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回家的路

您是本帖的第 16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回家的路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回家的路

他们消失后,细佬父亲像挖红苕那样,顺着藤蔓往下捋,终于捋到了事情的源头。他记得,保长曾想把大佬弄去充丁,但大佬不够三丁抽一的标准;接下来,是戴瓜皮帽的地主出主意让大佬去冷水铺当水手,又让土匪惊走。细佬父亲明白了,保长不是要把大佬捉去坐牢,而是变着法子把他弄去充丁。保长抓丁,多数时候是要保释的钱。细佬父亲找中人询问保长,需要多少钱才能把大佬保出来。中人带来话,保长说要黄谷十石。细佬父亲算了算,十石黄谷需要二十个大洋,他只有重操旧业贩马。贩马本来能挣钱,只是路上土匪太多,马贩子九死一生,有些倒霉的贩子刚出门,走完三铺五铺,就在某条深峡里成了路上的冤魂。

细佬父亲斗胆赊了五匹本地矮脚马,背一布包冷饭,从徐家大塆出发,踏上了邮路。邮路上设有南天铺、牛牵铺、冷水铺、双河铺、朝天铺等九铺;有保家楼、钻天楼、响水楼等十八楼。细佬父亲花八天走完九铺,又花半个月走完十八楼,从茶峒进入湘西卖掉马匹,挣到了十个大洋。返程时,他时而昼伏夜行,时而夜伏昼行。当他走到离冷水铺还有三铺的朝天铺时,发现邮路上忽然多了很多操着外地口音的匠人、郎中、货郎和算命先生。细佬父亲和外乡人结伴而行,他发现,小贩们不太像生意人,他们啥都买一送一。刚走完三铺,他们背篓里的货物便所剩无几。细佬父亲花了几个铜板,从小贩手里买了十个土碗和一只杉木水瓢。他把碗和水瓢用葛藤捆好,扛在肩上。碗和木瓢在他肩上晃动着,使他看上去不像一个贩马的人,倒像是一个贩碗的人。

再走两铺,小贩们手里的东西卖完了,有些小贩往回走,有些小贩则跟着匠人和算命先生继续前行。到了牛牵铺,细佬父亲想起一个远房亲戚正在翻盖草棚,便在杂货铺里买了两张门神,准备作为给远亲的礼物。两张门神一个是握鞭的秦叔宝,一个是握锏的尉迟恭,他们红光满面,怒目而视,身上的令旗使他们十分威严。买好门神,细佬父亲跟着小贩前往客栈。他们入住的客栈叫悦来客栈,老板是个驼背,善于察言观色。他看见小贩们空着手,奇怪地问,你们手里没货了,怎么还不回家?小贩们说,我们难得出趟远门,到前面转转再回去。驼背说,我听赶脚人说,邻县四处闹红,据说全是一些红毛绿眼的大个子好汉,如果你们老是在路上盘桓,等他们闹过来,怕要把你们回家的路给堵住了。小贩们说,老板,你放心吧,闹红我们听说了,不过,红军不是红毛绿眼的大个子好汉,他们长相跟我们差不多,是帮穷人讨公道的人。驼背说,还是小心为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驼背点燃手里的蜡烛,领着小贩和细佬父亲上楼歇脚。楼板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稻草,稻草上胡乱丢了几床草席。驼背看客人们在草席上安顿好,吼着小心火烛下楼去了。微弱的亮光随着驼背的脚步一点点往下泄,像光明钻入某个孔洞,楼上慢慢隐入黑暗。躺在暗处,细佬父亲想起小贩和驼背的对话,心中升起阵阵不安。多天后,他才从大佬的口中知道,与他同床而眠的小贩是红军的探子,他们在为大队红军寻找行走的路线。眼下,细佬父亲一无所知地睁开眼睛,看着无边黑暗,耳朵里填满了夜鸟悠长的鸣叫。

