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您是本帖的第 12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这些年她几乎每天都在小跑中追赶公交车,不知不觉,练出了现在的走路速度。习惯成了自然,现在想慢下来还真难。记得刚进城的时候,附近还没有通10路和3路,只有5路公交。那时的公交站牌很简陋,不像眼前这种有座椅、有遮风挡雨的顶、有巨大玻璃宣传栏的全新样式。现在的站牌很漂亮,玻璃是新的,里面装着有公交路线图、宣传国家政策的图片和文字,还有广告,候车的时候苏苏就看看这些。她尤其喜欢看“军民团结宣传栏”,里面有三个齐刷刷并立的军人头像,他们都很帅。苏苏悄悄在心里给他们的颜值打分,排名次。有时候她觉得第一位的眼睛好看,透着灵气;有时又觉得第三个的鼻梁高挺,秀气;有时候又瞅着中间那位最耐看,属于猛看会忽略因而需要慢慢细看才能看出味道的那种类型。平时总是在匆忙中做比较,今天清闲,有的是时间好好看看。她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然后无声无息地发笑,今天看清楚了,也对比出了结果,三个小伙都帅,一样的帅。

公交站点的座椅空着,苏苏吹了吹,吹起一缕白白的尘土。小城多风,干燥,别看不刮风的时候挺干净的,其实还是有尘埃的。苏苏爱干净,吹了还不放心,掏出一片手巾纸擦了擦,这才坐下去。有公交车来了,她坐着不动,红色公交车,是3路。她等的是5路,5路一律是浅绿色外表。3路车停下,气动门噗嗤一响,前后门同时开了。有人从前门上去了,有人从后门下来了。噗嗤一声响,前后门合拢,车喘息着走了。苏苏瞅着这一幕,忽然禁不住咯咯咯笑了,她觉得这公交车怎么那么像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挺着肚皮赶路,一程到了,哗——打开产门,大嘴前头吞人,产门后面生产,一进一出,出出进进,就这么一程一程地蹒跚前行,从早到晚,在固定的线路上,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永不疲倦。把小城里的人,吃进去吐出来,吃进去又吐出来,从这里搬到那里,从东头带到西头,没有人听它喊过苦,叫过累。它们究竟累不累、苦不苦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2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公交车司机是会喊苦叫累的。苏苏记得清楚,那时候的5路车跟今天的没法比。其实那时候全城的公交车都一个样,比跑长途的汽车小,又比跑乡村的客运稍微大一点儿,外观上看没有这两种车严密,里面要宽敞豁亮一些。外表刷成红色,远远地来了,有人招手,公交车就真的停下,有人拉开车门,扒上车,车继续往前跑。现在想起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那时候还真就是这样,公交车就是招手停,公交站点是有的,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从没几个人愿意跑到站点去乘车,大家都习惯了半道上拦车,车也习惯了随时停下上人。公交车也是私人的,司机、售票员两个人,一个开车,一个卖票,每次上车一块。苏苏每天来去四趟,要准备四块钱。一天四块,一月一百二,一年就是一千四百六。十年呢,十年竟然上万了,想想还真有些惊人呢。

铁座椅凉凉的,苏苏感受着凉意沿身体蔓延的过程。今儿周六,公交站点没人等车。她一个人享受着宽松清闲。平时可是难得的。夏天的时候,尤其下午上班那个时段,是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挤人,满鼻子都是臊哄哄的人肉味,呛得人喘不过气来。运气要是不好再和有狐臭的挤在一起,可真就遭罪了。尤其前些年,车小、简陋,没有空调,最热的时候也就司机头顶上吊个风扇在转,座位少,总是抢不到位儿,只能在“人的丛林”里站着。高处的抓手不够,转弯的时候都是人抓人,抓别人椅背,歪歪斜斜地互相撞击。要不是窗外闪过的是沿街的市容,还真给人感觉乘坐的是在乡下村道上晃荡的班车。到了冬天,大家都穿得厚,车里显得更狭窄了,人挨人人挤人。下了雪,暂时没消融,路面结冰,行路变得困难,挤公交的人猛增,往往上了车两头都下不去,被拉过站头的事儿常有。

