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老姐姐

您是本帖的第 13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老姐姐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老姐姐

在此之前,石榴奶奶听来不少老姐姐的消息。好几年过去了,石榴奶奶都有了两个孩子,老姐姐的心依然系挂在这个男人身上,发誓此生不再嫁人。石榴奶奶想起这事,先前的愧疚渐渐被羞愧替代。石榴奶奶心里清楚,如果老姐姐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她自己绝不会痴情这么久。

于是,石榴奶奶对自己的男人说:“你还记得那个女人吗?那一年,我们俩都看上了你,因为我,她过得不好,还说这辈子不再嫁人。我知道她在哪儿,她还惦记着你,你去和她生个孩子吧,生两个都行。这样的话,即使她这辈子没有其他男人,她也不会那么孤独寂寞了。你跟她生了孩子,你就可以和牧羊女好了。”

男人明白了石榴奶奶的话,默默在怀里揣了足够的食物,起身出发了。这个男人在暴风雪里走了几天几夜,迷了路,最后把自己走丢了,从那以后再没人见过他。

老姐姐的故事还在继续。她已经是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太太了,她活着,是村里的一个大烦恼,如果村里人没有按时送来一日三餐,她会发出乌鸦那样的怪叫,扰得人安不下心、睡不着觉。

老姐姐太老了,不能躺在床上,一躺下就起不了身,村里人不想碰她恶臭的身体,把她绑在床腿上面,床腿很粗、很高,她靠在上面还是挺合适的。村里人还在她屁股下面挖了一个很深的茅厕,上面放一个木盖子,她想拉屎撒尿了,挪开盖子就可以了。

夏天吹来热风,老姐姐受不了燥热,大声叫喊:“太热了!太热了!我要出去透透气!我想看见!我想看见!”村里人都知道她想看见谁,也不想听她怪叫,只好把她抬出屋外,把她捆在老树上。

天气真热啊,村里人躲在屋里乘凉,老姐姐靠坐在树荫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个够,感觉很舒服,很快就睡着了。老姐姐醒来之后,伤心地哭起来,她的哭声比叫声更难听。

村里人闭紧窗户,把棉花团塞进耳朵,把脑袋蒙在被单里,还是不管用。他们跑出来问老姐姐:“你哭啥呢?”老姐姐说:“我快要死了,我看不见了。”村里人继续问:“你怎么知道自己快死了呢?”老姐姐说:“我之前能抬起眼皮,能看见,现在抬不起眼皮,看不见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2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一个村民拉扯老姐姐的眼皮,费了好大的劲才拉起来,可等他一松劲,眼皮就坠下来了。这个村民说:“你的眼皮咋和牛皮一个样呢?”另一个村民找来小树枝,撑起老姐姐的眼皮,可是眼皮很快把树枝压断了。

“我想看见!我想看见!”老姐姐大声喊叫。村里人实在受不了,赶紧围在一起商量。不知谁喊了一句,用绳子把眼皮吊起来。有人质疑这个方法,老姐姐听见了,大声说道:“快吊起来,快吊起来!我想看见!我想看见!”

几个村民找来绳子,把绳子搭在树枝上面,吊起了老姐姐的眼皮。老姐姐看见了,哈哈笑起来。没过多久,他们再次听见老姐姐的喊叫:“我的眼皮垂下来了!我看不见了!”村里人惊讶万分,结实的绳子居然被老姐姐的眼皮扯断了。

村里人没有了办法,花钱请来了一个巫师。巫师围着老姐姐转了几圈,往她嘴里倒了一小瓶药水,老姐姐很快沉睡了。巫师掏出刀子,在老姐姐的眼皮上面旋转两下,割下了她的眼皮。

老姐姐不再叫喊,村里人才能睡个踏实觉。第二天黄昏,老姐姐醒了:“我看见了!我饿了!”村里人端来饭菜,老姐姐吃饱喝足,说想继续睡觉。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村里人忽然听见了她的喊叫:“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他们捂住耳朵跑到老树下,看见老姐姐的两个眼珠子凸在外面,像鹅蛋一样大,闪着红光旋转个不停。老姐姐不停地哭喊,哭得非常伤心:“你怎么现在才来啊!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等得好苦啊!”村里人既害怕又恼怒,他们再也不想面对这个大烦恼了,冲上去把老姐姐打死了。

白云悠悠

“石榴奶奶,天上的云朵真漂亮啊!”

“是啊,你看这些云朵像什么?”

“像棉被。”

“还像什么?”

“像棉花糖。”

“还像什么?”

“像一列列吐着白烟的火车。”

“还有吗?”

“羊群,像羊群!”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28: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石榴奶奶没有继续追问,静静地望着天空,望着这些像羊群的云朵,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神情。

“她要来了……”石榴奶奶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她是谁?”

