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诗歌苑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诗歌苑 →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作者发稿专贴

您是本帖的第 24944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作者发稿专贴
黄鹤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3[查看]
积分:81
注册:2012年2月18日
5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黄鹤

发贴心情
小雨
  
  作者:郭基
  
  小雨纷纷扬扬
  袅袅如烟
  漫无边际的
  迷茫着大地
  
  思绪如烟雨
  熟悉的缭绕心间
  一幕一幕
  弥漫了整颗心
  
  小雨正下的欢
  时而肆意着脸颊
  湿润了双眼
  甜涩的滋味
  
  静静的站在窗台
  控制不了的思绪
  如漫天烟雨
  全是。。。
  
  
  
  作者:郭基
  电话:13828604222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8 22:15:00
黄鹤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3[查看]
积分:81
注册:2012年2月18日
5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黄鹤

发贴心情
故乡
  
  作者:郭基
  
  几度梦醒
  窗台遥望夜星
  犬吠鸟惊
  陌野磷火掠过
  又回故乡
  
  溪水戏虾
  林间追风赶雀
  春风中回荡
  一路欢歌
  几只黄牛绿坡
  相望无语
  
  手中香烟缭绕
  朦胧中清晰
  像幻觉欢笑声
  晨曦小路
  静静聆听
  课钟书声如画
  
  可怜那
  踩不出脚印的
  柏油路
  可曾有过
  魂牵梦绕
  又回故乡
  
  
  作者:郭基
  电话:13828604222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8 22:26:00
黄鹤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3[查看]
积分:81
注册:2012年2月18日
5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黄鹤

发贴心情

  
  作者:郭基
  
  何以翘首问清月
  举杯欲醉
  朦胧间往事如画
  清晰再现
  几许欢声人如昨
  心中铭刻
  试问人间情何归
  鸿雁阻隔
  奈何世俗樊篱
  
  
  作者:郭基电话:13828604222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8 22:38:00
张守刚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42[查看]
积分:1077
注册:2012年2月19日
5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守刚

发贴心情
三轮车上的晚餐(四首)

  作者:张守刚

  夜风中路灯下的三轮车上
  飘来阵阵香味
  热气腾腾中
  重庆小吃的小贩
  面带微笑
  昨晚吃下的串串香
  余味还在
  今晚就从麻辣烫开始
  或者来一份蒸面
  一块钱就塞满一只
  饥饿的胃
  在异乡
  咀嚼乡愁
  我们常常吃到
  可口的晚餐
  
  
  
  在雨中回家
  
  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我不知道
  从工厂的大门走出来
  我看见雨水
  已占据了这个夜晚
  我的伞被路边的一棵树
  高高地擎起
  遮不住回家的路
  在雨中回家
  我感觉自己
  是多么幸福的人
  密匝匝的雨点
  紧紧地陪伴着我
  生怕我有什么闪失
  踩着雨声回家
  背一身雨水
  我已经对这个夜晚
  欠得太多
  
  
  
  敲击
  
  这声音是从他手心里发出的
  这声音是从他大脑里发出的
  这声音是从他耳朵里发出的
  这声音是铁撞击铁之后发出的
  不这声音是从楼下发出的
  这个夜晚被他敲得
  支离破碎
  他的眼睛里
  闪着火光
  他的手心里捏出水
  敲敲敲
  把秒针敲成分针
  把分针敲成时针
  滴答滴答
  这个夜晚开始肿胀充血
  有人听不见这敲击声了
  他还在敲
  
  
  
  写完这首诗,我就该睡觉了
  
  带着这个想法
  我坐在窗前
  看着窗外巨大的黑夜
  和微不足道的星星点点的灯光
  这个时候
  有许多人和我一样
  怀揣着心事
  他们可能已经躺在床上
  被自己折腾得睡不着
  想想同样的时候
  很多人还在轰鸣的机器声里
  很多人还在劳苦的奔波中
  我的幸福是显而易见的
  趁着身体还算健康
  趁着热血仍在沸腾
  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吧
  比如这时候
  我还醒着
  就应该写完这首诗
  然后将鼾声
  均匀地铺进夜里