如今想起这些,真有种恍如前尘、已成往事的感觉。车来了,绿色的,是5路,缓缓靠近站点。两个穿校服的孩子忽然从背后跑出来,一边打闹一边上车。车门合拢,重新启程走了,孩子的笑声和闹声还在耳边回响。车后没有放屁一样喷出的烟雾,只有一缕淡淡的尘埃。马路早晨洒过水的。苏苏静静坐着,如今的公交车是政府购买的纯电动车,不排尾气。苏苏发现她还是有些怀念排尾气的日子。留恋什么呢,说白了就是已经逝去的时间,那段时间她的年龄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整整十年,就这么过去了。真是一地鸡毛的十年啊,有时候她甚至没勇气回头去看。

5路车十分钟一趟。苏苏发现今天时间过得好快,十分钟也就她打一个愣怔的时间。又一辆5路车来了。车里人不多。苏苏老远就盯住前窗看,是个女司机。她悄然舒了一口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2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心情再次放松下来。透过车玻璃,能看到车里的大概情景,周末全城休息,上班的上学的都在家,不存在高峰期交通压力。没有乘客等车,车还是停下了,车门打开,没人下车,车门关闭,启程走了。苏苏目送。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公交车开始按班按点地行驶,只有到了站点才停,再也不会有人招手就停下拉人。应该是第二次全市交通大改革以后执行起来的。而苏苏在小城生活历程中的第一次全市大范围公交改革,是在七年前吧。

当时市民能明显感觉到的变化有两个,一是乘车没那么便捷随意了,以前出了小区门,看车过来就招手,公交车和出租车抢道,秩序经常混乱。这一整顿,效果力现,各走各的道儿,整齐多了。可也有大家不愿意接受的地方,就是坐车必须去站点,拎多重的东西都得走到站点。公交车也不会随走随停了。大家一连声地抱怨,叫苦,感觉一直以来的舒坦,就这么被剥夺了,不适应啊。苏苏倒觉得挺好的,规范以后,从前很多不好的习惯都被逼着改掉了,这对谁都是好事情。

苏苏要去上班,必须从这里乘车。她每天赶往公交站点的时候,数着步子,一共七百到八百之间,着急小跑的时候多一些,悠闲不急的时候大步慢走,步数反倒少了。数步子是为了让自己镇静,也为了排解心里的寂寞。苏苏常常一边听着自己的脚步在水泥地面上匆匆响过,一边看着一个个和自己一样忙着赶车的人,一个很奇怪的念头就在心里高高地飘荡,为了什么呀都这样急急火火的,是赶着把生计过得更好呢,还是赶着去死。人生不过百年,何苦如此匆匆。可是,自己不也这样匆匆又匆匆吗?

2

苏苏是一次赶车扭了鞋跟的时候遇上那个司机的。女人爱美,苏苏也不例外,她喜欢穿高跟鞋,就算每次去往公交站点的时候,一双脚很不舒服,可还是舍不得不穿。如果遇上时间紧,车又马上要靠站的情况,乘客就得跑着去追赶。苏苏夹杂在众多赶车的人群里,不能撒开脚丫子疯跑,得像淑女一样跑小碎步。等赶上车,爬上去,喘息着投钱,找座儿,终于把一口气喘匀了,苏苏就后悔,恨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悄悄地在人群里把脚从鞋里扒起,让委屈的骨肉透透气。穿平底鞋当然更舒服,跑起来也快,但人就是这样奇怪,明明能认识到的不方便,就是不改,不让步,不愿意放弃那点坚守。

对于女人来说,还有比随便对自己让步更可怕的事吗?苏苏个子矮,又微微发胖,只有穿起高跟鞋才能把她勉强撑到一米六,才能让裤脚不扫地,也才能让她在镜子里显出一点儿高挑和苗条来。所以,高跟鞋是苏苏出门的标配,每一天都不离不弃地相伴着。她获得了一点美,脚也受到了折磨。鞋子好不好,脚知道。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3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还好,穿着高跟鞋追赶公交车并不是常事,为了让自己显得从容,苏苏总是提早出门,不过也有仓皇难顾的时候。偶尔睡过了头,收拾家里拖延了几分钟,或者被别的突发事情给耽搁了。打出租车,不到万不得已,她是舍不得花那个钱的。她小跑着去赶公交,平时想尽力维持的那点从容和悠然,也就在奔跑中丢得七零八落。

