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一个半截人

您是本帖的第 9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一个半截人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31[查看]
积分:45391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一个半截人

刘夏听到有媒人来提亲,觉得做梦一般,不敢相信是真的。但他还是按捺住自己,安安静静认真听媒人的介绍。

父亲刘为善是说不上话的。自从十五年前不小心从家里没装扶手的楼梯上摔下来后,他再也没能下床站起来。家里的一切都是老婆李金娥做主。李金娥也只是名义上的户主,两个儿子大了,没有一个听话的。听她话的只有残疾的男人和同样残疾的侏儒女儿刘秋,一个半截人,村里村外人称“三寸丁”。

“这么大年纪还没嫁出去,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听了媒人陈水秀的简单介绍,李金娥蹙起眉头疑惑着。

这些年,为儿子们的婚事,做母亲的算是操碎了一颗心。老大刘春不必说了,一张疤脸能把人家姑娘吓得魂飞魄散。要操心的是老二刘夏。四处求爹爹拜奶奶,替儿子牵线搭桥。男女见面,双方欢喜。可家里家外一看,脸顿时拉下,茶也不喝一杯,拔脚跑得老远,自此再无一句回音。下次又有姑娘上门,随意张望一下,转眼又跑没了影。经历得多了,一家上下早寒了心,即便有人主动上门提亲,也习惯性装出冷漠模样,甚至有意无意挑剔起对方。明知没丝毫指望,何必白费那个心,白丢那个丑,只落得上下邻居的耻笑?

“哪里的话!她爹说以前也谈过两个男朋友,都没有结果,她就不愿意谈了。这些年一直在外面打工。”陈水秀避重就轻,心里鄙夷地想,就凭你也配问这种话?家里一棍子扫过去,硬是没有什么挡手的东西,娶个媳妇也有资格挑三拣四?有本事就让儿子们打一辈子光棍吧。

刘夏懂母亲的意思,跟着轻轻嘀咕道:“三十岁,也太老了点吧?”

“算了吧,人家不嫌弃你们,你倒还嫌弃人家。三十岁算什么?城里姑娘三十多岁没嫁人的大把大把抓,还有一辈子不结婚的呢。人家保养得好,水灵粉嫩。”陈水秀撇撇嘴,摇摇头,一副见多识广、对牛弹琴的无奈模样。

“可是我们家这样子,你也看到了,没有钱接亲啊!”李金娥终于忍不住,唉声叹气透了底。

“那好说,老谢家说了,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他就不要彩礼钱了。你们不可能一点家底儿也没有吧?再向亲戚们借一借凑一凑,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7:12: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31[查看]
积分:45391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有这样的好事?刘夏双眉扬了扬。他仍继续坐在那,想了半天不答话。陈水秀急了:“我这辈子只到女方家去提过亲,到你们男方家提亲这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成就成,不成拉倒,给句痛快话。想找老婆,条件又比你们好的人多着呢!”

刘夏赶紧说:“好,好,我答应。”

“那就腊月二十四那天见个面。”陈水秀详细交待了一番,走了。

刘秋兴奋,“马上我就有嫂子了!”刘春瞪了她一眼,猛地一脚把板凳踢翻了。刘秋明白触到了大哥的痛处,暗恨自己不该多嘴多舌,吓得不敢吭声了。李金娥不满地说:“拿板凳撒什么气呢?板凳几时和你有仇啊?”

“还不是怪你们,小时候不把我看管好。我愿意长成这副模样吗?不然要论娶亲,怎么着也不该先轮到老二!”刘春吼道,脸上烧伤的肌肤牵扯着一动一动的,很可怕。

“谁叫你小时候喜欢玩火呢?怪这个怪那个,我又该怪谁呢?这么多年你爹瘫在床上,我一个女人家容易吗?又生了这么个造孽的半截人,不然……”李金娥打住了话头,她看见刘秋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唉,如果女儿生得正常,好歹也能换门亲事,不至于两个儿子都打光棍。

2

刘夏得意地宣布了相亲的结果,最重要的一点是,女方不在乎他们家穷。李金娥先是面露喜色,接着叹了一口气,反问道:“再不在乎,婚姻大事,多少也得花几个钱吧?我们手头上真的没有,你拿什么结呢?”

刘夏自信地说:“我有四千多块钱,再找舅舅他们借点,总不至于外甥结婚他都舍不得吧?”

