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一片庄稼地

您是本帖的第 9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一片庄稼地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一片庄稼地

那客人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憋了一会才长长地吐出来,一副看客的样子。我好心提醒他不要在我这里抽烟,他很不在乎地说:“抽烟怎么了?又不是抽大烟!”我分明感受到了他在和我抬杠。鉴于顾客就是上帝,我忍住没接他的话,但在心里已经称他为“看客”了。看客得意地侃侃而谈了,“一看你就是刚进城没几天的乡下人!”我附和着点点头。他又吐了一口烟:“来这里吃饭的没一个有钱的主,就你这几块钱的一碗面,能招来有钱的主吗?”我又点了点头,没说话。他已经完全把自己当主角了,其他吃饭的人都在听他说话。他的声音明显高了许多:“我敢肯定马大龙绝对没来吃过饭!他这两年发大了!”

说到这里,我才仔细打量这个被我称为看客的男人。他尖尖的脑袋上,头发好像半个月没洗过一样乱成一窝,脸瘦得连鼻子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长,嘴巴反而显得很宽阔,嘴唇薄得像我扯的面。他努力瞪圆了双眼看我,我再次点点头,表示马大龙从没来过我店里吃饭。他突然话题一变,问我:“你干嘛跑到城里来啊?待在老家多好啊?你以为城里真的比农村好吗?”我真不清楚眼前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怎么会问起我这样的问题呢?我不高兴地回答他:“我不进城怎么能挣到钱呢?我不进城我女儿怎么能接受到好的教育呢?”

他淡淡一笑,又似乎没笑,吐出一口烟:“可是像你一样的农民工进了城才让马大龙发大了,才让我这样的人成了无业游民!还有那个带着狗来吃饭的那个老太婆,怎么会整天带着狗游游荡荡呢?你知道她是谁吗?”我急忙摇了摇头。他续上了一支烟,接着说:“她儿子,被马大龙坑惨了!两年前,对面那个广场还是我们村的一片庄稼地,还有你这饭馆这排二十八间门面房是我们村的房子,因为进城的人多了,这里就被开发了!当时要拆迁的时候,因为赔偿谈不妥,马大龙就找到我和小飞。小飞就是带着狗来吃饭的那个老太婆的儿子,说要把事情闹大了才能多赔些,我俩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事情果然闹大了。拆小飞家的时候,小飞他爸待在家里死活不出来。拆迁队里有个黑胖子,二话没说进门就扛起小飞他爸往出走。我和小飞还没反应过来,马大龙直接一板砖把黑胖子拍趴下了。等我俩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大龙已经撒腿跑了。小飞他爸吓得半死。他爸本来就是高血压,不到一个月脑出血走了。马大龙一年没敢回村,但房子该拆就拆,该赔偿就赔偿,你这饭馆的这间门面房就是赔给小飞家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6: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但还是没说清楚为什么和我签合同的却是马大龙。他看着我疑惑的表情接着说:“要不我怎么会说是像你一样的农民工进了城,才让马大龙发大了呢?是你们进了城,小飞家才毁了呀!”我越听越不明白,打断他的话:“我进城开小饭馆卖饭,马大龙发大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小飞,我不认识,他家毁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他顿了一下,说:“小飞现在还在牢里呢!他媳妇带着娃改嫁了,他妈受了刺激脑子有点不正常了,整天带着几只狗,也没个住处,就在广场东南角搭了个帐篷住着,这个家是不是毁了?”

我还是不明白:“那和我进城有什么关系?难道和马大龙没关系吗?”他叹了一声,说:“马大龙大我和小飞三岁,我们仨可是一起耍大的。马大龙早都洗白了,现在已经是村主任了!算了,不说了,说多了,他会整死我的!”说完起身就出了门。我还在纳闷,他转过身说:“你千万别惹马大龙,他啥事都能干得出来!”

我一直没弄明白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或许真如他自己说的是一个无业游民。他也没说清我进城和小飞家被拆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印象中记得他以前来过我店里。每次都吃的是油泼面,还要几瓣大蒜,再喝一碗面汤,很少说话,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说了这么多。自从和我说了这么多话后,我好几天也没见到他。三天过去了,小飞他妈没来过我店里吃饭。我老婆突然对我说:“这三天她没来给狗买饭,不知道狗下崽了没?女儿很想养一只狗!你要不送孩子上学回来,顺路到广场东南角看看什么情况!”

