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樟脑丸气味

您是本帖的第 4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樟脑丸气味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阿诺
文章:3949[查看]
积分:41120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樟脑丸气味

离除夕大概还有十来天,我回去看望父母,顺带些年货准备在老家过年。车子在家门口刚一停稳,我妈急匆匆地跑出来,说:“你回来得正好,快去看看你平伯母吧,你平伯母死了。”

“平伯母死了?”我很惊讶地望着她,一时没回过神来。

“死两天了。”

“怎么就没听你们说起?”

“有啥好说的,你们这代人都不来往了,今天你正好回来,顺便去看看她吧,你平伯母也可怜,人都死了,儿媳妇还不肯上门来看她一眼,两个孙女也都没让来,可都是她一手带大的……”

我妈领着我向平伯母家走,一路上都在诉说伯母生前的故事,一桩又一桩,根本就停不下来,潜沉于时间深处的记忆,如潮水般向我涌来……

2

平伯母和我家是邻居,她的丈夫鲍庆山比我爸年长,我们就叫他们伯父、伯母。我到今天也不知道平伯母的名字叫什么,问我妈,她也不知道。那个年代的女人,名字从来都是微不足道的,从哪个地方嫁过来,就以娘家的村名为前缀,后面跟着的称谓,是按辈分定的,平伯母从平石村嫁过来,我们就叫她“平石伯母”。小时候可能发音不准,又夹着土话,就把平石伯母叫成了平伯母,中间的“石”字给省掉了。几十年叫下来,也便成了习惯。习惯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我家隔壁还有个女人是从花露岙村嫁过来的,大家便叫她“花露嫂”,也有人叫她“花露婶”,为了叫起来顺口,大家都把“岙”字给省略了。小时候的记忆里,不管是叫她“花露嫂”也好,“花露婶”也罢,在我听起来都像是在叫“花露水”。

花露水,是那个时代不可缺少的记忆。那时候还没有“六神”牌花露水,大家用的还都是“上海牌”的。村里的很多女人都会买一瓶“上海牌”花露水放在家里,买的时候都说是为了驱蚊、止痱,实际上拿它当香水用。洗脸的时候洒几滴在毛巾上,脸盆里的水都是香的。洗完脸,醒脑又美肤。有时候出门,身上也会洒上几滴,走起路来,整个人都飘着香气。蚊虫自然就跑远了,擦身而过的路人却会凑过来,说一句:真香啊!

那个年代的女人,大凡喜欢用花露水的,一般都会买瓶“美加净”雪花膏,往洗干净的脸上涂抹一些,顿时神清气爽、润滑如玉。每天喜欢往脸上涂雪花膏和喷洒花露水的女人家里,都会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混合着空气里的新鲜泥土和蔬菜瓜果的味道,特别好闻。

平伯母家没有这种味道。她从来不买花露水,也不用雪花膏,她认为这些都是奢侈品,没有必要在这上头乱花钱。小时候,我几乎天天在平伯母家里玩,都闻到一股隔夜饭菜散发出来的馊掉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樟脑丸气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8/24 18:30: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