  张守刚,生于70年代,重庆云阳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1994年南下广东打工。在《诗刊》、《诗选刊》、《诗潮》、《诗歌月刊》、《作品》、《佛山文艺》、《四川文学》、《中西诗歌》等报刊发表诗歌,有作品入选《中国打工诗歌精选》、《中国诗选》、《现代诗三百首笺注》、《年度最佳诗歌》(连续7年辽宁版)等选本。出版有诗集《工卡上的日历》、《徘徊在城市和乡村之间》。
  通联:404500重庆市云阳县青龙路青龙梯10号2单元801张守刚
  电话:1325111254602385838301
  邮箱:zhangshougang2007@126.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shougang
  QQ:286515765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2:46:00
陈传贵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16[查看]
积分:270
注册:2006年7月11日
5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陈传贵

发贴心情
忙于生活,对诗歌关注得少了。从朋友那里看到的“龙口工会杯”,投一组碰碰运气吧。

创作简历:


作者笔名:凹汉(实名陈传贵。1976年生于重庆忠县,爱诗写诗多年,一直漂泊于青岛。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发表在《绿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林》《长江文艺》《广西文学》《文学与人生》《草原》《青海湖》《青岛文学《阳光》《岁月》《五台山》《躬耕》《中国诗歌》《江门文艺》《宝安日报打工周刊》《上海诗人》《中国诗人》等纯文学刊物并入选过各种诗文集。接受过《青岛早报》《半岛都市报》媒体的专人采访报道。获得过2010年2011年忠县政府文艺工作者先进称号。)

邮箱:aohan1976@163.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chenchuangui  QQ:176649123   地址:重庆忠县中博大道行政中心三楼政协冉玉华转陈传贵收  邮政:404300   电话:02354238913   13372740413




组诗:十二月的工地诗抄(十二)首



一个建筑工人的等待

是从十月下旬开始
他热气腾腾的汗及坚硬厚实的茧
把红色砖块一层又一层
收拾得整齐端正
把站不稳脚跟的钢筋调教得相当垂直
把一些粗糙的沙子水泥
也抚摸的格外光滑细腻

从此 他就面朝波光嶙嶙的大海
眺望最初的甜言蜜语
漂在浪尖上时而沉时而浮
又从大海迟缓的回到矮矮工棚
吧嗒着一根劣质旱烟
吧嗒一些琢磨不透的简单道理
一圈一圈空空绕来绕去

现在雪花大朵大朵已过两场
还有三场或者四场……
腊月的年味早已香透他干裂的唇
余辉散尽一道银白落在遥望的村庄与原野
他在很多急躁不安中被自己低头
深深浅浅踩得格外憔悴



十二月,在都市油柏马路

摇摇晃晃走过来
一群皱哩巴叽的夹克衫
满口麻辣辣冒着热气的四川话
额前一道道刀锋纹痕
疯长的乱发
比疯长的野草还茂盛

还走过来他们
十二的月北风大雪
偶尔几个港台戏剧片动作
间或 从几声口哨中吹“嘘”——
吹嘘出与自己
有点点暧昧关系的某个骚女人
大奶子抖得像筛糠

从工地上走过来的这群人
漠然的眼神还在为大半年工资凹陷
把他们身边这座城市的
高楼隐藏很深
把早出晚归掩埋
突然那漫不经心的一个回望啊
是一把锋利刀子
在笔直凶猛的插进我胸口





遥望


他正在十层楼之上
红砖坚硬的铺排之上
一抹黯然目光
像乡下黄昏的落日
滴答滴答流逝在这条高远
而快速的城市
多少熙嚷与匆忙
穿不过皱纹深处的原野

落日在山冈咀嚼青草
谷穗在秋风中
悄悄抚摸丰满的胸脯
这些红砖的坚硬之外不经意
就在他瞳孔深处
柔软后发芽 开花





一个砌砖的人

他只是在一张白纸上
采集:从山村到城市
多少日月星辰
把汗水烧制成红砖
把红砖堆砌成凝望

他的胶鞋与衣裤粘满水泥浆
两只锋利的爪子
一个抓住砖块
一个抓住砖刀
体内正积蓄推进
沉寂多年的卑微呻吟

他就只能如此
黑黝黝把高贵沉压在
自己建造的墙角
偶尔只想一盏没有灯芯的油灯
在一层层血液
与皱纹之间微闪

一把锐利之斧劈开
斧刃之上那些细碎的锋芒
又一次落在故乡




蚂蚁火车

挺起低压下来酸疼的腰
从一张沧桑老脸
到一根毛细血孔
雕刻出那么多粗糙与黑
半生不熟的普通话
夹在两片憨实唇齿间
咬不断湖北还是四川

他又举起涨鼓的编织袋
开始缓慢张望移动
不小心一脚踩着
比他脸还黑亮的皮鞋
迎来"臭民工,你他妈眼瞎啊——"
他一点愤怒挤不出来
像一只谁都可以
主宰生死的黑色蚂蚁

