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文学·诗歌苑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诗歌苑 →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作者发稿专贴

您是本帖的第 24929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龙口工会杯”大奖赛作者发稿专贴
客人(113.16.*.*)
61
 

发贴心情

龙口工会杯工人诗歌大奖赛征稿







上世纪七十至八十年代,煤矿井下采煤使用的是摩擦金属支柱支护顶板,安全系数低,常常发生冒顶伤人现象。再加上工作环境条件差,煤矿工人形象在社会上口碑不佳,在山东龙口桑园矿区曾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溜——
远看是个要饭的,
近看是个挖炭的,



宁到南山去当驴,



不到井下去挖煤,



整天价煤尘炮烟里干活的。
处理冒顶又累坏了腰杆子,
下班洗澡把水染成灰汤子,
洗澡换装才变成个人样子。
老了老不成一个好老头子……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采煤的机械装备不断更新换代,过去的摩擦金属支柱被单体液压金属支柱所代替,矿工的安全得到了保障。于是,矿区又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溜——
液压支柱力气大,
棵棵都是安全哨;
脚稳腰直头顶坚,
纵横成线真不孬;
泰山压顶不弯腰,
矿山安全保得牢!
    进入二十一世纪,矿上狠抓井下环境治理,把环保的理念置于煤炭生产中,过去的煤黑子形象,早已成了历史。于是,煤矿工人又有了新的一段顺口溜——
洒雾降尘水炮泥,
采煤面上春雨欢;
巷道还设水喷头,
百米井下讲环保;
煤矿工人巧布阵,
春风化雨好犁田
    近年来,低碳降耗的理念更加深入员工心田,在煤炭生产持续发展的同时,员工们又有了一段新时代的顺口溜——
长江后浪推前浪,
采面跟着时代转;
沿空送风工艺妙,



一下省下数十万;
精打细算搞节约,



低碳降耗早实现。
低碳降耗采煤面,
清风徐徐惹人恋;
采煤工人爱低碳,
样样都是我们干!
    进入2011年以后,我矿着力提高矿井装备水平,推进采煤机械化,投资400多万元,选购了采煤机组。通过地面安装调试和试运行,于730日在5201工作面进行了正式机采作业。员工们欢欣鼓舞,于是又有了一段新编得的顺口溜——



伸手按电键,



采机唱得欢;



牵来煤海流,



堆成乌金山;



汽车穿梭忙,



汇成大能源;



朋友请到桑园来,
    井上井下一个天!




    者:    李建庆



工作单位:龙口市桑园煤矿有限公司办公室



    数:765



创作时间:2012216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0:42: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5[查看]
积分:9650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6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投首届“龙口工会杯”工人诗歌大奖赛
  投来一组我在异乡打工现场写给远方亲人的亲情作品,我固执的认为:真实的打工现场并是是许多作品里写到的那么疼痛,应该是阳光和积极向上的去面对,我们书写者更应该真实的去纪录。
  
  
  简单爱(组诗)
  
  作者:吴开展
  
  
  马不停蹄的爱
  
  我是一匹扬起鬃发远行的马
  一匹识途的老马
  历经过太多不想记住的地名和颠簸
  沿途没有灯,家还很远。偶尔
  也叹飘泊的苦,悲思乡的愁
  背地里泪光灼灼
  但这并不代表我内心忧伤
  
  颠沛的马背上
  我已习惯了这世间的冷暖,这动荡的生活
  家是我唯一识别路径的喜忧
  如果你看到我把自己一遍遍抽打
  遍体鳞伤。请不要落泪
  那一定是我在低处的幸福里
  快骑急催
  
  
  
  
  
  
  在异乡,我最幸福的时光
  
  是每晚梦境里回家的时光
  是每天同一时间打同一个电话的时光
  是视频中和妻子说情话的时光
  是电话里听女儿背唐诗的时光
  是老板目光赞许的时光
  是好员工抽奖的时光
  是每月在邮局汇款的时光
  是偶尔在街头享受一瓶小酒的时光
  是年关赶车的时光.....
  
