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彩礼

您是本帖的第 10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彩礼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彩礼

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周仙桥竟然走神了,去福满楼买早餐时候,她连要吃什么也都想不起来。橱窗里面的人问了她两次,最后用广东话骂了她一句神经病,周仙桥才连着说了两次糯米鸡。

见对方在橱窗里面向她翻着白眼,周仙桥又想起了董咏,忍不住笑了。她想起对方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时候,觉得老天开始对她开恩,只有这样,她周仙桥才能把自己的身份藏得更深,藏到永远。周仙桥忍不住有些内疚了,她觉得自己正在欺骗一个单纯而无辜的孩子。

接下来的日子里,周仙桥对董咏围追堵截,目的是不想让董咏了解自己,她害怕董咏像之前那些男人那样,一旦了解到她的身份就想要探究或是戏弄她。多年之前周仙桥被人前呼后拥,她受够了那样的生活。眼下她只想做个普通的小女人,过着在小镇上生儿育女、隐姓埋名的小日子。可是谁才能给她这样的日子呢,只能是董咏。她觉得自己煞费苦心终于等到了,她愿意为董咏相夫教子一辈子。从来没有碰过针线活的周仙桥开始计划给他织件毛衣。她跑遍了六合市场,都没有找到她喜欢的那种毛线,她想给董咏织一件米色的毛绒绒的毛衣。

周仙桥求成心切,她急切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她不要好多钱,不要大屋。接下来,周仙桥和董咏从认识到同居非常顺利,速度快得惊人。做这一切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周仙桥想起了老文,她觉得对方似乎在哪里正看着她,他说过这条街谁也配不上她,可是她相信自己就要破了那个该死的魔咒。

称董咏为傻小子的并不是其他什么人,而是董咏的父母,因为他们发现了董咏最近的异常。董咏的老家位于广东北面的南雄县城,他们在招待所工作了一辈子,虽然只是做些换洗床单、清洁卫生的工作,可他们每天都可以见到一些大人物。所以他们的理想是董咏尽快恋爱结婚,找到一家有钱有势人家的女儿,是两公婆的人生目标。当董咏在电话里没有了昔日的唉声叹气,而是把双腿跷得老高,说到兴奋处发出得意的大笑,这样天花乱坠不着边际的样子,导致了父母越发害怕。他们以为儿子因为压力太大而疯了。他们怪自己当初不该给儿子定下那么高的目标,导致了他们唯一的儿子董咏连精神也不正常了。他们两个互相抱怨了对方一番之后,才愁眉苦脸地坐上长途车来到六合。当他们从长途车上下来,被接上一辆米色的小车,又被送进一个充满了香气的大屋时,两个人彻底糊涂了。可是做儿子的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说,是真的是真的,不信你们掐下自己的腿,我自己最近也总是这样。董咏伸出手放到腿上,给他的父母做了一个示范。

董咏父母做梦也想不到儿子真的做了一桩合算的买卖,这纯属天上掉给董家的馅饼啊。要知道曾经为彩礼发过太多次愁了,他们曾经提前两年便去巴结亲戚,希望将来买房子的时候有人愿意借钱给他们。他们想好了先去借,然后再慢慢偿还,甚至还可以把老家的房子抵掉。而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他们显得不知所措喜极而泣,他们责怪董咏没有早些通知家里,害得他们忧愁了那么久。周仙桥不仅提出不要彩礼,不要房子不要车,竟然还在见面之际拿出了两枚戒指送给董咏的父母。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24: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当晚董咏的父母激动得差点跪下来亲吻周仙桥的脚,他们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虽然两个人没有交流过各自的想法,可是抖动的身体和惊慌失措的表情已经暴露了内心。此刻他们不仅见到了董家的恩人周仙桥,这个比七仙女还要美的女人,并住进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豪宅。

矛盾是从周仙桥做饭开始。

见了董咏的父母之后,周仙桥便想着讨好他们,首先她想做一顿可口的饭菜,目的是让他们尽快接受自己,作为一个大龄剩女,周仙桥不想再等了,她害怕错失了这宝贵的机会,所以天还没有亮便起了床。她先是把准备好的面粉取出来,烧开了水,再把这些面倒在盆子里。听见外面的小鸟已经在叫,周仙桥便已经为董咏一家正式做早餐了。

周仙桥认为董咏母亲有些夸张,她一连吃了两块甜饼之后,大呼小叫说自己这辈子嫁错了,应该找个北方人做老公,然后天天可以吃到这样的食物。她这么说的时候,眼睛看着老公,老公则傻乎乎地笑着,嘴里正喝着周仙桥为他们煮的牛奶。