我对女儿养狗一直不赞同,我说:“女儿要养狗,那她要是上学去了,狗怎么办?放在楼上,咱俩要在店里忙,没人管。放在店里,咱这小饭馆的生意还能做吗?更何况女儿每天回来要写那么多作业,哪有时间养狗啊?” 看样子我老婆很赞同我的看法,坚决地说:“那行,听你的,不养狗了!”我紧接着说:“养狗还会影响学习呢!”我的这句话,我老婆好像没听见一般,她怔一下,话题一转:“三天都没看见她了,我挺同情她的!你去广场看看吧,毕竟,咱租了她的房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老婆一直与人为善,这也是我当初非她不娶的根本原因。女儿都8岁了,我和老婆几乎没吵过架,但她一心惦记着整天带着狗的小飞她妈,我就有意见了。我说:“话是这么说的,可咱租房子也是掏了钱的,再说了,我们是和马大龙签的合同,你同情她又什么用?只能影响咱做生意!”

我和老婆文化程度都不高,都是初中毕业就开始打工了。在工厂,我俩相识相恋了。本以为,我俩会一直在工厂打工,女儿就让我妈带。但女儿到了上小学的时候,我不得已花了钱把女儿转到城里。我和老婆也就从工厂回来,开了这个小饭馆。虽然挣不到大钱,但也够花了。可这几天,小飞她妈带着狗来买饭,对我的生意影响还是很大的。

我的话我老婆也没直接反对,她说:“你去广场看看吧!要是你嫌她影响咱卖饭,那我每天给她送饭到广场!咱每天没卖出去的饭不都白白倒了吗?给人一口饭,给咱积点德!”积德,这也算积德吗?我整天做饭站得腰疼腿乏,哪有这闲工夫给她送饭?有这功夫,我恨不得躺下不起来。话虽这么说,我还是经不住老婆的唠叨,去了一趟广场,算是我积德吧!

没去广场,我不后悔,去了广场我更不后悔,正所谓眼不见心不乱。广场东南角有一个公共厕所,厕所后边的墙旮旯里,几只狗正在嬉戏。一个用废旧的彩钢瓦搭建的篷子,不过两平米吧。这么狭小的空间,真让我不敢相信这是人住的地方。一股刺鼻的气味刺进我的鼻腔,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顷刻间,这几只狗就冲我乱咬,我无法靠近。正当我怀疑这是不是人住的地方时,两只小狗已经冲我来了,我急忙后退。

“团团、圆圆!”这声音我很熟悉,没错就是狗娘。她拿着破纸箱走过来,说:“大烟下崽了,团团和圆圆就是它的儿子!”我正纳闷她为什么给狗起了这样的名字,她又说:“你老婆人很好,过两天我把大烟的饭钱给你送去!”

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这番景象,也绝不会想到她住的是这样的地方,她的生活来源靠什么?难道是靠捡破烂吗?看着她手里的破纸箱,我不由得在想,她有钱吗?有钱会住在这里?我说:“不用送了!几份饭也值不了几个钱!”她一边娴熟地整理破纸箱,一边成竹在胸似的对我说:“几份饭钱我还能掏得起,你不用担心,我卖了破烂就给你送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她一定认为我是要饭钱来了,我说:“我没给你要饭钱,我是来上厕所,正好遇见你!”她好像没听我说话,也许是不想听我说话。整理好纸箱,她说:“大烟,饿了吧?我给你买饭去了!”听到买饭,我条件反射似的就想对她说没饭。难道她又要去我的店里买饭吗?看着眼前这一切,我真庆幸前几天对她那种极为反感的态度是多么明智和必要。那时的我,以为她只是仅仅养了只狗而已,没想到她不仅仅是养了只狗啊!眼看着天气越来越热,她这满身散发出的酸臭味,怎么能进我的小饭馆呢?我甚至埋怨自己,前几天对她的态度为什么不更厌恶一些呢?不错,我宁愿叫她白白吃几天饭,也不愿让她再踏进我的小饭馆。

或许她感觉到了我的内心想法,忽然对我说:“你放心,我不进你的门,我去别的店买!”我没说话,我也不想说话,我要回去把她的情况说给我老婆。

还没等我走远,两个穿制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狗粮看来已经习惯和穿制服的人打交道了。她先开口说话:“你们叫我往哪搬?房子是你们拆的,我已经从西南角搬到东南角了,离厕所这么近了,还要往哪搬?”那个戴眼镜,白衬衫装在裤腰里,拿着文件夹,看起来精精神神的年轻人,面带微笑说:“阿姨,创卫到了关键时候了,你能不能先搬出城……”

