一样热情的燃烧
  
  
  
  ◎内心的黄金:或者面对我煤矿工人的兄弟

  内心的黄金,这和黑色的精灵一道歌唱的人
  黝黑的皮肤让煤揭开另一半衍变的阳光
  矿场深处打击着心脏、胃和血管
  交出肋骨、呼吸和体力
  灵魂深陷的部分,又在抵制着另一种思念
  这固执的骨头,重新回到人性起点
  咀嚼煤层被折断腰身,被小小的铁锤击打
  所荡出的回音
  或者面对我煤矿工人的兄弟,被火焰映亮
  他们的容颜。运煤通道出口处
  在矿井长长的隧道上弥漫着
  深刻黑色的花朵!我的兄弟
  依然坚持生命的长度
  是谁容忍秘密运输的夜晚
  比黑更黑。我煤矿工人的兄弟
  内心的黄金还在忽略着这些姓氏
  忽略着火来临时煤的疼痛
  是什么释放着汹涌、爆裂、蜕变
  来自天地间的养育或者伤害
  拥有了尘埃的卑微、精致、细腻
  深长的隧道啊,从一个部位走到一个部位
  像生活的某个阶段;或者更像食物进入嘴唇时
  经过的一些消化过程
  一块煤在出场前反复翻动着目光和灵魂,直到
  骨骼里的一些血液具有了火焰的味道
  那岩石和河流洗净了的声音之上的散开的烈焰
  可以拥抱一瓶啤酒或者一根劣质香烟
  草木之上还暖和的雷霆,散开而来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歌唱舞钢
  守住了长满荒草的院落
  歌唱舞钢成为了世界钢铁广场
  四十年间,铁打的人生啊
  有人在中途卸下鞍具,有人转身怀抱酒肆
  只有舞钢,毅然走进熔炉
  不断用信念、身体力行地燃烧
  成为最硬的钢铁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歌唱幸福生活里的舞钢
  用笔抒写着大美的故乡
  有人在自己断翅的葬礼上失声痛苦
  有人在案牍上顿胸后悔
  而舞钢,还在朝圣
  或在大雪中,或在神砻灯灭香成灰烬时
  从胸中掏出玲珑的风铃
  奏响着钢铁壮美的身世




  通联:青海省贵德县招待所家属院一幢一单元151室
  姓名:李元业邮编:811700
  手机:15111741934QQ:645373193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ay0zxq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7 22:11:00
赵夏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010[查看]
积分:7469
注册:2004年9月16日
8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夏擎

发贴心情

乔兰淇选:


原动力(组诗)


  作者:王梦灵


  《海港工人》
  一
  那时,一批人纷纷老去。
  它是那些老人的理想、梦幻和时间,
  人世的盐粒、砂土,
  混杂在小城。
  海风在百里处拍打着港口夜色。
  转向,吹入年轻人眼中的世界,
  吹散虚构的栅栏。
  你的身体有无数张嘴,
  每张嘴都含着一颗胆怯而颤抖的果实,
  探及了虚无的心。
  
  二
  每一个散步者都有善变的结构
  当他回首,秘密的生命正在形成,
  人间不是依旧的人间。
  我迟于他的离去,
  暴风雨也携带了不归者的灵魂。
  可你不是人类,
  不能拥有无限凄美的眷恋。
  任由海风嘶鸣着,呼啸着——
  微小的孩子,那些声音留下来,
  你不在……


  三
  当说谎的人都离开,沉默
  她才明白这不是谎言
  是短暂的离别和长久的孤单。
  就像离开海港时
  一道深深的黑暗,
  从父母手中接过的黑暗。
  多少年,你一直把它藏在心中
  而不陷于隐晦的无形。
  当渴望刺出鼓涨的衣衫,
  你打造出雕像的脸,
  练习着开落凋谢。
  
  四
  留下了你的形体,却带走了
  与此相关的真实记忆。
  更多时候,你是沉默的
  一颗堕落深海之果,
  吞咽着时光给予或取走的几何形。
  间或有声音提到你,
  也会有人握着你的手,
  忽然停止夸夸其谈,
  凝视身上的暗斑,
  像抓着那些渐渐消散的灵魂。



  
  《仰光者》


  他们是投影在地层中的卑微生灵
  没有名字,也无须称谓,
  出没于黑暗之城。和活动的地蜥,蚂蚁同为
  遗忘之族的成员。
  
  在冷光源下,他们隐藏了体温,
  成为融入黑色的一群。
  爆破,掘采,搬运。
  直到埋入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这就是他们存活的方式
  为光,空气,水,树木,岩层滋养
  黑色花在脸庞绽开,
  这黑,原是热血积在心胸,低沉于
  