天没亮,细佬父亲就扛起碗,怀揣门神,偷偷溜出了客栈。五月的清晨,阳光出现得十分迅速,细佬父亲在邮路上跑了不到一餐饭的工夫,阳光就跳进天空,照亮了地里的洋芋花和山岗上的映山红。阳光初照那一刹那,五月的映山红闪烁起炫目的光芒,仿佛山岗有大片殷红在流淌。

细佬父亲在路过南天铺时没有停脚,等他回到徐家大塆,闹红的消息已先他到达。一时间,徐家大塆鸡飞狗跳,瘦得像条丝瓜的地主率先出逃。他骑着本地矮脚马,抱着地契、钱匣和一尊瓷器观音菩萨。观音菩萨是他从报安寺请来的,一直很灵验地护佑了他不断增长的土地扩张计划。地主身后,是坐滑竿出逃的保长。他戴着礼帽,穿着中山装,中山装上别着国民党青天白日党徽。保长由保丁护卫,一路逶迤去了县城。

有钱有势的人逃跑后,穷人也开始出逃。细佬父亲回到徐家大塆第二天,各种消息跟着赶路人,沿邮路四下散布。有人说红军在县城开仓放粮;也有人说红军已经到达南天铺。传言有时相互矛盾,有时又相互印证。有人说红军确实是红毛绿眼的大汉,也有人说红军全是些文质彬彬的先生,写一笔好字,唱一嘴好歌。各种流言传来传去,惊得人们像被挖开蚁巢的蚂蚁,带着食物,驮着用具,源源不断地到山岭深处的树林里安营扎寨。细佬父亲带着一家人,住进了他挖蕨根和烧炭时居住的窝棚。那个窝棚位于一道凸起的山岩之上,透过树冠,能看到远处的邮路。

在细佬的记忆里,那天下午,阳光照亮了西边的丛林,松树发出的新枝带着黄色花蕊,像张开的手指在树冠上摇晃。空中弥漫着深厚的松脂香味。细佬刚把目光从远处的邮路上收回来,山岩下就响起落叶被人踩动的声音。细佬看见父亲将一块石头抓在手里,大声说,是哪个?我要扔石头了。在细佬父亲的威逼之下,邻村的郎中从树荫里露出面孔。郎中说,别扔石头,我是郎中。细佬父亲说,郎中啊,你怎么没跑?郎中说,我没来得及跑,红军就来了。细佬父亲说,他们真是红毛绿眼的大汉吗?郎中说,不是,他们对人很和气,也很仁义。细佬父亲说,你怎么知道?郎中说,我被叫去帮助医治伤员,他们对我很客气,也给了报酬。细佬父亲说,他们还在吗?郎中说,走了,他们今天去贵州了。

郎中背着背篼绕过山嘴,进入到一片针叶林和阔叶林交织的混生林。混生林里有一条猎人行走的小路,沿小路翻过山脊,能进入徐家大塆后面的群山。细佬看见父亲继续坐在山岩上,看郎中在林中采药。到夕阳西下时,他才离开山岩,独自回到了徐家大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细佬父亲回家时看到了什么,细佬不知道,他被父亲叫回家时,外逃的人已经陆续从山上回来了。那时,夕阳像一枚成熟的桃子在山顶上似坠非坠,徐家大塆的邮路、草棚、田野都映衬在一片有些虚幻的斜光里。细佬记得,当他拐过门前的土包,发现大佬回家了。大佬站在草棚门前,门上贴了一张父亲从牛牵铺买回来的门神。门神在夕阳下泛着光,像松脂一样闪闪发亮。细佬跑过去拉住大佬的衣服说,哥,哥,你怎么回来了?大佬说,红军打下县城,打开监狱,我就回来了。细佬说,你回家了为啥不来山上找我们?大佬说,我给红军带路去了冷水铺,等我回家时,爸爸已经回来了。