“你能猜出来的。”

“牧羊女?”

石榴奶奶轻快地舒了一口气,连续说个不停,有些话我听明白了,有些话含混不清,不过我能用我的话把石榴奶奶的意思总结出来:当你真正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他的消息会以云的模样出现。

“明天早晨,牧羊女和她的羊群会来到这里,我们准备些水和食物吧。”石榴奶奶不再多说,转身急匆匆往回走。我没有跟上去,眼神一直追着她的背影,心里有莫名的滋味。

石榴奶奶对我说过,那一年,她的男人失踪之后,她找了很久,心里有迷惑,但更多的是伤心,当伤心渐退,迷惑慢慢浮上了心头:他是不是和牧羊女跑了,再也不回来了?于是,她开始寻找牧羊女,她跋山涉水找到了牧羊女,说明了来由,牧羊女先是惊愕,继而放声大哭,牧羊女的羊群也跟着大声哭。石榴奶奶抹去眼泪,一步一回头地走了。她一点不讨厌牧羊女,相反,她觉得牧羊女是一个心地纯良的女人。从那以后,每隔十年,石榴奶奶和牧羊女都会见上一面,有时候她找她,有时候她找她,她们的心里郁结着绵长的忧伤,可是在一起的时候,她们不说这个男人,只是彻夜聊天,把听来的新鲜故事讲给对方听。石榴奶奶还对我说过,在她认识的人中,牧羊女是拥有故事最多的人,但除了石榴奶奶,牧羊女只给羊群讲故事,说这样做有益于羊群产崽产奶。“除了我,她从不对其他人讲故事,如果你想听她给羊群讲故事,可以在夜里藏在羊群里。”石榴奶奶望着我,眼神里流露出某种期待。

为了给羊群准备水和食物,我和石榴奶奶忙活了一整夜。天亮了,我站在屋顶,眺望四周,我突然在绿油油的山坡顶端看见一条细细的白线,白线慢慢延伸,越来越明显,成为一个柔软的不规则的白色画面。我醒悟过来,大声喊起来:“石榴奶奶!石榴奶奶!牧羊女来啦!牧羊女来啦!”

我和石榴奶奶跑过去迎接。石榴奶奶和牧羊女,远远地看见了对方,脚步慢慢放缓了,然后再次加快步子,径直走向对方,一边快步走一边伸出手臂,最后,她们握住对方的手,彼此打量着。我在旁边,能想象出她们两个人的眼里含着泪。我有些伤感,背过身在一旁照料羊群。看着乖顺的羊群,我忽然间有了跟随牧羊女去天地间牧羊的冲动,可是我又舍不得石榴奶奶。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2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夜晚降临,石榴奶奶累了一天,睡着了。我藏在羊群里,看见牧羊女披着月光,坐在草地上,羊群围着她,像一群白得耀眼的温柔玩具。我听见牧羊女充满伤感的声音:“我的孩子,这是我第七次来到这里,也是我最后一次来到这里,我的生命快结束了……”她抚摸着羊群,羊群一阵骚动,更紧地围着她。“我的孩子们,你们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知道我的故事,我没对你们说过,因为我觉得,同样一个故事说多了,记忆的味道会渐渐淡漠。”牧羊女哽咽了,她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的孩子们,我最初牧羊的时候,只有五只羊,根本不知道如何把它们养活。那一年的冬天,大雪下了三天三夜,河流结了冰,能吃的草全死了。在我绝望几乎要昏倒的时候,一个男人走过来,帮我敲碎冰块,取水喂这五只羊,他掘开厚厚的冻土,拔出草根喂它们吃。他的手和脚都冻僵了,布满了血口子。后来,我爱上了他。起初他没有告诉我他有妻子和孩子,当他告诉我的时候,我并没有放下对他的爱,我决定等他,一直等他,直到有一天他自己跑过来告诉我他不再爱我了。那时候,他时不时过来帮我,羊群看见他,会高兴地打滚,公羊变得更有力量,母羊的乳房会胀得老高,奶水不停地喷向天空,山坡上的草因为喝了太多的奶水越来越茂盛。因为他,羊群的数量越来越多。可是后来,他失踪了……不见了……”牧羊女沉默了,是那种长时间的沉默。羊群安静极了,仰起脑袋看着她,陪着她一起沉默。

我屏住呼吸,后背一阵阵发烫。我再次听见牧羊女的叹息:“我的孩子们,我不想和这位老朋友道别了,我不想让她伤心,她是一个宽厚的女人。”牧羊女站起身,望着头顶的月亮,喃喃说道:“我的孩子们,天不亮我们就出发吧……”

凭借直觉,我知道我应该赶快跑回去告诉石榴奶奶。当我跑到半途,我听见羊群持续移动的沙沙声,牧羊女和她的羊群提前出发了。我站在那儿,大口喘气,我想大声呼喊,可是不知道喊些什么。