这天,又迟了。她刚出门,车远远就来了,她不跑这趟车肯定赶不上,要是提前跑起来,和公交车赛跑,公交车还有一个红绿灯要过,这么一来,苏苏小跑就能刚好赶上这趟车。单位指纹签到,迟到一次就扣五十块钱,苏苏可舍不得那五十块钱,于是就跑起来。苏苏习惯性地甩开胳膊,小碎步跑,直冲5路公交站点。车来了,从身边疾驰而过,裹起一道劲风,凌厉,巨大。苏苏提醒自己保持仪态,再忙乱,女人该有的仪态还是要保持。车已经停了,车门大开,有人上,有人下,乱哄哄的,苏苏希望上的人多一些,多几个就能让车多停留一点时间,她就能赶上车了。

这时候,脚下咯噔一声响,被什么生生拽住了脚后跟。她狠狠一挣,脚下松快了,顾不上细看,又忙忙撵车,车已经闭门启程了。苏苏踉跄了几步,不赶了,放弃了,再赶也是白费力气。苏苏不止一次看到有人像自己一样赶车,眼看着能坐上,偏偏又坐不上。有一回一个女人追车的时候太着急,忘形之下伸手拍着车门,失控一样地喊着停停停,车还是没停。苏苏目睹了那女人失态的全过程,心里提醒自己千万不敢张皇失措,好像有点丢人现眼呢。她也曾坐在车里,看到车外被甩掉的人。有时候实在不能再停一次,车这么大,哪能说停就给你一个人停,这样也能治治有些人的散漫习气。这些年政府一直喊着要提高市民素质,但有些人就是老毛病难改,喜欢随地招手拦车,好像车是他们家的。有时候,却是司机心狠,明明眼看着只要再稍微等几秒钟后面的人就能赶上来,司机还是不等,就是能狠下心把人甩下。

苏苏沮丧极了,早知道赶不上,何苦撒泼一样跑这一截子呢,跑得嗓子眼里直冒烟呢。她想退后到街边马路牙子上去,把自己整理一下,这时候车门又开了。车像个巨大的兽,喘息着伏在原地。它没走,又为她开了一次关闭的车门。苏苏心里一热,赶紧追几步,双手握住抓手爬了上去。她上去车马上就关门出发。苏苏一手抓住把手,大口喘气,一手进包里掏钱。同时给司机说了句谢谢,谢谢师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31: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师傅在开车,一般这种情况下司机是不会理睬乘客的。苏苏也没指望人家理睬。有点意外的是,这个司机扭头看她,还说不用谢,你先坐稳了,钱慢慢投。

苏苏好像被人推了一把,真的就顺势坐到了身后的空座上。身子安置稳妥了,两个肺叶还在扇动,嗓子里隐隐有血腥味,刚才确实跑得太猛了。其实迟了就迟了,五十块钱扣了也就扣了,但人就是这样奇怪,有些情况下,心里想的是一回事,身体做出来的反应又是另外一回事,好像能争这一口气,就不会轻易让自己却步。气终于平了,匀了,她先找出一块钱投了。站起来的时候觉得左脚下不舒服。回到座位上偷偷看,鞋跟不见了。她不动声色地坐着,回想鞋跟掉的过程,应该是临上车时掉的,鞋跟太细,卡进了砖头缝里,被拔掉了。怪不得当时感觉有力量在拽左脚。苏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掉了就掉了,心里发誓以后再不会为了臭美去买这种跟儿与筷子一样细的鞋了。

下车的时候苏苏怕掉了鞋跟被人笑话,老早就慢慢往门口挪,车一停,就跳了下去,然后一瘸一拐赶往上班的地方。等签了到,坐在凳子上的时候,苏苏想起那个司机来,那车可是特意为她一个人停的,在车上还提醒她坐稳再投币。苏苏揉着酸疼的脚脖子,有一点感激。只是当时太慌乱,只顾了掩饰自己的狼狈,都没看清楚那司机长什么样儿。

