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雪花和雪飘

您是本帖的第 4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雪花和雪飘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441[查看]
积分:3463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雪花和雪飘

从三十岁开始,在这漫长的五十多年,平伯母每天都活在执念和意念中不能自拔。她时刻都在盼着、等着、痛着、恨着、怨着、焦虑着、撕心裂肺着、紧张惶恐着……扎根心底深处的执念犹如一种深沉的宗教,有时候张开臂弯拥抱她,有时候拿出皮鞭抽打她,有时候和风细雨抚慰她,让她别急,再等等。等待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平伯母坚定地相信,奇迹会出现,奇迹一定会出现。然而,在平伯母的一生中,奇迹从来都没有出现。这痛快的、解恨的、令人终于可以仰天长啸的一天,迟迟没有到来。

时光消逝。她的儿子长大了,她的女儿们也都长大了,报仇却毫无动静。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在那个年代,村里大部分人家都穷。过穷日子不可怕。可怕的是长期生活在一个被压抑、痛苦和无尽的怨恨笼罩着的家庭里。虽然平伯母对三个孩子极尽宠溺,但犹如阴霾般挥之不去的负面情绪也始终在这个家里弥漫着、翻腾着,填满了每一个日夜,随时都会被引爆的哭泣、哀怨和无声的沉默,压抑着这个家里每个人的心灵。

那一年,大姐姐雪花和小姐姐雪飘,一个二十三岁,一个二十一岁,有媒人上门来提亲,她俩分别跟着去相了一次亲,就草草地把亲事定了下来,好像专门就等这一刻的到来,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嫁出去。

同一年同一个月嫁掉两个女儿,平伯母在猝不及防中接受了这件事实,并仓促地为她们举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两个女儿的婚礼庆山伯父都来参加了。他拿出自己的积蓄,分别给两个女儿包了红包,就当一个父亲给女儿的嫁妆。看在嫁妆的分上,女儿和女婿倒也通情达理,敬酒时双双叫了“爸爸”。

雪花和雪飘嫁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跟庆山伯父有过任何来往。她们过年过节回来探亲,家里永远只有平伯母一个人,庆山伯父永远都在花露嫂那边,她们不可能跑到花露嫂家去看望父亲。就算她们愿意去,平伯母也不会同意。

平伯母开始后悔,当初两个女儿结婚的时候,就不应该让庆山伯父来参加。她有这个权利拒绝,因为孩子都是她一个人带大的,庆山伯父几乎没出过一分力,庆山伯父所有的精力和时间和他所积攒下来的钱,全都给了那个“花露婊”。事实上,庆山伯父到底攒了多少钱,又给了花露嫂多少,平伯母并不知晓,她只是猜测。反正她没看见过庆山伯父的一分钱。

后来听我妈说,庆山伯父这些年也在偷偷地塞钱给三个孩子,开学时的学费,孩子生病时的医疗费,女儿出嫁时的红包……这些钱都不过平伯母的手。其实,平伯母是知道的,只是闭口不提,也不问,孩子们对她提起,她也假装没听见。仿佛只要她一张口,就跟庆山伯父扯上不清不白的关系了。久而久之,孩子们也就不敢再告诉平伯母,怕惹她不高兴。

庆山伯父到底攒有多少钱,平伯母不知道,她女儿雪花和雪飘也不知道,孤僻寡言的天赐,就更不知道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8/24 18:37: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