石榴的结局

远山沉睡,近处的山谷和山坡,在鸟鸣的提醒下渐渐苏醒。我和石榴奶奶早就醒了,现在正往山坡上走。石榴奶奶的右手在身后摆了摆,示意我停下,她想一个人往上走。我停在那儿,回头看见最初的阳光正慢慢冲破东方的云层,既羞涩又迫不及待地喷射出来,树林里的鸟群受到鼓舞,朝耀眼的云层展翅高飞,仿佛那里才是一天里最美妙的涅槃之地。

石榴奶奶站在坡顶想什么呢?看着头顶的鸟群,我在想什么呢?我没有想石榴奶奶,没有想老姐姐,没有想牧羊女,她们三个人已经在我的记忆深处,而一个男人,那个在几十年前失踪的男人正悄然在我的思绪深处浮现。

石榴奶奶朝我招手,我低着头,慢吞吞走上去。石榴奶奶的嘴里含着一朵野花,她开口说话的时候,那朵颤动的野花仿佛在说话,我忍不住笑了。

“再过两个月,你就十九岁啦。”

我对十九岁没什么感觉,只是对着她笑。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3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嗯……”

“说吧。”

“石榴奶奶,女人真的离不开男人吗?”

石榴奶奶先是笑了,然后意味深长地说:“其实男人也离不开女人。”她坐下来,叹口气,继续说道:“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离不开男人,谁也离不开谁,谁又能离得开谁……”

“为什么这么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故事不同,结局也不同。”

我之前从石榴奶奶的眼神里发现过伤感和向往,可是这一次,我清晰地看见她眼神里的失落和失望,甚至还有某种迷惑。我想问她:石榴奶奶,你觉得自己的爱情幸福吗?我希望她告诉我真话。可是,不知怎的,几年前埋藏在心里的疑惑突然在这一刻冒了出来:“石榴奶奶,你的名字真的叫石榴?”她眯着眼看着远方,默默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那一年你问我的时候,我还真忘记了以前的名字,石榴的名字是我随口说的。”

“随口说的?”

“是呀,我手里刚好有一个石榴,那我的名字就叫石榴好喽。”

我皱起眉头。石榴奶奶虽然幽默,可我还是有被戏耍的感觉。石榴奶奶拍拍我的手,接着说道:“别生气啦,其实名字没有故事重要,一个人只有名字却没有故事,多乏味啊。女人尤其要有自己的故事。”

“女人故事多了,会不会很累啊。”

石榴奶奶笑出了声,半靠在石头上,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话:“再过两个月,你就十九岁了。”

“石榴奶奶,你刚才已经说过了。”在我的记忆里,石榴奶奶从不说啰唆的话。

“十九岁,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最美妙的年纪……”我听见石榴奶奶舒了一口气,我甚至感觉到了她周围空气的颤动。“你要好好享受十九岁……”说完,她拍了拍手,身体顺势躺在草丛里向前打滚,草丛里的蚂蚱一个一个跳起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3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恐怕,就连长毛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纵身跳进涝池还会被冲回岸边。

婶婶早已昏死过去,是父亲最先发现了长毛。

炳奎,赶紧看,长毛娃!

叔叔趴在婶婶跟前,长一口气,短一口气地喘着,像极了失去幼崽临将气死的麻雀。这个时候,就是有啥事都已难以让他提起兴趣了。况且,眼下婶婶还不知是死是活。

长毛!

我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看去,竟然发现长毛就躺在涝池的北岸边。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朝我的兄弟飞奔过去。

尾随在我身后的是新娃他爸,我毕竟没有跑得过这个刚刚经历丧子之痛的中年人。我只觉得身边“搜”地一下,一个人影闪过去,然后就看到那个失去理智的男人开始踢长毛。

叔叔也跑到了我的前头,他冲过去一把把新娃他爸推倒在地。

少动我娃!叔叔猛地跪下去,伸开胳膊护住长毛。其他人拉住了新娃他爸,叔叔转过身紧紧抱住长毛,发出了老牛般的嚎哭。

长毛突然咳嗽了一声,叔叔没有发现,接着又传来两声咳嗽,叔叔这才反应过来。

人群一下子爆发出热烈的欢呼,仿佛在庆祝一场巨大的胜利。哪怕只有一瞬间,我也感受得很真切。现场陷入混乱,我们一家人从不同方向围拢过来,把长毛围在中间。我蹲在叔叔婶婶跟前,这才发现长毛身上竟然丝毫没有被水浸泡过的迹象,就连他的头发都是干的。

婶婶终于缓了过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这边跑来。

新娃,是我害了你!

长毛的一声尖叫,打破了周围的喧闹。大家不由得愣住了,接着又听见新娃他爸没了命地放声痛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30: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