大佬说着转身进屋,细佬跟在他后面,从门神下进入幽暗的房间。屋内变化很大,水缸满了,地扫过了,几件没来得及归顺的农具也一一归顺。三个银圆在父亲和母亲手里转来转去,最后转到大佬手里。通过询问和交谈,细佬才明白,银圆是红军留下来的,父亲回家时,三个银圆用一只土碗扣在灶台上。大佬建议把银圆藏在装南瓜种子的斑竹筒里,上面放种子,下面放银圆。

徐家大塆还没从过红的慌乱中回过神,保长就回来了。保长没坐滑竿,而是像瘦地主那样骑着一匹本地矮脚马,从很远的地方回来。他身上仍然穿着中山装,戴着礼帽,打扮得干干净净。后面的保丁比逃跑时精神多了,他们骂骂咧咧地跟在保长身后,似乎准备随时找人干上一架。

保长让人敲着锣,在徐家大塆走动,要求各家各户上缴红军留下的东西。敲锣的人威胁说,如果有人胆敢私藏红军留下的物品,将被抓去充丁。喊话有了效果,很快,有人交了银圆;有人交了留言条;有人交了小袋粮食。路上的红军标语被全部铲除了。在保丁们用锄头、凿子、洋漆对标语大动干戈时,很瘦的地主也回到了徐家大塆。他没有骑马,据说他的马在逃跑的路上惊跑了。地主回来后,拄着文明棍在田野上行走,喊来佃农预估夏粮的产量。

细佬父亲很快听到了不好的风声,风声是徐家大塆的铁匠透露给他的。铁匠受命给保长新买的坐骑打一副马蹄铁。交谈时,保长说漏了嘴,他判断大佬已经回到了徐家大塆。理由是关在县城监狱的人全跑了,有人看见大佬正从冷水铺往回赶。眼下,保长正在偷偷寻查大佬的行踪。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听到风声的后半夜,父亲把细佬从床上叫醒。细佬看见,大佬一副出远门的打扮,裤脚用绳子系起来,背上多了一个布包,装南瓜种子的斑竹筒斜挎在肩上。细佬母亲在灶前流着泪,火光映红了她的脸,每一滴泪珠上仿佛都有一团跳动的火苗。锅里煮着一只野兔。野兔是过红时,父亲用绳扣套到的。细佬父亲对大佬说,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大佬说,听说他们去贵州了。细佬父亲说,你把三个银圆藏好,等你追上它们的主人,就跟那支仁义的队伍走吧。大佬说,我知道了。细佬父亲说,别忘了给家里写信。大佬说,我记住了。

大佬离开不久,保长就从邮路上听到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有煤贩子说他在邬家沱遇见了当水手的大佬,据说他想挣一点盘缠;也有马贩子说,他们在县城前面的驿站里碰见过大佬,他又黑又瘦,准备去贵州的洪渡。保长怀疑,大佬已经逃离了徐家大塆。为了试探消息的真伪,他找到细佬父亲说,听说大佬跑了?细佬父亲说,他没跑。保长说,没跑?为啥那么多人在远处遇见他?细佬父亲说,他去贵州当背脚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

保长登门之后,秋天很快到来了。细佬发现,进入秋天,父亲开始关心起邮路上的信差。信差打着绑腿,戴着蘑菇似的圆帽,摇着铃在邮路上疾走。听到铃声,细佬父亲会跑到邮路上拦住疾行的信差,询问是否有自己的来信。信差告诉他,所有信件都要送到邮政代办所登记,如果他是某封信件的主人,会得到代办所的通知。那以后,细佬父亲不再追逐信差的铃声了,他喜欢站在田野上,对着南迁的候鸟发呆。秋天,大地呈现出鹅黄色,喑哑的鸟鸣从天上落下来,引发了村庄的狗叫。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过了小寒,是大寒。过了小年,离大年就不远了。在大年到来之前,老李想去洗个澡。除旧岁时,除了要对屋子进行一番全面的扫除,个人的身体也要清洗一下。不然的话,把狗年的灰尘带到猪年就不好了。