  那些灵活和自由的飞行
  在大地深处,秘密的逐日工程
  让他们失去,并持之恒久的失去了
  习惯使其逐渐单纯于仰视。



  
  《黑》


  它生长在一些人劳累的腰间
  和尖锐的矸石撞击
  在黑暗阶梯的裂缝走下去
  到夜色弥漫之处
  一个蒙尘的世界,它们
  和你是对等的。
  有黑色的思想、语言、行动,
  是丢失的品质,
  照耀生命挥发的微暗之火



  
  《清洁工之味》


  我相信,清洁工
  拥有更为干净的人生。
  他开着车,把垃圾清扫
  到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这是我所认识的人,
  改变了一个词的性质
  行动和呼吸的初始之美
  他拥有比幻想还要早的
  年轻人的身体,和
  蓝色塑料桶边的世界。



  
  王梦灵,男,1979年8月生于江苏,1994年写作,文学作品700余件发表于《青年文学》、《星星》、《散文》等国内外报刊,导演、编剧有电视作品、大型舞台艺术活动于国内传媒播出或者上演。曾获第31届世界戏剧节展演剧目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万松浦佛山文艺新人奖等奖项,著有诗集《侧面》、《人间秘密》、《倒流》、《暮色》和电视连续剧《情梦敬亭山》。江苏影协会员,连云港市影协理事。
  通联: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朝阳东路66号,市文广新局电视中心222001
  Mail:menglingwang@sina.com
  QQ:15296373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ay0zxq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7 22:29:00
姜慕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426[查看]
积分:43445
注册:2005年11月30日
8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慕水

发贴心情
我可爱的兄弟们(组诗)

  文/元业

  ◎黑鸟

  他是一只黑鸟,比乌鸦还黑的鸟。
  从头,颈,直到身体,手脚,都是黑色的。
  他在黑色的隧道里,把一座煤矿的地图,装进了我的内心:
  他张开双手,解放地平线下禁锢的爱,就有了火焰燃烧的力度。
  他是一位少女内心深处的篱笆。从矿井升起
  借助镐、锹、探照灯,借助150多万双黑色的手
  以及150万双黑色的眼睛。
  揭开遮掩身体的裙衣,逐渐露出晶莹的躯体
  温暖着沸腾的眼眸
  上升到地平线的高度,上升到燃烧的高度
  上升到太阳的高度
  他曾在800米深处潜伏、滑翔,种植青春
  和梦想
  翅膀下的低氧、潮湿,窒息
  曾使她一次次仰望周身紧裹的泥土,天空。
  仰望阳光、鸟语、花香
  仰望800米厚度的向上的阶梯
  现在,他携带着自身的风,燃料,光明,温度
  从矿井口汹涌而出、喷薄而出、轰轰烈烈而出。
  借自己憨笑的姿势,弯腰努力的姿势
  借一朵朵芬芳桃花绽放的姿势
  借一辆辆推车的力度
  点燃这个春天所有的奉献
  成为火焰的代言人,飞向天空
  飞向许多人牵挂的内心
  
    ◎煤矿兄弟

  这是我千百万个兄弟中的一个
  面孔黝黑,内心鲜红
  装满火焰的热情,装满温暖的火炉
  他曾和我一道在煤矿
  拉着小铲车抗着铁锹和十字镐
  深入矿道
  把一车车乌黑的煤块拉倒煤场
  我们,曾在黝黑的矿道
  曾吸过一枚烟巴子、曾用过同一个牙膏
  曾对着一瓶玻璃装的互助二曲
  同饮过一瓶酒
  我们,曾谈过女人、拉过家常、憧憬过未来
  我们的内心,那时候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如果那段时间煤矿老板没有卷钱跑掉
  如果我们没有在那个漆黑的夜晚
  央求坐载一辆装满煤的大车车厢逃跑下来
  如果我们没有把那一天的夜晚
  看成我们最后的告别
  我会相信,我现在还是一位
  在煤矿的农民工
  还是一位拿了大学毕业**
  却在比格尔木更遥远的煤矿
  打工的煤矿工人
  后来,我们分开了
  我想,直到现在,没念过几年书的他的内心
  比黑夜还渺茫。但我坚信
  他的眼珠是黑的,但心肯定还红着
  在像煤一样热情的燃烧
  
