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一张桌子

您是本帖的第 5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一张桌子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442[查看]
积分:34649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一张桌子

村民们渐渐知晓了我们一家人的病情。人穷志短,在村子里本就没有地位的我们,因为染病,村民们更是退避三舍。

傻子家这回老火嘿,几爷子都着肺病了,听说好不了了。村子里的妇人们聚在一堆,边嗑着瓜子,边数着长短。

田顺发也够霉的,好不容易捡到个傻子媳妇,谁知命不长。

我们去看看嘛,几个娃儿可怜。

去不得,要传染的。

妇人的嘴巴最是厉害,说话像吐枇杷籽。经过他们的谣言惑众,村民们视我家为牛鬼蛇神。大家自发的将我们隔离开来,在百来户人家的村子里,我家成了一座孤岛。

我们走过的田埂,村民们撒上新鲜的石灰;面对面对撞过,村民宁愿绕行也不愿与我们撞上;谁家红白喜事,主人家会事先给爸爸打招呼,让我们别去触霉头。在这种窒息的冷漠里,爸爸不按医嘱服药,天天借酒浇愁,终于将一个普通的肺结构拖成了耐多药结核病。不到2年,爸爸过世了。

爸爸过世后,姐姐招娣忍受不了生活的重担和村民的白眼,离家出走。2年多来,杳无音信。13岁的我,成为这个风雨飘摇的家中唯一的顶梁柱。

03

我就读的学校在一座小山堡上,四周是茂密的柏树林。据说这些柏树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树干粗壮得需要几个大人才能合围过来。红瓦灰墙,松柏苍翠,校舍掩映在树荫中。外人不注意看,很难发现林荫里还隐藏着一所百年老校。柏树盘根错节,树下怪石嶙峋。早些年,到了冬天,天气寒冷,淘气的学生便将柏树的皮剥下来,制作成火把,点燃取暖,教室里常常被弄得乌烟瘴气,火灾隐患明显。校方出于安全考虑,对以树皮取暖的学生严管重罚,治住了一众顽劣学生,才保住了这上百棵千年古柏。

离上课时间还早,我像往常一样准备先到教室将昨天从图书室借来的《平凡的世界》看完。教室的门虚掩着,里面静悄悄的,我纳闷着,今天怎么了?同学们都去哪了?管它呢,安静的场所正是自己需要的,可以安心看书。我一把推开门,刚跨进去一只脚,门顶上的东西“哗啦啦”砸下来,乱七八糟的垃圾倒在我身上、脸上,我被砸蒙了,呆愣着。

“扑”的一声,同学们哄笑着从角落里跑出来。

田迎娣,我说你咋就这么霉呢?进来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人中招。王二炮嘻嘻笑着。

就是嘛,你可以去买彩票了。张大头附和着说。

你们有没有创意?都玩滥了的把戏。张宇轻蔑地说。

你们欺负人是不是?我从疼痛中回过神来,拿起扫帚扔过去。

田迎娣,你还打人不成?王二炮挤过来,指着我鼻子问道。

我就打人了,你要怎样?谁叫你们欺负人。我将扫帚捡起来,重新扔向这群恶劣少年。二炮将扫帚夺过去,跳上桌子,居高临下地望向我:田迎娣,你有本事上来打我呀。

我气急了,拉开桌子跳了上去。我刚跳上去,二炮跑向另一张桌子,我追过去,他又跑向另一张桌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8/24 18:42: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