接下来的几天里,周仙桥亮出了自己的其他手艺,比如做咖喱,做海鲜。就这样,周仙桥的房间里除了电视机里发出的声音,就是董咏的母亲那些简单易懂的南雄话,好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口的饭菜,我们的生活太好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很快,周仙桥便发现了董咏的母亲在说假话,因为她见到了许多被扔掉的食物,前面两天被封在塑料袋里,后面便是直接丢在了桶里。当然她还是会继续夸周仙桥的手艺好,只是她已经偷偷地观察周仙桥的动作。到了晚上,她悄悄地问董咏,这个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钱,是不是之前做过什么事。

她做过什么?董咏显然没有听懂母亲的话。

做过那个呀。见儿子还是没有明白,母亲终于急了,直接说了:鸡婆!戏婆!

哈哈,对于她来说,吃点海鲜不算什么啊,再说也不需要我们花钱。董咏嘲笑自己的老娘。

董咏的母亲张大了嘴巴问,她不会是在赌吧,先是让我们尝到甜头,最后让我们家来抵债。董咏的母亲开始打量房间,悲痛地说,到时我们卖掉自己也还不起啊。

董咏说,阿妈你想多了,她只是一个有钱的女人。

看着柜子里周仙桥的演出服,上面镶嵌着一些珠子,在暗处正闪着光,董咏的母亲说,这怎么可能,你不要太傻了,哪有免费的饭菜,你不要发梦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2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也就是这一晚,董咏的母亲在电视里见到化了妆的周仙桥唱歌的镜头,虽然只是几秒钟,她便已经吓得面如死灰,扔下正准备贴到腰上的膏药,回到床上,捂着被子想了好一阵子。她不敢直接叫身边的男人去看,直到天亮前,才问了句,你说昨晚电视上那个人是不是她?董咏的父亲当然不信,他当然明白老婆的意思,他说,我们家祖坟又没冒过青烟。

做母亲的松了口大气,点头说,对对,你们家也没有积过什么德。

董咏的父亲说,那是天上的仙女,我们这些人哪有机会见到。

听到自家男人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董咏的母亲笑了,是啊,仙女怎么会到我们六合呢?说完,她从柜子里多取了一条被子,加在身上安心地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早晨,董咏的母亲拉住儿子问,我还是放心不下,我认为她只是骗你,等你真结了婚,才发现一切都是假的怎么办。

董咏看着自己的母亲,也开始有了怀疑。

董咏的母亲说,这个女人好像从来不会生气,刚刚我走到她洗碗的地方,小声骂过她懒,她也没有发火。

董咏说,你不应该骂她,你看这个房子都是她自己涂的油漆。

董咏的母亲说,搞成这种浅蓝色,一觉醒来,好像去了西天,真是吓得半死。

随后董咏的母亲拉住儿子的手问,如果她早年没有做过鸡,为什么那么着急把自己嫁掉,她对我们家这么好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她这个地方有病啊。董咏的母亲指着自己的脑袋问。见儿子回答不了,董咏的母亲开始相信自己的判断,这时她开始生气。她想起自己的仔可能已经错过了县长县委书记的女儿,还有那些洋房别墅,她便气得心痛。天还没有亮,董咏的母亲便把装有饭菜的盆子摔在了客厅,她已经不愿意再等了,而是想问个明白。她想要看看这个骗了儿子的妖怪到底是何方神圣,使用了哪种招术,这世上哪有什么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嘴的,这样的人除非是仙女。董咏的母亲越想越生气,她认为儿子董咏不仅被人利用了,下一步还可能会被人陷害死。想到这里,董咏的母亲做好了当众掀开周仙桥面纱,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个大丑的准备,所以她迎着周仙桥,骂了一句贱货和骗子。

早在前一天,周仙桥便有了预感,她先是听见董咏的呼吸并不匀称,像是有什么事瞒着她。此刻她感到身体被震了下,她努力让自己平静,微笑着去阳台上晒衣服,并擦拭栏杆上面的灰尘。

而她这样的笑容同时也激怒了董咏的父亲,这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已经追了过来。在招待所上班的每一天,他见到的都是挑剔和指责,哪怕他累得腰快要断掉,还是有人看他不顺眼,所以他害怕这样的笑,这样的笑里分明藏着刀,让他没有一点安全感。这样的笑容难道不是公开的戏弄吗,他们再也不能忍受,他指着周仙桥的房门对儿子说,你应该让她滚。

董咏低着声音说,她没有做错什么啊。

董咏的母亲走上前来,厉声道,这些天,她用尽了各种办法,千方百计款待我们,是想提醒我们家太穷,连饭也吃不起吗?