手指被一把刀子切割  
或者眼睛被挖走两颗珠子
那些苍白与血红
就以如此可怜方式
从墙脚跟一个缝隙落慌而逃
瞬间又钻进了
更深更暗的荒草丛  



从工地上掉下来

一个活生生的人
是从工地上第十三层楼
像一架浅灰色战斗机扔下的
一枚重磅炸弹
轰——尖叫在这个城市
歌舞笙平的一杯
灯红酒绿摇晃中

是以俯冲的优美姿势
刹那之间掉下来
四合院 老木屋
暖暖被窝里的爱妻乳香
女儿白嫩的脚丫子
在门槛努力翻越
凹陷的大眼神四处张望

掉下来每天干不完的
建筑工地桥梁楼群
推土机挖掘机搅拌机……
一大叠万元钞票
在塞进父亲红肿的一生
而这个人会不会也是
你曾失散多年的亲戚

还掉下来他一抹静谧夕阳
披头散发向着山峦
在得意洋洋倾诉:
也曾潇潇洒洒去过
上海深圳北京大连青岛……
盖过最高最坚实最漂亮的
大都市摩天群楼




他只是在想

以乡下泥土生出的
青草味来亲近
以比大象鼻子还粗壮
十倍的胳膊来亲近
亲近油柏高速马路上
碎石延伸的希望
亲近这个黄昏
霓虹灯在燃烧似火
亲近缀满在钢筋水泥的
那些憨厚微笑

多么温柔如怀抱
这一条满过十层楼顶的
清亮亮的落日长河




一个建筑工的老婆去买菜

徒步走到一里多路的菜市场
瘦弱矮小的个子及花布衬衫
总是爱在每个菜贩前
来回软磨硬泡斤斤计较
翻过鲜嫩的西红柿黄瓜土豆茄子
最后塑料袋里两颗大白菜
还是像她的乳房一样不丰满

此刻她又奢侈一回
盘旋在一个肉滩前
蜡黄的脸上掺杂着少许猪肉血色
及昂贵的价格
小布袋里包裹几层
并已抚摸数次的珍贵人民币
在一根根干枯的手指缝发颤茫然
团团打转潮湿大片掌心

还潮湿了她的干渴嘴唇与心坎
老公从远在数百里工地
大半月才回来一次的
这顿团圆晚餐及幸福呻吟





一辆都市马车

马蹄阵阵疾驰而过
凝望着麻花辫子
从尖到根红黄卷烫
偷窥到花布衬衣
从内到外超短低胸
韵味悠然的一点乡音
都在冷血的鸟语中
漠然  再漠然

蒙着一层轻盈的面纱
一辆马车从他身旁
风儿般的走过
是因为一层面纱
还是因为他本身的容颜
一辆马车急急匆匆

又从城市赶回乡下
可他为什么还是抓不住
这个黄昏深处
一条在胸口上奔腾的河






日落 余辉散尽
这又是一次巨大
而漆黑的笼罩
霜白硬冻的建筑工地
还在深入交流
温度在夜色抵近中
持续深入下降

推土机轰隆碾过
探照灯抛出耀眼光芒
老乡们依然在
鼓起腮膀打号子
他们粗糙坚实的
胳膊与大手掌
在天亮之前托起
又一条宽阔的高速路

这一个漫长无尽的
苍茫之夜啊
请持续延长他们
梦中的孤舟蓑笠翁
他们在独钓寒江雪
把你当作一生之港





在工地一句话

听到一句悠悠川音:
是啷咯搞的嘛
突然撕开了我耳膜
揪住了我心房
在我心房的第五弦
重重弹拔三下

是从两块砖缝间跳出来
长时间喘不过气
在我两排洁白坚硬牙齿缝
很像跳跳糖不停的
咯哒——咯哒——





还在工棚

享受着工棚内的竹床
乱七八糟组合排列
一根又一根竹节
顶得背脊骨梁
啪啪作响隐隐疼痛
享受一个小小塑料盆
盛完了洗脸水
再盛半盆几十顿水煮白菜
与一顿大肥肉炒青椒

昨天他们从马路边
捡来废纸扼成团
挡住了西面的墙
今天他们又从马路边
捡来废纸扼成另一团
挡住了北面的窗
可是工棚外大雪簌簌
北风张牙露爪
强行钻进瘦削的骨头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3:23:00
天空的天气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3[查看]
积分:87
注册:2012年2月17日
5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空的天气