刘秋兴奋地刚一咧嘴,一抬头看见大哥刘春阴沉的脸色,就像暴风雨前密布的乌云,赶紧埋头,识趣地扒拉了几口饭。

第二天一早,刘夏骑车去舅舅家借钱。听说外甥要娶媳妇了,舅舅很爽快地答应借两万块;又打听是谁家的姑娘。刘夏得意而又略带羞涩地一边搓着手,一边介绍。舅舅先前的笑容慢慢凝结了,眉头越皱越紧,“三十里铺的谢家村,谢玉山的女儿……谢家的老大?”舅妈疑惑不解,问道:“怎么了?”

刘夏听见,抬起头诧异地盯着舅舅的脸,生怕舅舅是想起了什么事情,钱不凑手,不能外借,想反悔又觉得难为情。他不安地等待着舅舅发话。舅舅更显尴尬,吞吞吐吐说:“夏儿啊,舅舅是有话要说,我说出来你别生气啊……”

刘夏说:“舅舅,你有话尽管说,没事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7:14: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31[查看]
积分:45391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舅舅叹了一口气,不做声。好半天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用火机点着,“我也记得不太清楚,忘记是听谁说的。说谢玉山那个大女儿在外面挣的钱,只怕有些,有些不干净呢……”

“不可能!舅舅你肯定弄错了,春兰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刘夏嚯地一下站起,全身的血液呼啦啦往头顶上涌,脸都涨红了。

舅妈嗔怪道:“胡说什么呀?人家吃饱了撑着嚼舌头根的话你也信?亏你还是个大男人,跟女人一样搬弄是非。刘夏的这门亲事可是有媒人介绍的,不知根知底的,能随随便便介绍吗?都是十里八乡的熟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又不是一锤子买卖。”她又给刘夏打气:“别听你舅舅胡说八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刘夏听了舅妈一席话,脸色开始阴转晴,也坐下来跟着解释:“就是。那个小谢真的很好。我看得出来,她是个好姑娘,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

舅舅一时噎得无话可答,低声辩解道:“我早就说过了,我也只是听人家背地里说的。这话不可全信,可也不能一点都不信。”

舅妈打断舅舅的话头:“有些人就是那样,见不得人家日子过得好,眼红得不得了,非要说点坏话心里才舒服。”

刘夏低着头,脑子里嗡嗡响,也不知道他们后来在说什么。他慢慢站起身,瓮声瓮气说:“舅舅舅妈,我走了。”不等舅舅舅妈答应,兀自转身拔脚出门。舅舅赶紧追上,大声喊道:“还没拿钱呢!明天定个时间我们去信用社取。”

舅舅站在门口,望着刘夏远去的身影唉声叹气,从嘴上取下烟头,扔在台阶上,用力把烟头踩熄,碾得粉碎。舅妈埋怨道:“道听途说的,你干吗要打破嘴呢?刘夏能讨上媳妇,就是刘家烧高香了。这下可好,要打一辈子光棍了。回头人家恨你不肯借钱,故意找借口呢!”

“我也是为他好,不能饥不择食穷不择妻。都说无风不起浪,人家怎么不议论别的女孩儿家呢?”夫妻俩鸡一句鸭一句辩论着。

刘夏离开舅舅家,没有径直回家,而是迷迷糊糊走上了去春兰家的路。骑了大半个小时,他猛然一激灵,春兰家暂时是不能去。从他们家是问不出什么名堂的。他去找街镇那头的媒婆。陈水秀不在家,又不知到哪里耍弄那副巧舌,乱点鸳鸯谱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7:1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31[查看]
积分:45391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他沮丧地站在村头的一棵古樟下,发了好一阵子愣。一老一少两个女人提着塑料桶,来溪边洗衣服。年长的女人主动问道:“你是来找人的吧?”