  ◎内心的黄金:或者面对我煤矿工人的兄弟

  内心的黄金,这和黑色的精灵一道歌唱的人
  黝黑的皮肤让煤揭开另一半衍变的阳光
  矿场深处打击着心脏、胃和血管
  交出肋骨、呼吸和体力
  灵魂深陷的部分,又在抵制着另一种思念
  这固执的骨头,重新回到人性起点
  咀嚼煤层被折断腰身,被小小的铁锤击打
  所荡出的回音
  或者面对我煤矿工人的兄弟,被火焰映亮
  他们的容颜。运煤通道出口处
  在矿井长长的隧道上弥漫着
  深刻黑色的花朵!我的兄弟
  依然坚持生命的长度
  是谁容忍秘密运输的夜晚
  比黑更黑。我煤矿工人的兄弟
  内心的黄金还在忽略着这些姓氏
  忽略着火来临时煤的疼痛
  是什么释放着汹涌、爆裂、蜕变
  来自天地间的养育或者伤害
  拥有了尘埃的卑微、精致、细腻
  深长的隧道啊,从一个部位走到一个部位
  像生活的某个阶段;或者更像食物进入嘴唇时
  经过的一些消化过程
  一块煤在出场前反复翻动着目光和灵魂,直到
  骨骼里的一些血液具有了火焰的味道
  那岩石和河流洗净了的声音之上的散开的烈焰
  可以拥抱一瓶啤酒或者一根劣质香烟
  草木之上还暖和的雷霆,散开而来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歌唱舞钢
  守住了长满荒草的院落
  歌唱舞钢成为了世界钢铁广场
  四十年间,铁打的人生啊
  有人在中途卸下鞍具,有人转身怀抱酒肆
  只有舞钢,毅然走进熔炉
  不断用信念、身体力行地燃烧
  成为最硬的钢铁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歌唱幸福生活里的舞钢
  用笔抒写着大美的故乡
  有人在自己断翅的葬礼上失声痛苦
  有人在案牍上顿胸后悔
  而舞钢,还在朝圣
  或在大雪中,或在神砻灯灭香成灰烬时
  从胸中掏出玲珑的风铃
  奏响着钢铁壮美的身世

  通联:青海省贵德县招待所家属院一幢一单元151室
  姓名:李元业     邮编:811700
  手机:15111741934   QQ:645373193
  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yuanye1976
  作者简介:李元业,青海省贵德县人,1994年开始至今发表。2009年3月成为突围成员,现在贵德县寄宿制学校办公室上班。已在《星星》、《绿风》、《中国诗歌》、《岁月》、《辽河》、《都市文学》、《黄河诗报》、《新诗大观》、《文学与人生》等省内外刊物发表诗歌300余首。在《中国作家》、《星星诗刊》等举办的大型征文比赛中获奖30多次。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8 7:44:00
赵剑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681[查看]
积分:15577
注册:2004年9月16日
8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赵剑平

发贴心情
龙口工会杯 生活里的肖像

生活里的肖像



■唐以洪



◎三轮车夫



他跑得时快时慢
仿佛车上的一个轮子
现实的黑链条,套着他
让他无止境地旋转着。一路上
他用发黄的毛巾不停地擦着脸
黑黑的,纷乱的汗纹
像他已经奔跑了的路线
他一边跑着,一边和我说话
偶尔,回头对我一笑
看不出一点悲戚和怯弱
现在,他背上的衣服湿透了
仿佛他的体内装的不是快乐和酸苦
是永远也流不完的汗水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太重了
其实我的怀疑是错误的
即使我不坐在上面
生活与命运的一根指头
就可以把胎压瘪,把路压弯
按在他的身上,就像按住了一小块
蘸饱了汗水的海绵
让我没有想到的
这块海绵里,居然有
那么多的笑声



◎架子工



那些细长的钢管
多像一条条通往天堂的路
更像上帝笔直垂下的绳子
在搭救热爱生活的人们
几个满面尘土的建筑工人
吐一口唾液,在手上搓了搓
迎着阳光往上爬
开始,看到他们还是人
后来,爬着爬着就像人了
爬着爬着就像猴子了
爬着爬着就像蚂蚁了
爬着爬着就像在我的嗓子里爬
爬着爬着就不见了
好像他们真的爬进了天堂
直到傍晚的时候
我才看到他们沿着细长的钢管
往下爬,越爬越低
爬着爬着就像人了
爬着爬着就是人了
他们的身上驮着生活的希望
千颗颤动的心,万颗
颤动的家,仿佛这些宝贵的东西
全在上帝的手中
他们必须一天又一天
沿着细长的钢管爬那么的高
去把它们驮回来