  
  
  
  
  
  羞耻
  
  在夜的深处,我一次次窥看
  偷偷地抚摸
  妻子探望时遗忘下的胸罩,围巾
  和枕上的发丝。熟悉的气息,痕迹
  幻影,似乎还散发着她温软的体温
  像一个完整亲亲的人儿
  
  但我并不为此感到羞耻
  没人能够明白
  一个远行经年的男人
  他的隐忍,他简单的幸福
  和血肉
  
  让我难以起齿的是这个词语的
  内核。一个男人肩背上的责任
  这些年游走他乡,走在生活的背面
  我的展翅没高过一只小鸟
  奔跑没快过一只蝼蚁,腰肢长不过一根草茎
  一点点欠下的,至今我还不能如数归还
  每每想起,都无地自容
  
  
  
  
  
  
  请求
  
  那些在老家成长的孩子们
  顽皮天真是你们的天性
  你们都是好孩子,但你们要听我的请求
  不要欺负我的女儿
  她是你们的同学,好乡邻,小伙伴
  与你们情同秭妹弟兄
  
  这些年,她的爸爸出门在外
  她显得越发羸弱,伶仃孤僻
  少了自信。想哭时只能躲进妈妈的怀抱
  找不到爸爸阳刚的肩膀
  没有爸爸在身边,她少了许多话语
  快乐,缺了很多技艺和刚强
  
  今天晚上,她又在电话里哽咽哭诉
  把我的心都哭碎了,枕头都哭湿了
  我真想丢下手中的机器,回去陪着她
  回去和你们好好谈谈心,请你们也一起来
  关爱她,这个有父亲生没父亲带的孩童
  
  
  
  
  
  坚强
  
  妻子说着说着就哭了
  说着那意外,说着那触目的伤口
  说着女儿稚嫩的坚强,打麻药时才哭出我的名字....
  留下我悬起的心和电话线一起抖动
  
  女儿,爸爸不在你身边
  你摔倒的次数更多了
  从小到大,我已忘了你摔过多少回
  更无法比较,哪一次摔倒,我的心更疼一些
  摔着摔着你就长大了.女儿
  你一直说要学习爸爸的坚强
  可此刻,我哭了。是你妈妈哭了我才哭的
  眼泪,一滴再是一滴
  
  
  
  
  
  简单爱
  
  爱人,你不用担心
  隔着粗糙的生活
  我从不曾惶恐和退让
  
  在他乡,接下来我要做的是
  把旧衣服洗净,允许灯泡光秃秃地亮着
  眉目安静地面对每一天
  
  我要为你好好的活着,欢颜着
  谦卑着。就像一只觅食的燕子
  结草衔环。告诉那些
  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你不但是我心中的太阳
  还是我生命中永不尽兴的诗写
  直到把欢喜与悲伤都用尽
  
  
  
  
  
  信简
  
  亲,见字如晤
  我一切安好----
  工作安好,身体安好,性情安好
  正如你告诫的一样
  多近朱者,而远墨者,不沾花
  也没惹草。小酌
  而不沉迷.遇事三省而为之
  择善修身,天天向上
  
  亲,还请你原谅
  原谅一个男人莫须有的小气
  和多疑。世道喧嚣
  今生能乱我心者,困我情者
  唯有你
  就像我给你写不完的长短句
  长的是甜的蜜,短的是盐的苦
  仄仄平平都是爱
  
  
  
  
  
  
  
  
  小小离愁
  
  末冬的田野总是迟钝
  空荡荡的天空下,只有成群的麦苗
  相互追赶,抚慰
  它们蠢蠢欲动的表情
  和我是一样的
  
  村口的土路旁
  女儿向小伙伴们摆显着
  我从南方带回的玩具
  
  到了晚上,妻子已为我收点好行装
  她恬静安睡的模样,我才想起
  我已欠下故乡好几载光阴
  和一首不长不短的诗
  
  
  
  
  
  在异乡和一张照片亲近
  
  她一笑
  眼睛就弯成了月芽儿
  蝴蝶结,芭比娃娃,米老鼠
  粉红色花边碎花裙,串起天真的童趣
  那是我的女儿。酒窝里
  还盛着白天的欢笑和顽皮
  羊角辫上,翘起她的小脾气和小福气
  
  妻子一直温良浅笑
  小巧的鼻翼
  衬着娇小羞涩的腮红
  绾起长发,颈下关住衣领的
  白色纽扣,褪色的紧身小袄
  幸福地坚持着青春之美
  
  旁边一定有我
  一个疼爱她们如命的男人
  快门按下的瞬间
  我奔向她们,搂紧她们
  三个人的依偎,加在一起
  呵护家的温馨
  
  命里分摊的人儿啊
  你们是我全部的爱
  全部的牵挂,但现在
  几千公里的思念,隔山隔水,只有我在
  整个异乡,只有愧疚在
  整个凌晨一点半,只有忧伤在
  整个房间里,只有孤独在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4:21: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5[查看]
积分:9650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6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煤:矿工的体温(组诗)
  
