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万松浦当代诗展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万松浦当代诗展 → 黄礼孩的诗

您是本帖的第 1158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黄礼孩的诗
长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087[查看]
积分:14594
注册:2004年12月11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长征

发贴心情
黄礼孩的诗

       黄礼孩的诗



<加起来就是许多爱了>


          (组诗)



             黄礼孩




《礼物》



我没有见过你


你的眼睛、肌肤


你的光亮、忧伤


像命中的礼物


加起来就是许多爱了



我省去暗处的噪杂


我省去明处的闪耀


再努力把自己


省得干净一些



好消息就是福音


我的口唇温暖


想你的时候


轻轻地合上了眼睛




《命里的时光》




过去的时光变成白色


睡眠的影子倒映在墙上


像小时候用手剪出的图像



睡眠的影子倒映在墙上


没有雷雨,也没有风


我骑上白马


在你的梦里来回奔驰


像星辰踏过睡眠的海洋


谁说这不是命里的时光


被我双手剪出


睡眠的影子倒映在墙上




风吹过来没有尽头


        ——给海男




滇西小县城背过身去


影像留在身体的一边


她一天一天地想念世界


越陷越深



滇西的白昼郊外


至今还有她良久不散的体温


风吹过来没有尽头


惟有她一个人知晓




《晚祷》




岁月独自落满薄薄的霜


看上去,它并不怀念谁



只有雪和雪在对话


这个是你.这个是我


窗外的树枝上


蓝绿色的蜥蜴一闪而过



震落下来的雪


安静而明亮




《安静》




下午适合写一封书信


文字像一滩水


一个软弱的影子在晃动


它不知道那倒影是自己


它不知道软弱是它最坚硬的部分



谁在宽恕这些无知


它要通过黑暗的门


取下一棵小树的耳朵


它要倾听自己带汁液的声音


在一封书信中慢慢安静




《音乐》




音乐从眼中经过


抬高了


我与黑暗对峙的视线


黑暗在微微颤动,在醒来


它的身影如此清晰



旋转又消失


仿佛永开不败的花朵


仿佛蜜蜂出没于花丛


仿佛我在尽情畅饮


从寂静中溢出的蜜汁




《祈祷》




她在安顿星辰的睡眼


她在抚慰忧伤的旷野


她在安抚一扇门


她在伤口里看见更宽的天空



雪在悠悠飘下


像美声覆盖生命与死亡


要把尘世洗涤


要把她当作礼物


安静地放下




《三月》




三月远去


我退避路的一旁注目


我无法准确地说出我的牵挂


在陌生的四月我大喊一声


回头的是你三月的笑脸



穿新衣裳的蜂鸟


得到神的祝福


没有束缚地


消失在风的下面




《一棵树》




夜笼罩着树的身影


树叶被雨打湿


仿佛黑一层层积压


看上去有些重



树站在黑暗里


看着周围


小小的心紧紧裹着


不闪耀它自己的皮肤


它听见黑暗的周围


风吹过来


有低低的喘息


像叶子就要飞起




《小兽》




一只小兽从草丛穿过


我与它隔着一米月光的距离


草色晃动


淹没了夜晚的尾巴



像传说中的女神


把梦铺开


柔软地晾在大地上



一个干净的人


福音要降临到她的身上


我低下头来


凝视裸露的脚


大地已安息


我依然感受到你身体内


流动的月光



(原摘于2005第五期《大家》)







  黄礼孩的诗



  《新疆谣曲》



〈胡杨林〉



风吹胡杨叶


金色阳光的睫毛



爱吹胡杨林


叶子抱成一团在燃烧



鸟在鸣叫


鸟在筑巢


胡杨在疯长



翻过山坡


翻过村子


看见胡杨娶新娘



〈喀拉库勒湖〉



夜入湖中


桨划出水纹


天空一样静



夜入湖中


晃了几晃


躺在船上看星星



湖水让人遥远


星星让人亲近


花朵呼啸


大地回故乡



果实饱满


你是土壤


你不能阻拦


她落下



〈雪〉



奥依塔克


奥依塔克


十月中旬


雪停在叶子上


一朵纯静的火焰盛开



奥依塔克


奥依塔克


沉默的是岩石


用不了多久


一朵纯静的火焰盛开



奥依塔克


奥依塔克


两座山打开


阅读一个下降的词


一朵纯静的火焰盛开



奥依塔克


奥依塔克


最迟是我的到来


眷恋人迹不到的地方


一朵纯静的火焰盛开



〈一个孩子〉



一个孩子卧在雪地里


十二月的奥依塔克


白色闪电


缓慢落在木头上


一个孩子看高处的松鼠


他踮起腳


伸长脖子


像油画中的小王子



没有人知道圣诞节来临


没有人知道小王子


十二月的奥依塔克


他要带着小松鼠悄悄离开



〈沙枣花〉


       ———给阿依达



旷野的风挽起沙枣花


眼睛明亮


迎着高处


我透过车玻璃看着它



眼睛明亮的沙枣花


暮色里芳香


雾气模糊


我透过车玻璃看着它



芳香暮色的沙枣花


水珠滴落


它也滑下


我将从此错过它



水珠里的沙枣花


花瓣落在木器上


被天籁遗忘


我将一生离开它





地址:广州市沙河顶新一街14号广州歌舞团


邮码:510500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2/8 19:52:00
龙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35[查看]
积分:2651
注册:2005年10月20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龙宁

发贴心情
都有简介就好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2/25 21:16:00
天王盖地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66[查看]
积分:570
注册:2008年9月17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王盖地虎

发贴心情


就是啊,






                       \\\|///
                     \\  - -  //
                      (  @ @  )
┏━━━━━━━━oOOo-(_)-oOOo━┓
┃网海茫茫,认识你是我的福份;    ┃
┃网语缠绵,那是我们注定的缘份。  ┃
┃                         Oooo  ┃
┗━━━━━━━━ oooO━-(   )━┛
                   (   )   ) /
                    \ (   (_/
                     \_)



事实上,成功仅代表了你工作的1%,成功是99%失败的结果。
google优化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5/27 11:01:00

 3   3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