◎妹妹的手



清瘦而又粗糙  
和年龄多不相称
仿佛它没经历过少女时代
就一下子步入了老年
但它和流水线上的工具多么般配
皱巴巴的布匹被它抚平
没有人知道,那些边角料里
有多少它剪碎的梦
流水线还是那样的长
青春却日渐变短
就像那条愈来愈短的线
理布,操剪,起起落落的
从来都是那么忙碌
好像被什么压在了流水线上
妹妹,把它使劲地抽出来
摸一摸遥远的故乡
身里的伤口,和梦中
长出来的嫩芽



作者简介:四川仪陇人,打工,宁波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中国作家》《中国青年》《延河》《诗刊》《山花》《广西文学》 《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诗选刊》《北京文学》《延安文学》《文学港》《等刊物。2010年获首届“中国十大农民诗人”奖。2011年度郭沫若诗歌奖。2011年安子.中国打工诗歌奖


通联: 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欧北镇五星工业区温州中奥轻工实业二楼皮匠世家鞋厂 唐以洪

邮编:325102

邮箱tyhinaokang@yahoo.com.cn


电话:18267882820

欢迎光临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hzjp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8 10:30: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57[查看]
积分:96407
注册:2005年5月16日
8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在工厂里写诗(组诗)


         ----------作者:田力


《一群鸟经过厂房》

投一块石头。跟随一群鸟
石头不能,而一群鸟可以飞得
比厂房高。鸟群压下翅翼
以至让我可以看清
它们眼含的机警。这些聪明的鸟儿呀……

记住了这个地方。去年,也打此经过
初冷乍寒,我竖起衣领
群鸟抱在一起,形成一只巨鸟
挡住天窗仅存的光线

它们是一群灰黑色的鸟
熟悉了,就不再惧怕我
我一扬手,它们便裹紧石头
一齐飞,任凭你们再好的眼力也不能马上分辨出
谁是石头,谁是鸟



《午夜,两个下班的工人》

还有什么企盼
让他们依然兴奋,日复一日
两辆半旧的自行车
有如两个兄弟,保持不变的距离

他们不是缓慢的。从陌生,到熟识
从一盏路灯
到另一盏路灯。猫下腰
他们有着相似的姿势,相似的背景

继续被氤氲一次次追撵
更大的声响,他们充耳不闻
他们重复以往的话题。
他们------工厂两声飘远的心跳

他们也是那些噪音的
制造者?带走
单纯的技艺

又接过了他们手中留有余温的工具

甚至不需要抬头,甚至不需要
看一眼满天星斗。一个月亮劈为两半
一半塞给跑动的灰尘
另一半

牢牢握在手中。轻轻夜色中
两个下班的工人
像两只燕子,像两瓣薄薄的瓦片
贴水面飞翔



《废墟中挺直身子的零件》

它是突然挺直了身子
不顾及时机,脱掉外衣
被一种气味推涌
昨天,它还在潜藏,又干又涩
像钻进黄草下的根,隐秘
而痛楚地演练
现在好了,它不必再去伪饰
由暗处出来,同其他的光亮旋拧在一起
它曾从可能,走到不可能,它还能怎么样
露出黑密的胸毛、腿。在寒风中
工厂是不动的,在寒风中
我的朗读是颤抖的
在废墟里翻捡出这枚挺直身子的零件
是由于
它沾有我师傅留下的白头发
离开工厂,我也有好多年没有去探望他了
不知道他身上的铃声还响不响



《那么你是一个做工的人》

那么一件工作服就能遮住一个人干净的一生
你走在上工的路上
仿佛一块跳跃的石头
那么站在传送皮带上的物件
它的幻觉攥在一双遍布老趼的手上
蠕动的废墟
久了,它也成为黑暗的一部分
这是不是灰烬的力量
那么你不能像熬过冬天的树
带有过多的要求
对路边敞开身体的野花
那颤动、那俯冲,你不屑一顾
不为简单的流泻所心动
你的心,要比僵直的路面还硬
那么你是一个本分的,做工的人
腋下夹紧的白饭盒
也是一种讯号,你每月去一次浆洗房
半年去一次保健站
你会心地笑,红烟里,流淌的油污里
那么你是健康的