  作者:许岚
  
  《煤:中国温度》
  
  煤,她出生贫寒,散落民间
  一个不曾被人记起的山坳
  像我儿时读书的一棵灯芯草
  她光亮着父亲母亲的黝黑,和我童谣的红
  在煤的怀抱里溺爱
  我渐渐地沉溺下去。一起沉溺下去的
  还有我一背篼,一背篼的诗歌
  
  煤很亲,进入我们的胃,成为我们的口粮
  煤很香,千家万户的灶堂,佳肴扑鼻
  
  煤,深入地下最偏僻潮湿的角落
  她一生用镢收割秋天,秋天却去得迅如闪电
  
  煤,喜欢以十三亿的兄弟姐妹形象
  不舍昼夜的,为中国温度守护真诚
  他高贵的圣火,复苏着春天
  一草一木,以及普通的人与事物
  
  煤,比黑更黑,比光更光……
  
  
  
  
  《落地的声音》
  
  我分明听到那粒煤落地的声音
  我听到了矿工大哥的咳嗽
  我看到了那粒煤,白白的,饱满的颗粒
  像他儿子刚刚长出的第一颗牙齿
  
  一粒煤落地,声音不大
  却如天籁,让春天竖起耳朵,睁大眼睛
  让饥饿的人追赶,让世界屏住呼吸
  那是大米的声音
  
  我弯下腰,小心的拣起了那粒煤
  那粒饱满的,白白的颗粒
  我拣起了沉甸甸的秋,拣起四季
  也拣起了—矿工大哥,那声长长的叹息
  
  
  
  
  《矿工》
  
  一场永不谢幕的,中国黑的汇演
  每天都在重复几个动作
  镢刨,打钻,推车,上轨,出坑
  将黑运出几百米,几千米黑暗深处
  去繁殖城市和乡村,夜的白
  
  你有一张我至今见过的,最健康的脸谱
  像包公,扶起羸弱的老人,孩子,妇女
  融化霜冻的山河,房屋,庄稼,生活
  从不需要花时间思考,练习
  
  因为有了你,黑多了几分诗意
  祖国多了几分红润
  所有的方块字,像黑的胸膛煨红的炭
  你的朴实,让火焰的精神,汇成了熔炉
  我再精心的构思,也写不尽对你的情
  我不管走到哪里,你乌黑的热,以及爱
  都时刻奔走在我的前头
  
  
  
  
  《一粒煤的幸福》
  
  一粒煤,当她还拥挤在煤层里的时候
  内心柔软,骨骼松脆,正在成长
  把阳光里的血气,煅打成身体里的铁片
  一粒煤,她童年的眼泪结晶成盐,在齿缝
  和骨头的间隙里,多么光净的身子,通体闪射
  
  一粒煤,当她走出深闺,和成千上万的姐妹
  被装进虬龙蜿蜒的大口袋里
  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新奇。她喜欢绿油油的乡村
  高楼林立的城市。她喜欢地狱之外的世界
  
  一粒煤,当她出现在灶膛,或者熔炉
  她看到灶门里跳动的火焰,铁锅中的沸水和蒸汽
  她兴奋不已。骨头里的钙质,将重新柔软
  她像个调皮的孩子,挤眉弄眼
  第一次炫耀,她幸福的光芒
  
  
  
  
  许岚:70年代出生,四川省西充县人,今仁寿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打工诗歌代表人物,中国民刊《打工诗人》创始人之一,《中国恒泰报》、《千禾人报》总编。
  
  作品见于《诗刊》《十月》《清明》《山花》《星星》《读者》《南方周末》《四川文学》《山西文学》《福建文学》《鸭绿江》《诗歌月刊》《散文》《散文选刊》《少年文艺》等刊物。
  代表作《流浪南方》获第三届路遥青年文学奖;《地震石》入选四川省委宣传部2010“春回天府”大型诗歌朗诵会;散文《清明忆母》获全国“孝文化”征文大赛文学类一等奖;组诗《薛涛:一轮唐诗浸润的明月》获2010年度薛涛诗歌奖;组诗《民歌的呼吸》入选《中国当代诗库2007卷》;组诗《嘉阳:一座煤艳芳菲的故乡》获《星星》诗刊主办的“嘉阳杯”煤矿工人诗歌奖、第四届东坡文艺奖一等奖;组诗《水晶:中国内心深处珍藏的琥珀》获《诗刊》社主办的首届东海“水晶杯”全国诗歌奖;诗歌《长江之水》入选中国作家协会主编的《“长江颂”全国诗歌精品集》;组诗《黄河很重,也很亲》获得《诗刊》杂志社和宁夏自治区文联联合主办的宁夏“首届黄河金岸诗歌节”诗歌大赛三等奖;诗歌《我和妈祖细碎的呢喃》获得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办的第二届“全球妈祖文化征文大赛”二等奖……
  
