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新人奖·散文区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第二届 文学新人奖征文新人奖·散文区 → *【新征文】阴影(散文)

您是本帖的第 305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新征文】阴影(散文)
李存刚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52[查看]
积分:1272
注册:2008年9月2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存刚

发贴心情
【新征文】阴影(散文)
李存刚
  坐在那里的是一位老人。矮小的个头,花白的头发。头颈后的一缕被稀疏地扎在了一起,向下斜垂到了后脖颈里,其余的部分则齐耳剪掉了,留着整整齐齐的发梢。我问过老人的年岁,老人张着嘴,露出光秃秃的牙龈,乐呵呵地告诉我:不大,七十八!
  阴影是由一棵高大的楠木的树枝砸在地上形成的。现在是夏天,树枝上长满了碧绿的叶片,那片阴影因此显得宽大而且幽深。阳光炽热的日子从树下的小路上走过,总会感觉到丝丝凉意从阴影里横溢过来,让人禁不住抬起头来,仰望它高大茂盛的枝干。这时候,我的双眼就会撞上强烈的太阳光线,眼前顿时一片黑暗,世界仿佛变成了一整片巨大的阴影。楠木树下是一些常青的绿树和杂七杂八的花草,它们一起被四周没膝的水泥台子包围着,属于住院部前门花园的一个部分。
  老人坐在水泥花台上的时候通常是一个人,时间是在午后。此刻他的老伴正躺在病房里进行每天例行的午睡,老人于是乘机离开病房,出来透透外面的新鲜空气。老人喜欢抽烟。老人坐在那里的时候,手里总握着一根拇指大小的竹制烟杆,吧嗒吧嗒地抽着。细细密密的烟雾袅娜着,无声地在老人头上升起,随后四处弥漫,很快消失在楠木树深重的阴影里。老人的头总是微微仰着,大约是在看自己口中吐出的烟雾,如何在楠木树的阴影里一点点升起,又一点点飘散。老人的烟瘾似乎很大,我见到他坐在那里的时候他一直都端着烟杆,陶醉在叶子烟细密的烟雾里,仿佛他坐在那里为的就是抽烟,看那烟雾似的。
  老人抽的是自己种植加工的叶子烟卷。它的色泽和气味都是我熟悉的,在乡村,我的父辈们就抽这种烟。它的色泽和普通的香烟丝没有两样,都是晦暗的黄,气味却强烈得刺鼻。记得老人和他的老伴刚刚转来的那天,我打老远就闻到病房里传出呛人的叶子烟味,我走进去,看见他正在病房里端着烟杆,吧嗒吧嗒地抽着。我告诉他病房里不能抽烟,这对他老伴的肺病没有任何好处。老人从袅绕的烟雾里抬起头看着我,微笑着掐灭了手里的烟头。从那天下午开始,我就再没看到过老人在病房里抽烟。
  老人是为了陪护自己的老伴出现在住院部的。他的老伴七十三岁,割猪草时摔到一个并不算高的土坎下,右侧的大腿骨折。刚刚来院时她入住的是另外一个科室,准备行手术治疗,三天后转到了我所在的科室,成为我的病人。转入的原因有二:肺病,咳嗽,不能进行手术;没有足够的手术费用。自打她成为我的病人起,我就一厢情愿地觉得主要原因在于后者。我问过她的病史,她的咳嗽是近两个月才有的,用她自己的话说,以前难得伤风感冒一次。转入以后,我一边治疗她的腿,一边特别注意观察了她的咳嗽。结果不出我所料:仅仅过了三天,她的咳嗽便消失了;又过了两天,胸片上的片状阴影也明显的淡了,几乎看不到了,如果只是读她复查的胸片,我真会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被“肺病”折磨了两个月。
  是,怎么会不是呢?面对我的疑问,老人惊奇着,义正词严地告诉我。仿佛是在回击来自对他人品的怀疑。但那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大多数时候,老人是沉默的,安静的。他伺候老伴,为老伴接屎端尿,喂老伴进食,给老伴洗脸擦澡……这一切,他一直无声无息,心无旁骛地做着。就连在路上或者病房里和我相遇,他也只是微微地笑一下,或者点点头,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他和老伴共有四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也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似乎都完全秉承了老人沉默寡言的脾性。在他们的母亲转入我管理的病区那天,他们都来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来医院的目的,最先是打算一起把他们的母亲接回家。在那之前,他们就曾经为了是否送她来医院有个一次激烈的争吵,后来是他们的父亲下定了决心,他们才将她送来这里的。之后,在医院门诊部,他们的父亲又一次下定决心,要为自己的老伴做手术。他们于是跟着自己的父亲,将自己的母亲送到了住院部三楼,那个专门收治手术病人的科室。然后他们就匆匆地离开了,仿佛他们来住院部就是为了离开似的。却没想,他们的母亲一入院就被宣判了无法进行手术——因为肺部的感染,使老人不停地咳嗽——在门诊部医生询问病史时,恰巧他们的父亲上厕所小解去了,他们几个于是不约而同地“隐瞒”了母亲的咳嗽史。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罹患肺病,正被咳嗽折磨着,已经持续了两个月。