《看见》

四个民工在马路边划线
另一个人
站着,在硬皮本子上写字
本子里飘落一张纸,他踉踉跄跄追过去
嘴里骂骂咧咧

第二天,又来了十个民工
他们莫名其妙
撅起屁股找地下石灰划出的白线儿
昨天的四个民工
俨然老师那样戳戳点点
叼着递过来的劣质烟卷儿

第三天很多的民工都来了
看架势像是挖一条深沟,埋什么管道
很多的民工都很卖力
休息时,自己卷自己的旱烟

我天天路过这里
看见他们一点一点地把活儿干完


------------------------------


简介:田力,工人。60年代生。现在鞍钢炼钢总厂工作。有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鸭绿江》《诗潮》等。
通联:(114023)辽宁省鞍钢炼钢总厂第二工区连铸车间丙班田力
电话:13941251900
QQ:526893080
邮箱:tianli040@sina.com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8 21:12: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57[查看]
积分:96407
注册:2005年5月16日
9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田喜

  检修的日子

  1
  一个个沸腾的日子
  被随心所欲地
  分割得支离破碎
  然后用汗水
  把淬火的思想
  重新组合

  显然的阵痛
  如期而至
  不尽如意的枝节
  恣意成根深蒂固的心事
  剑拔弩张的神经此刻
  绷出撼天动地的臂力

  缤纷的动词
  铮铮作响撞出
  许多精彩感人的故事
  前赴后继
  走进炼厂需要
  不断给养的创业史

  思想的硬度
  洞穿现实的钢铁
  抵达时间之梢凝成
  不可多得的血肉

  2
  这些个赶在检修的日子
  太阳格外的毒恨不能
  榨干体内所有的水分
  风畏惧地躲进角落
  汗水被阳光之手
  一把把拽出日子
  比以往长出许多

  夜倚在家门
  眺望远方的灯火
  这些个汗水喂肥的日子
  让更多的心失眠……

  肉体与钢铁
  同时接受着庄严的洗礼

  这些个沉重的日子
  是一次遗传的较量
  英雄没有时代英雄
  与生俱来

  (日子的好歹不是本身的过错
  好日子需要汗水
  血和生命去滋润)

  分明是一场战争
  那么就深入炼厂的前沿
  穿过盐一样的日子让现实
  与思想进行一次淬火
  让装置早日重现生机
  血一样的石油
  喷薄而出




  感受炼厂

  小时候在我的思维里
  父亲便是炼厂这无需解释
  很多人肯定同我一样这么想过
  现在当命运把我
  同炼厂系在一起的时候
  我感觉炼厂就是父亲这感觉
  时时刻刻挥之不去让我
  实在无法把父亲和炼厂分开
  父亲支撑着炼厂
  炼厂支撑着父亲
  几十年的深情厚意使他们
  建立了一种超过血缘的关系
  今天当我做了父亲
  我一下子理解了父亲和炼厂
  过去好多让人猜不透的心思
  这让我更深刻地
  认识了一种朴素的道理和
  父亲身上总也洗不去的油味这让我
  时常想起石油的来历以及
  那大写的人字存在的含义
  炼厂是一个人这感觉到今天
  依然没有老去因为
  无论谁伸出手抚摸我的炼厂
  都会激动不已




  开气一瞬

  几百天的负重
  一下子压到了装置开气的一瞬
  现场只剩下重重的喘息声

  令下如雷
  惊醒心潮的激动
  机器马达惊天动地
  世界如释重负

  汉子们静如雕塑
  目光相碰的同时泪水已然失控
  笑声长出翅膀

  为了在一瞬
  经历那么漫长




  沸腾的工地

  此刻
  钢铁一批批赶来
  摩肩接踵
  一双双粗壮有力的手
  沿着理智的坐标
  选择排列组合
  构成让所有目光不断
  长高的风景

  黑夜
  从远处包抄而来
  被喧嚣的轰鸣
  耀眼的焊花
  惊醒
  昼与夜再无法
  泾渭分明

  不置身其中
  你永远无法感受
  血如何在体内翻涌
  然后凝固成
  一幅壮观的图腾

  明天
  熔铸了智慧与思想的钢铁
  将诞生怎样强悍的生命



  作者:田喜,在企业工作。写诗20多年,在《羊城晚报》、《辽宁日报》、《青春诗歌》、《地火》、辽宁青年》等全国50余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300多首(篇)
  
  联系地址;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东洲大街30——7号邮编:113004
  
  抚顺石化北天集团远大公司王田喜收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3/8 22:01:00

 321   10   9/33页   首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10页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