发贴心情
[原创]
冬天深处

  (外一首)

  袁斗成

  凛洌的寒风里年猪的嚎叫此起彼伏
  案板上的白肉凝结了一年的辛劳
  刨猪汤在铁锅里上下翻滚
  热气和香味溢满了农家小院
  母亲手中利索穿着的香肠
  就像一针一线细细编织游子衣
  密密麻麻全是灵魂的结晶物
  安宁下来的村庄灯火闪烁
  屋檐下风干的腊肉时隐时现
  似乎有种呼唤在夜色里无比亲切
  薄薄的晨雾里依旧呈亮的油汁
  滴落在眺望的漫长视线上
  又以光速渗透到缺乏营养的漂泊
  舔一舔嗅一嗅虔诚地糸挂思念
  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被寒冷无边覆盖
  悄悄传递的温暖等候开放的乡愁靠近
  轻轻揭掉的面纱泪流满面
  无言的碰撞已经迷失地沉醉
  回家切切的呼唤同由远及近
  幸福在不经意间由名词转化动词
  牵引游子的目光一步步靠近抵达



  秋天的密码

  机器喘息下来的片刻
  飘过窗口的一片片落叶扑闪翅膀
  翻卷季节的封面牵引远眺的目光
  昨日旧梦在发梢滚落
  草长鸢飞的春阳光毒辣的夏
  站在秋收喜悦的门扉背后
  工业区空旷的天空
  传递着记忆的光泽与最亮丽的部分
  手指隐隐疼痛和流水线唇齿相依
  光阴的列车抵达第三站台
  被南方围困的身体和脚步
  在水深火热的车间挣扎洗礼
  无处安放的青春被钞票折腾得麻木
  是否等值可以安慰无数蒸发的汗滴
  心的悸动已经迫不及待出发
  一盆熊熊的炉火
  一桌鲜香热辣的火锅
  乡音与亲情的交谈永远温暖
  为乡愁辟开的通道
  一张薄薄的车票丈量的心与心的遥远距离
  苦涩向往追寻的结晶体
  充满无比诱惑深入到灵肉深处
  故乡与异乡之间
  一千次的突围或者攀爬
  最后的结局才是结局


  (511495广州市番禺区钟村镇胜石中心路7号袁斗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9:08:00
大雁
帅哥哟,在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84[查看]
积分:96548
注册:2005年5月16日
5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我是工人

  作者:李艳祥

  回想待业当初,
  我曾陷入一片迷茫,
  抱怨社会对我如此不公,
  前途像荒漠那样凄凉。
  整日与苦恼和烦闷作伴,
  哪里才是我为之奋斗的地方?
  我不停地选择工作,
  又不断地自动下岗。
  那时的我,
  就像善变的晴雨表一样,
  把人生的坐标任意挪移,
  似乎自己的所有只是满腹的忧伤,
  脆弱的思想,
  再也禁不起一点小小的风浪。
  是的,
  我承认自己特别善良,
  我也并不是很坚强。
  在委屈面前我会流泪,
  在指责之下我会彷徨。
  但是,
  我也深深地知道,
  员工和企业的关系,
  与“五官争功”这个相声极为相像,
  如果过分强调个人的作用,
  五官就是五个方向,
  那将一事无成,
  结果是多么的荒唐?
  只有团结一致协同动作,
  才能在脑袋的指挥下书写成功的篇章。
  我常想,
  幸福要靠勤劳的双手来创造,
  否则,
  垃圾堆成山的地方,
  如何能人流熙来攘往,
  变成休闲广场?
  美好全凭辛苦的付出去改变,
  不然,
  原本一片荒凉的地方,
  怎么会有人们翩翩起舞,
  歌声悠扬?
  假如挑肥拣瘦,
  抱怨领导分配的工作太累太脏,
  那么就不会有今天的树木列队成行。
  假如上串下跳,
  折腾得领导分神决策无望,
  那么也不会有今天的花草吐露芬芳。
  环境优美,
  吸引游人的目光。
  假如惰性十足,
  怠慢领导苦心制定的宏伟蓝图,
  那么绝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与辉煌。
  只有开拓与发展,
  才能把企业做大做强。
  事实告诉我们,
  最早的创业人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离心离德是企业的大敌,
  步调一致才是胜利的保障。
  一个团队就是一个整体,
  齐心协力才有无坚不摧的力量。
  一句话,
  只要所有员工都能拧成一股绳,
  我们的团队就能所向披靡,
  坚强如钢。
  夺取更大的胜利,
  放射出新的光芒。
  企业需要凝聚力,
  我们“不抱怨领导和同事”,
  团结一致才能战胜惊涛骇浪!
  企业需要向心力,
  我们“不折腾自己和单位”,
  理解他人才能得到彻底解放!
  企业需要大合力,
  我们“不怠慢工作和制度”,
  克服慵懒才能活得心胸坦荡!
  美丽的人生全看自己如何定位:
  过高地估计自己的人,
  心胸不会宽广,
  前进的道路也肯定是黯淡无光。
  大家团结齐心奔小康,
  我们的队伍威武雄壮。
  辛勤的汗水浇灌出丰硕的果实,
  埋头苦干才会有美丽的新景象。
  同志们,工友们,
  让我们翘首远望:
  我深信,
  我们的明天如初升的太阳,
  因为我们正在建设幸福的人间天堂。
  面对新的机遇和挑战,
  我们的前途会更加富丽堂皇。
  只要人人争相努力,
  中华民族一定会更加发达兴旺!
  美丽的祖国,
  前进的祖国,
  我们的未来光芒万丈!


