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无聊的活动

您是本帖的第 122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无聊的活动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无聊的活动

穆兵从地下室搬到阁楼上,花了二十年。所以这么推算,他应该已经四十二岁了。大学毕业时,他实在无路可去。找工作并不顺利,几个室友,纷纷干起了销售。他不是干销售的料。沉默、内向、气质逼人。做个外科医生,才是正途。于是乎他给医院投简历,有一家录用了他。但很不幸,那家医院没过多久就倒闭了。

他就从外地跑到了北京,一开始住在地下室,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营生。花一块钱买了份《手递手》,上面有诸多招聘信息。那时候上进,找不到工作,每周还跑去北大旁听。也不觉得有多么无助。有一次特朗斯特罗姆居然现身了,坐在轮椅上。这位瑞典诗人朗诵完,旁边有一位长发的中国诗人翻译道:“阴郁的日子灵魂消沉,枯萎/但躯体笔直走向你/夜空哞哞嘶叫/我们偷挤宇宙的奶苟活。”

这诗句不知怎的,穆兵现在还记得。大约是那个明晃晃的下午,他觉得一堆年轻人,挤在一个空荡荡的教室里,听诗人论诗是很奇怪的事情。似乎没过多久就爆发了911。大街小巷上,各家报纸都出了号外。有些号外就散落在地上。有一张不知怎么给吹到了地下室,穆兵捡起来,看到地球遥远的另一端发生的事故。大事件让他兴奋了一下,甚至眸子里充血,嘴角也在咧开。但那终于转化成了苦笑,也许还有深刻的同情。浓烟滚滚,白人从双子大厦往下跳,像一枚笔直的铅坠。看完了,穆兵如常去上班。挤地铁。领盒饭。盘算着什么时候下班。应付客户,应付领导。他终于还是干上了销售,只不过同学们在卖医疗器材,他在卖广告。

现在穆兵成了穆总,自己有两家广告公司。当年一起推杯换盏的客户小哥们,如今也都成了行业的把持者。所以生意很好做。格外好做。几个电话,就能处理上千万的业务。但他要扮苦相,经济下行,环境不好,以便哄着员工努力。诉苦的人,内心有别样的苦,但不是你所理解的苦。有一次他听老婆抱怨,现在咖啡越来越不好喝了,猫屎香没有了屎味儿。

听了这话,穆兵自己搬到了阁楼上。阁楼是个三角形的房子,开发商附送的。穆兵一直想有个阁楼。他憧憬在这个阁楼上,放满男孩子的玩具,各种画、魔方,听爵士乐,光线舒展,倾斜而下。局部形成阴影。从床上到地毯,都能打滚儿。这是他住地下室时的梦想。如今这个梦想成真了,阁楼存了一堆洋酒,有一套BOSS大音箱,床虽小一点,也还如意。夜晚也能看到星星。但穆兵却对现在的生活有些束手无策。

他每天只要一走进办公室,就会有些崩溃。他懒于见人。不想接电话。总觉得员工智力低下。他也讨厌应酬,十分重要的行业活动,他向来是拒了又拒。他打不起精神,认为那些都是无聊的活动。但假若不去参加,他又会更加无聊。有时有些行业奖项颁给他,他内心里耻笑评奖人。笑他们是傻波依。然而他也有当评奖人的时候,迫于人情,他必须到现场递上奖杯,他又笑获奖人。耻笑他们是傻波依。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3 16:56: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员工们背后都喊他工作狂,以为他把自己关起来研发新项目。是的,他一直是工作狂。除了工作,他什么都不关心。工作就像是他搭的积木,越来越高,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坚牢。正是意气风发的行业巨舰。但穆兵却忽然觉得,这样搭积木有什么意义呢?有一天,他跑到大卖场,看一个小男孩在儿童中心搭乐高,看了一下午。秘书说他去研究儿童心理去了。助手以为他要开发儿童市场的广告投放。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实在是无路可去,不知接下来该做点什么。

同学给他联系了个心理医生,嘱他去看看。他十分不情愿,但真的去了。坐定后,先是填了一堆表,做了测试。后来医生又给他讲了一番道理,用了很多术语,他听得云里雾里。他以为心理医生会是个美丽的女士,没想到却是个皮肤黝黑的大汉,这使他很困惑,也很不适应。但他还是耐心地接受了辅导。内心依然充满着嘲笑,他填表的速度赶上了做市场调查,飞快打钩,尽拈正面的、积极的语言填。穆兵并没有暴露内心,如果暴露了,他会嘲笑全天下的人。

因此这项义诊活动以失败告终。他看出来医生想惹恼他,但多年的经验告诫他,不能被挑衅和刺激性的语言激怒。他深呼吸,决定打败对手。他表现得异常冷静。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妙语连珠。医生说你各项指标都很好,跟忧郁症不沾边。也许,你只是有点亚健康。办公室坐长了,难免。