刘夏忙不迭答应是。那个女人放下桶子,热情问找谁。刘夏说找谢玉山。她用手一指前方说:“谢家村就在前面,走个刻把钟就到了。”

刘夏嘴里道过了谢,却不起身,磨磨蹭蹭待在原地。半晌,他鼓足勇气问起谢家的一些情况。年长的女人很热心地回答他。最后,刘夏终于转弯抹角问起了谢家大女儿,在哪里打工之类的问题。女人听了,脸色渐渐板起来,不愿回答了。年轻的女人插话:“问这么多干什么?”刘夏一时语塞,说自己的表哥一直在外面打工还没成家,听说谢家的大女儿长得漂亮,让自己在外面帮忙打听打听。年轻女人冷淡说:“要问这个,干脆去谢家村打听。我们毕竟是隔壁的村子,哪有他们本村人知根知底。”

刘夏知道,从她们嘴里再也问不出什么名堂。他也没有勇气再去找人问了,只得一点点往回走。站在自家门外,仰头打量着面前那寒碜的楼房,还是红砖的墙面。十几年了,风吹日晒雨淋,越发破旧暗淡,在村子里特别扎眼。建房的时候,父亲出了事,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再也没有能力装修,更别谈置新房了。

这么发了一会儿愣,刘夏径直回到卧室,衣服也不脱,拉过一角被子就躺下。母亲与妹妹不敢过问。刘夏的脾气一向比较暴戾,惹毛了他会摔盘子打碗的。母女俩私底下猜测,是没借到钱而烦恼。

窗外的夜色黑黢黢的,没有半点星光,凛冽的寒风拍打着窗户。刘夏睁大双眼,没有半点睡意。舅舅犹豫不决的口气,村妇支支吾吾的神情,都似乎给出了答案。刘夏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想用力去击打冰冷的墙壁,却又忍住了。他的眼前又闪现出了春兰那圆圆的脸蛋,迷人的酒窝。刘夏反复琢磨,自己空有一身好皮囊,这样的家庭情况,想娶个媳妇真不是件容易事。听说邻县有人花钱买媳妇,只要两三万就可以,可是那样的媳妇基本上都是被人贩子揩过油占过便宜的。更重要的是,买来的人从内心不情不愿,时刻想着回老家,还得天天派人看着守着。万一逃跑了,岂不是人财两空?娶春兰则花不了什么钱,丈母娘家还要倒贴,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如果春兰是清白的,那样最好,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即使不是,她一定攒了不少私房钱,起码可以少奋斗五年十年的。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有了钱什么都好说。赌就赌一把吧,破釜沉舟豁出去了。黑暗里,刘夏咬牙切齿地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7:1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31[查看]
积分:45391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腊月二十六了,该是刘夏去谢家答复的日子了。日上三竿,刘夏还躺在床上,没有动静。李金娥早就换了干净衣裳,打算陪儿子一起去,见情况不对,就到房里去问个究竟。

她一把掀开被子,责问道:“不是说好了今天去谢家吗?怎么还不起床呢?”

“没钱!”刘夏没好气地回答,一把又把被子拽过来,侧身面朝墙壁。

“舅舅真不肯借吗?”李金娥追问。刘夏却爱理不理的,用被子蒙住头。她心里一下来气了,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亲外甥啊!关键的时候舅舅不帮忙,怎么也说不过去。反正已经换了新衣服,干脆出门一趟。

李金娥窝着一肚子的火去兄弟家兴师问罪,又憋着一肚子的气灰溜溜回来。再次来到刘夏房里,儿子已经坐起来,倚在床头抽烟,烟蒂扔了一地。她用手赶了赶烟气,低声说:“儿子啊,这门亲不结是对的。”

刘夏嘴里叼着一支烟,眯缝着眼睛反问:“谁说不结了?”

李金娥说:“谢家那丫头的情况,你舅舅不是和你说了吗?这样的女人怎么能进我们刘家的门?”

“舅舅不也是听别人说的吗?你们亲眼看到了?证据呢?”刘夏悠悠地问。

李金娥愣了一下,儿子的反应实在让人捉摸不透,她说:“俗话说一家有女百家求,她既然生得那么好看,家里的门槛应该被提亲的踩破了。哪里用得着这么急吼吼地赶着往外嫁?而且还看上我们这穷得东倒西歪的破家?天上不可能会掉馅饼的!我情愿你娶个清清白白的瞎子、瘸子,也不情愿你娶个这么不干不净的货!”

刘夏把烟头扔在地上,恶狠狠踩了几脚,碾得碎碎的。“想娶清白人家的女儿,你替我去找啊!这么多年你找到了吗?谁看得上我们这穷得卵子打板凳的家?我告诉你,哪怕真是舅舅说的那么回事,我也娶定她了!”

“那你今天怎么不去呢?”李金娥气得直翻白眼,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出不来。

“我会去的,但不是今天!”刘夏歪着脖子说道。

“为什么?”

“你管不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7:17:00

 5   5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