  作者李艳祥:
  电话:13695458427
  QQ邮箱:1093241488@qq.com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0:23:00
客人(113.16.*.*)
58
 

发贴心情

工地上的打工者



李艳祥




一个打工者


为了生活


背井离乡


常年在外飘泊



年迈的父母双亲啊


儿子向你们告别


告别



不是儿子不孝


实在是顾不得


要想活命


就得拼搏



扔下秀美可人的妻


弱小的娇儿也难舍


不是我不想


亲热


养家糊口


是汉子的职责




腰已弯


背已驼


双手结满老茧


哪管衣服破


胡乱填饱肚皮


奔忙得



好像陀螺



顶着星星干活


收工日已落


一身臭汗


就是收获


生病不敢去医院


我们


只能依靠自己战胜病魔




弱势群体的


——打工者


辛辛苦苦钱不多


年终算账不足额


浑身力气值几何?


天啊


打工的日子实难过




抬头望


泪眼婆娑


漫漫长路无尽头


前方充满坎坷


内心的苦处无法言说


无奈的我


对空高喊一声


阿弥陀佛



理直气壮讨工钱


黑脸膛不再沉默


维权


是我们明智的选择


政府出面腰杆壮


以后会活得更洒脱



遥想未来


天高地阔


打工者的生活


也应该充满欢乐




爸妈老婆


等着我


今年春节


一定回家过


有钱了


这个年


会红红火火



      


               打工的哥哥回了村(歌词)


                                 李艳祥



三九严寒雪纷纷


打工的哥哥回了村


西装笔挺崭崭新


哥哥你真精神


小妹妹我


嘴角露笑纹


假装害羞照镜子


难安我狂跳的心




三九严寒雪纷纷


打工的哥哥回了村


系着我织的线围巾


哥哥你没变心


小妹妹我


双颊飞红云


左看右看没有人


送上我滚烫的吻




但等来年风送暖


两人配成婚


也伴哥哥去打工


小两口欢欢喜喜出家门






作    者:李艳祥


联系电话:13695458427


              QQ 邮箱:1093241488@qq.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0:25:00
大雁
帅哥哟,在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84[查看]
积分:96548
注册:2005年5月16日
5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工地上的打工者
  
  作者:李艳祥
  
  我
  一个打工者
  为了生活
  背井离乡
  常年在外飘泊
  年迈的父母双亲啊
  儿子向你们告别
  告别
  
  不是儿子不孝
  实在是顾不得
  要想活命
  就得拼搏
  扔下秀美可人的妻
  弱小的娇儿也难舍
  不是我不想
  亲热
  养家糊口
  是汉子的职责
  
  腰已弯
  背已驼
  双手结满老茧
  哪管衣服破
  胡乱填饱肚皮
  奔忙得
  
  好像陀螺
  
  顶着星星干活
  收工日已落
  一身臭汗
  就是收获
  生病不敢去医院
  我们
  只能依靠自己战胜病魔
  
  弱势群体的
  ——打工者
  辛辛苦苦钱不多
  年终算账不足额
  浑身力气值几何?
  天啊
  打工的日子实难过
  
  抬头望
  泪眼婆娑
  漫漫长路无尽头
  前方充满坎坷
  内心的苦处无法言说
  无奈的我
  对空高喊一声
  阿弥陀佛
  理直气壮讨工钱
  黑脸膛不再沉默
  维权
  是我们明智的选择
  政府出面腰杆壮
  以后会活得更洒脱
  遥想未来
  天高地阔
  打工者的生活
  也应该充满欢乐
  