  地址: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城南岷家渡恒泰集团《中国恒泰报》编辑部
  邮编:620010邮箱:xulan_018@163.com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4:25:00
王文海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1[查看]
积分:65
注册:2012年2月19日
6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王文海

发贴心情
[原创]《因为辽阔,所以沉默》——献给无名的矿工(组诗)


《因为辽阔,所以沉默》
  ——献给无名的矿工
  (组诗)
  
  作者:王文海
  
  
  黑色:内心的疆域
  
  打马经过时,没有桃花
  远古的森林遮天蔽日
  更像一种辽阔的孤独
  那些黑,让我想到了徜徉的书法
  那样肆意,又墨守成规
  如同我的江山,我坐骑下
  闻香识道的往事一样
  黑,像是一种寓言
  藏在十月的衰草之下
  众神匍匐,举起无声的赞美
  高度,有时在于下沉的深度
  我只是打马,没看清对方
  只记住那一颗黑痣,夸张地
  遮掩了整个春天
  纱巾后面,是更纯洁的黑
  闪烁的光芒,持久地照亮
  我的黎明,我的歌与泪
  
  
  
  风暴之后的朗诵
  
  我们一齐发声,以万物高贵的名义
  用辽阔的沉默来朗诵阳光
  逝者在黑暗中掰开心房取暖
  最后一滴血,妄图酿成刺眼的光
  地下,一切的和声都拒绝假唱
  喉咙破裂,隐忍的春天转过了脸
  在黑暗中开采黑暗,又归于黑暗
  他们黑色的影子占满了枯萎的日历
  张大嘴巴的井口,再也无法合拢
  哲学,在某一时刻找不到真正的涵义
  我们一齐发声,用黑暗的音符
  小心地抚慰黑暗中走动的身影
  
  
  
  用煤做成的方块字
  
  春天只是一个逗号,生活像榆树皮上的
  老年斑一样,那些黑痣
  如同冷笑话,让你不知所措
  所以每一个错别字都是有意的
  因为每一块煤都带着使命而来
  我们被煤围在中间,呼吸着煤的
  气息,闻着煤的味道,连思考
  也用着煤的方式,我甚至想
  我们的血液里,一定流淌着煤
  它让我写下的句子可以燃烧
  让我忽略整个冬天,让我蔑视
  敌人,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身
  煤的花园,煤的月光,还有煤的
  情人,它挤满了我的日子
  我承认,我怠慢过这些方块字
  如今,它们的愤怒
  成为了我诗歌的愤怒
  
  
  
  黑色的白桦林
  
  这是我的阵地,我的围墙
  奔跑的白桦林是我唯一的呼吸
  我呼吸,用黑色的琼浆
  用白桦林啸成的黑闪电的光
  用桦树皮写成的诗句
  用诗句里每一个黑色的逗点
  白桦林,长在大地深处
  如利剑般的喘息刺破山河的痉挛
  黑,黑,黑色的白桦林
  雄壮地行走在顶着矿灯的人心中
  有风吹过,树叶上的故乡
  落满月色,落满炊烟的眺望
  无边的桦木露出洁白的牙齿
  照亮了巷道,照亮了端帮旁边
  走思的一位老矿工的笑容
  
  
  
  我呼喊,用煤的喉咙
  
  我曾经羞于出声,在世俗中
  用伪装的沉默遮掩行踪
  我是煤,我把黑看成心病
  我装作不认识我,我疏远我
  我藏在自卑的角落,我手里抓着
  风筝,却不敢放飞自己的彩色梦
  我是煤,沙哑的声音连自己也听不清
  那一次,烈焰为我喝彩
  燃烧的诗篇歌颂了火红的青春
  我惊讶于我的歌声
  穿透了世纪的风雨和灰尘
  我是一块煤,我大声呼喊
  用热量来描摹大地之下的风景
  那是我的故乡,看不到月亮的
  村庄,我尽然如此地热爱着她
  我呼喊,第一次听到了回音
  用我的声音,用煤的喉咙
  
  
  
  在我眼前,煤黑得才更像煤了
  
  大地之下,闪电纵横交错
  诗歌的光芒将黑森林举向了天堂
  一千座山峦在暮色中掩藏
  那些黑色的能量催生了太阳
  大地之上,一切都如假设
  我沉默,代表真理的意向
  开花,结果,轮回像逗号一样
  蛰伏的文章才敢纵览天下
  黑海洋,白帆是你燃烧的欲望
  一生隐姓埋名,拒绝抒情
  你的隐忍遮掩不住满世界的才华
  在我眼里,煤黑得才更像煤了
  
