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温暖的火苗

您是本帖的第 7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温暖的火苗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490[查看]
积分:35141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温暖的火苗

早晨,雾气还末完全散尽,太阳像个鸡蛋黄若隐若现挂在天幕上。

我在冬日晨曦中醒过来。

我其实不想醒。我在醒梦中又见到了爸爸,他苍白着脸,佝偻着身子,一开口说话身子就抖个不停,像风烛残年的老树,在寒风中抖落一地的枯枝败叶。他对我说,迎娣,爸爸不在了,你就是这个家的家长,你要照顾好妈妈和弟弟妹妹。

我握着爸爸枯瘦的手掌,像握着一只鸡爪子,心里憋闷得慌。爸爸没得病时体壮如牛,一个人能担两百多斤重物。自患上结核病后,他的身体在短短几年内迅速垮掉,体重越来越轻,去世时不足60斤。

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滚落下来。迎娣,别哭,听爸爸的话,照顾好妈妈和弟妹。爸爸轻轻叹了口气,用手抹去我脸上的泪痕。我拉着爸爸的手不放,爸爸抚摸着我的头发,轻柔地说,乖。

窗外传来几声鸡鸣,天色已大亮。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

姆不在屋头。

意料中,我来不及多想,趿拉着毛线拖鞋走向灶房。灶房的墙壁塌了一半,我用晒垫遮住,但风仍从四面八方灌进来。我力气小,干不了泥水活,也无钱请工匠修补,只得任由墙体破败下去。灶上的小耳锅里还有半锅红薯稀饭,够我们三姊妹吃了。

我四处寻找着打火机,昨晚明明放在灶头上的,今儿竟似长了脚似的,不知跑哪里去了。我把灶房里的破家烂赢全挪了位置,才在一个老鼠洞前发现了打火机。许是老鼠以为是什么美味,衔到洞口,咬了几口,索然无味才扔在洞口的。

我拾来一把干柴禾,三两下点燃,随着火光亮起,灶房里有了生气。我急忙刷着锅准备着早饭。门外大黄“汪汪汪”地叫起来,我走出来看见村支书徐猪儿和另一个挎着箱子的中年女人从院门边走过来。大黄看见他们走近,呲牙咧嘴地叫着,我喝住大黄,大黄摇了摇尾巴,在我身边停下来,仍警觉地盯着他们。

迎娣,你姆呢?徐猪儿问道。

我努了努嘴,没回答。这不明知故问吗?村子里谁不知道我姆一天到晚不落家。早几年,爸和姆“躲生”弟弟时,徐猪儿常常到我家来催交计生罚款。我记得,那时天不亮,爸爸就将家里唯一的一头猪赶进屋后的砖窑里关住,并用柴禾将砖窑四周遮蔽得严严实实,跑到外面去躲避到天黑才回来。村干部到我家不见爸,只有姆和我们,无奈离去。我们正暗自庆幸,谁知屋后突然传来猪叫声。他们看了看我们,绕到屋后,掀开柴禾,看到了藏在柴禾后面的砖窑。徐猪儿打开窑门,将猪儿放出来。几个干部吆喝着,将这头猪赶去集镇上卖了,抵扣计生罚款。那一年,我家没有年猪杀,眼巴巴地望着别人家吃肉喝汤,我们守着一屋子清寒,过了一个寡年。

我还记得这档子事,对徐猪儿的态度就有些生硬。他见我不答话,讪讪地笑了笑,双手搓着:迎娣,我们今天来不是谈计生罚款的。你爸走了,你家里也没收入,村里想喊你家交罚款都没办法。叔今天走你家来,主要有两件事。一是村里考虑到你家的实际困难,决定把你家纳入低保。这样,你姆和你们生活就有了着落。二是基于你们母女几人都是结核病基因携带者,村里特地为你家安排了家庭医生,定期监测你们的服药情况。这样啊,你姆和你们几姊妹不至于走你爸的老路。我一听他提到爸爸,眼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忍了忍才没掉下来。

同来的中年妇女放下箱子,和蔼地拉起我的手:你就是迎娣啊,我是李医生,你也可以叫我李嬢嬢。以后要乖乖听嬢嬢的话,按时服药。这样,你的结核病才能治愈。她的声音软软的,糯糯的,像我家灶堂里温暖的火苗,照得我心里头暖暖的。我面色和润下来,乖乖地让她给我量体温、测血压、听肺部锣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8/24 18:40: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