  爸妈老婆
  等着我
  今年春节
  一定回家过
  有钱了
  这个年
  会红红火火
  
  
  
  
  打工的哥哥回了村(歌词)
  
  李艳祥
  
  三九严寒雪纷纷
  打工的哥哥回了村
  西装笔挺崭崭新
  哥哥你真精神
  小妹妹我
  嘴角露笑纹
  假装害羞照镜子
  难安我狂跳的心
  
  三九严寒雪纷纷
  打工的哥哥回了村
  系着我织的线围巾
  哥哥你没变心
  小妹妹我
  双颊飞红云
  左看右看没有人
  送上我滚烫的吻
  
  但等来年风送暖
  两人配成婚
  也伴哥哥去打工
  小两口欢欢喜喜出家门
  
  
  
  
  
  
  作者:李艳祥
  联系电话:13695458427
  QQ邮箱:1093241488@qq.com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0:27:00
大雁
帅哥哟,在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84[查看]
积分:96548
注册:2005年5月16日
6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荒山上,一座废弃的油井》
  
  作者:谭越森
  
  它还未老,绣迹斑斑点点
  像老年才应该有的特质
  它被置放在荒山上
  让人错以为是史前的工业遗迹
  它还未老,而地底的液体已经抽光
  或还有污浊而温暖的水
  而抽走的也在形形色色的机械
  或用于形形色色的交通工具
  殆然消失,成了侵蚀它头上的臭氧层
  它死了吗?
  在荒凉的土地上
  或许从虚无缥缈处
  透着时间的耀斑
  在这个地方,对于动植物来说
  它可分明是巨型雕像
  它死了吗?
  山鸟和风,野兔和雨
  草或彩虹,还有途经的人和欲望
  来了或去了
  荒山上,它站立着
  终有一天它的形骸慢慢地
  渗进尘土与天地万物了无分别
  归于自然若干年后一个孩童
  或称为未来人
  会在泥土中寻找它身上一个微小的残片
  又把它打开,让它忆起一段时光
  
  
  
  《垂杨柳》
  
  我叩开春天的门,
  看见都是熙熙攘攘的人们
  儿童们在放着明月烟花。
  冷澈天色像倒垂的一粒水滴
  我要去寻找杨柳。
  前面的房屋一间绮错鳞比着又一间
  街巷子委蛇般稍不注意就变幻成
  堵截我去路的铜墙铁壁。
  寻问杨柳,去河边。依然人天长夜杨柳在,
  像千年前。我暗自欣喜,此时没有雨雪霏霏
  而心境中寂灭的时光又唤醒了
  像往常的光明与黑暗
  若飘荡不定的云彩
  时时掠过又掠去着我的心镜。
  杨柳是一个露与电元素的美丽的胴体
  风不止,吹拂着往来的美人的魂魄
  我也分不清归魂与游魂。
  春天把门关了。
  在城池外面,草木萋萋,
  我留下了不安的六爻皆动的卦象。
  
  
  
  《在石嘴山,搭上拉煤的车》
  
  抽烟,看着窗外星光闪烁的静默:
  山体如沾起的墨汁,搅起沉默
  驾车的师傅,他说这条路是他全家生存的跻带
  他弹了弹烟灰,他接着说,就像自己是灰烬
  我转过脸,望着丛影纷飞
  明灭着家家户户的灯光,很是遥远
  让人感觉很不真实,其中有多少沉睡的灵魂
  还有多少暂寄的肉身,活在通常意义的繁华上
  而我却感觉一片安宁的荒原
  如记忆中的一个衰老的帝国,像我未能搭上车之前
  我无法解释,也不想在解释中得到另一个我
  车还在前进,为了打起他的精神
  我说了许多的话,继续抽烟
  在烟雾中,我看见一只鸟,明显
  它飞不过我睁开的双眼看到的景象
  是的,它飞翔并没有汽车快,盘旋前往的城市的道路上
  我打了一个盹,梦见自己身处一个地洞
  醒来时,另一个城市之光已展开
  曙光照耀,后面的路明亮起来
  但我就是没有听见一只鸟的啼声
  
  
  
  作者:谭越森
  通联地址:甘肃环县文联745700谭中锋
  电话:13919616560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0:31:00

 758   10   6/76页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页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