  
  
  高蹈与沉默
  
  一根芦苇的思想也高过天空
  绽开在地心的礼花让哲学倾斜
  我承认,高度有时在于深度
  后弈射落的九个太阳藏在大地深处
  此刻,万物一起沉默
  被安放在高处的黑色拒绝倾听
  星辰的歌舞孤寂寥落
  一盏灯打开春天的书本
  煤与梅花从暗处着色
  芬芳小心翼翼地开始传动
  如果我不是故意来挑亮灯芯
  想看清春的面容,也不会使
  受了惊的梅花一转身,黑帷帐前
  只留下了雪白雪白的黑影
  
  
  简介:王文海,1972年生,山西朔州人,朔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浙江大学管理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月刊》、《青年文学》、《北京文学》、《读者》等海内外近28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1500多件。共出版有诗文集5部,作品入选60余种选本,曾获第五届全国“乌金文学奖”,2008年《山西文学》年度诗歌奖、2009年《黄河》年度诗歌奖、2009年《都市》桂冠诗人称号、第五届赵树理文学奖等50余项奖项。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
  地址:山西省朔州市平朔煤炭公司车辆管理中心党委(036006)
  E---mail:pstw@163.com
  电话:13994911929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5:53:00
翟营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9[查看]
积分:134
注册:2012年2月19日
6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翟营文

发贴心情
谛听机台的心跳(组诗)
  
  文/翟营文
  
  爱上时光里的油污
  
  我喜欢机台陈旧的味道,在阳光
  照不到的角落散发亲切的光泽
  熟悉的面孔散落在时光里,渐次清晰
  时间这巨大的机器山一样摇晃
  厂房波浪般前行,一些人在转动轴承
  棉花被织成纤维,轰鸣中
  我听见机台在欢快地鸣叫
  陈旧的身体里吐出完美的心愿
  我看见油污裹挟了黑夜的黑
  和磨损的痛,在事物间和谐
  细小的螺丝把持着躁动
  一台机器在巨大的工业中饱含激情
  油污承载着陈旧和消耗
  血液一样,成为钢铁不可或缺
  的一部分,最柔软的部分
  将坚硬的工厂不停的赞美
  
  
  
  
  
  
  从身体里抽出一小块铁
  
  被这无尽的转动裹挟着,轰鸣让
  夜晚猛然醒来,棉花被夜晚吞进去
  被劳作吞进去,在黎明交接班时
  工厂吐出我的名字和乳白的天空
  吐出一小块河流和街道,我单薄的身影里
  除了时间的骨头将一无所有
  棉花注释工业和农业的联系
  我是城市的一枚刺,我希望城市慢下来
  铁在我的内心敲打出声响,我的分量
  比黑夜沉重,我在代替机器行走
  代替一种精神和意志,从我的身体里
  抽出一小块铁,轻轻敲打
  比这周围的浮躁要沉重
  能听到脊梁发出的声音
  
  
  
  
  
  想想与铁有关的言辞
  
  突然就想到你的脾气,坚硬,尖锐
  和你用过的扳手锤子,你的冰冷的疾病
  突然就想到你的眼神,切开虚空
  那么深远,越过工厂高大的厂房和围墙
  就想到机台,那些庞大的躯体里坚硬的伤口
  时间上的疼痛,一些针在缝补
  听到一些人的名字坚硬无比
  寒风敲打着铁轨,那些可爱的纺纱机
  织布机散发着汗水的味道
  漂亮的面孔到一生的幸福都
  寄托在铁上,一群铁
  的言辞闪闪发光,厂房在月光里闪动着
  平和的忧郁,我看见生命是秩序的
  按着善良和忍耐,按着
  青春的摸样,一群铁就不会老去
  铁与铁的摩擦中发出声响,现在
  我是最后一道工序,让血液复活
  按照铁的摸样打造温暖和爱
  在铁的气息中重回完美
  比如:想一想与铁有关的言辞
  
  
  
  
  
  
  你看那些机台多像一群奔跑的羊
  
  机台此刻淹没在白色的棉花里,绿色的
  身子被一点点吞没,一群白色的羊在时光中起伏
  我站在高处,疲惫的身子是另一台机器
  我必须把这群羊赶到生命的深处
  更广阔的时光里,我必须忘掉自己
  甚至像一块铁忘记锈迹斑斑
  借助一片月光辨认自己,我高粱的头颅
  河流的面庞,被风吹乱的头发
  此刻朝向黎明。我曾经的诗歌
  就是此刻机器的歌唱,无比雄浑的
  嗓音里有着工业的厚重
  我和一群羊一同奔跑,春天永不会落下
  而当那些羊慢下来,孤单和单调
  离我是那么遥远,我曾在
  震耳欲聋的寂寞里
  体验了工业时代的惊心动魄
  