老李家的卫生间安有电热水器,热水器的容积还不小,他洗澡完全可以在家里洗。在夏天天热的时候,他都是在家里洗,但电和电费是联系在一起的,水和水费也互相挂钩,为了省钱,在家里他总是洗得匆匆忙忙,只简单淋一下就完了。到了冬天,他就不愿意在家里洗了。他家的卫生间里没安取暖用的浴霸,他也舍不得通过长时间淋热水以提高卫生间的温度,卫生间里显得有些冷。他洗澡洗不好,再把自己冻感冒,那就不划算了。老李年轻时当过矿工,每天升井后,都要在热辣辣的大池子里泡一泡。他的皮肤似乎留有泡澡的记忆,一直怀念那种泡澡的感觉。在烫皮烫肉的水池里泡出一头汗来,那才叫痛快,那才是真正的洗澡。淋浴只是淋一下,湿了眉毛,湿不了汗毛,那叫什么洗澡呢,洗与不洗也差不多吧。那么,在自家的卫生间里安装一只浴缸不就得了,把门一关,一人一缸,想怎么泡,就怎么泡,想泡多长时间,就泡多长时间,泡得手指头发芽儿都没人管。可是,不行呀,普通居民的家庭里,安装浴缸的总是少而又少。一来是,卫生间空间狭小,安个吸水马桶,“卫生”一下还凑合,哪里有安装浴缸的地方呢!二来是,浴缸大张口,得放多少热水才能达到它胃口的要求啊,恐怕半立方水都不够吧!所以呢,在家里安浴缸的事老李连想都不敢想。皮肤痒得实在太厉害了,再不泡澡实在对不起自己了,他只好到外面的公共澡堂泡一泡。现在关于泡的说法比较多,除了泡脚,还有泡吧、泡妞儿等。去他大爷的这泡那泡吧,都不把人往好里泡,老李对泡澡以外的泡都不感兴趣,都持拒绝的态度。

