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警察

您是本帖的第 4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警察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441[查看]
积分:3463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警察

平伯母追出去好几步,气愤得不行,说话像喷火:“有本事你别回来,你就在她家过夜吧!”

喷完火,回到饭桌前,见三个小孩都吓得直愣愣地瞪着她,捧着饭碗却都没敢动筷子,平伯母的心里忽然就懊悔起来。自己怎么就突然间情绪失控了呢?她想对三个孩子挤出点笑容,但怎么也笑不出来。她说:“你们快吃,快吃饭。”她的声音已经哽住了,赶紧低下头去,扒拉几口饭,又去给三个孩子夹了点菜。

平伯母以为庆山伯父负气去还花露水,也就十几分钟时间,还完就会回来吃饭的。但庆山伯父迟迟没有回来。

她和孩子们饭都吃完了,庆山伯父还没回来。她盯着一桌子剩菜剩饭走了神,想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事。她想起花露嫂那两只狐狸一样细长的眼睛,见了她都笑成那样,见了她男人还不定笑成啥样呢。她这是把自己男人往别人家里赶呀。想到这儿,她赶紧喊天赐去花露嫂家跑一趟,去叫爸爸回来吃饭。

刚吃饱饭的天赐懒洋洋的,说正准备要做作业,不肯去。那年的天赐才十二岁,读小学三年级,按理这个年龄已经很懂事了,但他生来性格孤僻,不善沟通,和家里人也说不上几句。

平伯母只得差雪花去。雪花比较听话,便拉着妹妹雪飘一起走了。没过多久,姐妹俩就回来了,她们告诉平伯母,说伯父正在花露嫂家喝酒,让她俩先回来。雪飘的手上还捏着个烤鸡腿,是花露嫂给的。

平伯母敏锐地闻到了两个女儿身上有一股香味,那不是烤鸡腿的香味,而是花露水的味道,和花露嫂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她皱了皱眉,命令姐妹俩赶紧去洗澡,把衣服都脱下来换了。

平伯母收拾完碗筷,又把两个女儿的衣服给洗了,伸长脖子等庆山伯父回家。但庆山伯父连个影子都没有。

孩子们都睡了,她一个人在床上,黑灯瞎火地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平伯母越来越清醒,有一种恐惧在慢慢地吞噬着她,她鼓起勇气,一骨碌爬起来,摸了个手电筒,就往花露嫂家走去。

那时村里还都是高低不平的烂泥路和鹅卵石。平伯母一脚高一脚低地走着。短短几分钟的路,她像走了一个世纪。

春天的夜里春风涤荡,万物苏醒,空气里弥漫着花开的气息和植物的芳香。到处都蠢蠢欲动,到处都鸟语花香,到处都危机四伏……一种莫名的忐忑和压迫感几乎让平伯母迈不动脚步。但她还是坚持往前走着。

马上就要走到花露嫂家了。平伯母一路上设想了一万种可能性,设想了一万种的应对措施,甚至做好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同归于尽……她万没有想到,她就要走到花露嫂家门口的时候,一眼看见庆山伯父正披着衣服从屋里走出来。他身后的门已经关上。屋里的人已被关进屋里。所有的过程和可能存在的证据刹那间统统变成了秘密。

平伯母什么也看不见,又不好进屋里去检查一番。她不是警察,没有这个权力。平伯母后悔自己没早来几分钟。这个时候来还不如不来,没有抓住证据,说话就没有底气。反倒惹得庆山伯父看见她就吼:“半夜三更不在家看孩子,跑这儿来干什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8/24 18:33: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