从这以后,寻找那个司机成为苏苏一段时间里打发寂寞的由头。坐公交其实挺无聊的,那时候微信还没全民覆盖,不像现在一上车全是低头看手机的,年轻人能从上车刷到下车,中间绝不抬头看一眼别人的大有人在。苏苏也早习惯了坐车看手机,刷宫斗剧,一遍一遍看,在公交车上的这段时间也就过得快多了。那时候苏苏还没买智能手机。挤在公交车里只能闭眼装睡,或者低头沉思,更多的是望着人群出神。挤公交车的,大多数都是和苏苏一个阶层的群体。学生、上班族、跳广场舞的大妈,去超市或药店排队抢鸡蛋和购买保健品的老年人。这个群体的人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兜里没多少钱,要么就是舍不得花。

苏苏没事干就用目光观察这些同行者。有人是经常见面的,属于这条路线上的固定乘客,有人是隔三岔五见到,也有人属于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类型。十年修得同船渡,苏苏想着这话忍不住莞尔。她和这些挨挨挤挤吵吵闹闹的人们,是修了多少年才有了同坐5路公交的缘分。公交车其实就是一个缩小了的社会,它折射出一座城市在一个时代的发展面貌——车里的设施,乘客的穿戴,人们的言谈举止,讨论的话题,沿途看到的街景,低处的路面,高处的天空。苏苏感受着这些,也感受着时间在身体里流过的痕迹。一年又一年,每个人与小城一起经历。苏苏身在其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34: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凡事只要留心,就会觉得有意思起来。苏苏的注意力从观察乘客,转移到留意司机。她想找到那个司机,找到了做什么,再说一遍谢谢,还是买点什么礼物相赠,或者做一面锦旗送他?她都没想过,可能什么都不用做,仅仅就是想好好看一眼他吧,看清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在那一刻忽然发了善心。关注的对象变换后,苏苏发现了司机和乘客的不一样,虽然身处同一辆车里,但属于不同的群体。

乘客总是觉得公交车和司机都是为他们服务的,就得时刻为他们考虑。有时候堵车,或车出了故障,公交车没能按时到达,迟到的班次总会接到候车人群的抱怨,再要遇上天阴雨雪什么的,都是骂司机的,司机要是忍不住还嘴,会引起一车人七嘴八舌的讨伐,公交公司在管理上不合理的后果,就会由一个司机暂时去承受。苏苏也曾混在人群里,发泄过内心的不满,也经常看到有人和司机吵架。

引起争吵的原因各种各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现实里不会发生的。有人投币把钱卷成卷,等后来发现是半张残币。情况多了,司机就得留心,有人摸出一个卷要投,司机就喊,把钱展开,展开投,为这个吵过。有人上来了,发现没带零钱,掏出五块十块,甚至红灿灿一张百元大钞,要司机给他换,司机没钱换,就发生了口角。也有人上车不问路线,先投钱,投完又发现上错了车,嚷着让司机退钱,退了钱下去换乘。司机哭笑不得,说钱又不是进了他腰包,他没法退。年轻人也就罢了,一般不计较,遇上老年人就会偏偏较真。

有一回一个老爷子抱住车把手就是不下去,司机没办法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块钱退给了他。还有一回,一个穿得花红柳绿的老阿姨,手里提两把扇子,把钱投了又改主意要下去,缠着司机退钱,偏偏那司机固执,说没有吃进去又吐出来的,再说这一块钱也不是他吃了,他也是受雇佣的,每个月拿的死工资,和老阿姨的一块钱没一毛钱的关系。老阿姨被惹急了,干脆撒起泼来,挥舞着两把扇子,向司机劈头盖脸地招呼起来。司机不敢还手,一边躲避一边开车,公交车就在大街上歪歪斜斜扭起了麻花。后来当重庆市有一辆公交车大白天一头翻进了大江,苏苏就想起了这一年的事,小城要是也临着一江水,那辆公交车说不定也得歪进去。想起来叫人后怕。当时公交车跛足一样从一个站点摇摇晃晃趔趄到下一个站点,老阿姨才出够了气,骂骂咧咧下车走了。苏苏就在心里感慨,老了的坏人横行无忌,没人敢招惹,这些人就像老鼠屎一样撒在人群的大锅里,严重影响着城市的风气,小城也没能例外。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37: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