年轻人话还没说完,团团圆圆就开始在咬他的擦得铮亮的皮鞋了。年轻人抖了一下脚,“我们都来了几次了……你也理解理解我们……还有,你养的都是流浪狗,小心把人咬了,要得狂犬病的……这里的卫生太差了!”团团圆圆还是咬他的皮鞋。她没说话。另一个同样把白衬衫装在裤腰里的年轻人说:“你家的房子也不是我俩拆的呀!”她不看这两个穿制服的年轻人,而是感叹地说:“这里原来是我家的庄稼地,厕所后边是我老伴的坟,我住在这里就是要守住老伴……”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两个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六七岁吧,或许是刚上班的大学生吧,此时的脸面似乎有点挂不住了。戴眼镜的急了:“我们已经和你谈过好几次了,你总不能老这样啊!这不是存心阻碍创卫工作吗?”年轻人以为语气强硬点就可以解决了这个问题,我看未必。果不其然,大烟的脾气比年轻人还大,直接冲过来狂叫了。年轻人着实被吓得不轻,急忙后退好几步。她喊了一声:“大烟,不准咬!”大烟立即蹲在了地上不叫了,团团圆圆也很快蹲在了大烟旁边。

另一个年轻人很客气地说:“阿姨,您不搬,我俩回去怎么交差啊?”狗娘不急不缓地说:“马大龙害得我无处安身,你俩去找他!”两人相互看了一下,瞬间愣在了那里。

我回到饭馆正给我老婆讲我在广场看到的一切,马大龙进来了。他一进门就喊:“你这个破玻璃门好好擦擦,门框上帖的那破对联赶紧弄干净!”我一边答应一边问:“马主任,是不是创卫检查了?”马大龙光着膀子,圆圆的脑袋顶上,一片焗成金黄色的头发贴在头皮上,那造型颇像一个金元宝。圆圆的脸上,一双三角眼总是东瞅西看。手腕上的那个手串看起来挺值钱的,左手里盘着核桃,右手捏着雪茄。他悠悠地抽了一口雪茄,说:“你别瞎打听!不检查就不擦门了吗?像你们这些进城务工的,就要把城市像自个家一样爱护,知道吗?”

马大龙说话的语气明显带着官腔,当初和他签合同的时候,他还没有这样的官腔,或许是刚当上村主任吧!我老婆很快拿了抹布端来一盆水,马大龙笑眯眯地看着我老婆说:“弟妹越来越漂亮了,啊?” 说完嘿嘿地笑出了声,露出了黑色的门牙。我本以为他就是说几句话就走了,没想到他趁我老婆转身的时候,用他盘了核桃的手摸了一下我老婆的腰,无耻地说:“瞧这小蛮腰,啊!”

我老婆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立即严肃起来,“马主任,你要干什么?”马大龙大笑起来:“哎呦,你在质问我吗?”说着就吐我一口烟,说:“摸你老婆的腰,是我看得起你呀!你以为谁的腰我都想摸啊?告诉你,你能不能在这里做生意,还不是我说了算吗?”马大龙嚣张的样子,让我真想拉起板凳拍他,但瞬间我又想到,如果拍了他,我一家老小吃啥喝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老婆急忙陪着笑脸说:“马主任,要不是你,我们的生意早都做不成了!”马大龙得意地笑了,露出黑色的门牙:“还是弟妹识相啊!”说着那只盘过核桃的手又要摸我老婆,我老婆急忙躲开。马大龙干笑了两声,接着说:“好好打扫,过几天就要检查!”马大龙得意抽了一口雪茄,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那烟圈轻飘飘地如同马大龙得意的表情一般渐渐扩张开来。

如果当时我手里有把刀,我会不会直接砍马大龙,过后我总是莫名其妙地蹦出这个念头。当然,我心里清楚,就算我当时手里真的有把刀,也不敢砍他。因为马大龙出了我的小饭馆,去了隔壁的理发店。理发店的老板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当时正忙着给客人吹头发。马大龙进门吭了一声,小伙子一时半会没搭理马大龙。马大龙似乎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便二话没说砸了那个整天闪着霓虹光的灯箱。小伙这才反应过来,要和马大龙理论。马大龙骂骂咧咧地:“你这个破灯箱脏成啥样了?我替你砸了它!”小伙一脸茫然地:“就算脏了也不能砸了呀?创卫关这灯箱啥事啊?你这不是……”马大龙打断了他,吐了一口,骂:“你小子活腻了吧?不知道创卫检查吗?告诉你,不听我的话就立刻关门,滚回你老家!”马大龙的飞扬跋扈的样子,让小伙突然愣住了,几秒钟后,他突然说:“我要报警!”马大龙先是一怔,然后得意地嘿嘿一笑,语气轻蔑地说:“你知道派出所的所长和我啥关系吗?说出来害怕吓着你了!”小伙果然被吓住了,不再言语了。

我听到马大龙在理发店里砸着骂着,心里真庆幸自己没和马大龙多说一句话。

我女儿知道大烟下了崽后,缠着我要抱回来一只养,我极力反对。我不光担心养狗影响我的生意,影响女儿的学习,最重要的事我无法接受狗娘居住的条件。她养的狗不是什么名贵犬种,肯定不会打防疫针的。在我不停地解释下,女儿勉强答应不养狗了。但希望我能陪她经常去广场看看狗,女儿的这个要求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8: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