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平伯母的战争

您是本帖的第 4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平伯母的战争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442[查看]
积分:34649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平伯母的战争

“你还有脸吼我?”平伯母朝地上啐了一口,转身就跑回家。

为了不吵醒熟睡中的孩子,平伯母没敢开灯,借着一窗月光上了床。庆山伯父也跟着上了床。

就在庆山伯父脱去外套和裤子的时候,一股酒味混杂着花露水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升腾。平伯母“咚”地跳下床,用力把灯打开。突如其来的灯光刺着庆山伯父的眼睛,而庆山伯父身上的花露水香刺痛着平伯母的心,酒味已经被过滤了,在平伯母的嗅觉里只剩花露水的香味。

就在那个夜晚,平伯母瞬间失控。瞬间即永恒。平伯母的一生再也没从她失控的人生中调整过来。

那晚的平伯母真是疯了,她抓过庆山伯父脱了一半的外套和裤子就是一顿撕扯,扯下来的外套和裤子被平伯母扔在地上,里面贴身的那件棉毛衫也有花露水香味,而且更浓,平伯母使出浑身力气,硬是扒下这件棉毛衫扔得老远。平伯母还是闻到花露水的香味,它来自庆山伯父的身体,庆山伯父的肌肤上都是香味,平伯母的绝望更加彻底了。她的双手完全失控,一边哭一边用十根手指去抓、去刨庆山伯父的前胸和脖子和胳膊……孩子们被吵醒了,他们惊恐地看着这一幕。

那一夜,庆山伯父被平伯母赶出房门,一个人在灶房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庆山伯父在院子里看见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灰压压的,扔得满地都是。他走近了,俯下身去细看,原来是一地的碎布片,是他昨晚穿过的里里外外的所有上衣和裤子的碎片,它们已经被平伯母用一把剪刀碎尸万段,就像一场狂风大雨之后零落在地的梅花花瓣,不,比梅花花瓣还要细碎。它们何罪之有,被处这么一种极刑?庆山伯父弯着腰,看了好久,看得浑身战栗。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天天要睡在他身边,在同一张床上,要是哪一天她的剪刀对准的不是那些衣服,而是他的身体……庆山伯父没敢往下想。

那一夜以后,庆山伯父再也没回到那张床上,也没再碰过平伯母。那年的平伯母才三十岁,庆山伯父三十四五岁。

5

接下来的几十年,庆山伯父采取了冷战的方式,平伯母的战争却更为激烈、汹涌、持久。生命不息,战争不息。平伯母的一生全都用在了这场持久战上。

在他们刚刚分开的那段日子,我妈一边倒地站在平伯母这边,帮平伯母出了很多点子。气愤归气愤,站在“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的观念上,我妈还是极力规劝平伯母不要再闹下去了,看在三个孩子的分上,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的……平伯母不听,她听不进去。

平伯母说她这口气咽不下去。她对天发誓,总有一天要把这个女人弄死了,她才甘心,才活得痛快。我妈赶紧捂住她的嘴,在这儿说这些发泄发泄也就算了,别到处去乱说,这可是犯法的事儿,想都不要去想,更别说真的动手了。

我妈还让我爸去当过一回说客,让他去做庆山伯父的思想工作,劝庆山伯父对平伯母道个歉,保证以后再也不去花露嫂家了。

我妈心里很清楚,只要庆山伯父回心转意,再不跟花露嫂好,平伯母是一定会原谅庆山伯父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8/24 18:34: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