董咏安慰母亲说,也许她只是心地善良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2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董咏的母亲脸色已经开始发紫,她发出了怒吼,你可以好好想想,到现在还有哪个女人被人骂了不会还嘴,如果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肯定会大闹一场跑回娘家,集合起所有的亲戚过来打架。可是她不仅没有闹,还会继续做饭。这样的事情我接受不了,遇到这样的污辱和挑衅谁也受不了,她到底藏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才会忍着这些。她拉着儿子的手说,你受的委屈肯定更多,只是不愿意告诉我们,这些天你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啊。董咏的父母同时想到周仙桥是那种传销组织的头目,她的目的就是要害死董咏,显然儿子被这个女人下了迷魂药,否则这一切多么不可思议啊。

作为董咏的父母,他们必须要救出自己的孩子!

周仙桥走到门口的时候先是被董咏的母亲用肩膀撞了一下,她想看看周仙桥接下来的反应,如果周仙桥像那些欺负过她的人那样,喝住她,董咏的母亲会乖乖地听话,因为那是她熟悉的事情。可是她等了一阵,还是没有见到周仙桥的反应。董咏的父亲指着周仙桥说,你如果不马上消失,我将采取必要的措施。他在招待所里学到了这一句,却直到这一刻才能使用,他认为很遗憾。

周仙桥哀怨地看着眼前这对可怜的老人,不久前董咏的母亲拉着周仙桥的手,夸赞她,流着泪求她,说我们家这是积了什么德才遇到你啊大恩人,我愿意下辈子做牛做马来服侍你。

周仙桥已经发现了症结,六合人喜欢欺负那些弱小的、没有背景的人,哪怕董咏的父母,虽然来的时间很短,没过多久,他们便会学会了要领。他们的满腔怒火必须在这些人面前爆发,如果对方的身份是街上的拾荒者,他们就更加不需要理由了,他们不愿意失去任何一次机会,因为他们之前受的欺凌太多太多了,如果不去报复,他们将誓不为人。

周仙桥是被董咏一把推倒的,她的身体先是撞到了木门,随后才感到一只大脚踢过来,那是董咏的父亲,他想像自己是《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先是做了几个漂亮的动作,随后取出一条金色的棒子半空中劈向了周仙桥,他嘴里大声叫着:我们受够了!董咏的父亲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英雄梦。周仙桥的身体很快便有了一种久违的麻醉的感觉,随后,她发现自己连鼻子也流出了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31: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恍若梦醒。夏天终于到了,天空蓝得像是刚刚洗过,就连云也是安静的,对着路人不断变幻着形状。虽然周仙桥变得有些消瘦,可整个人精神了许多。她还是没有好好地去练唱,甚至连K厅也没有到过,可只是轻轻地哼唱了一次,便发现比过去还好,从头到尾,底气十足,仿佛抹了油,涂了蜜糖那样,连自己都被迷住了。再后来,她发现越发憔悴的两位女同事不仅关注她的行踪,还会伏在门板上偷听她的声音。周仙桥感到她们的耳朵已经越发靠近,于是她轻轻地向门板走近,然后铆足了力气,猛地发出连贯的音阶,她有太久没有这样酣畅舒心过。与此同时,她听到外面的两个人摔倒在地后迅速爬起、逃远的声音。

接下来,周仙桥尝试着亮出了自己真实的嗓音与人说话,见对方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她才真切地觉得这个世界变了,只是她还没有料到如此迅猛而已。想到这里,周仙桥跑到了天台上,那里距离天空最近,于是,她展开手臂,用足了力气对着远处高喊了两次。

由远至近,她看见了几块云朵在轻轻地移动,一架飞机正由此穿过。

六合街上,阳光散在每个人的脸上,温暖而舒服。

站里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老文,她们希望老文能帮忙再预测一下六合街的未来。可是他们找不到老文,他早已辞职,离开了这个街或者这个世界,因为他总是不合时宜地剧透人生,比如说,他成功预测过李鹏程最后的结局,果然,这位副站长大人,挪用了书法家们的捐款,而被判了五年徒刑。每次路过新安影剧院,周仙桥都会情不自禁地仰起脸,只是那里早已没有了悬挂在空中的海报,而只有一块闪烁着金光的华为5G。有两次周仙桥似乎看到了老文正在半空中对着她微笑。