  
  
  
  简介:翟营文,1988年以来先后在《鸭绿江》、《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潮》、《诗林》、《散文诗》、《岁月》、《辽河》、《中国诗歌》、《中国诗人》、《香稻诗报》等报刊发表诗歌多首。曾获诗刊社等单位举办的“新靖江八景”诗歌大赛、“鲅鱼圈杯”全国新诗大赛、“曹禺杯”全国诗歌大赛、全国冶铁文化诗词曲赋大赛、“南岳杯”全国新诗大赛二、三等奖。入选《2008中国优秀网络诗人》、《中国网络诗歌精选》(2010—2011)、《2009—2011中国最佳网络诗歌》、《2010年爱情诗歌年选》,《21世纪最佳诗歌》(2000—2011)等年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协会员,营口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营口市文艺理论家协会理事,营口市诗歌学会常务副会长。辽宁省作协第二届中青年作家研讨班毕业。
  地址:辽宁省营口市西市区文萃路金牛山派出所
  邮编:115004
  邮箱:jnszyw2008@126.com
  电话:13840780356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6:07:00
元业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21[查看]
积分:290
注册:2010年5月25日
6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元业

发贴心情

我可爱的兄弟们(组诗)

  文/元业

  ◎黑鸟

  他是一只黑鸟,比乌鸦还黑的鸟。
  从头,颈,直到身体,手脚,都是黑色的。
  他在黑色的隧道里,把一座煤矿的地图,装进了我的内心:
  他张开双手,解放地平线下禁锢的爱,就有了火焰燃烧的力度。
  他是一位少女内心深处的篱笆。从矿井升起
  借助镐、锹、探照灯,借助150多万双黑色的手
  以及150万双黑色的眼睛。
  揭开遮掩身体的裙衣,逐渐露出晶莹的躯体
  温暖着沸腾的眼眸
  上升到地平线的高度,上升到燃烧的高度
  上升到太阳的高度
  他曾在800米深处潜伏、滑翔,种植青春
  和梦想
  翅膀下的低氧、潮湿,窒息
  曾使她一次次仰望周身紧裹的泥土,天空。
  仰望阳光、鸟语、花香
  仰望800米厚度的向上的阶梯
  现在,他携带着自身的风,燃料,光明,温度
  从矿井口汹涌而出、喷薄而出、轰轰烈烈而出。
  借自己憨笑的姿势,弯腰努力的姿势
  借一朵朵芬芳桃花绽放的姿势
  借一辆辆推车的力度
  点燃这个春天所有的奉献
  成为火焰的代言人,飞向天空
  飞向许多人牵挂的内心
  
  
  
  ◎煤矿兄弟

  这是我千百万个兄弟中的一个
  面孔黝黑,内心鲜红
  装满火焰的热情,装满温暖的火炉
  他曾和我一道在煤矿
  拉着小铲车抗着铁锹和十字镐
  深入矿道
  把一车车乌黑的煤块拉倒煤场
  我们,曾在黝黑的矿道
  曾吸过一枚烟巴子、曾用过同一个牙膏
  曾对着一瓶玻璃装的互助二曲
  同饮过一瓶酒
  我们,曾谈过女人、拉过家常、憧憬过未来
  我们的内心,那时候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如果那段时间煤矿老板没有卷钱跑掉
  如果我们没有在那个漆黑的夜晚
  央求坐载一辆装满煤的大车车厢逃跑下来
  如果我们没有把那一天的夜晚
  看成我们最后的告别
  我会相信,我现在还是一位
  在煤矿的农民工
  还是一位拿了大学毕业证书
  却在比格尔木更遥远的煤矿
  打工的煤矿工人
  后来,我们分开了
  我想,直到现在,没念过几年书的他的内心
  比黑夜还渺茫。但我坚信
  他的眼珠是黑的,但心肯定还红着
  在像煤一样热情的燃烧
  
  
  