泡的名堂多了,难免对泡澡构成了挤压。老李注意到,以前到街道的澡堂里泡个澡是很方便的,现在泡澡越来越不容易。大约在十几年前,老李所住的居民小区外面就开有一家澡堂。澡堂的门面临街,他下了楼,穿过小区的消防通道,往右一拐,不到一百米,就进了热气腾腾的澡堂。他觉得太好了,这跟在自己家里安浴缸有什么区别呢,没什么区别嘛!他想,这个澡堂子要是长期开下去就好了,他后半辈子就可以在这个澡堂子里泡澡,一直泡到老。他这样想,是他隐隐地有些担心,担心这个澡堂子说不定哪一天会关张。人喜欢什么东西,往往有担心伴随,喜欢花儿,担心花儿谢;喜欢鸟儿,担心鸟儿飞;喜欢这个澡堂子呢,就担心它不能永远存在。铁打的街道,流水的门面,澡堂子永远存在的可能性不大。花儿总是要谢,鸟儿总是要飞,担心什么就有什么,这个澡堂只开了两三年,就关门了。问起来关门的原因,是房子的租金提高了,水费翻倍了,去洗澡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人家开澡堂是为了赚钱,如果赚不到钱,还赔钱,澡堂何必继续开下去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这家澡堂关门了,老李骑着自行车,转了好几条大街小巷,又找到了一个澡堂。这个澡堂离他家稍远一些,要横过安定门外大街,还要穿过一条小街,往西走一两公里才能到。澡堂门口打出的招牌是“花海洗浴中心”,却是一家旅馆开办的澡堂,以经营旅馆业为主,经营洗浴业为辅。凡是在旅馆入住的旅客,可以免费到洗浴中心洗浴。不在旅馆住宿的北京本地区居民想去洗澡也可以,花个三四十块钱,买张门票就是了。老李去花海洗浴中心泡过几次澡,就摸到了其中的一些底细,原来里面不仅可以泡澡、洗澡,还可蒸桑拿、蒸石火浴。这还不算,在洗浴中心洗完了澡,换上中心提供的软衣服,可以到休息大厅小憩,看电视,点饮料喝,让服务生为您捏脚,也就是足疗。当然了,喝饮料和接受足疗都是要付费的。在大厅里享受的服务还不是高级服务,高级服务的项目是按摩,须在旅馆的单间里关起门来一对一进行。按摩分不同形式和档级,有中式按摩、港式按摩,还有泰式按摩等,档级越高,价位越高,高到令老李一类的普通市民咋舌。老李到花海洗浴中心,不管有多少花样儿,他只泡澡洗澡就够了,顶多附带着蒸一下桑拿和石火浴,别的需要另外付费的项目一概不要。就连搓澡,他都是自己搓,从来不让所谓的搓澡师给他搓。他的胳膊够长,手指头也不少,身体各处都够得到,何必让别人给他搓呢!搓澡的价格也不低,与泡一次澡的门票价格几乎持平。有那搓澡的钱,还不如再去泡一次澡呢!还有,搓澡师问你往身上搓盐吗?搓牛奶吗?你稍有犹豫,稍有松口,大把的钱就被搓澡师“搓”走了。他坚持不搓澡,搓澡师就无法“搓”走他的钱。不过,他有时也有些心虚,觉得自己在“花海”的消费是不是太低了,贡献不够大,人家是不是不太欢迎他。老李平衡自己心理的办法,是在洗淋浴时尽量节约用水。他可以在大池子里尽情地泡,汗可以尽情地出,但在淋浴时,水能少用就少用。老李看见,有人在洗淋浴时,把水龙头开至最大,任淋水如大雨一样通过喷头往下流。在他们往身上涂抹浴液时,仍不关掉水龙头,好像不把水流够,就不够本儿似的。老李不干这样的事儿,他知道北京是缺水的城市,水是很宝贵的,让水白白流掉,太可惜了!

老李在这家洗浴中心泡澡泡得时间也不是很长,也就是两三年时间。秋天的一天,北风渐凉,老李打算去泡一个热水澡。在整个夏天,他一般来说不去泡澡,夏天天热,动不动就是一身汗,完全可以达到泡澡的出汗效果,去澡堂泡澡可以免去。到了秋天,秋风一吹,汗毛眼子开始闭合,出汗的机会就少了。据说人出汗是必要的,下面的眼子要排泄,汗毛眼子也要排泄,出汗就是汗毛眼子的排泄方式。汗毛眼子倘若老也不出汗,老也不排泄,也会憋得受不了。老李骑车来到花海洗浴中心一看,整座三层楼外面搭起了用铁管子组成的脚手架,并用蓝色塑料布遮上了围挡,像是改造或装修的架式。老李一问,旅馆和洗浴中心果然是在装修,装修已经进行一个多月了。老李顿感失望,身上也有些痒痒。他问施工人员,洗浴中心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开业?人家待搭不理,让他自己看围挡上贴的告示。他把用白纸黑字打印成的告示找到了,告示上没说什么时候重新开业,只说因装修给顾客带来了不便,敬请谅解。老李估计了一下,当时离春节还有三四个月,春节前装修应该能完成吧。到了过小年那一天,老李才又骑车到洗浴中心去了。他远远看见,整座楼撤去了围挡,拆掉了脚手架,装修得焕然一新。老李心中一喜:终于又可以泡澡了,一定要泡他个痛快淋漓!然而,让老李再次感到失望的是,前台的女服务员告诉他,今后这里只开办旅馆,洗浴中心撤消了。这叫什么事呢?撤消洗浴中心为啥不早说呢?老李失望得有些生气,差点骂了他妈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9: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