时间过得飞快,六合街转眼变成了前海,村民的房价正涨势喜人。与其他街道一样,这里的路面经过反复改造,正在不断拓宽,只一夜之间,便已成了大湾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街上有不少人发动签名,浮夸的标语散发得到处都是,旨在保护这片由原居民和外来户组成的城中村,理由是六合有故事,有传奇,来龙去脉应有尽有,充满了旧时的味道,是深圳最古老的地标。除了上海宾馆、地王大厦、深南大道、京基一百这些著名的地标,有些人认为大剧院、白石洲、蔡屋围、鹿丹村、六合街更是他们无法割舍的记忆,不只是保护,还需要申遗。有人说绝对不能拆,当年创业的故事、落魂的往事散在空气中,落在斑驳的旧墙上,每块鹅卵石都印有他们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艺术家们希望这些阴冷而潮湿的角落永远都在。

而这些时髦的玩意周仙桥一个都没参与,与其他人不同,她更希望看到一个崭新的世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32: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学校放寒假,儿子回来了。忙,没空搭理我。摆弄手机,躺床上手指头不停划拉,吃饭那点儿时间不放过,眼睛紧盯手里的长方形物件,脸上表情生动,投入得很。有一天晚饭,筷子几次伸到两只盘子中间,好像他妈精心烹制的黄花鱼、酱牛肉、韭菜盒子,既不是主食也不是副食,无色无味,只是可有可无的摆设,而他的饭菜叫手机。念他千里迢迢刚回来的面子,我忍。忍了一天、两天、三天……一周以后,忍无可忍,趁着三口人都在饭桌,有见证人,我准备跟他严肃认真谈话。开场白是这样的:“儿子,别以为考上985就万事大吉,上大学只是人生一个阶段的开始。有时间还是要认真读书。开卷有益,我说的书不仅指你们学校的那些教科书……”儿子放下手机,诧异地看我,又瞅一眼他妈,认真地说:“爸,我在手机上看书,您别以为只有捧着书本才是读书。”他把手机递到我面前,我扫了一眼内容,貌似跟《三国演义》有关,我看见了孙权、刘备的名字。儿子见我不吭气,继续说:“爸,不是我说您,您得跟上时代潮流,现在各种软件这么方便,您怎么就不常用呢?譬如您如果是在有网络的情况下给我打语音或者视频,不存在长途话费的,省得您每次打电话总是讲两句就挂掉。您看我妈就三天两头跟我视频。”

这小子智商不低,《三国演义》没白看,一句话把我媳妇拉到他阵营,让我瞬间失去盟友。我撂下碗筷,回他一句:“我年纪大了,眼睛花。”套上羽绒服,去北陵公园走路。儿子上大学以后,饭后通常我跟媳妇一起去公园走;儿子回来了,他妈跟儿子在一起没完没了嘚啵嘚,我落单了。边走边安慰自己,天下父亲和儿子之间,多数大概都这样,同性相斥。但儿子说我跟不上时代潮流,也不是没一点道理。比如我到现在还不会在网上买火车、飞机票,没叫过外卖,没发过朋友圈是因为没学、不会,也懒得向媳妇或者儿子或者别的什么人请教。我出门经常带现金。至今不会打开共享单车,宁可自己多走几步路。我的业余爱好是读书,再就是看看电视转播的体育比赛,除了中国足球,别的比赛都看,只要有输赢。最爱的是篮球,CBA、NBA都成。家里另外两口,儿子小时候跟我争电视,他迷恋动画片。媳妇曾经跟我争电视,追看韩剧。现在他们不跟我争了,他们都看手机或者电脑,电视归我一个人。媳妇日常用品大多网购,刚过去不久的双十一,她像过年,买牛肉、虾仁、百香果,家里天天来包裹,小区门口的丰巢,有一天她去了五次。儿子不跟我争电视,他回来了只看手机。他说自己是在手机上看书,我懒得多说话。手机屏幕那么小,看书能得劲吗?

冬天黑得早,北陵公园里虽然仍有人锻炼,比夏天的傍晚人还是少多了。一个人走路,好。谁都不认识,就是走……锻炼身体呗。但我不可能永远这么走下去不回家。变天,飘雪花了。雪花挺密,路面变白,开始滑起来。风冷飕飕的,打脸上疼。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32: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