他盯着医生幽暗的脸庞,想起庞德的诗句:“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显现;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

穆兵的记忆向来很好,读书时练就过目不忘的本事。他在大学图书馆借过许多书,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克尔凯郭尔的《勾引者手记》。他照本宣科,按着书里的步骤寻找女朋友,给女同学写情书,结果全然失败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也因此他决定“远离这个城市”。正如郑智化所唱:“亲爱的,我依然爱你,但我不会再回头。”某些时候,情感与自尊像一对仇敌。人们从情感中获得的是对自尊的满足。因此爱人实在是因为爱己。情感的投射,起乎对象,而终折射于自身。倘若情感未得到满足,那自尊心一定倍受伤害,倍受打击。似乎灵魂无着,孤立无援,这是天底下最悲伤的事。

他碰到姚娜是后来的事。那时他离开小城,来到北京。也就顺其自然地住进了地下室。这样,每月还能存上五百块钱。他掰着指头算,一年能存个五千块钱。一半给父母,一半买书。似乎生活也顺心。住差点也不是个事,地下室有地下室的乐趣,只要你观察蟑螂的走向、产卵的习性,定会获得许多乐趣。穆兵从来不踩死蟑螂,他有教训,附着在鞋上的虫卵,走到哪里,会传播到哪里。墙壁上污水的痕迹,幻化出一个少女的模样。盯的时间长了,看起来也是一幅名画。读卡夫卡的《变形记》,穆兵惊得从床上跳起来,仿佛自己跟主人公一样,变成了一只昆虫。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3 16:56: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他从床上跳起来的时候,头碰到了天花板,砰的一声,响声巨大。穆兵把自己吓了一跳。

然后,姚娜便来敲门了。双手叉腰,腰显得有些细。她怒气连连,问,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八达岭带团。大半夜的,能消停些吗。穆兵还没来得及言语,就见几只大蟑螂在门口爬来爬去,姚娜吓得落荒而逃。

穆兵爬上姚娜的床,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他给姚娜介绍了一单活,正好有一票外地客户来北京开会。顺便旅游一下。他想起姚娜,也许正是个合适的地陪导游。便敲门陈述详情。这次姚娜态度好了。请他坐了会儿,倒了茶。穆兵看姚娜腰肢细软,自己双腿便先软了,挪不动步子。好在生意成功,客户尽兴而归,给了姚娜不少小费。姚娜便在一楼租的单间里,做饭庆祝,单请了穆兵一次。穆兵去超市买了一瓶二锅头。度数太高,穆兵喝完,看姚娜腰肢更细,双腿依例更软,挪不动步子。姚娜只得将喝醉的穆兵扶到床边,看他挣扎着爬上自己的床。万般无奈,自己委屈睡了沙发。

此后二人竟然就搭伙过上了日子。仿佛过家家一般。穆兵可谓一步登天,从地下室到了一楼。搬进了姚娜的单间。姚娜呢,除了腰肢细软之外,也真没有什么细软。便也容纳了穆兵的一墙书。接连搬过来的,还有地下室的蟑螂。想起这一点,姚娜就心有余悸。

两个穷人,穷青年。互相傍一傍,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这一傍,也快二十年了。穆兵和姚娜,说不上恩爱,但也称不上寡情。一个开公司发迹了,另一个便也夫唱妇随,成了全职太太。当年柔软的腰肢,如今已茁壮,拎着吸尘器,叫嚣着扫平中原。闲着喝咖啡、逛商场打发时间。穆兵受不了她的矫揉,自己搬到了阁楼上。每晚抱着膝盖发呆。

他的生活不免有些颓废,以前只是应酬客户才喝酒,并不晓得酒的真正魅力是对孤僻者的吸引。现在也开始端上酒杯,用软布仔细擦拭,直至没有一个指纹。听酒注入容器的声音,十分缓慢而有效地进入耳郭。连音乐也不必放。就这样,葡萄美酒夜光杯。一点一点啜饮。阁楼上看出去,万家灯火俱已熄灭。头顶偶尔有飞机小声地滑过。夜空上星光若有似无。啪,是酒瓶子破碎的声音,他恶作剧似的,让空了的酒瓶自由落体,摔落到楼底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3 16:56: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次日醒来,的确不想动。了知人生无意义。想起在书店看到一本米兰·昆德拉的书,《庆祝无意义》,觉得妙。是说庆祝是没有意义的呢,还是应庆祝一下无意义这回事。他喜欢琢磨辞藻,公司的创意总监常被他拉来天南海北地聊。聊着聊着,项目就出来了。把方案写个PPT,把PPT卖给客户,合同就进来了。但此刻他确知自己的无力。躺在床上,竟然动弹不得。起也起不来,喊也喊不动。但心中竟然没有恐慌,连恐慌也不曾生起。他知晓这是动力消失了。