  ◎内心的黄金:或者面对我煤矿工人的兄弟

  内心的黄金,这和黑色的精灵一道歌唱的人
  黝黑的皮肤让煤揭开另一半衍变的阳光
  矿场深处打击着心脏、胃和血管
  交出肋骨、呼吸和体力
  灵魂深陷的部分,又在抵制着另一种思念
  这固执的骨头,重新回到人性起点
  咀嚼煤层被折断腰身,被小小的铁锤击打
  所荡出的回音
  或者面对我煤矿工人的兄弟,被火焰映亮
  他们的容颜。运煤通道出口处
  在矿井长长的隧道上弥漫着
  深刻黑色的花朵!我的兄弟
  依然坚持生命的长度
  是谁容忍秘密运输的夜晚
  比黑更黑。我煤矿工人的兄弟
  内心的黄金还在忽略着这些姓氏
  忽略着火来临时煤的疼痛
  是什么释放着汹涌、爆裂、蜕变
  来自天地间的养育或者伤害
  拥有了尘埃的卑微、精致、细腻
  深长的隧道啊,从一个部位走到一个部位
  像生活的某个阶段;或者更像食物进入嘴唇时
  经过的一些消化过程
  一块煤在出场前反复翻动着目光和灵魂,直到
  骨骼里的一些血液具有了火焰的味道
  那岩石和河流洗净了的声音之上的散开的烈焰
  可以拥抱一瓶啤酒或者一根劣质香烟
  草木之上还暖和的雷霆,散开而来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歌唱舞钢
  守住了长满荒草的院落
  歌唱舞钢成为了世界钢铁广场
  四十年间,铁打的人生啊
  有人在中途卸下鞍具,有人转身怀抱酒肆
  只有舞钢,毅然走进熔炉
  不断用信念、身体力行地燃烧
  成为最硬的钢铁
  钢铁在熔炉里歌唱。歌唱幸福生活里的舞钢
  用笔抒写着大美的故乡
  有人在自己断翅的葬礼上失声痛苦
  有人在案牍上顿胸后悔
  而舞钢,还在朝圣
  或在大雪中,或在神砻灯灭香成灰烬时
  从胸中掏出玲珑的风铃
  奏响着钢铁壮美的身世




  通联:青海省贵德县招待所家属院一幢一单元151室
  姓名:李元业邮编:811700
  手机:15111741934QQ:645373193
  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yuanye1976
  作者简介:李元业,青海省贵德县人,1994年开始至今发表。2009年3月成为突围成员,现在贵德县寄宿制学校办公室上班。已在《星星》、《绿风》、《中国诗歌》、《岁月》、《辽河》、《都市文学》、《黄河诗报》、《新诗大观》、《文学与人生》等省内外刊物发表诗歌300余首。在《中国作家》、《星星诗刊》等举办的大型征文比赛中获奖30多次。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7:49:00
沉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15[查看]
积分:132
注册:2005年7月12日
6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沉戈

发贴心情
432000湖北省孝感市96信箱沈革
  
  
  《工厂沉吟》
  
  对机床而言,对车间而言
  我是车工,铣工,直至今日的润滑工
  对工厂而言,对劳心者而言
  我是工人,是劳力者
  对有产者而言,对统治者而言
  我是无产者,是被统治者
  对赤裸的心,自由的灵魂而言
  我还是一位诗人,一位工人诗人
  在车间,在工厂,在祖国
  在一个阶级的呐喊与抗争中
  我沉吟,故我存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8:06: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5[查看]
积分:9650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6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七绝.题远赴浙江勘探人
  
  作者:刘剑
  
  铁骑千里踏春风,满付豪情入浙东。
  地质打开新局面,笑谈无愧作蒙公。
  
  
  注:蒙公,古代皇帝仪仗中一种先驱的骑兵。出自文选.扬雄《羽猎赋》:“蚩尤并毂,蒙公先驱。”
  
  
  
  
  七绝.题工程勘察队
  
  春潮未掩钻机声,吃罢元宵又练兵。
  落汗凝霜堆笑语,平凡谱写铁人情。
  
  
  
  
  七律.咏地质人
  
  露宿风餐勘测人,江南塞北写艰辛。
  未曾书信嘘寒暖,常向山川问富贫。
  朝立峰巅云绕膝,暮行峪底雾迷津。
  甘为发掘韶华逝,唤醒千年地下春。
  
  
  
  
  作者简介:刘剑,笔名寒石,1969年出生,江苏省徐州市人,就职于中化地质矿山总局江苏地质勘查院。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徐州市楹联家协会会员、徐州市诗词协会理事、徐州职工诗联协会理事。
  作品在《诗刊》、《中华诗词》等国家级刊物上发表三百余首(阕),并多次在全国诗词大赛中获奖,其作品入编多种诗文选本。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西郊卧牛山江苏地质勘查院
  邮编:221151
  电话:15852036508
  邮箱:liuhanshi@126.com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19 18:15:00
王家波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36[查看]
积分:372
注册:2008年8月3日
6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王家波