  那天,老人的四个儿子是租了一辆面包车来的。他们直接到了三楼,最小的一个拿着入院时预交费的单据,直接去了办公室找医生办理手续,其余三个则去了病房收拾东西,然后搬动自己的母亲。这样的计划算得上高效和完美。如果顺利,他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母亲抬上一直等在住院部门口的面包车。一切都准备停当,他们的双手也已齐刷刷地伸向了自己的母亲,就在这时,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从他们母亲苍老的脸上无声地淌了下来。他们于是僵在那里,面面相觑。
  又一次,是老人站了出来。老人看了看自己的老伴,又扫了一眼自己的四个儿子,随后就说了一句话。老人说,她可是你们的母亲。老人说完,就背过身去,再没发一言。他的四个儿子于是放弃了他们的计划,将他们的母亲留在了医院。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不再等咳嗽好了手术。老人同意了,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如果再一味地坚持,结果是否能如他所愿——老伴的咳嗽在短时间内痊愈,并且成功地耐受手术——像一场赌博,老人掂出了其中的不可预知性所占的巨大份量,老人选择了放弃。
  事实上,这样的选择从一开始就存在了。手术或者非手术,这几乎是所有骨折都可选用的两种方法,它们之间至少有两点根本的区别:治疗需要的花费和住院的时间。对于她的大腿骨折而言,手术是当然的首选,它可以最大限度地缩短老人卧床的时间,也就是减少并发症发生的时间和空间,但其花费却起码是非手术治疗的五到十倍。这实在是一种两难,像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鱼和熊掌”。老人选择了经济上的节省,就必须要接受比手术长得多的住院时间:至少两个月。
  老人说,那没问题,我们有的是时间。于是跟着自己的老伴从三楼转到了一楼。
  然后我就看到了老人的沉默寡言,和他似乎很大的烟瘾。在那棵高大的楠木树的阴影里,在每个阳光炽热的下午,老人一个人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抽烟。
  老人和他的老伴一起终于被他们的儿子带回家,是在老人转入我管理的病区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和刚刚转入时一样,老人的四个儿子都来了,还依然开着那辆面包车。但这次,老人没再说什么,只在儿子们为老伴办理手续又抬着老伴上车的时候,默默地走出病房,坐在楠木树下的阴影里,抽完了在这里的最后一口烟。
  那天的阳光似乎比任何一天都要热烈。看着老伴被儿子们七手八脚地抬上车,老人蜷缩着身子坐在楠木树下的花台上,吧嗒着嘴里的叶子烟卷,一阵阵浓密的烟雾笼罩在他的头顶。这时候似乎起了风,那烟雾霎那间便消散得了无踪影。
  此后每天,当我从楠木树旁边的路上经过,总是止不住要扭过头去,打量那片宽大而幽深的阴影和楠木树高大茂盛的枝干,恍惚觉得老人还坐在那里,吧嗒吧嗒地抽烟。现在我知道了,老人坐在那里,并不单单是为了享受楠木树制造的清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18 18:53:00
河东阳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795[查看]
积分:20848
注册:2009年4月18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河东阳升

发贴心情

细密的记述,使表象后面的阴影更为浓重


不说孝道,不说赡养老人,但我们所感受到的却是生老病死的大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日趋严重的社会问题


喜欢这样冷静无华的朴素文字


欢迎李存刚


诚德真实 见贤思齐
Blog: http://blog.sina.com.cn/660591yg366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19 16:50:00
尘飞扬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贵宾
文章:1722[查看]
积分:13911
注册:2005年12月15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尘飞扬

发贴心情

苦涩的回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26 16:26:00
陈沛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81[查看]
积分:1513
注册:2010年9月27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陈沛

发贴心情
是小说,还是散文?

好好学习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26 22:36:00

 4   4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