生命的动力是由欲望构成的,假若没有欲望,人便形同枯槁。但你要让穆兵承认自己没有欲望,那也不可以。一旦他恢复过来,又变得妙语连珠,说是万人迷也不过分。他在客户心目中分量很重,总是尊重他骨子里读了不少书。客户中也有一两个可人的异性。异性对他,常会母爱泛滥。异性会依附于强者,但却依怜于弱者。穆兵从不主动,两性关系上,常常是弱者。好多次,时日长了,关系便微妙起来,也有温存一下的。也有就那么断断续续,藕不断丝还连的。都是那样无声无息,如同天体运行,全凭吸引力,又各自有轨道。穆兵不搞彗星撞地球的轰轰烈烈,他认为那是蛮力不是艺术。

中年人的俗气:钱、女人、酒。或许还有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如果碰上政策波动,客户欠钱,那公司倒闭或是解散,也是常有的局面。穆兵觉得,这些外在的事,都不是事。一个人过,花不了几个钱。公司做大了,不过是一把保护伞,挡风遮雨,遮盖个人能力的低微,否则单打独斗,力量弱小。而且,现代社会,都是机器般地运行,分工明确,责任到位。每个人,完成自己的考核就行。你不甘当螺丝钉,办公室政治就会缠上你。很多精力,不是在完成工作上,而是内部资源争夺,互相压轧,这便是人生的一种常态。穆兵尽量让公司变得清简,花了大力气。但沟通的成本依然很高,太高了,一个事情不叮嘱到位,总会变形。即便叮嘱到位了,也得时时事事去检查。感觉养公司,跟养一大群孩子似的。

这天穆兵躺在床上,发不出声音,也没有力气起来。他盯着阁楼上的吊灯,想象会不会掉下来砸中自己。他忽然觉得一旦砸中自己,会变得很愉悦。这个想法让他变得很兴奋,瞬间他恢复了活力。胳膊肘抖了一下,可以起床了。他坐起来,扶着床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姚娜多多少少觉察到穆兵的状态不对,但她总是细声细气,也不催也不问。时近中午,穆兵终于从阁楼上下来了。姚娜已经做好饭,穆兵闷头吃了。打开家门,移步向外走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3 16:5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这一走,穆兵就再未回来了。公司的人,也乱作一团。姚娜问刚上大学的儿子,爸爸是不是看你去了。回答说没有。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三天后,姚娜不得不报了警,警察依例做了记录,也上家里来查看了情况。警察是个年轻人,十分不耐烦,他分析不出这位失踪人口的动机。健康、有家有业、社会关系健全,为什么会失踪?他开始考虑绑架的可能性,但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绑匪前来联系。

这件事就这么耽搁下来了。一个人消失,但生活还要如常进行。姚娜接管公司,她不得不打起精神,因为打起精神,居然也精神焕发。扫一屋与扫天下,自不可同日而语。女CEO展示了更加坚韧的作风,公司不仅没有倒下,反而因为失踪事件,变得名声大噪。不少客户都给来全案的项目。

那么穆兵去哪儿了呢?新闻媒体关注过一阵,也就兴趣淡了,毕竟不是什么名人。公安局死守着信用卡和电话、网络,但均不见痕迹。这个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姚娜也束手无策。她甚至想过是不是私奔。然而毫无前兆,一点线索也没有。穆兵就那样出门了,与往日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在家里吃了午饭。他可能睡得晚了一点,但这有什么奇怪呢。公司里的人也说,出事前也没见穆总发过脾气。公司业务在正常地推进,每个人都很忙碌。忙碌而充实,走道里见到穆兵,总是抢先鞠躬,打招呼。还有,创意总监会去他办公室聊几句,发几句牢骚,说一下行业黑话。但这不都是正常的吗?为什么一个人的消失,搞得跟马航事件一样,说失踪就失踪了,片甲不留。

姚娜发现,穆兵没有取走任何现金,也没有整理任何行李。他就那样挪步走出家门。中午阳光正好,他长长的影子一点一点挤出门去,悄无声息。姚娜记得那天他如常穿着西装,皮鞋该擦擦了,她提醒自己,然而终未来得及。白衬衣是干净的,才熨烫过,不见折痕。餐桌上的白玉兰香气逼人。那个人却走了。

穆兵没有留下纸条,也没有任何吩咐或言语。姚娜同样担心他是否发生了意外,车祸?或者是跳下了大桥,冲得不见人影?甚或是有人买凶杀人,毁尸灭迹?姚娜无声地流泪,白天她守着公司,夜晚她守着家门。那个人却走了。

有一阵,她陷入自责的情绪中。回想是不是自己哪里没做好,哪里不称职,但仔细想来,也都是些家庭琐事,不至于成为让成年人离家出走的动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3 16:57:00

 5   5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