发贴心情
致百年电力

作者:王家波  
  
  有你的时候,
  还没有我;
  有我的时候,
  我还不知道有你。
  我来到你身边的时候,
  父辈们在这一片热土上,
  已经打拼了20年。
  风云变换,沧海桑田,
  父辈们日渐老去,
  他们的身影已经不再高大,
  他们创业的足迹清晰依然!
  多少岁月多少个春秋,
  银丝爬满了额头,
  脸上又多了几重皱,
  那青春的风流,
  一并付与不息的电流!
  一并付与时代的追求!
  循着父辈的脚印,
  我也踏上了这片热土。
  从那天开始,
  我就把理想放飞在你的天空,
  从那天开始,
  我就把青春交付给这一片热土!
  自从踏上这片热土,
  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你,
  我就被你深深地吸引——
  渤海滩头,
  一幢幢矗立的厂房,
  刻画下岁月的不朽;
  金沙滩上,
  纵横的电网,
  托起了时代的飞舟,
  搏击中流!
  我曾想,
  就做一棵小草吧,
  用生命的绿色,
  扮靓你的每一寸土地,
  让这里永远是春天!
  可是,我
  更渴望风暴的力量,
  波澜的雄壮!
  在没有太阳的时候,
  用燃烧的青春,
  去点燃黎明的曙光!
  今天,我
  毕竟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我兴奋的心,
  几乎迸出激动的胸膛!
  这一片热土,
  风霜打过,春风吹过,
  我们一起走过!
  “让明天更美好”,
  是几代人共同追求的理想!
  年年岁岁,日日夜夜,
  青春不老,志向不改!
  让我扯下云的丝弦,
  为你的歌声伴唱,
  让我饱蘸青春的激情,
  挥毫谱写
  和谐社会的华丽篇章!



  作者:王家波
  地址:山东百年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电话:13863856270

财富不是永远的朋友,朋友却是永远的财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0 11:30:00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5[查看]
积分:96503
注册:2005年5月16日
7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煤层深处(组诗)
  
  甘肃/任随平
  
  《掘进,在地层深处》
  
  掘开阳光温暖的针芒
  掘开针芒遍布的黄土层,掘开
  土层掩盖下岩石的冰冷与坚硬
  一路掘进。用钻头,用汗水
  用内心向下的力量
  
  冬夏春秋
  寒来暑往
  
  直到掘出乌金
  掘出温暖
  从冬天深处
  掘出春天的焰火
  
  
  
  
  
  
  《一副照片》
  
  
  不用翻动,也不用抽取
  你的照片就深埋在我恒久的记忆里
  当漫天弥黄的尘土,夹杂着冬天干燥的寒冷
  席卷而来的时候。你就
  从我的内心走出,从
  瓦斯炸裂的巨大声响里走出
  从那一堆掩埋了泪水和苦难的废墟中走出
  从我撕心裂肺的痛感中走出
  
  ——你依旧微笑着,皲裂的右手
  正了正,给了你二十年护佑的安全帽
  那样有力,那样坚决
  像是在和前世的苦难说着再见……
  
  不久,你走了
  给我留下了这副照片
  给世界留下了温暖和怀念
  但这一次,你狠心地
  没有跟任何人说再见
  
  
  
  
  
  
  《背脊上的黑》
  
  我没有足够的勇气,掩饰
  一个矿工,遍布全身的黑:
  黑色的脸庞,黑色的皱纹,黑色的
  双手紧握的温暖。黑色的微笑里
  暗藏的黑色信念……
  
  还有,他那宽阔的背脊
  在爬出井口的一瞬
  把背负了几近一生的一片黑夜
  顺便,抖落在了巨大的光明里
  
  
  
  
  
  作者简介:
  任随平,甘肃省作协会员。诗文散见于《星星》《中国校园文学》《读者》《飞天》《散文诗》《诗潮》《中国诗人》《诗歌月刊》《佛山文艺》《常青藤》(美国)等国内外多家刊物,散文诗入选《2009年中国年度散文诗选》、《2011年中国年度散文诗选》。出版有散文诗集《点亮乡村》。
  联系方式:
  地址:甘肃省静宁县城关镇东关小学(743400)
  电话:18993358056
  邮箱:rensuiping@sina.cn
  QQ:1059688814
  博客:http://blog.sina.com.cn/rensuiping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2/20 13:51:00

 758   10   7/76页   首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10页   尾页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